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四十六章 镇魔枪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明月,已经露出了一角。



    厉皓白动了,万众瞩目之下,这位皇家书院外院最小的一条幼龙开始迈步。



    血色镇魔枪斜指大地,枪尖在地面拖动,溅起点点火星。



    厉皓白走得不快,而脚步异常沉稳,这个十九岁的青年眉清目秀,纯白长衫在夜幕下显得异常的清晰。



    量山尺李永清没有动,只是静立在大门前,而?#38405;?#25159;金丝楠木大门内,却是有一些外院弟?#24188;?#20986;来,先是朝着李永清躬身一礼,而后就追随着厉皓白的脚步远去。



    外院的八条幼龙,每一战都是值得他?#26538;?#25705;的,哪怕很多人知晓,他们多半走不进那条巷子。



    道院。



    紫檀木大门上迎来了第一缕白月光,有金星点点,自大门上浮盈而出,仿佛一张古老的星图,在紫黑色的夜里,旋转、沉浮。



    此时,苏乞年已经将道院大殿前清理了大半,老人侧卧在石阶上,蹙眉看眼前的一?#23567;?br />


    而一身墨色僧衣,比夜色还要浓重的虚空和尚起身,朝着道院外走去。



    他立在?#35828;?#38498;大门前,与大门内的苏乞年相隔数丈,留下一道修长的背影。



    苏乞年?#34892;?#35766;异,而这位邪佛弟子?#34892;?#20912;冷的声音响起:“施主不用感激,作为小僧超脱的猎物,小僧自然不会轻易让他?#35828;?#25163;。”



    虽然不知道即将到来的会是皇家书院年轻一辈哪一尊高手,但是苏乞年知道,绝对会比之前那位落星鞭灵思青更强。



    一炷香后,通往道院的巷口。



    厉皓白止步,这位皇家书院外院最小的一条龙转身,看东方夜幕之下,一轮明月脱离大地,冉冉升起。



    嗤!



    血色晶莹的镇魔枪在身前划出一道深痕,溅起几缕火星。而后,厉皓白再转身,迈步走进巷?#27704;鎩?br />


    这……



    巷子前,一些本来跟随而至的外院学生止步。他们面面相觑,却是谁也不敢逾越一步,很显然,那最小的一条龙并不?#25954;?#20182;们在一边观战。



    这一道枪痕,同样也阻断了长安城中诸多势力的目光。作为外院最小的一条龙,厉皓白虽然出身寒门,但得到儒道真传,却是注定走进内院的年轻种子,未来成就不?#19978;?#37327;,哪怕是长安城中诸多官宦家世,也不敢有丝毫小觑。



    此时,明月东升,道院大门内,苏乞年手中的笤帚未止。有脚步声响起。



    紫檀木大门前,虚空目光沉凝,看向幽深的巷子尽头,一道修长的身影在行走在月光下,一杆血色晶莹的长枪在青石板上拖动,溅起火花如星。



    “镇魔枪!”



    几乎是一字一顿道,一身墨色僧袍的虚空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没想到来的居然是一位正宗的儒?#26469;?#20154;。



    秉承一身儒家浩然真气,对于一切妖魔?#20843;睿?#37117;自然拥有一种无形的克制之力。



    是以。在看到厉皓白的第一眼,虚空就知道,这是一个了不得的年轻高手,是他脱困以来。?#30343;止?#30340;年轻人中的第一高手也不为过。



    苏乞年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位皇家书院外院最小的一条龙,虽然他不清楚这一位的来历,却也一眼洞悉,这一位怕是他出道以来,即将面对的同辈最强者。



    虽未?#30343;郑?#20294;是苏乞年却能够清晰感到。沉寂多日的休命真气,开始在百丈丹田内翻涌,生出躁动之意。



    厉皓白目不斜视,甚至都未曾看虚空和尚一眼,目光就径直落到了紫檀大门后的苏乞年身上,因为他感?#21073;?#36947;门后那个少年的体内,有一股不弱的内家真气,这内家真气虽?#30343;?#20110;道家,但与他一身儒道浩然真气,也?#34892;?#20284;是而非,同样光明正大,?#20174;?#26356;加决绝,其中的奥妙,却不是一眼能?#36824;?#31359;的。



    ?#20843;?#20804;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厉皓白开口了,他目光很认真,更有一种坦荡之色。



    苏乞年摇摇头,对于这位初见的年轻高手,却?#26538;?#24863;不差,道:?#20843;?#26576;而今身为道院院主,却是不能离开。”



    道院院主?



    厉皓白眼?#26032;?#20986;一抹诧异之色,道院院主,就这么被一个少年接任了?



