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0458、刀道真意
        李牧察覺到,這個姜青鸞,實力明顯不高,但是卻在這樣的局面之下,依舊語氣輕佻中帶著挑釁,明顯并不怕他,難道是有什么其他的依仗?
        
        這倒讓李牧的心中,略有警惕。
        
        但不管什么依仗,先打了再說。
        
        “我很不喜歡你對我說話的語氣。”李牧也不再多廢話,直接出手,一刀斬向姜青鸞,道:“你也許有所依仗,那就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看看你的依仗,到底管不管用。”
        
        刀光雪亮。
        
        姜青鸞原地不動,一層弧形漣漪,在身前蕩漾開來,將這一道刀光擋住。
        
        “明光仙帝之前的威壓,我都能擋住,何況是你……”
        
        話音未落,他面色一變,一股巨震涌來,剩下的話也說不完了,被擊的倒退四五步,胸口一陣窒息,面色發白。
        
        “你可能忘記了一件事情。”李牧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他,地笑道:“你口中的那個明光仙帝,之前被我打爆了,能夠擋得住他的東西,不一定就可以擋住我。”
        
        李牧揚手,又是一道雪亮刀光劈出。
        
        姜青鸞的面色變了變,直接將那枚雪白的獸牙祭出,托在掌心之中。
        
        只見他口中念念有詞,那獸牙之內,一股兵器鋒刃一般的慘白色光芒流溢出來,形成了一個白骨護罩一般的光圈,扭曲空間和光線,將姜青鸞之中籠罩。
        
        轟隆!
        
        李牧的刀光斬在慘白光圈上,震的姜青鸞步步后退,氣息浮躁,但并不能將其攻破。
        
        姜青鸞心中鎮定下來,剛要說什么。
        
        李牧卻是一句話也不說,連續劈出數十刀。
        
        刀光宛如雪崩,團團片片,雪光繚繞。
        
        刀勢之中,就有李牧剛才與【魔刀】長孫長空一戰時學到的魔刀刀法,他以姜青鸞為練刀的對象,也不管是不是能夠將其擊殺,反正是一刀一刀劈頭蓋臉,不斷地斬擊在那白色獸牙散發出來的慘白光圈之上。
        
        一開始,姜青鸞還面露譏誚,開口嘲諷李牧不要癡人做夢,這白色獸牙的神通不是李牧所能想象,根本攻不破。
        
        但很快,他的面色就變了。
        
        因為白色獸牙光罩雖然將他保護住,免于被李牧的刀光斬中,但李牧每一刀所蘊含著的力量,死在是太強太強了,巨大的反震之力,令他逐漸感覺到肢體麻木,每一次撞擊,都有一種心臟都快要被震出胸腔的錯覺。
        
        姜青鸞一陣陣的頭暈目眩。
        
        “不好,再這樣下去,我會被活活震死。”
        
        他沒有想到,李牧竟然還有這樣的手段。
        
        其實,這主要是李牧此時有青牛一道武道力量分身灌注,力量處于一種狂暴異常的狀態,連明光仙帝都被打爆,所以反震之力,才會如此恐怖。
        
        而且,姜青鸞也就是這個世界的圣者修為,在星河之中連蟲境都算不上,相比之下,實力太低,無法完全發揮白色獸牙的力量,才會坐擁寶山而如此狼狽。
        
        李牧手中的刀勢,一刀比一刀緊,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重,連綿不絕,狂風驟雨一般,將白色獸牙光罩直接淹沒了。
        
        一種前所未有的酣暢淋漓的感覺,流轉在李牧的身體內外。
        
        有青牛之力的灌注,李牧此時處于一種平日里不可望也不可即的力量層次之中,這種狀態,無疑有助于他以一種近乎于俯瞰的角度來審視自己的刀法,將原有的刀道,與魔刀刀勢,不知不覺就融合在了其中。
        
        漸漸地,李牧手中長刀斬出,頗有一種隨心所欲的感覺。
        
        他在臨陣突破。
        
        轟轟轟轟!
        
