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美食供應商 >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你兒子多大?
    袁州攬著殷雅許久后,放開她的肩膀低聲道:“今晚我沒事,我送你回去吧。”

    “好。”殷雅點了點頭應下。

    然后兩人牽著手從袁州的房間中出來,下樓的時候袁州還是小心翼翼的牽著殷雅,緩步下樓。

    畢竟這樓梯殷雅還是第一次走,有些不習慣。

    送人回去的路上,袁州變得比平時更加溫和,并且認真的傾聽者殷雅講述著她公司的事情,時不時也會給些自己的看法。

    不會再像以往那樣沉浸在廚藝的研究中。

    很快車子開進殷雅小區的停車場,兩人下車后,一起往樓上走去,期間的氣氛一直很是和諧。

    “其實你不用這樣遷就我的,木頭。”站在門口的時候,殷雅突然低頭道。

    “不,我不是在遷就你,我只是在學著做更好的男人。”袁州摸了摸殷雅的頭,接著道:“畢竟你這么好。”

    “嗯,那木頭你也別太累,早點休息。”殷雅笑了笑,這次不等袁州明示暗示,直接在袁州的唇上親了兩下,這才退開腳步進門去了。

    “晚安。”袁州點頭,看著殷雅關門,這才轉身離開。

    其實好的情侶關系,并不一定要三觀相同。好的情侶關系,會讓相互變得更好,就像袁州學了很多東西,殷雅也更加有干勁。

    路上,踏著月色的時候,袁州看著天上明亮的月亮心道:“爸媽看來你們很快就有孫子了,嗯或者是孫女。”

    帶著這樣的心情,袁州一晚上都很是安眠,早起的時候感覺精神更加好了。

    “看來無論做什么都應該勞逸結合,不能忽略邊上的人。”袁州拿著最新收到的信封,心道。

    是的,凌宏和阮小青的愛情也教會了他怎么樣做會更好。

    晨跑、然后再次開始準備早餐的食材,接著早餐時間到來袁州小店正式開始一天的營業。

    和往常一樣,來的食客都自覺的排隊等著用餐,而蘇若燕也做的井井有條很是熟練,顯然她也習慣了小店。

    一個小時的早餐時間很快結束,蘇若燕和往常一樣收拾了店內一番后才離開。

    蘇若燕一走,店內就再次安靜了下來,袁州取下口罩呼出一口氣,頓了頓開始洗手。

    等到擦干凈手,從抽屜里拿出手機開始給殷雅發信息,大意就是說了下早餐時間結束了,并提醒殷雅記得每天吃早餐的事。

    發完信息后,袁州稍微等了會,見殷雅沒有回復知道她在忙也就放下手機開始準備這個時間段要雕刻的東西。

    但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人走了進來。

    “咦?阿朗怎么不在?”溫和而蒼老的聲音響起,讓袁州抬頭看去。

    進來的人穿著周正的短袖灰色襯衣和黑色褲子,腳上一雙感覺的黑色軟皮鞋,半長的灰白色頭發帶著黑色的發箍打理的整整齊齊的,是個看起來面色溫和的老太太。

    并且袁州對她還有點印象,因此袁州停下手邊的事情道:“你和阿朗約好在這里吃飯嗎?”

    “對啊,袁老板。”老太太回過頭,看向袁州一口道出袁州的身份道:“就是不知道為什么他還沒來。”

