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美食供應商 > 第七百零四章 搶著吃飯
        “行了,別推,你還要吃呢。”盧云一把拉住自己兒子的手,阻止了繼續向著過來的餐盤。

    首先來的是米百做的白飯和金陵草,碗里的米飯粒粒晶瑩剔透,看起來就玉白可愛,熱氣裊裊的上升。

    而另一個盤子里的金陵草則是碧玉猶如翡翠一般,讓人看著就很想吃一口試試。

    “就這個白飯都得98?”盧云拉著自己兒子小聲問道。

    “吃了試試看,據說這可是貢米呢,別的地方可吃不到。”盧成道。

    “不就是白飯,那個啥草的什么都沒方,我看連個大蒜都沒有,味道這么淡能吃?”盧云不滿的嘟囔。

    “爸你嘗了就知道了,真的很不錯。”盧成這次直接夾起一筷子金陵草遞到自己父親面前。

    “你自己多吃點,這綠葉子的我在家里常常吃的,你多吃點。”盧云反而把金陵草直往盧成碗里夾。

    “我常來吃的,放心吧,還是你多吃點。”盧成避開自己父親的筷子,執著的把菜夾進對方碗里。

    “兩位的熊掌豆腐到了,請慢用。”就在兩人互相謙讓的時候,周佳端著熊掌豆腐來了。

    “謝謝。”盧成邊說邊放下筷子,接過菜。

    “不客氣,請慢用。”周佳點頭,溫和的說道。

    “爸,這豆腐做的也很不錯,嘗嘗看。”盧成照例把菜放到盧云手邊,方便夾取的地方。

    “知道知道,快吃吧,這菜涼了就不好吃了。”盧云催促道。

    “你吃了我自然也就吃了。”盧成還是很堅持讓自己的父親吃一口再說。

    “吃吃吃,放心吧,肯定都吃完。”盧云邊說邊刨了一口飯。

    “好吃吧。”盧成緊張的問道。

    “好吃,確實比咱家的米好吃多了。”盧云連連點頭。

    “那你可得多吃點。”盧成說著身手敏捷的把碗里的飯分出去了一半。

    “怎么還和小時候一樣。”盧云好笑的說道。

    小時候盧成吃不完的飯就會直接倒在自己父親碗里,然后父親會默默吃掉,什么也不說。

    多數父親都不善言辭,盧云也是其中之一,小時候很嚴厲,有錯就會嚴加管教,不得不說盧成能考上不錯的大學,就是盧云管出來的。

    而難得的是,盧成小時候吃不完倒給盧云,盧云不會責怪,所以養成一種奇怪的默契,倒飯好像就是親近。

    所以即使盧成能吃完,也會這樣做,這好像就代表著自己和父親關系依舊是親近的。

    “現在我可得保持身材,這肌肉可不能廢了,不然可就給您找不到兒媳婦了。”盧成笑著說道。

     “那你今年過年爭取帶一個回來才行,不要太漂亮的,對你好才行。”盧云囑咐。

    期待自己的子女成家幾乎是每個家長的期望,聽到這話,盧云提醒。

    “知道知道,爸你就放心吧。”盧成邊吃邊夾菜,還能空出嘴來回應話題,也是厲害。

    “也別都夾給我,你自己多吃點。”盧云道。

    兩父子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話,當然盧成是不是還會抱怨兩句。

    有時候盧云會說說自己的妻子,也就是盧成媽媽的近況。

    “你媽現在好得很,能吃能睡,每個月都按時去醫院,醫生也說恢復的不錯,今天中午我還給她做了肉粥,這個時間她肯定已經熱來吃了。她沒問題,精神很好,今天還和我爭黃海波和黃海冰是親兄弟的事情。”盧云邊吃邊說:“你不要擔心我們,我們過得很好,不用掛心。”

    “嗯,媽好就成。”盧成點頭,也不知道黃海冰和黃海冰除了名字像之外,還有其他什么關系:“今年過年我準回來。”

    “沒時間就算了,在外面工作忙,沒有時間就不用趕天趕地的趕回來,我們都過得挺好。”盧云說話有些重復。

    盧成埋頭吃,半響說了一句:“今年有時間。”

