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美食供應商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實力嘲諷
    “就是比較清淡而已,加了蜂蜜味道有點甜,就這樣。”話少的那個同伴直接皺眉說道。

    “就這樣也能叫高手?”話多的那個實在不能理解的說。

    “浪費機票,看視頻那手法還真像那么回事。”話少的那個眉頭皺的更緊了。

    “可不是,看來網絡上的都不能信,這樣差距太大了。”話多的那個不滿的看著袁州。

    “回去的機票你出。”話少的那個果斷說道。

    “不行,剛剛都是我請的。”話多的那個食客也順著說道。

    兩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對著袁州所做的蜂蜜銀耳評頭論足,毫不顧忌自己正在袁州小店,一點面子也不給袁州。

    “這兩個自以為是的人是怎么回事?”烏海摸著小胡子,皺眉說道。

    “不知道,大概是傻了吧。”凌宏嗤笑一聲。

    “你!”多話的那個不滿的瞪著烏海。

    而少話的那個則是剛準備說話,就被人截胡了。

    “難怪年紀一把還在四級混,千萬別說出自己的是廚師的話來,我可不想有這樣兩個同行。”一把驕傲到極點的男音,直接強勢的說道。

    “什么人?”話少的那個立刻轉頭看去。

    來人穿著薄呢子大衣,里面是件黑白條紋的襯衣,下身一件淺藍色的休閑褲,俊帥的臉上是自信到囂張的模樣。

    “楚梟。”袁州抬頭,直接叫出了名字。

    “這人還真像你。”烏海揶揄的看著凌宏道。

    “不,我比他帥多了。”凌宏聳肩,進入看戲模式。

    而聽見袁州叫出名字的兩人,卻很是驚訝,他們不知道袁州卻知道楚梟,畢竟楚梟成名要早得多,而且是個神話一般的人物。

    “兩頭愚不可及的豬,平時拿著菜刀就沒有好好的磨煉一下自己的指甲?嘴巴倒是賤。”楚梟鋒利的眼神直射兩人。

    “這菜確實一般,這是我們的結論。”話多的那個看到楚梟反而不敢說話了,還是話少的那個開口說道。

    “呵,就憑你們?有什么資格評論?把你比做豬侮辱豬了,你大腦絕對沒有豬腦重。”楚梟看人永遠是用下眼白看的。

    這樣就顯得傲慢無禮的多,聽到這樣的話,兩個廚師是臉上紅一陣青一陣的,好似調色盤。

    “雖然我們才四級,但已經參加了三級的考試,很快就會出結果,所以我想這樣一個沒有級別的廚師做的菜,我們還是能吃出來的。”話少的那個食客語氣堅定的說道。

    “不用等了,肯定沒過,舌頭都還不會用升級的事情就別想了。”楚梟的語氣輕松自如,好似只是說了很平常的話語一般。

    “證書算什么,畢竟像你們倆這樣混吃等死的都能拿到四級。”楚梟的嘲諷指數簡直破表。

    “就算你是米其林三星,也不能這樣說吧,楚技師。”話少的那個瞬間氣紅眼,認真的盯著楚梟。

    “呵呵,我當然可以,連蜂王漿都吃不出來的廢物,還是換個行當好些。”楚梟嚴肅的看著兩人。

    “你!”這下兩人的臉色出奇的相同,都是一臉脹紅,當然這是被楚梟氣的。

    關鍵沒辦法反駁,因為楚梟每句話都沒離開廚藝這個詞,從這個上面他們還真不敢反駁楚梟。

    “這道菜的有點在于簡單明快,用料簡單卻氣味高雅而芬芳。”楚梟根本不理會已經快要被氣死的兩人,而是開始侃侃而談。

    就對著桌上的蜂蜜銀耳。

    “應該是巖峰村的野生巖峰蜂王漿,品質一流而且新鮮,銀耳用的是活耳,熬熟的蜂王漿有些茉莉的氣息,酸澀味也大大降低。”

    “對,這個沒有澀味,酸味倒是不少,你特意留下的對吧。”這話雖然是問句,但楚梟看著袁州的時候,語氣卻非常肯定。

    “嗯。”袁州點頭。

    “銀耳本身清淡無味,加上蜂王漿酸的口感,而一絲辛辣的底味,配合茉莉般的芳香,確實是絕配。”楚梟幾句話就分析出了這道菜的優點。

    “鮮活的銀耳和滋補的蜂王漿,袁老板你果然很好。”楚梟最后看了看弧形長桌上的蜂蜜銀耳,然后轉身離開。

    至于那兩人,理都不理,目下無塵也不過是楚梟這樣了。

    “踏踏踏”楚梟的腳步聲離去,袁州不為所動,繼續制作著美食,除了在剛剛端餐點的時候,其他并沒有分心。

    而剩下的兩位是同行的食客,則松了口氣,緩了好一會才冷哼一聲。

    “真是多管閑事。”兩人心里都不約而同的浮現這句話。

    但看到周圍食客鄙視的眼神和桌上的蜂蜜銀耳,又立刻想起了剛剛被楚梟支配的恐懼,當然還有袁州這位不聲不響就拿出絕佳搭配的廚師。

    “我們走!”話少的那個頭也不回的說道。

    “不好意思兩位,要是桌上的食物沒有吃完,那么兩位將會列入黑名單。”周佳上前客氣的說道。

    “這樣的……地方,我們絕不會再來。”話多的食客本想說些不好聽的話,但卻想起剛剛被打臉的痛,立刻改口,但語氣還是惡狠狠的說道。

    “好的,那么兩位請慢走。”周佳讓出路,客氣的說道。

    “哼。”兩人恨恨的看了眼袁州才離開。

    “嘖嘖,我就說這兩人這么奇怪,原來是同行來打聽消息的。”一位食客說道。

    “可不是,現在袁老板越來越出名,這樣的事情肯定不少。”邊上的食客立刻接口。

    “我比較好奇剛剛那個罵人的人。”這是看臉看身材的妹子。

    “應該也是廚師,看起來挺厲害的,至少有眼光。”年紀稍大的食客,滿意的說道。

    “確實是個廚師,還是個年輕的米其林三星。”凌宏開始科普。

    “米其林三星都佩服袁老板廚藝,果然袁老板才是最帥的。”剛剛看臉看身材的妹子,立刻激動的說道。

    不過佩服不是應該是手藝嗎,和帥又有什么關系,一不小心跑偏的烏海不解的想到。

    “袁州的手藝當然是最好的,不過那個楚梟也很不錯。”凌宏肯定的說道。

    “還是袁老板最好,心地善良還收養了面湯。”女孩子的關注點是包含很多的。

    “楚梟很不錯。”袁州放下餐點的時候,這樣說道。

    ……

    ps:求票票~月票、推薦票,什么票都要~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北京赛车app机器人 辽宁快乐12app苹果版 星空棋牌ios 新时时彩和老时时彩有什么区别 大神娱乐完整版下载 吉林11选五遗漏 宁夏十一选五推荐号码预测专家今日 四川时时app下载 新游戏棋牌 正规棋牌游戏平台可提现 福利彩票排列7开奖 微学传盟做任务赚钱 重庆时时彩彩开奖号码记录 下彩彩票触屏版 手机看片1024日本黄大片 宁夏11选5前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