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0379、蓋世英雄
        “西秦李牧。”趙霽道。
        
        八賢王一愣:“李牧?西秦……”
        
        下一瞬間,他猛然反應過來,道:“西秦太白王李牧?就是那個李牧?”
        
        趙霽點點頭。
        
        八賢王倒吸一口涼氣,有點兒難以置信地道:“你去請的援兵,就是他?可是……你怎么請的動他?”
        
        西秦太白王李牧,名動天下的人物。
        
        當初,黃圣意在太白縣城被擒,消息傳出,天下震動,舉世皆知西秦出了一個年歲不過十六的少年準圣,各大帝國皆有心招攬這位妖孽一般的少年,因此,北宋也是派出了使者,就是趙霽。
        
        難道是……
        
        八賢王看向趙霽。
        
        難道就是在那個時候,趙霽就與太白王李牧建立了深厚的友情?
        
        這個趙霽,還真的是個人才啊,竟然能夠有這種交際手腕。
        
        能夠讓李牧這種名動天下的大人物,親自出手馳援……八賢王心中,猛然就松了一口氣,一年前李牧擒【赤火魔神】黃圣意是,還是準圣,而如今,連【帝刀】應山雪鷹這種人物,都死在了李牧的手中,不管如何,李牧都算是可以弒圣的人物了。
        
        這樣的人物,天下能有幾個?
        
        至少在北宋境內,如今沒有人可以匹敵,對付晉王這樣的梟雄,絕對足夠了。
        
        然而,讓八賢王意外的是,趙霽苦笑著,道:“并非是因為我,而是因為,郡主與李大人,乃是舊識,他是為了郡主而來。”
        
        八賢王聞言,再度愣住。
        
        他突然想起,在帝都臨安城的時候,曾經有很多貴族王侯公子、少年俊彥,都曾通過各種關系,來王府求親,希望可以迎娶自己這個義女,其中不乏一些真正的天才,然而,卻都被義女拒絕。
        
        “我的意中人,是一位蓋世英雄,有一天,他會身披金甲圣衣,腳踏七彩祥云來娶我,我猜對了開頭,也會猜中結尾……”
        
        他想起,自己那個義女,在拒絕所有求親者時,說過的這一句話。
        
        這句話,曾經在宋都臨安城中傳開了,曾經一度,成為笑談。
        
        蓋世英雄?
        
        許多皇室中人,因此而嘲笑義女王詩雨白日夢,說她其實是一個沒有教養胡思亂想的鄉下野丫頭,八賢王對此,也沒有太過于在意,他覺得這個義女的思維比較奔放,或許是一些異想天開的憧憬吧,畢竟每一個女孩子,都會有這樣的向往,誰不想自己的枕邊人是英雄啊。
        
        但是現在看來……
        
        “難道雨兒一直說的那位蓋世英雄,就是李牧不成?”
        
        八賢王在心中震驚地猜測。
        
        如果真的是李牧的話,那完全配得上‘蓋世英雄’這四個字啊。
        
        但,據八賢王所知,李牧是有心上人的,當初一首【佳人詩】、一首【月下觀花想容獨舞·明月幾時有】,可以說是傳遍天下,而李牧欽慕花想容的事情,也成為了美談,與這兩首詩一起為人稱道,雨兒這是要介入李牧與花想容的感情之中?
        
        突然之間,八賢王又有點兒擔心了。
        
        可憐天下父母心。
        
        ……
        
        ……
        
        “你的意中人,是一位蓋世英雄,總有一天,會身披金甲圣衣,腳踏七彩祥云來娶你?哈哈哈,趙詩雨,現在你還會這么天真地認為嗎?你的意中人,那位該是英雄,在哪里呢?為什么不來救你。”
        
        晉王嫡系大軍【耀威軍】的中軍大營,中央大帳里,一個面目清秀但神態略顯刻薄的妙齡女子,站在被捆在木桿上的王詩雨面前,發出了譏誚的笑聲。
        
        她的身邊,十幾個渾身貴氣的年輕女子,也都哄笑了起來。
        
        “嘻嘻,新月公主,這個鄉下野丫頭,已經翻不了身了,您又何必傷她心呢?”
        
