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純陽武神 > 第九十六章 天眼再現,雷劫印!
    (求月票推薦票,起點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

    人王轉身,目光落到蘇乞年身上。

    倏爾,這位人王的眼中迸射出刺目的光束,他抬頭看天穹之上,雷云翻滾,幾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成形,一股毀滅的氣機潰落下來。

    道院中尚在的十余名弟子面露駭然之色,這股氣機太沉重了,令他們呼吸都凝滯,空氣也變得粘稠,漸漸舉步維艱。

    嗡!

    這時,整個道院生出一層蒙蒙的光亮,不是很熾盛,卻將這股毀滅氣機化解。

    但身為應劫者,蘇乞年感受到的威嚴不降反升。

    而后,一團銀色雷光在雷云之中浮現,中央裂開一道亮銀縫隙,滄桑氣息流淌,仿佛一只眼球。

    天眼!

    來到道院深處的老院主愣住了,差點一把扯掉自己不多的花白胡子。

    再想到剛剛現身的蘇乞年,老人就露出幾分古怪之色,這是做了多天怒人怨的事,才引得天眼現世,要降下天罰。

    但念及當初,老人又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紫禁城,尚書房。

    一身明黃長袍的中年人立在窗臺前,看向皇道長街上空那降臨的毀滅氣機,喃喃道:“劫數之后重生,你又能走到哪一步……”

    凌侯爵府。

    正廳內,砰地一聲,那張名貴至極的楠木大椅碎成一地木屑,凌通方正的臉上露出冰冷之色,濃眉挑起,青衫獵獵而動。

    看那現世的天眼,自那個少年進城的一瞬間,他就有所察覺,雖然其氣息萎靡,但其既然現在出現在這長安城中,就足以說明一切。

    九幽第九殺,沒有成行!

    這簡直就是難以想象的結果,超出了凌通的預料,他蹙眉,難道是哪一位頂尖元神人物出手了?還是其他什么變故?

    他想到了武當天柱峰金頂的那一位,那位三瘋道人傳聞在把握天命的道路上已經走出了很遠,難道是那一位察覺到了什么?

    但不論是何種原因,現在那個少年活了下來,九幽的規矩,在凌通看來,自黑暗歲月開始就沒有破例過,也絕不會因為他而破例。

    天眼!

    這時,凌通看向道院上空,有那位人王隱于其中。

    只是關于天眼,有著很多傳說,傳聞中乃是天道意志所化,違逆天眼,便是違背天道意志,最后都不會有好下場。

    而據凌通猜測,那位古今不敗的人王,已經到了元神純陽的最后一步,即將涉足天命的修行,若是強逆命運軌跡,就要承擔因果,于此后的修行,恐怕會生出不小的窒礙。

    道院深處。

    蘇乞年手持休命刀而立,他目光凝重,看天穹之上的天眼現世,一股難言的氣機鎖定了他。

    天眼懸空,這是一場不亞于剛剛九幽劍王的殺劫,僅是那隱隱鎖定的氣機,就令得蘇乞年心神顫動,尤其是祖竅神庭內,神靈身渾身繃緊,冥冥之中,仿佛有某種可怕的存在盯住了他。人王白袍輕揚,他眼中熾盛的光束斂去,而后緩緩閉上雙眼。

    蘇乞年深吸一口氣,于天眼的傳說,他曾經也從武當藏書樓中捕捉過只言片語,知曉多半涉及到冥冥之中的天道運轉,而未來身跨界而來,無疑是破壞了天道運轉的秩序,天道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并不會因為他秉承順天休命的真意而有半點通融。

    說來,當初北海那位行軍大總管替他擋住天眼氣機,恐怕等到再進一步,渡下一重雷劫時,就會生出難以預料的變化。

    沒有人可以肆意違背天道運轉的規律,降下劫數就是為了撥亂反正,逆天而行若是說說也罷,只有真正逆行之人才會明白,其中的艱辛,不只是說說而已。

    沒有人應該為自己承擔下來逆天地而降臨的劫數。

    深吸一口氣,蘇乞年運轉先天境,竭力調整己身,撫平震蕩的內腑,讓自己以最快的速度重臨巔峰。

    不論如何,他已經渡過了九幽第九殺,九殺過后,日后不會再有九幽之人對他出手。來自九幽劍王的殺伐都未曾能令他隕落,蘇乞年眼中露出堅凝之色,執念未了,他絕不甘就這樣死去,因為活著于他而言不容易,需要珍惜的太多,而死了就成了永恒。

    嗡!

