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美食供應商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燒餅的美味
    剛剛烤好的燒餅散發著迷人的香氣,兩塊相疊放在干凈的瓷盤里,上面的殼好似蟹黃殼,沾滿的白芝麻一顆未掉,滿滿當當的粘在上面。

    袁州直接“咔擦”一口咬下。

    瞬間嘴里充斥著香氣,按理說熱著吃的燒餅,它的鴨油與面會粘糊的有些不見層次,而這個完全沒有這樣的感覺。

    一口咬下去,內軟餡酥,咬口齊整,不掉渣,不粘牙,唇齒留香,讓人欲罷不能,接二連三的開始吃了起來。

    外殼的芝麻是沾糖稀然后,沾滿芝麻,里面的餡料是咸鮮的蔥花餡,微甜加上咸鮮,口感分明卻又奇異的融合在一起,升騰出淡淡的香。

    嘴里是糯糯的鴨油和面的松軟,外殼咬起來發出酥脆的“嚓嚓”聲,兩種口感,層次分明的味道,讓這道鴨油酥燒餅煥發奇異的美味。

    袁州一口水都沒喝,直接吃下三塊。

    這時的袁州小店外,又早早地排起了隊伍,這些當然是被空氣中彌漫的一絲一縷的鴨油酥燒餅吸引而來的。

    隊伍兩旁,默契的圍繞著一圈的小販。

    “有冰豆漿嘞,饅頭包子咯。”

    “賣豆漿油條嘞~”

    “發糕,又香又甜的發糕,還有小米粥~”

    “飲料,各種各樣的飲料。”

    此起彼伏的叫賣聲,絡繹不絕,而這些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都有喝的,而且喝的占大部分的比例。

    因為袁州小店只有西瓜汁,早上還不提供,而這些非常有眼力的小販,就在袁州小店周圍賣起了飲料,各種各樣的。

    “每天我都在想,袁老板到底躲在里面吃什么。”一位排在后面的食客,焦急的說道。

    “可不是,這袁老板每天關著門在里面做好吃的,搞得我覺都睡不好。”烏海在前面撓頭,很是不滿的附和。

    “你可以關著窗睡覺。”等的不耐煩的漫漫,指著烏海大開的窗戶,毫不客氣的說道。

    “關著悶。”烏海簡潔明了的說道。

    “你這房子另一邊也能開,而且那邊風景好。”漫漫很是了解的說道。

    烏海這扇窗子正對著袁州的二樓,他在那里很容易看見袁州小店,香味就更是能聞見了。

    說起來最近住在這里的居民基本體重都上漲了,因為餓的。

    0

    “小云,你老板還有多久開門。”這時候一旁的食客催問道。

    “應該是馬上。”暮小云舉起手,看了看手上的卡通腕表,肯定的說道,袁老板是很守時的。

    隨著暮小云的話音一落,緊閉的大門果然想起“嘩啦”的聲響。

    袁州對于門外排隊的已經見怪不怪了,很是自然的轉身回到柜臺準備售賣燒餅。

    “袁老板,今天又做了好吃的。”食客進門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對對對,是不是又出新品了。”這位食客自稱新品達人,消息靈通,每次出新品必到。

    “看菜單不就知道了。”急性子的烏海一屁股坐下,扭頭看向菜單。

    “鴨油酥燒餅:98/個,這個就是新菜了吧。”烏海開口問道。

    “是的,一人限定一份。”袁州特意交代了一句,畢竟他剛剛開門前又吃了一個,只剩九十六了。

    “咸口的還是甜口的。”新品達人比較關心這個問題。

    “咸鮮味的。”袁州有問必答。

    “一個燒餅。”趁著袁州話音未落,烏海立即開口。

    “稍等。”

    這下后面的人反應過來了,爭相開口,都是一個燒餅。

    而這時候烏海已經吃上了。

    作為一個藝術家,有些時候也是行為上的藝術家,比如現在,明明有筷子,烏海偏偏喜歡用手拿著吃。

    一手拿著,一手下意識的放到下巴下方,虛虛的接住,就怕燒餅上的芝麻和咬下的燒餅屑掉落。

    每個拿到燒餅吃的人,幾乎都下意識的做了這個動作。

    女孩子比較斯文,都是用自備餐巾紙墊著,而男的就隨意多了,不是用盤子接住,就是和烏海一樣用手。

    吃這種多層的燒餅,會掉屑是常識。

    不過很快他們發現這些常識在袁州小店都不管用。

    袁州所做的鴨油酥燒餅,每咬一口外皮發出“嚓嚓”的聲音,而內層酥軟,肉眼可見的層次分明,冒著微微的熱氣。

    而且咬口齊整,完全不掉渣,連表皮上的芝麻都乖乖的沾在上面,咀嚼后一點都不不粘牙,咽下滿口的香味。

    里面的人吃著,外面排隊的焦急等待,聞到香味讓人更加的焦急。

    “這香氣真是勾人,還有蔥花味。”咽下口水,排隊的食客,伸長了脖子,邊看邊說。

    “快別說了,我這肚子都叫了。”另一個完全是另一種做派,老老實實的站著,絕不看向那些正在吃的人。

    “我這不是著急嘛。”這人站好,不好意思的笑道。

    “都著急,還有幾個人了,快了。”這人不知道是安慰自己還是安慰別人。

    這時候早就吃完的烏海,卻站在一旁沒有離開,嘴里默數著什么。

    不一會袁州就開口說道“今日一百個已經賣完,下次請早。”

    “天哪,我就站在這里聞了半天香味,口水都流了一地。”沒排到的,很是無語的說道。

    外面見機快的小販又開始吆喝起來。

    “香噴噴的大肉包子,菜的也有嘞。”

    餓的受不了的,轉身去買包子了,這可不是休息日,馬上還要上班的。

    “等等,袁老板,我發現你每次說一百個都沒有一百個,這是怎么回事。”烏海站出來,肯定的說道。

    烏海的話引起了還未離開的人的注意。

    “嗯,一共九十六個。”袁州很是坦誠的說道。

    “剩下的四個去哪了。”烏海驚訝的問道。

    “我吃了。”袁州更加誠懇的說道。

    “袁老板你怎么能用我們的東西養你自己,這種習慣太恐怖了。”烏海先是一臉震驚,而后痛心疾首的指著袁州說道。

    “我做的。”袁州很是不理解烏海的思維,繃著臉,嚴肅的說道。

    “那你吃的不能算在一百個里面。”烏海想了想換了個說法。

    “這是規矩,我是個守規矩,并且還帥氣的男人。”袁州說道規矩,每次都是嚴肅的。

    這話一出,烏海他們集體無語,他們已經體會了很多次,讓袁州改變規矩的困難……

    ps:可憐的菜貓這周沒推薦,求票求推薦求訂閱。(未完待續。)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重庆幸运农场吧 澳洲幸运5开奖最快现场直播 海南特区七星彩 新快3开奖 ag捕鱼王3d打鱼游戏技巧 上传ps作品 怎么赚钱 裸体美女一丝不挂 av女优最漂亮的是谁 2020年瑞波币价格预测 香港麻将三缺一 昆明小姐qq电话 网球比分规则 河北麻将推倒胡微信群 叮咚买菜赚钱么 河北福彩排七中奖规则 华东15选5走势图2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