        “哎,是啊,明明不愿意,卻還偏偏要做出一副舍己為人的姿態,以為自己是什么?救世主嗎?嘻嘻,真的是讓人作嘔啊。”
        
        “聽說,晉王的內衛,從她身上,搜出來一柄【綠蛇】軟劍,號稱小孩子拿在手里,亦可傷宗師,這個鄉下野種,懷著什么目的,一清二楚了啊。”
        
        “就以為你自己聰明,把發釵都換成了利器,可那又有什么用呢?晉王一看,便知你的心思,鄉下野種,畢竟只是鄉下野種,還想要刺殺晉王?”
        
        這十幾個女子,紛紛調侃譏諷被綁在柱子上的王詩雨。
        
        她們身穿華貴的衣裙,妝容精致,一個個笑不露齒,秉承著所謂的貴族禮儀,但是,說的卻都是誅心惡毒的話。
        
        她們都是貴族之女,王侯世家出身,也算是北宋貴族圈子里的名媛,與當今宋皇第三十八女新月公主,同屬于是一個小圈子。
        
        昔日的臨安城中,新月公主與還珠郡主王詩雨多次有過沖突,但是被斗敗,鬧得灰頭土臉,如今八王之亂,晉王造反,新月公主的丈夫,乃是晉王麾下的心腹大將,而這個圈子里的其他女子,也基本上都是晉王系貴族的家眷。
        
        新月公主笑了笑,滿臉的刻薄,笑嘻嘻地嘲諷道:“當初,也不知道是誰在臨安城中趾高氣昂,連父皇也都對你刮目相看,罵我們這群姐妹是羨慕虛榮沒有靈魂的可憐女人,呵呵,可如今呢?你自己還不是像低賤的婢女一樣,被綁在柱子上,等待著最后被送上晉王兄的床,也不過是一個被利用的工具罷了,更不用想著晉王兄會真的愛你……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如今父皇也保護不了你,你那個老不死的義父八賢王,也是自身難保……宋詩雨,你沒有想到,會有今日這樣的下場吧?”
        
        今日晉王公開大婚,贏取還珠郡主,昭告天下,新月公主帶著昔日姐妹,來到軍中,就是為了,好好挖苦這個昔日的死對頭,享受這種快感。
        
        王詩雨被綁在大帳中間的木桿上,無法動彈。
        
        情況要比她想象的糟糕。
        
        因為一到耀威軍的中軍大營,連晉王的面都沒有見到,便有軍中女甲士來搜身,【綠蛇】軟劍和金釵等等,都被搜走,身上的一些衣物,也被撤換,強行穿上了一身嫁衣,且還被限制了人身自由,捆縛在了木桿上……
        
        “果然是把事情想簡單了呢。”
        
        王詩雨的心中嘆了一口氣。
        
        看著眼前新月公主等人,她基本上都懶得理會。
        
        一群庸脂俗粉,只有臉蛋沒有靈魂,活著也只是浪費空氣而已。
        
        和這種悲哀的女人拌嘴,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記得以前在地球上的時候,李牧在學校里勸她不要和那些死纏爛打的人爭辯時,怎么說的來著?哦,對了,是永遠不要和白癡爭辯,因為他會把你的智商拉到和他同一水平,然后用豐富的經驗打敗你。
        
        這話說的真好,形象。
        
        在王詩雨的眼中,新月公主這一群女人,就是自以為是的白癡。
        
        她現在一點兒被不絕望。
        
        真的。
        
        她還有一些手段沒有用。
        
        況且,還沒有到最后的時候。
        
        況且,最最最關鍵的是,她知道,那個人就快要來了。
        
        盡管到現在為止,已經過去了數十日,一點兒關于那個人的消息都沒有,但她的心中卻無比篤定地認為,他,一定會來的。
        
        這是一種信念。
        
        沒有緣由,但就是這么堅定。
        
        而看到王詩雨這么不配合地沒有露出懊悔、恐懼、驚怒的神色,新月公主一群人,未免多少有點兒無趣。
        
        她們可是特意以祝賀大婚的名義,來看笑話的,就是想要看到還珠郡主宋詩雨那張自信飛揚的絕美臉龐上,露出懊悔求饒的表情,才有意思啊。
        
        新月公主拔出腰間的一柄鋒利匕首,在王詩雨的臉上比劃著,陰森森地道:“如果不是一會兒晉王兄要與你進行婚禮,我真的想要劃花了你這張禍水的臉……”
        