        仿佛是打鐵一樣連珠爆響,在廢墟之中響起。
        
        姜青鸞就像是一個躲在瓶子里的蒼蠅一樣,瓶子被不斷地晃動震蕩,他則在瓶子里被顛來倒去,頭暈目眩,口鼻之中,已經被震出鮮血來。
        
        突然,李牧收刀停止。
        
        漫天刀勢瞬間消失。
        
        李牧懷中抱刀。
        
        他的身形,似是狂風乍熄時驟然靜止的大樹,全身上下,連一塊衣袂都不曾飄動。
        
        從極動到極靜,一瞬間轉化,突兀到了極點。
        
        姜青鸞大口喘息,心中一喜。
        
        難道李牧體內的青牛之力,終于要耗盡散去了?
        
        卻在這時,李牧突然抬手,又是一刀斬下。
        
        這一刀,速度不快,便是普通人都可以看得清楚,但姜青鸞卻瞬間眼前一花,覺得宛如置身于尸山血海一樣可怕修羅煉獄之中,嚇得大叫了起來……
        
        刀道真意!
        
        這是足以令星河修士忌憚和羨慕的真正大道層次的刀道真意。
        
        一刀,血海汪洋。
        
        轟!
        
        咔嚓。
        
        一絲裂縫出現在白色獸牙光圈上,似是離開了一道縫隙的蛋殼一樣。
        
        “不好……”姜青鸞大驚。
        
        不過,李牧一刀斬出之后,收刀,再度靜止,懷中抱刀,宛如大叔靜立于高.崗上,一動不動,面色肅靜,神色似是神游天外一樣,顯然是在思索著什么。
        
        還未等姜青鸞反應過來,李牧再出第二刀。
        
        一刀斬出,姜青鸞再度體會到了那種置身于尸山血海之中的感覺。
        
        與第一刀的刀意相比,這種畫面越發逼真了起來。
        
        姜青鸞清晰地感覺到,周圍皆是血水和尸體,流血漂櫓,一片血海汪洋,到處都彌漫著難以形容的殺意,真實無比,似是神針一樣刺痛他的肌膚。
        
        他明明知道,這是李牧刀意斬出來的意境畫面,但卻依舊難以克制自己的恐懼,有一種墮入閻羅地獄一般的驚悚和窒息感。
        
        這第二刀的威力更強。
        
        咔嚓咔嚓。
        
        白色獸牙光罩上,一層層一道道的裂縫,密密麻麻地游走出現,似是蜘蛛網一樣,那可怕的刀意,透過這些縫隙,令姜青鸞肌膚如割,劇痛無比。
        
        李牧在這一刀斬出之后,果然是再度收刀而立,靜止了下來。
        
        他雙目空洞,沒有焦距,宛如神游一樣。
        
        “不好,他入道了,在領悟刀道真意,再讓他這么下去,我就完了……”姜青鸞真正地慌亂了起來。
        
        而這時,李牧的第三刀斬出。
        
        這一刀,速度更慢。
        
        刀鋒刀刃破開空氣,仿佛是裂開了一張畫一樣,一刀將這個世界直接一分為二,打開了位面空間壁障,將姜青鸞帶到了真真切切的黃泉地獄一樣,尸山血海之中,飄著一片片唯美的淺紅色花瓣……
        
        “刀意越發逼真了……”
        
        姜青鸞全力克制自己心中的恐懼。
        
        白色獸牙泛動慘白色的光華,保護住他。
        
        他心里很清楚,若是沒有這獸牙的存在,只怕不等刀光真正降臨在身上,自己瞬間就會被刀意畫面中的殺意絞碎,李牧的刀道真意,已經到了一個極為可怕的層次。
        
        這個罪民少年,當真是妖孽到了極點。
        
        咔嚓!
        
        第三刀之下,最后的碎裂聲響起,白色光圈徹底粉碎,猶如片片蛋殼一樣碎裂了開來。
        
        “噗!”
        