    “那您是一個人來的?”袁州不動聲色的問道。

    “那可不,距離又不遠,而且我也不是第一次來了,阿朗開始還說要接我過來,我想著不遠吃了飯就自己走過來了。”老太太笑著抱怨道。

    “既然阿朗還沒來,您就在這里稍坐一會,等他來吧。”袁州邊說邊不著痕跡的再次拿出手機,手指飛快的開始發信息。

    沒辦法,這個老太太的情況袁州還是知道的,因為自從第一次那個穿著中學生校服的中年男人帶著老太太來吃過飯后,又來了幾次。

    幾次后大家知道這老太太得了阿茲海默癥,記憶有些混亂,有時候還會認不清人。

    因此穿著中學校服的中年男子阿朗,為了怕自己母親不小心走丟特意請求袁州留下了他的號碼。

    這不,現在就派上了用場,袁州就是正在給阿朗發送信息,告知他,他的母親正在店內。

    “那沒問題,就是別打擾你做生意了。”老太太說著就要去門口等著。

    “不會,這個時間我店里就沒生意了,您坐吧。”袁州伸手示意道。

    “怎么了?袁老板你店內生意不好呀?”老太太一臉擔心的問道。

    “不是,是這個時間店里沒事,所以您坐著就是。”袁州并未多說,只是道。

    “那就好,現在生意難做啊。”老太太頗為感慨的說道。

    “嗯。”袁州認真的點頭。

    “所以說現在養孩子壓力大啊,還好我家阿朗是大學畢業,已經找到工作了,他還是很厲害的。”老太太說著一臉的自豪。

    “是的,阿朗是很厲害。”袁州附喝道。

    “不過我看袁老板你現在還得辛苦些,畢竟你孩子應該還沒畢業開始出來工作吧。”老太太頗為同情的看著袁州道。

    “孩子?”袁州感覺他可能是早餐的時候太累,出現了幻覺。

    “對啊,袁老板你看著可比我年輕多了,孩子肯定還沒大學畢業吧。”老太太理所當然的點頭道。

    “……”袁州覺得他的大腦現在好像已經宕機了,一片空白。

    “我和袁老板你說啊,這孩子大學選學校選專業那可都是難題,但是最先得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愿,可不能你自己開店就讓孩子去學廚師,對吧。”老太太一副過來人的口吻,殷切說道。

    “啊,嗯。”袁州忍住扶額的沖動,僵硬的點了點頭。

    其實除了扶額,袁州更想照照鏡子,因為他覺得可能是今早忘記刮胡子了,或者是臉上多了些什么,以至于被人認為他有孩子,并且是還在讀大學的那種年紀。

    “踏踏踏”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沖進門的人打斷了老太太不斷敘說關于高考孩子之類的話。

    “媽你在這里啊。”來人正是阿朗,他的中學制服就穿在西裝外套上,看著有些不倫不類的,額頭上還掛著汗水。

    畢竟九月的蓉城還是挺熱的,而阿朗一看就是跑過來的。

    老太太停下嘴,仔細的看了看阿朗這才開口:“阿朗你怎么穿著這件衣服啊,去上班怎么瞎穿?”

    聞言,阿朗熟練的脫下中學制服露出里面的西裝道:“沒有,我這不是正好拿著就套上了,您看我這西裝不錯吧。”

    期間阿朗的神色不變,很是自然,還不忘一直沖著袁州點頭致謝。

    而袁州則神色木然的點了點頭表示收到了。

    當然袁州自己覺得他是臉色木然,但實際看起來還是一臉的嚴肅,和平時沒有區別,只是阿朗看著袁州一臉的感激。

    “是不錯,還是我兒子看著精神。”老太太立刻給面子的夸贊,同時還不忘回頭看著袁州道:“你說是吧袁老板,所以你也得讓你孩子選自己喜歡的東西,才能像我兒子這樣看著就精神。”

    “……”袁州神色嚴肅的看著母子二人沒說話,好一會才僵硬的動了動脖子,算是點頭了。

    老太太神色高興,看著自己兒子不停的點頭,嘴里念叨著什么。

    “不好意思袁老板,打擾您了,我們這就走了,多謝袁老板。”倒是一旁的阿朗很是不好意思的不停的道歉又感謝的。

    說完,阿朗拉著自己母親的手,輕聲道:“您看現在還沒到午餐時間,我們先回去,午飯的時候我再帶您過來吃飯,怎么樣?”

    “好。”一被拉住手就表現的很乖的老太太點了點頭,就隨著阿朗的腳步往店門外走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阿朗還回頭給袁州鞠了一躬,這才牽著自己母親走遠了。

    “孩子,我看起來像有孩子的人??”袁州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下顎,還有些不敢置信。

    這是袁州第一次,對自己顏值產生了懷疑。

    ……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极速十一选五豪华版 时时彩规律口诀 快播天天射东京热 免费刷视频赚钱的软件哪个好用 华东15选5玩法技巧 豪牛娱乐 乌鲁木齐按摩多少钱 可以买山西十一选五 大富豪棋牌游戏平台 快速时时彩计划 win007足球即时比分 博彩稳赚秘诀 正宗杰克棋牌官方版 狂野极品飙车破解版 吉林11选5任2技巧 山西快乐10分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