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美食供應商 > 第六百四十章 當面挑釁
    一月十號早上九點,袁州穿好做菜所穿的漢服,乘坐電梯直接來到會場那一層。

    “叮”電梯門打開,門外圍著很多的人。

    袁州這才發現,從電梯到會場門口鋪上了紅地毯,一共兩條,前后門都有地毯。

    看起來華麗而莊重,而地毯兩旁則圍著人群,都是扛著長短鏡頭的攝像師和記者。

    他們分散在兩邊的紅地毯前,不斷的對著進門的廚師拍著照,閃光燈很是強烈。

    “呼”袁州下意識的挺直脊背,目不斜視,臉色嚴肅的走過地毯,進了會場的大門。

    誰知道里面更是夸張,昨天還顯得有些空蕩的會場,現在那些角落位置和正中間的位置,都被攝像機和記者占領了。

    因為還沒到正式的開始時間,廚師們都在接受一些記者的采訪,三三兩兩的分布在整個會場里。

    而周世杰則帶著身邊的鐘麗麗在招呼日本的來賓,邊上則圍滿了采訪的記者。

    算起來那里的記者是最多的。

    就在袁州環視周圍的時候,有一群記者朝著他圍了過來。

    “你好,你是袁大廚吧,聽說你很得周會長的看中,是這屆交流會最年輕的廚師,是這樣嗎?”一個女記者一上來就噼里啪啦的問了一長段話。

    然而袁州還沒來得及回答,另一邊又有人開口問了。

    “不知道袁大廚你今天準備做什么菜色來作為交流呢?”另一個記者直接把話筒遞到了袁州面前。

    “聽說你的來歷很是神秘,師從何人呢袁大廚?”另一個記者接口就問道。

    “對于這次日方交流廚師大石秀杰的挑戰,袁大廚準備做出什么樣的應對?”另一個記者也遞出話筒,一臉嚴肅的問道。

    “大石秀杰請出了藤原家元這樣頂尖的品鑒師,袁大廚準備拿出什么作品應對?”記者們一個接一個的問題,讓袁州很想皺眉,但看到攝像機,他還是為了形象忍住了。

    “謝謝關心,我會認真對待這次交流會。”袁州一臉嚴肅,看起來就很認真的回答道。

    但袁州心里卻忍不住嘀咕了起來“挑戰是怎么回事?”

    是的,袁州完全不清楚大石秀杰在前面已經明確對著記者說了,他今天是來觀摩學習袁州的廚藝的。

    當然他的語氣充滿的挑釁,而一旁的藤原倒是沒出聲,麻生會長則笑著點頭贊同了大石秀杰的話。

    是以,這一下子才有這么多記者過來詢問袁州挑戰的事情。

    這件事周世杰一直知道,但他覺得并沒有告訴袁州的必要,而其他知道的也不知道袁州對此一無所知。

    所以才有了現在這個正主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的狀況。

    “也就是說袁大廚對這次大石秀杰的挑釁很有把握對嗎?”第一個提問的女記者犀利的問道。

    “袁大廚是否能確認戰勝大石秀杰的挑戰?”

    “請說一說這次準備如何應對?”

    “袁大廚的應對菜式是什么,請提前透露一番?”

    “大石秀杰擅長鰻魚,聽說還擅長其他魚類的烹制,袁大廚你準備用什么應對?”

    記者的問題并沒有因為袁州的回答而終止,而是繼續快速而急切的問著。

    “看對方想吃什么。”袁州簡潔的說道。

    在回答的時候,袁州余光看見了走進門的楚梟,這下子記者好似聞到了血腥的鯊魚,一大群人朝著楚梟殺了過去。

    “楚大廚,聽說這次藤原先生是為了你過來的,你準備什么菜品應對,是否有把握?”

    “對于藤原這次的造訪,楚大廚有什么看法?”

    “楚大廚這次準備做什么菜式?”

    “這次是楚大廚參加的第三次交流會,不知道楚大廚有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藤原先生的到訪是否會讓楚大廚你改變今天的做菜策略?”

    圍著楚梟的記者比起袁州面前的幾乎要多出一倍,這讓袁州有些不解。

    “難道是他比我帥?不應該啊。”袁州心里納悶的想道,無論是衣品還是樣貌,他都有個占優勢才對。

    “誰都不會影響我的決定。”楚梟說完這句,立刻就朝著周世杰那里走去。

    而正在沉思到底是誰比較帥這個嚴肅話題的袁州,還是被楚梟叫醒的。

    “袁大廚,走吧。”楚梟在袁州身邊停了一下,招呼道。

    “嗯。”袁州若無其事的打量了一番楚梟。

    楚梟穿著正統的純白廚師服,整個人散發著銳意昂揚的氣息,看起來就一副很有料的樣子。

    而袁州則穿著漢服,脊背筆直,表情嚴肅認真,一副沉穩內斂的自信模樣。

    “周會長。”袁州和楚梟幾乎同時開口。

    “你們倆來了,我介紹一下。”周世杰轉頭,眼神露出放松,轉頭開始介紹人。

    “這位麻生會長想必你們見過了,而這位是藤原教授,在日本教導華夏飲食文化和中文。”周世杰說麻生會長的時候態度輕松寫意,而說道邊上精神奕奕堪比中年人的藤原時,卻用的教授稱呼,態度也鄭重了一些。

    “兩位好。”袁州的態度早就在食客面前練就出來了,一副不動如風的樣子,淡然的打招呼。

    畢竟他可不認識這藤原是誰,哪怕認識對他來說也沒區別,畢竟他對自己的手藝很有自信。

    “藤原家元先生,幸會。”楚梟直接略過麻生會長,對著一旁的藤原打起了招呼。

    “幸會幸會,一直期待吃到楚大廚的手藝,看來這次是有機會了。”藤原笑著回應。

    “當然。”楚梟點頭。

    “聽說這位袁大廚手藝也很是了不得,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吃到?”藤原的中文流利而順暢,甚至能熟練的運用成語,對著袁州客氣的問道。

    “可以。”袁州點頭,并沒有客氣什么。

    “希望袁君這次不要讓家元失望才好。”藤原笑笑沒說話,倒是一旁的大石忍不住跳了出來。

    這次袁州也沒說話,就那么看著大石秀杰。

    大石秀杰見袁州一副淡然,甚至不在意的表情,氣憤難當,再次開口道。

    “我聽說袁君是內陸的人,想必海魚難以見到,料理海魚是不擅長的,河魚江魚什么的我也能勉強品嘗,不知道袁君能否讓我等見識一番,這樣我也能學習學習。”大石秀杰的中文是這幾天才學的。

    說起來有些別扭,但袁州還是聽懂其中的挑釁。

    袁州點頭,認真的道:“當然可以,你好不容易來一次華夏,確實需要好好學習。”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指南针炒股软件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安装 五粮液股票行情分析 广东好彩1开奖查询 AG打长庄技巧 福利彩票中奖条件图 伯乐彩官网 湖北快3预测推荐号 刮刮乐秘密 重庆快乐10分遗漏 北京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 6加1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win007足球即时比分 魔龙世界视频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吉林11选5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