        姜青鸞一口精血噴在白色獸牙上,其上流轉出奇異的符文光華流轉,將他包裹,一瞬間,送到了百米之外,擺脫了李牧這第三刀的致命殺機。
        
        “李牧,這是你逼我的。”
        
        他臉上浮現出陰狠之色,大吼道:“我原本不欲動用這個手段,但是……現在看來,要提前揭開這一張底牌了。”
        
        姜青鸞高舉白色獸牙,念念有詞。
        
        一道淡白色的光華,從獸牙之中飛出,朝著李牧射來。
        
        李牧本能地揮刀格擋。
        
        但奇怪的是,這白色光華,能看見,卻摸不到,似是虛無,宛如光線一樣,不管是刀意,還是精神力,還是真氣,都無法抵擋,一下子就射在了李牧的脖頸部位。
        
        然后,一種被勒住了脖子的古怪感覺,瞬間出現。
        
        李牧還未反應過來,驟然只覺得一縷很古怪的力量,從喉頭下面的一件物件上流轉出來,旋即瞬間彌漫全身,接著他體內的青牛武道分身之力,迅速地流逝,仿佛是一碗水倒入了沙漠之中,轉眼就無影無蹤。
        
        古怪的事情不止于此。
        
        不僅僅是青牛武道分身灌注的力量,便是李牧自己修煉出來的青帝、火帝和黃帝這三種屬性的真氣,亦是如泥牛入海一樣,轉瞬消散無影。
        
        李牧體內的所有真氣力量,都不見了。
        
        他驚訝地低頭。
        
        卻看到,一件物件散發著淡淡的黃色光華,在胸前閃爍出一個古怪到了極點的奇異神秘符號,正是它,將自己體內的一切真氣之力,完全都封禁了。
        
        李牧皺眉,下意識地朝著王詩雨看了一眼。
        
        王詩雨瞬間面色煞白。
        
        怎么會?
        
        她難以置信。
        
        因為這個物件,正是之前在還未進入神墓時,她親手系在了李牧脖子里的那枚平安符,是她的義父八賢王從北宋皇室中求來的平安符。
        
        可這平安符,為什么竟然會被南楚曲王姜青鸞的白色獸牙所引動?
        
        “讓你戴上這枚符,我真的是頗為費了一些功夫,原本,這符要等你再成長一些,在更為關鍵的時刻再用,畢竟我很看好你,想要在你的身上投資,不想殺雞取卵,今日還不想殺你。”
        
        姜青鸞有些喘息,施展咒法引動這一枚‘平安符’,顯然是耗費了他不少的精氣神。
        
        不過,這并不妨礙他臉上重新出現那種虛偽虛假的微笑。
        
        “但是,我沒有想到,你連【白骨之牢】都能斬破,逼得我用這個手段,”他臉上的神色,重新又鎮定了起來,毫不掩飾自己的譏誚和嘲諷,微笑道:“既然你這么妖孽,那我只好尊重一下你的潛力天賦,提前引動【失真符】,將你除了,呵呵,沒有了青牛的武道分身之力,連自己辛辛苦苦修煉的真氣都在一個時辰之內無法調用,眼睜睜等死,是不是覺得很絕望呢?這種眼看著一場神話般的勝利近在眼前卻在最后關頭功虧一簣的感覺,不好受吧。”
        
        ---------
        開了一天車了,太累了,寫的很慢,所以沒有第二更了。
        明天三更,把今天這一更先補上。
        然后做一下細綱構思,下個月之前,把昨天欠的2章補上。大家晚安。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柳州天天麻将外挂 福彩3d历史开奖号码 时时彩计划软件 mg游戏手机助手 赛车女郎番号 大家乐湖北血流麻将 昂热vs巴黎圣曼分析 网上赚钱黑色收入 梦三国2挂脚本赚钱吗 网上彩票网站正规吗 胜平负和让球胜平负 女生赚钱怎么拒绝 谁有东北麻将群 河南手机麻将下载 郑州沐足男技师 英超物流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