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美食供應商 > 第五百三十章 ‘高冷’袁州
    走到一半,劉建安才反應過來。

    “等等袁老板,我還沒說怎么接您,您準備幾點出門呢。”劉嘉安恍然大悟的看著袁州。

    “不用,你告訴我地址,我自己去。”袁州不在意的說道。

    袁州可不喜歡別人接。

    “可是您剛剛都沒問地址。”劉建安糾結的說道。

    “哦,是嗎,那你說吧。”袁州難道會說剛剛裝逼裝的太自然忘了嗎,當然不會。

    “地址是牛鞞鎮,劉家大院,這個地址很好找,就一家。”劉建安看袁州一本正經的樣子也不好再問,直接說出了地址。

    “嗯,知道了。”袁州點頭。

    “我還是來接您吧,不然您不好進門。”劉建安小心的說道。

    劉建安說的倒是實話,要知道他也有可是老革命,家里門口還有守衛的,哪里是隨便能出入的。

    “到了我告訴你,你到門口接,電話留下。”袁州還是拒絕了劉建安的提議。

    “那行,到了那天一早我就在門口等您,對了我爺爺今年九十一了。”劉建安妥協的說道。

    這次袁州并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袁州答應后,劉建安就離開了,直接回了家,出門在外也半年了,該回去了。

    而在劉健安走后,只有周佳問過程技師,其他人則是并不關心他的去留,畢竟求袁州辦事的人太多了,不過成功的就沒見幾個,是以食客們也都以為這個小伙子又失敗了,大家倒是都習慣了。

    然而二十九那天,食客們一來就看見袁州小店大門緊閉,上面貼著顯眼的A4紙。

    [請假條

    今日農歷初八宜祈福,遂本人去給人祝壽,特此請假一天,營業時間將補在燒烤處。

    請假人:袁州]

    “MD,我恨A4紙。”烏海氣急敗壞的說道。

    “沒錯,宜祈福,宜個鬼啊,老子要吃飯!”食客很是無語的說道。

    “可不是,我要吃飯,這大冬天的,沒有一碗清湯面我還怎么有力氣工作。”這是上班狗的咆哮。

    “看起來要補在燒烤上,就勉強原諒你,畢竟我還沒吃到過。”另一個食客是對燒烤念念不忘的。

    “該死的,肯定是那個煩人的小子搞的鬼。”凌宏不滿的皺眉。

    其余的食客一聽,也就想起了幾天前一直徘徊在袁州小店的劉建安。

    “這小子,真是的。”、“一看那樣子就是萬年單身狗。”、“不說別的,就沖這討厭的勁兒。”食客們紛紛開始在心里罵起了劉建安。

    遠處,牛鞞鎮,劉家大院門口。

    “啊切”劉建安打了一個響亮的噴嚏。

    “真冷,也是我太蠢了,居然只給了袁老板我的電話,卻沒問他的。”劉建安邊走動,邊嘀咕。

    “踏踏踏”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

    “什么人,這里不能靠近。”守衛盡職的出聲喝止。

    “王哥,這是我請來給老爺子祝壽,我請的。”劉建安一聽見響動立刻轉頭,一下子就看見了袁州。

    “那行,你登記一下再進去。”被叫王哥的守衛,還是認真的說道。

    “好的,袁老板,麻煩這里登記一下,這里就是管的嚴格。”劉建安笑著對袁州說道。

    “嗯。”袁州全程繃著臉,好似冰雪凍住了一把,一臉的嚴肅認真。

    然而心里卻開啟了吐槽模式。

    “媽蛋,這里是政府大院吧,居然還有穿軍裝的持守衛,沒想到這小子深藏不露啊。”

    “這是***吧,活生生的,居然能看見活的****不得鳥,不得鳥。”

    雖然內心戲十足,但臉上是沒有絲毫表情的,袁州放下筆,眼神奇異的看了一眼劉建安。

    劉建安被看的毛毛的,頓了半響開口說的“這里進去就可以了。”

    “嗯。”袁州保持著店里的作風,高冷、不說話、臉色嚴肅。

    關鍵就是土鱉如袁州,他還真沒來過這樣的地方,根本不知道說什么,直接就高冷起來了。

    “我給您準備了單獨的廚房,您需要幾位幫廚?”劉建安帶著袁州邊走邊問。

    “不用。”袁州拒絕。

    “洗菜端菜的您總需要吧。”劉建安這樣說道。

    “端菜的在門口等著。”袁州可沒有想過親自端菜。

    “洗菜的呢?咱們是十二點開席。”劉建安小心的說道。

    “嗯,還有兩個小時,夠了。”袁州點頭表示知道了。

    “好的,您單獨的廚房就在這里,食材都放在這個小房子里,一邊是蔬菜,一邊是肉類。”劉建安帶著袁州直接去的后院。

    來到一間看起來普普通通的獨立小房間,一打開門,里面擺放著嶄新的廚具、鍋具之類的。

    相連的小房間則是劉建安說的儲物間,里面整齊的堆著琳瑯滿目的食材。

    “嗯,可以了。”袁州點頭。

    “那行,我讓端菜的十分鐘后開始過來候著,您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叫他來找我。”劉建安見袁州滿意,也就放下心。

    這次袁州并沒有開口,只是點了點頭。

    “今天我爺爺大壽,那我就先去忙了。”劉建安客氣的說道。

    “嗯,好。”袁州應這話的時候,已經開始調整廚具,準備按照自己的習慣來了。

    這下,劉建安才邁著輕快的步子向主屋走去。

    “嘿嘿,爺爺肯定驚訝的不行,這可是堪比麻先生的菜呢,而且還是我請來的。”劉健安自豪的想著。

    一進主屋,那個被劉建安吐槽叫紅軍的姐姐就首先開口。

    “怎么,在外面吃夠雪了,等到人了?”叫紅軍的姐姐是個爽快大方的妹子,一雙眼睛特別有神,說起話來清脆悅耳。

    “紅軍姐姐!我這是禮賢下士,人家那手藝我可是足足磨了一個多月呢。”劉建安自然的把在麻先生那里的時間也算給了袁州。

    “就你還禮賢下士?你有什么資格,我看人家是被你煩怕了,你就是怕人家不來才去門口堵人吧。”紅軍一把戳穿。

    “咳咳咳,才不是,我那是誠意打動了袁老板。”劉健安肯定的說道。

    “那行,一會我們就等著嘗你的生日禮物。”一旁劉健安的父親開口說道。

    “沒問題,您就放心吧,超級好吃,爺爺也可以多吃點飯了。”劉健安自信的說道。

    “難得你有這樣的孝心,那咱們就去飯廳吧,時間也不早了。”這次發話的就是劉家老太爺。

    他穿著筆挺的軍裝,胸前的軍功章亮閃閃的一大片,他一開口,大家都移步去了飯廳。

    當然,不能吃飯的就立刻告辭離開了,留下的都是劉家的女婿或者兒媳之類的,都是一家人。

    ……

    ps:猜猜袁州會怎么做?做些什么?嘿嘿~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哈尔滨小姐上门qq 福建36选7各种走势图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天津11选5任选8攻略 888棋牌游戏真钱捕鱼 七乐彩彩票开奖计算 龙虎看盘技巧 足球网上投注 爱游棋牌app官网下载 抖音游戏视频怎么赚钱 天津11选5第18102162期 26选5历史开奖 888炸金花下载 沪深股票指数 彩票中奖率最高的网站 两人打麻将作弊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