<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美食供應商 > 第一千兩百四十三章 回家了
    袁州憋著的這句話直到四人上了飛機,都坐下后才有機會開口。

     鄭家偉買的自然是頭等艙,袁州和連木匠坐在第一排,而鄭家偉和烏海則坐在后一排。

     袁州的座位后整好就是鄭家偉。

     

    “鄭家偉你還有弟弟或者哥哥嗎?不用特別優秀,就和你差不多就行。”袁州轉頭看著鄭家偉,一臉認真的說道。

     “這個還真沒有,我是家里的獨生子。”鄭家偉一本正經的回答道。

     “哦。”袁州點頭,然后準備轉回去。

     “等等。”烏海側身過來看著袁州道。

     袁州沒說話,看著烏海等他說話。

     “鄭家偉雖然沒有兄弟,但是我有妹妹。”烏海摸著小胡子一臉深沉的說道。

     “你妹妹就算了。”袁州想起烏琳單手舉起烏海的事情,立刻道。

     “我只是說我妹妹可能認識鄭家偉這樣的人才。”烏海道。

     “哦,謝謝,不用了,我就是問問。”袁州說完立刻轉回了頭。

     沒辦法,烏海說的太奇怪了,他要的是鄭家偉這樣全能型的輔助,而不是烏琳這樣的輸出型戰士。

     何況古語有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烏琳這個輸出型戰士認識應該也是同樣類型的才對。

     “真不用?”烏海站起身,趴到袁州椅背上問道。

     “不用了。”袁州肯定道。

     “好吧。”烏海頗為失望的點頭,然后回身坐下了。

     “好啦,小海你睡會,等你醒了就到地方了。”鄭家偉直接把烏海的安全帶系好,安慰道。

     “好。”烏海點頭,果然直接就閉眼睡去了。

     “你這小子,沒如意吧。”連木匠揶揄的說道。

     “嗯。”袁州點頭。

     “那烏海是畫家,也是傻人有傻福,你平時專研廚藝,倒是不需要那些。”連木匠想了想又安慰了一句。

     “嗯,謝謝師傅。”袁州道。

     “行了,人老了,不多說了,我睡會。”連木匠見袁州沒有失望,也滿足的閉上眼休息去了。

     

    雖然這次的行程鄭家偉安排的很好,但連續走了這么幾天,連木匠還是有些累的,閉上眼不一會就睡過去了。

     而袁州則拿起毛毯輕輕的搭在連木匠的胸口,這才坐下做自己的事情。

     

    袁州拿出一本關于陶藝的書看了起來,同時他的手邊還放著一本中藥辯證大全。

     既然學習了營養學,那關于中藥的藥理知識也得懂一些,畢竟中餐一向講究藥食同源,有些食材根本就是藥材,而有些藥材也是食材。

     這樣的情況下懂一些中藥知識就很必要了。

     飛機上的六小時袁州就看書度過去了,這次的行程鄭家偉安排的是中午十點上飛機,然后下午四點到達蓉城機場。

     這樣回去之后還能各回各家吃個晚餐,可以說是個很不錯的安排了。

     照例的,出了機場就有車來接,一輛七座商務車,裝下四人和行李后空間還是很大的。

     先送連木匠回了自己家,然后再送袁州和烏海回了桃溪路,鄭家偉是最后才乘車回去的。

     “圓規圓規,今晚一起吃飯。”烏海一下車就一臉期待的看著袁州問道。

     “我吃面。”袁州淡淡的說道。

     “沒事,我愛吃面。”烏海立刻道。

     “清湯面,你也吃?”袁州道。

     “吃,你做的都吃。”烏海砸吧了一下嘴里殘留的肉味,然后點頭。

     “那行你晚上過來。”袁州一臉無奈,點頭道。

     “那我回去放個行李就過來。”烏海興致勃勃的說道。

     “不用,先各自洗漱一下再說。”袁州立刻阻止。

     “好,我七點過來。”烏海點頭,背著包就直接轉身倒回去了。

     這就是鄭家偉剛剛放心回去,并且沒有給烏海點晚餐的原因,因為他相信烏海的臉皮。

     

    是的,剛剛烏海是跟著袁州往桃溪路的后巷走的,就為了自己晚上的口糧。

     “汪汪。”面湯和米飯聯袂而來,一左一右的霸占了袁州的兩只腳。

     不過這面湯和米飯都沒有蹭袁州,米飯是圍著他的腿打轉,而面湯則高冷的蹲坐著,抬頭看著袁州,看著兩小只可愛的樣子,聲音溫和的開口道:“怎么樣,這幾天肉干還夠吃吧。”

     

    “汪汪汪。”面湯叫喚了幾聲,好似在回答。

     而一旁的米飯則機靈的叼著后門口自己的碗過來了。

     那青瓷碗里干干凈凈的,好似洗過一般,當然在袁州走之前,那里面裝著滿滿的肉干和袁州自制的一些狗糧。

     “吃的很干凈。”袁州看到這碗就想起了烏海。

     “汪汪。”米飯很是高興,好似被夸獎了一般,叼著碗又回去了。

     倒是一旁本來高冷面湯,突然起身,也把自己的碗并著一個防水布袋子叼了過來。

     “啪”就往袁州腳邊一放,然后抬頭看著袁州。

     “嗯,面湯你吃的也很干凈。”袁州看著面湯這行為,忍不住笑道。

     “汪。”面湯聽完袁州話,又叼著東西回去了。

     

    “既然你們的糧食都吃完了,那晚上吃面。”袁州點點頭,然后道。

     “汪。”這次是米飯嬌氣的叫聲,它很是開心跳了兩下,然后乖乖的蹲坐在酒館的后門口了。

     “那我先進去了,晚餐等會給你們送來。”袁州認真的交代了幾句,這才打開后門走進幾天不見的小店。

     等袁州一進門,不用按開關,廚房就瞬間明亮起來,就好似在迎接他這個主人似得。

     廚房就和袁州剛剛走的時候那樣,干凈如新,一塵不染,琉璃臺還干凈的反著光。

     

    “離開的時候不覺得,回來倒是有些親切。”袁州環視了廚房一圈,這才單手拎著行李箱上樓。

     回到樓下,袁州放下行李箱來不及整理箱子就直接拿出換洗衣服洗漱去了。

     畢竟已經整整八個小時沒洗漱了,強迫癥的袁州都感覺有些受不了了。

     潔癖有時候也可以后天養成,比如只需要像袁州一樣,起床洗一次、運動完洗一次、早中晚三餐前后各洗一次,一天洗個五六次,這潔癖也就養成了。

     就是每次只是沖洗一遍,洗個油煙味也能養成潔癖。

     ……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足球即时比分球探007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体彩天津11选5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 写出竞彩玩法的特点和优势 看黄a大片 做哪些网站比较赚钱方法有哪些 欢乐生肖开奖 贵州11选5中奖 灵山奇缘长安城赚钱 七星彩最新开奖结果 永汇在线_官网 信誉最好最靠谱的棋牌 经营类赚钱游戏排行 河南十一选五奖励 新强时时彩五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