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九十五章 休命十五刀,未来身之变!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死亡之后是重生,生死之间有造化!

    破而后立!不破不立!

    这是光明本源第五种玄奥,生灭!

    这一刻,休命刀绽放万丈光明,刀光迸,如山岳一般坠落。

    永恒的刀光里,可见一个个小世界在生灭,生死之间,又是一个轮回。

    轰!

    剑光如血海倾落,刀光如世界生灭,两股浩瀚的力量在洞虚世界中碰撞,生出可怕的毁灭涟漪,迸出可怕的光芒。

    也只有洞虚世界可以承受住这股伟岸的力量,如非是专注回归真实虚空,洞虚世界足以扛住顶尖元神人物交手的毁灭波动。

    黢黑的洞虚世界,血色与光明交织,剑意与刀势碰撞,血海淹没世界,终结一个又一个生命的轮回。

    呼!

    苏乞年横飞出去十余里,他闷哼一声,终?#31354;?#21475;吐出一道逆血,被剑意锋芒破开休命刀护身的气机,五脏皆伤。

    也是他肉身体魄坚固不坏,换做任何一个混元境巅峰的高手,早已肉身崩溃,碎成齑粉了。

    终究挡住了这一剑。

    苏乞年止住身形,立在漆黑的虚空中,他大口喘息,面色苍白,差距太大了,大到根本难以弥补,休命刀在手也不行,仅仅复苏部分威严,根本不足以抵挡住一位剑道称王的存在。

    血色长袍飞舞,来自九幽的剑王踏步洞虚,他黑飞扬,气?#26159;?#23506;,?#31181;?#34880;色长剑晶莹且森冷,仿佛由一汪血海锤炼而成。

    “这是休命第几刀。”

    血袍剑王开口了,他看向苏乞年,眼中血光流淌,看不出半点情绪变化。

    苏乞年沉默数息,道:“十五刀。”

    “十五刀吗?”血袍剑王眼前一亮,?#20027;?#28129;下去,摇头道:“?#19978;В?#33509;是到了第十八刀,想来不会令人失望。”

    十八刀吗?

    苏乞年心念一动,?#19978;В?#29616;在的他一身积蓄已经转化殆尽,想要再次参悟出来第六种光明本源玄奥,还需要机缘,不可能一蹴而就。

    “不够啊!”

    血袍剑王长吟一声,第四剑出手了。

    血光潋滟,如一轮血色朝阳,剑光普照,万里山河皆在笼罩之下。

    这是一股可怕的剑意,无孔不入,威严如狱,杀伐气覆压苏乞年四方百里之地,根本避无可避。

    深吸一口气,苏乞年眼中浮现一抹坚凝之色,心神沉入一片黑暗虚空,一条清濛濛的时空支流不知起始,不知方向,静静流淌。

    在这条时空支流的两端,过去身与未来身盘膝于长河之上,只是相比于过往,无论是过去身还是未来身,都更加成熟了几分。

    哗啦啦!

    这一刻,未来身起身,掀起淡淡的时?#32509;?#33457;,浪花?#23665;Γ?#30862;?#19978;?#30862;的光砂,隐约可见无数斑斓时空,人?#33324;?#24999;。

    洞虚世界内。

    苏乞年不动,未来身自体内迈步而出。

    轰!

    甫一现世,一股惊?#35828;?#20992;道锋芒就自未来身身上攀升而起,这股气机之巍峨,越极限,仿佛突破了?#25345;?#22721;障,在瞬间臻至了一种惊?#35828;?#22659;地。

    白金琉璃一般的休命刀出鞘,遥指前?#21073;?#34880;袍剑王目光一下变得前所未有的炽盛,喝道:“好!”

    嗡!

    须臾间,那血色剑光更炽盛数筹,剑意朝阳临洞虚,朝着未来身镇落而下。

    锵!

    下一刻,未来身出手了,休命刀划出一道古拙的轨迹,仿佛初生学步的稚童,歪歪扭扭,刀光也不是很炽盛,却比血色朝阳还要璀璨,仿佛可以照进?#35828;?#24515;灵深处。

    最重要的是,随着未来身这一刀斩出,苏乞年感受到了一股临近剑意的气息,比刀势更强,?#20174;?#27604;剑意又少了几分圆融,或许可以称之为半步刀意。

    铛!

    剑光与刀光交击,火花四溅,每?#24187;?#37117;大如小?#21073;?#33509;是在真实世界,足以烧塌虚空。

    血袍剑王不退,未来身微退半步,他长啸如龙,通体绽放白金琉璃圣光,一股属于顶尖元神,?#20174;?#26377;所不同的气机震荡虚空,比汪洋还浩瀚的气血破体而出,在背后凝成一道近乎真实的龙?#21834;?br />
    一条巨龙,能有百丈长,白金琉璃般的龙鳞晶莹,龙角峥嵘,如刀剑指苍穹,神圣气息弥漫。

    远?#21073;?#33487;乞年看眼前的一幕,他心中一震,就生出一种猜测,未来身似乎破开了此刻他肉身气血所触及到的无形壁障,臻至了?#29615;?#25130;然不同的天地。

    肉身成王!

