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二百六十五章一支木尺引起的风波
    承古阁的鉴定师都忙着鉴定这具尸体与那支三尺余长的木尺!事实上,对于他们来说,这具尸骨没有什么好鉴定的,特点是那支三尺余长的木尺!



    然而,对于这支木尺,承古阁在场的所有鉴定师讨论了许久,都没有讨论出具体的结果了,他们甚至无法鉴定这支木尺是以何木所制。



    要知道,承古阁的鉴定师绝对是权威,承古阁是最古老的拍卖行之一,他们鉴定师绝对是世间见过最多宝物的人群之一,但是,现在承古阁的鉴定师也无法确定这支木尺是何木所制。



    当古棺被打开之后,李七夜一双眼睛盯着那具尸骨,过了许久,他才盯着那支三尺余长的木尺,当仔细打量了这支木尺之后,李七夜双目最深处乃是光芒一闪,这让他再一次想起了那个时代的一个传闻!



    当仔细看完了那支木尺之后,李七夜都不由心里面一凛,他想到了另外一个更遥远更古老的传说,关于一个种族的传说。



    “有点怪呀,有点怪。”此时一直呆在李七夜身边低调无比的司空偷天都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瞅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怪在哪里?”?“这个——”司空偷天干笑了一声,最后说道:“木类我见过很多,不论是做成棺的木材,还是以祭炼宝物的神木,都有所见识,但,这木尺,实在有点怪,这种木从来没见过。”



    “世间的树木多去了,你没见过也是正常。”池小蝶摇头,说道。



    司空偷天想了想,说道:“这也的确,又有谁敢?#30340;?#35782;得天下所有木类呢?”说到这里,他?#19990;?#19971;夜,说道:“道兄有怎么样的高见。”



    李七夜瞥了他一眼,说道:“难说,总之,这不是一般的木就是了。”此时,他心里面已经有了一个想法。



    “还在磨叽什么,要拍卖就快点了,拍卖了大家好收场。”见承古阁的鉴定师讨论了很久都没有结果,有买家不满意地说道。



    不少买家纷纷抗议,说道:“就是,开个价,痛快一点,拍掉了好收场,别浪费大家的时间。”



    最后,承古阁终于有了一个统一的意见,这支木尺终于被送上来,至于尸骨,不在拍卖之中,没有神性的尸骨,在坟拍结果之后,一般都是还给坟地的拥有者,或坟主后人!



    “这是一支神尺,大家可以先看看。”拍卖师双手托着木尺,以示众?#23567;?br />


    此时,在场的所有买家?#23478;?#26368;近?#26408;?#31163;观看这支木尺,所有买家都仔细打量着这支木尺,甚至有人是闻了闻,乃至是舔了舔,但,都没有任何味道。



    当大家在最近距离细细观看的时候,发现木尺之上刻有小鬼的图案,竟然是九十九个小鬼的图案,每一只小鬼的图案都是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看到那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小鬼刻满了木尺,胆小一点的人,只怕会被吓得心里面发毛。



    ?#29240;?#21388;兄,这是何鬼?是何旁支?”仔细观这支木尺,是后有一位古圣询问在场的一位出身于鬼族的大人物。



    这位出身于鬼仙族的强都认真地观看了这支木尺,摇了摇头,说道:“我也看不出来,鬼仙族虽然号称有百族,但是,如此形象的小鬼,还真未见过,也未听闻过,或者,这只是制尺之人编撰出来的形象。”



    鬼族,自称为鬼仙族,乃是?#31508;?#19968;大族,与人族、妖族、天魔……等诸族齐名,不过,人皇界乃是人族、妖族的天下,鬼族、天魔……等诸多种族是比?#20185;?#35265;。



    虽然鬼族自称为鬼仙族,但是,鬼族中的一些种族外形与人族一模一样,很难?#30452;媯直?#39740;族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看他的鲜血,鬼族的鲜血是?#20185;?#30340;,红极而紫,这是鬼族唯有的标?#27169;?br />


    “这究竟是何尺。”在场的买家都仔细观看,甚至是用手去拿了拿,这木尺比想象中还要沉重,重如铁,入?#30452;?#20919;。



    大家都琢磨着这支木尺是何来历,但是,在场的买家都琢磨不出来,事实上,连承古阁的鉴定师都无法鉴定这支木尺?#26408;?#20307;来历,外人更是难于鉴定了。



    李七?#26874;?#32454;地琢磨了这一支木尺一般,当他仔细观看了木尺之上?#26408;?#21313;九个小鬼的时候,他心里面已经有了答案了。



    “此尺?#29615;病!?#20986;身于冰羽宫的冰语夏仔细琢磨了这一支木尺之后,最终喃喃地说道。当然,她的话也只有她自己?#25293;?#21548;得到。



    ?#29240;?#20301;,现在大家都看过此尺了,作为此墓陵中的最后一件陪葬品,承古阁依然以坟拍的规则拿出来拍卖。此尺乃是神木所制,与鬼族有着无比的渊源,来历极为?#29615;玻?#25152;以,起拍价乃是三千大?#36884;?#29863;!”拍卖师开口说道。