    “這肉丸子咋甜甜酸酸的,不過還怪好吃的。”盧云吃下一口瑞典肉丸,驚訝的說道。

    “這個據說是外國的一個名菜。”盧成道。

    “不就是肉丸子里加番茄,就這還名菜了。”盧云砸吧了一下嘴。

    “等袁老板這里出了好喝的粥,爸你帶著媽一起過來,也讓她嘗嘗袁老板的手藝。”盧成一臉認真的說道。

    “不行不行,這里太貴了。”盧云直接拒絕:“還不如買些菜回去,在家里我給你做。”

    “都說您兒子能掙錢,就放寬心吧。”盧成不得不再次拿自己的工資說事。

    “能掙錢也不能這么花,現在房價貴物價貴,除了工資什么都貴,賺得多,就要好好存著。”盧云固執的說道。

    “好好好,不說這個,咱們先吃飯。”盧成立刻放棄,轉而說起吃飯。

    點了的菜,盧成知道自己父親肯定會吃完,這么貴的情況下,兩人都是舍不得浪費的。

    兩父子消滅眼前的食物,邊上有人吃完,進來的是兩個年輕的小伙子,聲音挺大的交談著。

    “肯德基那小子說的就是這里?”其中一個短發板寸的男人環視一圈說道。

    “對,就是袁州小店。”邊上帶眼鏡,斯斯文文的男士點頭。

    “不知道這里吃飯感覺如何。”板寸男點頭,然后坐下說道。

    兩人開始點餐,而盧成父子倆這時候也正好吃完了。

    “爸吃飽了沒有,沒吃飽咱們再來點。”盧成看著桌上涓滴不剩的盤子問道。

    “夠飽的了,你送我去車站就快回去吧。”盧云立刻拉著自己兒子,就怕他再點菜。

    “我下午休息,真不用領你去逛逛?”盧成帶著自己父親邊往外走,邊詢問。

    “不了,你難得休息,你下午回去睡會。”盧云搖頭。

    “知道你不放心媽一個人在家,我送你去車站。”盧成點頭,走到路口直接打車離開。

    車站距離袁州小店也不是很遠,打的,車費花了三十多也就到了,。

    臨到上車前,盧云都還在叮囑自己兒子,那樣子是難得的啰嗦。

    而盧成的回答一直是一句話“放心,我這邊生活滋潤著呢。”

    盧云這才稍微安心點的,上車離開。

    看著車子開遠,盧成轉身離開,同時拿出手機打電話。

    “不好意思,羅主管,剛剛沒看到您電話,有什么事情嗎?”盧成的口氣謙和而熱情。

    電話那頭不知道說了什么,盧成一直細心的解釋著“是這樣的,您放心我馬上就趕過來。”

    說完這句話,盧成才掛斷電話,抹了抹額頭的汗水,繼續打著電話,當然腳步不停的去向車站邊上的公交站牌。

    上了公交車后,盧成這才算有了些空閑時間,拿起手機看了看自己的余額。

    “還好前面囤了一箱子泡面,能堅持個十天,還剩幾天應該差不多了。”盧成看著不到三百的余額,心里算了算賬。

    是的,盧成其實是個銷售,藥品銷售,每月能拿到五千左右的薪資,這已經算是很不錯了,畢竟他真的是剛剛畢業的新人。

    五千的薪資這個月的四千已經寄回去了,剩下的生活費也就剩下一千,而剛剛花了一千三百多,這早就超過了他的預算。

    “嘶,袁老板店里真貴,再好吃也難得再來第二次。”盧成一算價格,先是咋舌,后又有些回味的樣子。

    但真的肉疼,不過讓老爹吃到一頓好的,并且沒那么擔心了,也值得。

    ……

     ps:菜貓明天就第一次出國了,土鱉貓表示這可是第一次喲,所以今天只有一更,但今天的可是大肥張喲~因為明天四點就要起床啦,菜貓吃飯睡覺去了。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云南11选5任三推荐号 11选5规律计算公式 云南11选五5手机投注 收藏古董赚钱吗 幸运彩票投注平台7774 二人麻将游戏大全 龙虎和是怎么玩的 九乐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十一运夺金遗漏爱彩人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红中彩票登录网址 喷潮 痉挛抽搐av 上海投资什么赚钱 北京单场能卖胜平 华东15选5走势图 6码倍投十期计划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