        王詩雨看著她,冷笑:“不敢做的事情,就不要說出來自討沒趣,否則,只能顯得你太愚蠢。”
        
        “你……”新月公主氣結,旋即,她眼珠子一轉,冷笑道:“牙尖嘴利,嘻嘻,不過,我還是有辦法收拾你……嘻嘻,你說,你穿這么多的衣服,一會兒爬上我晉王兄的床的時候,怎么取悅他啊?不如,我幫你換一身吧……姐妹們,把這個小婊子,給我扒光了……”
        
        一群以優雅貴族名媛自居的女子,在羞怒和極度的驅動下,沖上去,像是瘋子一樣,撕扯王詩雨的衣服。
        
        王詩雨撇撇嘴。
        
        白癡哦。
        
        這也算是手段啊,
        
        我在初中上學住校時,曾每周兩次都在女生公共浴池里,自己主動脫得精光光哦,你們再兇,也是一群女人,這能嚇得到我?
        
        ……
        
        “晉王殿下,吉時快要到了,哈哈,婚禮就要開始了。”
        
        “恭喜大王,賀喜大王。”
        
        “聽說那還珠郡主,乃是一匹烈馬,更是臨安城中的第一美女,哈哈,大王艷福不淺,此乃是上天卷住大王啊。”
        
        中軍帥帳之中,一個個耀威軍的將軍,都在恭賀晉王。
        
        晉王外表上看起來,只有三十多歲的樣子,身形略胖,也不高,但一雙眼睛大而有神,如虎視鷹顧一般,顧盼生輝,涌動著精明之色,皮膚白皙,骨架寬大,濃密的胡須,身上帶著四分貴氣七分殺氣,氣度不凡,甲胄映襯之下,越發令人心悸,有人主之姿。
        
        “呵呵,一個女人而已,被本王看上,是她的運氣,何況,本王只不過是看重她的身份,諸位將軍,不要忘記了我們的大計,勿要懈怠,等到踏平了臨安城,到時候,諸位都是從龍有功之臣,到時候,想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
        
        晉王淡淡地道。
        
        在他的心中,也的確是沒有特別對王詩雨有什么感情。
        
        再漂亮的女人,也只是女人而已。
        
        在他眼中,女人都是工具,或者用來生兒育女,或者用來經營權勢,或者用來拉攏人心,或者用來發泄.欲望……這個世界,終究是要靠男人來征服的,只要將還珠郡主掌握在手中,不僅可以得到一份名分,亦可拿捏八賢王來為自己發聲,等到日后,奪去了江山,這個女人,隨便賞給任何一個將士,他心中,都無所謂。
        
        很快,吉時已到。
        
        晉王大婚典禮開始。
        
        雖然時間有一點點趕,但是整個典禮還是非常濃重的,因為在兵困牛頭上的時候,晉王就已經開始為這場婚禮做準備了,從本質上來說,這更像是一場政治秀,一次肌肉力量的展示,政治意義大于實質意義,所以能夠邀請來的一些重要賓客,都已經到場,包括北宋的一些封疆大吏、官員、貴族、以及一些宗門、世家、大派的強者……包括北宋神宗青城山的數位天人,以及兩位半圣。
        
        可以說是,規模浩大。
        
        ---------
        第二更。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上海时时结杲2元 腾讯麻将连连看 天津时时彩彩开奖直播 老重庆时时开 秒速赛车计划全天 重庆时时彩豹子啥规律 pk极速赛车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乐走势图 福彩3d怎么买中奖率高 河北福彩排五开奖结果 老时时开奖结果今天 黑龙江时时查询 排三d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足球竞猜开奖结果 彩票开奖查询30选5 江西新时时ex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