    休命刀錚鳴,蘇乞年一身精氣神合一,他眸綻無量光明,丹田氣海中,光明石種流淌原始氣息,滂沱的休命真氣涌出,注入休命刀內。時至而今,單論一身真氣之雄渾與凝煉,蘇乞年自認不弱于任何一流混元境巔峰高手。

    而突兀現世的天眼,也吸引了長安城中不少高手的目光,雖然不是針對所有人,但只要是修行到達一定境界的高手,都感到一種源自心靈深處的壓抑,有人心中生出一些猜測,不禁勃然色變,再觀天眼懸空之地,就露出幾分古怪之色,道院中什么人這么大的膽子,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之事,才令得天道震怒,天眼現世,要降下劫數。

    道院深處。

    蘇乞年再次深吸一口氣,手中休命刀如白金神鐵澆鑄而成,晶瑩而璀璨,不等天眼發動,他向前跨出一步,逆空出刀。

    一縷刀光,照亮了整個道院,并不是很熾盛,卻無比堅凝,如一座神岳拔地而起。

    緊接著,永恒的光明綻放,隱約可見一個個小世界在生滅,那是一個又一個輪回。

    這一刀逆空而上,虛空裂開一道大裂縫,直上九天。

    什么!

    老院主剛剛到達道院深處,就看到了這令他心神震動的一幕,這是怎樣的一刀,在他看來,恐怕就是初步證道的元神人物,傾盡全力,怕也強不了幾分。

    雖然這其中有大半是借助了那口神刀之利,但老院主也曾身臨絕巔,如何看不出來,大半年未見,這個少年的刀法,已經到達了一種極高的境地,一身武力之盛,年輕禁忌中,也絕對少有人敵,有了蓋壓同代之勢。

    這是……

    這一刻,長安城中,無數武林高手抬頭,看那道璀璨的刀光逆空而上,感受那股至大光明的刀勢,心中駭然,什么時候,長安城中又出現了這樣一位刀道高手,這種刀法,幾乎有一種銘刻進心靈深處,凈化一切邪祟的神韻,刀光照耀之地,避無可避。

    轟隆隆!

    似乎被蘇乞年舉止激怒了,九天之上,天眼睜開,亮銀電光乍現,一瞬間似照亮了九天十地,一道可怕的光束墜落下來,雷音驚世,尤其是居于長安城中的頂尖元神人物,一個個心驚肉跳,深怕被天眼盯上,提前引動雷劫,步入劫數之中。

    一口通靈神兵!

    也有證道多年的老輩強者看出一些端倪,生出一些猜測,這樣的刀法,似乎只有傳說中的那個人才擁有,那一門號稱不祥,封家刀碑上被列為第十的刀法。

    休命刀!

    道院那位新任院主,而今的武當青羊峰峰主,小神仙蘇乞年,回來了!

    轟!

    雷光與刀光碰撞,一股可怕的毀滅漣漪自九天之上擴散開來,所過之處,虛空如裂帛,生出如蛛網般的裂紋,綿延數里,密布蒼穹。

    道院深處,那座幽靜的院子里,蘇乞年悶哼一聲,休命刀拄地,張口就吐出一道逆血。

    相比于最初,他強盛了不知凡幾,是以,天道劫數也水漲船高,天眼目光如雷,他連一道目光也難以承受。

    崩碎了刀光,屬于天眼的亮銀雷電光束勢如破竹,彈指間就墜落進道院內,就在蘇乞年欲放開一切顧忌,引動肉身之變,放手一搏時,不遠處,人王終于睜開了雙眼。

    咚!

    隨著人王睜眼,沒有半點征兆,虛空中如有天鼓擂動。

    雪白的鬢發飛舞,人王一手負于身后,一手抬起,擎天而上,他白袍激揚,單手結印,施展出來了成名于世,卻少有人見的《人王八印》。或者說,有資格見識人王武學的,放眼整個天下也沒有幾個人,而作為他的對手或敵人,不是被鎮壓了,就是步入了輪回,再也不可能出現在世間。

    這一印,是雷劫印!

    因為隨著人王出手,一口古拙無華的石鼓出現在天穹之上,那亮銀劫雷落到鼓身之上,頓時無聲無息地消融,如被吞噬了一般。

    咚!

    下一刻,石鼓震蕩,一股比此前更熾盛無數倍的雷光如漣漪,如金玉一般晶瑩,陽和氣息彌漫,朝著九天之上掃去。

    這是雷鼓,古老神話傳說中,雷神的兵器。

    隨著人王出手,長安城中所有證道的存在都凝住了目光,沒想到人王出手,居然演化出來這種至強的神話兵器。

    雷鼓動,天劫至;雷鼓息,**收。

    虛空破碎,沒有什么可以抵擋這股驚世殺伐之力,一瞬間,長安城上空的天眼就被這股雷光淹沒,九天之上只剩下一片熾盛的光,即便是頂尖元神人物也看不透。(求月票推薦票,起點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十步要和大家說聲抱歉,今天要食言了,這一章抽空寫的,今天早上單位通知,開了一天會,工作臨時調整,十步不熟悉,這會兒還在加班熟悉流程,明天就好了,欠的兩章明后天一天三章,大家見諒,抱歉,實在是醉了,大家放心,明后天一天三章不睡覺也補完。)(未完待續。)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四川麻将 神彩大发快三计划软件 网上重庆时时彩怎么样? 北单上下盘单双数奖金算法 广东11选5刷水方案 澳门买大小心得 彩界看胆人 二人麻将免费下载 时时彩官网 重庆老时时彩 彩票计划软件ios手机版 e足彩玩法和中奖规则 求猫咪网网址 江西时时彩稳赚 香澳三肖六码 一分快三大小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