    血袍剑王目光炽盛,看前方的未来身,道:“没想?#21073;?#33021;将未来身凝炼到达这样的境地,臻至这样的领域,年轻一代,你当属第一人。”

    这话是说给苏乞年听的,但是苏乞年却在心中苦笑,这并非是斩出的通常意义上的未来身,而是真实自时空长河前方召唤而来的未来的自己。

    将未来的自己召唤到达现世,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历史的轨迹不容违逆,天道会降下劫数,尤其是如此刻一般的生死危机,逆转了几乎必死的结局,恐怕届时到来的劫数,也足以令他九死一生。

    先天境运转,?#32431;蹋?#33487;乞年就收敛心神,他汲取光明熔炉内的元气?#28023;?#34917;充损耗,召唤维持未来身所需要付出的精气神太过剧?#36965;?#33509;非是臻至先天境,苏乞年估摸着此刻的消耗,多半难以维系。

    ?#27604;唬?#36825;也说明,而今的未来身,比过往更强盛了。

    咻!

    转瞬之后,血袍剑王与未来身便消失不见,洞虚世界中只剩下了一道血光潋滟的剑光,一道神圣光明的刀光。

    铛!铛!铛!

    一连串的刀剑碰撞声,道则如波浪,席卷四?#21073;?#36825;是一场足以令所有一流混元境高手惊悚的大?#21073;?#22312;这洞虚世界内,除了苏乞年这位见证者外,再没有第二人。

    十息过去,两者不知道交手数十上百招,剑鸣铿锵,杀伐惊天,刀吟如龙,神圣?#27809;省?br />
    这是一场大?#21073;?#33487;乞年很快色变,因为即便是竭力运转先天境,维持未来身的消耗?#27493;?#28176;开始越补充的?#21462;?br />
    涉及了顶尖层次的征伐,远非是常人可以想象的,一招一?#21073;?#37117;有毁灭城池,撕裂苍穹之力。

    再十息过去,苏乞年面色苍白,已经开始入?#29615;?#20986;。

    似乎也察觉到了现世身的状态,未来身一刀斩出,光明耀世,琉璃火一朵朵,凝成宝塔、道莲、神?#31181;?#22810;宝器,这是难以想象的一刀,刹那间,苏乞年只感到一身精气神被?#28108;?#20102;八成有余。

    轰!

    刀光笼罩,无穷宝器从中坠落,将血袍剑王淹没。

    ?#28023;?br />
    未来身转身迈步,似有山河倒转,千里庭缩,同样的镇龙桩,在此刻的未来身脚下,生出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浑身一轻,苏乞年便被未来身裹挟,回归真实虚空。

    这是一种难以想象的极,未来身迈步,山川老林在脚下倒流,仅仅数息之后,就降临到达了一座巍峨的古城前。

    大汉京城,长安!

    这时,数百里外,虚空裂开,一身血色长袍的九幽剑王迈步而出,他目光悠远,不见半点愤怒之色,?#31181;?#34880;色长剑归鞘。

    遥望未来身离去的方向,这位九幽剑王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活下来,才有希望。”

    ……

    长安城。

    一座恢宏的大城坐落在大地之上,沧桑古老的城墙高达百丈,整座城似乎一片古老的山脉,匍匐在这片疆土的正中央。

    未来身落地之后就重新没入苏乞年体内,回归三分之一时光之心所在的时空支流。

    先天境竭力运转,苏乞年不敢怠慢,他展开极,护龙令抛给守城的兵士,就冲入城中,在未来身归位的瞬间,苏乞年便感到一股难言的危机涌上心头。

    那是天道劫数,在未来身归位的那一刻锁定了他,即将降临。

    这一次的天道劫数,在苏乞年感来,或许比当初面?#38405;?#20301;青鹏王时更强不知凡几,以他而今的修为武力,几乎不可能抵挡得住。

    ?#23454;?#38271;街一端,属于道院的幽深巷?#27704;鎩?br />
    老院主立在证?#26469;?#27583;前,他一身干净的灰色袍子,花白头束起,不再如此前一般邋遢,虽然一身功力尽失,但举手投足之间,依然有一种与道合真的神?#24076;?#21482;?#19978;?#27809;有一丝一毫的力量,不能够将之显化于世。

    倏尔,老院主挑?#36857;?#20182;抬头看天,一股难言的压抑之感?#22238;?#28014;现,全无半点来由。

    但很快他就醒悟过来,因为苏乞年白飞舞,如一道疾风自身边一闪而过。

    难道是……

    老院主心中一动,就面色陡变,他加快脚步,朝着道院深处行去。

    一座幽静的院?#27704;錚?#33487;乞年的身影由虚化实,显现出来,看前方一身白袍,鬓雪白的身影,缓缓转过身来。

    古今唯一,不败人王!(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接下来的故事,一定会更加精?#21097;?#22823;家拭目?#28304;?#21704;哈,有一个大坑,十步?#21364;?#30528;哪一天爆出来,绝对爽,还有,今天第二更可能会晚,十步去见一个多年不见的朋友。)(未完待续。)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快速时时 qq天津麻将辅助 时时彩不会输的方法 福建时时计算公式 好运彩快三app 360重庆老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盛大彩票有人带赢钱 吉林省福彩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100 昨天12选5开奖结果 福安徽时时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168 大乐透预测 超级时时彩开奖结果 老时时出号走势图 江苏少年网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