    虽然他奉命出手,却也明白道院曾经的?#33258;?#20043;深厚,在江湖武林中的地位之隆重,就算是十座镇国大宗,历代?#19981;?#23558;宗内的杰出弟子送入其?#26143;?#23398;,这是一个江湖武林诸宗派、世家交融,摒弃门派之别,精研武道的圣地,历代许多道佛奇功绝技,就是出自这道院。



    历史上,道院院主,是与他皇家书院院长地位等同的,曾被初代汉天子册封为正一品,虽无?#31561;ǎ纯?#35265;天子不拜,可谓是天下武林身份地位最尊隆的人物之一。



    道院,到底是坠落了。



    很快,厉皓白就在心中摇头,一个只是三流的少年接任?#35828;?#38498;院主之位,这实在是?#34892;?#29609;笑了。



    “镇魔枪的传人,你忽略小僧了。”



    紫檀大门前,虚空开口,脸色阴沉,自始至终,这位来自皇家书院的儒?#26469;?#20154;,都未曾看他一眼。



    厉皓白转首,目光终于落下,轻轻蹙眉,道:“佛门庄严,浩大刚阳,怎么出?#22235;?#36825;么个满身邪气的弟子。”



    冷哼一声,虚空道:“大道三千,佛道亦有正邪,遑论这正邪之分,从来都不在于这一身功夫,多少欺世盗名之辈,满口仁义道德,不过只是一张狗皮。”



    虚空和尚本以为这位儒?#26469;?#20154;会动怒,却没想到厉皓白略一思量,却是点点头,郑重道:“你说得不错,不过,你站在这里,是要挡我的去?#20223;穡俊?br />


    虚空微愣,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他收起了几分桀骜,眼中也露出罕见的凝重之色,道:“没想到遇到一个儒道得了圣意的弟子,这一口镇魔枪,这一代算是选对了传人,你说得不错,要过去,先得过了小僧这一关。”



    厉皓白点点头,手中血色晶莹的镇魔枪拄地,无声无息地入地尺许,他松开枪杆,迈步向前,显然不愿占虚空空手的便宜。



    “好!”



    虚空喝道,一身接近三流大成的内家真气勃发,这是一股极强的内家真气,如黑金般的佛家真气透着一?#23578;?#27668;,自其体内浮盈而出,以其为?#34892;模?#31354;气粉碎,一片真?#31456;?#24310;出去,将厉皓白笼罩在内。



    接近三流大成,却有这样雄厚的内家真气,如此威压,厉皓白断定,眼前这名佛门弟子,多半是以贯通全部暗窍的圆满之境筑基,却是比他这出身寒门,?#32972;踔幻?#24378;贯通了半数暗窍的经历要好上许多。



    紧?#24188;牛?#38543;着虚空念动,一股磅礴的真意升腾而起,自其背后,有一尊古老的佛影显现出来,这尊佛生有三面八臂,通体暗青,手执钵、杵、棍、刀、轮、剑六种武器,背后黑金火焰蒸腾,连九天之上洒落的月光都似乎变得晦暗了。



    “《?#31561;?#19990;明王身》!”



    厉皓白眼中透出一抹讶异之色,既而就生出一些猜测,身在皇家书院,自他得承儒道真传之后,?#33258;?#31215;蓄之快,整个外院少有人及,对于这?#24187;?#27743;淮道扬州境内,顶尖佛门大明寺的镇寺绝学,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虚空看眼前步履从容的青年,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眼前的青年?#27492;?#27985;身都是破绽,却没有一处可以着手,都处于一种似是而非,似虚似实之?#23567;?br />


    属于《?#31561;?#19990;明王身》的真意,不能够对其造成丝毫的影响,或者说,影响很小。



    虚空伸手,从背后古老的暗青佛影手中借来一口黑金佛剑,苏乞年挑眉,这口佛剑,他?#28216;?#35265;这位邪佛弟子动用,没想到此番甫一?#30343;郑?#23601;如此慎重,可见是对于那位皇家书院弟子忌惮到了极点。



    锵!



    下一刻,虚空出剑,如若实质的黑金佛剑吞吐出来近两尺长的黝黑剑气,金芒内蕴,这一剑划过真空壁垒,生出一连串细密的火星,乃至剑气所过之处,真?#24352;?#26354;,生出一丝极淡的涟漪。



    有梵唱声宏大,却弥漫着一股幽暗邪异,黑金剑光中,仿佛有一座灵山崩塌,永堕沉沦。



    “好剑法!”



    厉皓白轻喝,他并指如枪尖,看也不看,就当空刺出。



    嗤!



    有凌厉无比的破空声,伴随着一股炽盛如白昼的枪气,浩浩荡荡,属于儒道的浩然之气似乎无尽光明,驱散?#20843;睢?br />


    铛!



    只一击,黑金佛剑被震飞,碎成虚无,虚空连退数丈,眼中透出?#24863;?#38663;动之色,道:“一身正气本源,你居然已经参悟出来玄奥,开始磨合枪法真意。”



    这就非同小可,本源玄奥一出,再磨合武学真意,下一步,就是诞生出来强横的武道之势。



    年轻一辈中,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在虚空看来,都极为接近?#22235;?#19968;张龙虎榜的年轻人杰。



    最重要的是,这一位儒道真传弟子的内家真气太浑厚了,已然龙虎汇聚,步入了二流下乘之境,就算是他贯通了全部暗窍,在虚空看来,自己至少也要破入三流大成之境,并临近龙虎汇聚,单论真气浑厚和凝炼,才能?#24187;?#24378;与之相比。(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足彩竞彩直播 三分钟时时彩哪里出的 竞彩胜负彩几点开奖 四人麻将技巧 沈阳麻将信息大全 福建体彩22选5走势图走势图 易游娱乐易游电子易游老虎机 重庆时时彩玩法技巧 pk10赛车投注公式 腾讯分分彩1080期开奖号码 扑克牌玩三公的技巧 时时彩技巧个人经验 足彩复式计算表 浙江省12选五基本走势图 最好的时时彩软件 浙江11选5电脑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