    拍卖师这样的话一说出来,场面顿时一片哗然,有买家不由说道:“开什么玩笑,这块木尺连来历都不清楚,甚至连以什么木所制都不知道,竟然以三千大?#36884;?#29863;起拍,这也太坑人了吧。”



    “就是,我看,三千圣?#31034;?#29863;都贵了,三千圣尊精璧吧,这或者还能考虑一下。”另外的买家也附和说道。



    拍卖师摇了摇头,说道:“此木如铁,雕九十九鬼,九十九鬼,此乃是鬼族之至尊,对于此尺,我们承古阁不敢打妄言,但是,绝对可以肯定,此尺以神木所制,至于何神木,这?#24618;?#24471;商榷,当然,有人?#25954;?#21578;诉我们,我们乐意接受。”



    “有道友说得不错。”此时,李七夜笑了笑,开腔地说道:“此尺以三千大?#36884;?#29863;起拍,那也太坑了。以我之见,此尺乃是以叶鬼木所制,此尺无味,木纹如螺,木纹乃是黑中带浅白,此乃是叶鬼木的特征。叶鬼木,在人皇界稀见,但是,没有太多的奇效。”



    “叶鬼木——”听到这个名字,在场的买家都?#30423;?#19968;下,因为很多人没有听过种木的名字。



    “叶鬼木。”承古阁的一位木类鉴定师听到这样的话,为之神态一凝,徐徐地说道:“这是人皇界稀有的木种,生于葬地,世人难得一见,此木虽珍贵,但,的确没有太多的奇效。”



    “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可以仔细观看一下,此尺的木纹是不是如螺,木纹是不是黑中带浅白,这就是叶鬼木的特征。”李七夜笑着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在场的买家都仔细一看,说道:“真的是木纹如螺,木纹黑中带浅白。”



    “我听过有关于鬼族的一个传说,关于鬼族的起源,传说,鬼族的始祖乃是一具古尸生魂,最后活了过来,与凡人结合,生下了后代,又有传说认为一共是生下了九十九后代,每一个后代各建一族,所以,鬼族有百族之称。”此时,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立即引来在场的一?#36824;?#26063;?#31354;?#39539;斥,他冷喝道:“胡说?#35828;潰?#25105;鬼族的始祖乃是以鬼?#19978;桑?#26368;后诞生了我们鬼族,我们鬼族流?#39318;?#39740;仙的血?#24120; ?br />


    关于鬼族始祖的来历有三种说法,一种是以鬼?#19978;桑?#19968;种是古尸生魂,还有一种是鬼与凡人结合!



    事实上,鬼族他们自己只承认第一种说法,特别反感古尸生魂这种说法,所有鬼族都否认这种说法,至于另外一种说法,有人信,有人不信。



    李七夜笑着说道:“这种说法虽然?#30340;?#20204;鬼族都否认,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古老的时代,的确是有鬼族相信过这种说法吧。”



    “哼,那只是异端!没资格称之为鬼族!”这?#36824;?#26063;?#31354;?#20919;冷地说道。



    李七夜笑着说道:“是不是异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但是,的确曾经有鬼族执着于这种说法,所以,在远古时代,曾经有鬼族刻下九十九鬼,以纪念鬼族的起源。我相信,这支木尺乃是出自于鬼族异端之手,看来,木尺乃是纪念鬼族的起源。叶鬼木的确是珍贵,但是,它若只是一件鬼族起源的纪念品的话,那只怕就没有太多的价?#30423;恕!?br />


    “如果真的是这样,三千大?#36884;?#29863;,这也太?#25317;?#20102;,三千古圣精璧吧!”被李七夜这样一说,立即有买家说道。



    “就是,就是,三千大?#36884;?#29863;买一件纪念品,完全不值得,三千古圣精璧我都不想要,三千王侯精璧吧。”在场的不少买家起哄地说道。



    有买家也大呼倒霉,摇头说道:”?#19968;?#20197;为一位传奇药师会有药王之类的古药作为陪葬品,没有想到竟然是相信鬼族异端起源的?#19968;錚?#33509;不是他的其他陪葬品古药还不错,这场坟拍那就太没有意思了。“



    在不少买家起哄的时候,坐于凉亭的冰语夏却一直盯着李七夜,她的神态古怪,一直在打量着李七夜,似乎要看透李七夜一样。



    “陪我演一场戏,去报价。”此时李七夜用?#31181;?#39030;了一下身边的池小蝶说道。



    池小蝶没好气地瞪了李七夜一眼,说道:“我为什么要陪你演戏!我没那个兴趣!”RS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山东时时结果走势图 贵快州快3形态走势图 山东彩票手机投注app 湖南赛车基本走势图 欧洲各国联赛排名 36选7中四个好多少钱 新疆时时大奖 1991年01期特码 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 2019年时时20分钟开一期吗 江苏11选五遗漏前10 老时时走势图360 七彩乐近2000期开奖号码 江西老时时开奖直播 今天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18年排三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