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美食供應商 >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魯菜大師
         滿意的看了看任務進度后,袁州直接開門進去,然后上樓洗漱了。

     換好衣服再次下樓的袁州直接開始準備起了晚餐的食材。

     今天的晚餐和平常比起來稍微有些不同,因為和柯林交流后,袁州再次更新了兩道黔菜。

     和同水平的大師交流自然能夠獲得收獲,就是柯林自己在接下來兩天的講座當中也更改了一些黔菜的做菜方式。

     和柯林的交流后,算算時間就已經距離殷雅的生日過去一個禮拜了,就連二十號的素菜宴席都快到來后,袁州有些忍不住了。

     無他,因為這段時間殷雅都沒來店里吃飯。

     以往殷雅倒也會許久不來店里,但這次情況有些不同,是以,每個營業時間袁州都會第一時間看向門外排隊的人。

     但一連一個禮拜都沒來,袁州不禁心里有些納悶和些微忐忑。

     終于在素宴前一天酒館時間的時候袁州忍不住叫住了走在最后,還沒進入櫻蝦墻景門的姜嫦曦。

     “最近你都是一個人來喝酒。”袁州面色冷然,一派嚴肅的問道。

     “蘇沐那貨回家去了,最近出不來,所以就一個人喝酒了。”姜嫦曦無奈道。

     “哦。”袁州點頭,不知道怎么開口。

     倒是姜嫦曦烏黑的眼睛水靈靈的看向袁州,然后撩了撩肩上的黑發,風情萬種的說道:“怎么?袁老板你要陪我喝一杯嗎?”

     “不,我做菜不喝酒。”袁州一口拒絕。

     “哎,每次都這么傷我心。”姜嫦曦撫了撫自己的胸口,然后嘆氣道。

     “你去喝酒吧。”袁州決定換個人問。

     “別啊,我還有事沒問呢。”姜嫦曦擺了擺手道。

     “不用,酒館時間開始了。”袁州眉頭皺起,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就想問問凌宏推薦的床舒服嗎?夠翻身嗎?”姜嫦曦后背微微靠著墻壁,側頭道。

     “很舒服,你可以找他買。”袁州一口杜絕了姜嫦曦后面的話。

     “你們一個兩個的都這么不解風情,小雅也是天天就知道加班。”姜嫦曦意有所指的說道。

     “嗯?”袁州眉頭微微挑起,面色自然的疑惑道。

     “那小姑娘最近拼命加班,說是要攢錢呢,讓她來喝酒放松都不來,因為她加班的理由連我都不能拒絕,所以只能一個人來了。”姜嫦曦道。

     “加班?”袁州道。

     “好了,不打擾袁老板你了,我去喝酒了。”姜嫦曦揮了揮手,然后轉身走進櫻蝦墻景門里。

     轉身前,姜嫦曦瞥見了袁州臉上淡淡的擔憂。

     “真是兩個年輕人。”姜嫦曦心里嘆了口氣,喝酒去了。

    “在加班攢錢?是有什么事情嗎?”姜嫦曦的話,袁州自然是聽不見了,只是心里默默想著殷雅的事情。

     “要不我去問問。”袁州心里想了好些主意,但最后還是都否定了。

     一個是因為姜嫦曦的話,而一個就是現在去問太晚,袁州的打算是等明天的素宴結束再做打算。

     第一個月的二十號在烏海的極力抗拒當中到來,一大早的烏海就起床跑到袁州后門口敲門去了。

     烏海邊敲還邊喊:“袁州,袁老板,你今天真的只做素菜,沒有肉嗎?”

     敲了大約五分鐘后,袁州一身運動裝的出來了。

     “你怎么在這里。”袁州道。

     “我都敲了一個小時的門了。”烏海大言不慚的說道。

     “哦,今天沒早飯。”袁州道。

     “你今天真的不做肉吃?”烏海眼神灼灼的盯著袁州問道。

     “不做。”袁州點頭。

     “那你自己吃什么。”烏海不死心的問道。

     “上次說了,吃素。”袁州提醒道。

     “好吧。”見袁州語氣肯定,烏海脊背彎曲,肩膀耷拉的走了。

     對于烏海的到來袁州倒是不奇怪,但跑完步后另一個人就讓袁州奇怪了。

     那就是周世杰來了,并且一早就等在了袁州小店的后門。

     袁州跑步回來的時候,周世杰正蹲著和面湯打招呼呢。

     “周叔?您怎么這么早就到了。”袁州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疑惑道。

     “小袁跑完步了?不錯,就是做廚師也得有個好身體,不然以后鍋都端不動。”周世杰滿意的看著朝氣蓬勃的袁州,連連點頭道。

     “嗯。”袁州點頭,還是疑惑的看著周世杰。

     “我來給柯林那老頭送東西。”周世杰這才回答道。

     “柯林大師?”袁州道。

     “對啊,就是他。”周世杰點頭,然后拿出了一個小小的瓦罐壇子。

     這瓦罐壇子是深棕色的,不算大,就像平時家里泡菜用的那種,大約高三十厘米,直徑十五厘米的那種。

     “喏,這就是他讓我帶給你的,說是他親自做的糟辣椒。”周世杰道。

     “麻煩周叔了。”袁州雙手接過,道。

     “你說什么麻煩,是那老小子自己別扭,昨晚走之前特意讓我去他那里拿的。”周世杰沒好氣道。

     袁州沒接話,只是認真的看了看壇子的大小。

     “對了,你上次說要和討論魯菜是怎么回事?你要學魯菜了?”周世杰只是自己抱怨一句,說完話題就轉到了袁州的身上。

     是的,自從兩天前袁州接了升級任務后,當晚袁州就打給周世杰說要交流一下魯菜。

     沒錯,和周世杰交流魯菜,別看周世杰人在蓉城,就連廚聯總部都在蓉城,但周世杰卻是一個魯菜大師,準確說是精通多個菜系,但以魯菜為最佳。

     當年他出名的就是魯菜,而張焱出名的是川菜,當時有個說法是魯菜是上流社會達官貴人吃的高端大氣上檔次,淮揚菜是有錢商人喜歡的,講究精致和刀工,而川菜則是平民百姓喜歡的。

     那時候張焱和周世杰正在爭廚聯會長,再加上兩人年輕成名時的互為比較,也因此兩人到現在都不對付。

     “我覺得和柯林大師交流后受益良多,就想著多多了解各種菜系,然后可以提升自己的廚藝。”說道廚藝的事情,袁州下意識站的筆直,然后一臉認真嚴肅的說道。

     “那沒問題,你想知道什么就直接問隨時問,你周叔我有空。”周世杰直接忽略了他辦公桌上堆積的公文。

     “麻煩周叔了,下次我邀請您過來吃飯,然后交流廚藝。”袁州誠懇道。

     “不麻煩,能有進步那是好事,不過你做的飯我就不推辭了。”周世杰搖頭笑道。

     ……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 吉林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快速时时开奖 青鹏棋牌大厅下载3.0 任选9场最高奖金多少 北京pk走势图软件下载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top10 北京pk计划手机软件 2019年山东11选5开奖 e球彩江苏 彩票论坛福彩3d论坛 欢乐生肖开奖网址 广西十一选五app 股票融资软件ˉ杨方配资 福建22选5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