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0587、二師兄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沒有人分得清楚,哪一個才是真李牧,哪一個是假的,完全混淆了。
        
        李牧自己心中,也是暗暗吃驚。
        
        這個妖怪的實力,有點兒強啊。
        
        不僅是刀法狠,而且肉身力量也非常強大。
        
        李牧如今的肉身之力,到了什么程度?
        
        當初神墓之戰,單純依靠肉身戰斗,兵境強者遇到李牧也都跪了,可現在李牧的修為早就更進一步,這個神秘妖怪,竟然可以與李牧正面碰撞,絲毫不落入下風。
        
        拼了這么多招,兩人針尖對麥芒,處處硬拼,妖怪竟然是沒有絲毫處于下風。
        
        銅鍋碰到了鐵刷子。
        
        李牧不知道對方還有沒有保存實力。
        
        但是這樣下去的話,想要將對方擊傷來使得這個假冒貨現出原形,那是不太可能了。
        
        叮叮叮!
        
        刀光密密麻麻地撞擊,爆出一簇簇的火花。
        
        “這個妖怪手中的兵器,哪里來的?不僅和雁翎戰刀【咫尺天涯】一模一樣,威力也是絲毫不亞于雁翎戰刀。”
        
        李牧感受著長刀上傳來的反震之力,
        
        他不斷地觀察總結得出新的信息。
        
        如果只是人的外形相似也就罷了,可連衣服、武器都一模一樣,這才叫做見鬼了。
        
        李牧越發確定,這里面,一定有什么地方,是自己忽略了。
        
        “用天眼試試!也許能夠看出這妖怪的原形。”
        
        李牧拉開距離,眉心之中,一道縫隙張開。
        
        密密麻麻的符文在豎眼之瞳深處旋轉流溢,紫色的雷霆眸光,在一瞬間,宛如神劍一般,噴射了出來,朝著對面那個李牧射去。
        
        丁毅一看,立刻就大叫了起來:“沒錯,三只眼的一定是我家教主……”
        
        話音未落。
        
        “哇,你這個假冒我的妖怪,竟然連這一手都會。”對面的李牧怪叫一聲,往后一跳,在自己的眉間抹了一把,也開啟了一道天眼,其中有濃郁紫色的雷霆瞳光,射了出來。
        
        “什么?”
        
        丁毅這下子又直接懵逼了。
        
        轟!
        
        瞳光撞擊在一起,雷霆之光四溢。
        
        能量波動恐怖彌漫。
        
        黑斗篷攤主一看,一甩袖子,無形之力涌出,將這逸散的雷霆之力都阻擋了下來。
        
        他眼睛里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不管如何,他終于看到了這塊神級原石被解開,而里面出來的東西,神秘奇特,無比的奇葩,雖然與想象之中的不太一樣,但也沒有讓他失望。
        
        “天眼也會?”
        
        李牧這下子可是真正的吃驚了。
        
        什么樣的變化之術,竟然可以如此神奇,連自己的功法神通,都可以變化出來。
        
        我就不信了。
        
        李牧再度催動【先天功】,混沌真氣運轉到了巔峰極致,豎眼瞳孔之中,閃爍星辰之光。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意外的變化出現了。
        
        一直都靜靜地盤坐在李牧腦海泥丸宮門口的那個【真元魂身】,突然站了起來,同時它的眉心處,也有一道縫隙離開,射出了識海。
        
        而同一時間,李牧眉心之間的天眼眼瞳之中,便有奇異的符文凝結產生,紫色的雷電之芒,化作了金色的符文之網,密密麻麻的符文,結成了迷宮一樣的光束,從李牧的天眼中,射了出來。
        
        “無始第三陣?”
        
        對面那個李牧,怪叫一聲,之前還得意洋洋呢,此時面色大變,顯出倉皇之色,轉身就逃。
        
        但那金色迷宮光束,往他身上一照,就好像是烈火炙烤蠟像一樣,這個李牧身上的衣服瞬間化作飛灰,然后身體也軟塌塌像是一塊泥巴一樣,塌陷了下去。
        
        “你怎么會無始第三陣的?哼哼……”
        
        那個李牧怪叫著,外形變了,聲音也變了,最終成為了一個懶洋洋含含糊糊厚重的聲音,還帶著一種奇異的鼻音尾音。
        
        李牧很快就明白了,這奇異的尾音是怎么回事了。
        
        因為這個妖怪,顯出了原形。
        
        竟然是……
        
        一頭豬!
        
        一頭肥頭大耳,白毛粉肉的大肥豬,人立而起,后肢站立,手中那柄雁翎戰刀此時也已經變化,成為了一柄亮銀色的九齒釘耙。
        
        周圍一片驚呼聲。
        
        這樣的變化,是誰也沒有想到的。
        
        黑斗篷攤主也非常的意外。
        
        “無量壽佛……這是……一頭豬精?”
        
        老道士掐算著差點兒一口老血噴出來,誰能想到,弄到最后,一塊神級原石里,竟然弄出來這么一個玩意兒呢。
        
        丁毅的腦回路就比較奇特了,流著口水道:“好大一頭肥豬,看起來像是野生的,這肉肯定很勁道。”
        
        李牧來不及驚訝。
        
        他天眼之中,那金色的奇異光束越來越濃郁,只有黑斗篷攤主、老道士等少數人,才可以看清楚,那光束乃是金色的符文密密麻麻地組合而成,似乎是某種陣法,以瞳術催動激射出來。
        
        “哼哼,停,停手……”那豬精急的直哼哼,道:“認輸了認輸了,不打了。”
        
        它雙手高舉,丟掉了釘耙,做投降狀。
        
        李牧略微遲疑,但下意識覺得,不能就這樣停手。
        
        天眼之中瞳光依舊爆射出來。
        
        光束射在豬精的身上,就好似水龍卷撞擊在懸崖峭壁上一樣,激蕩破碎開來,濺射出一簇簇的光華,似是火星一樣,卻不湮滅破碎,而是在這豬精的身上擴散開來,似是一張羅網一樣,將豬精全身上下,都籠罩在網中。
        
        “啊,你不講究啊,我都投降了,哼哼……”豬精大急,撈起釘耙又拼命地掙扎了起來。
        
        但那羅網,化作一縷縷的光絲,極為堅韌,任由豬精怎么掙扎,釘耙閃爍奇異的光華能量,釋放出很恐怖的威能,遠超之前與李牧戰斗時,但都不能將羅網扯破。
        
        “哼哼,我變。”
        
        豬精哼哼一聲,身形突然急驟縮小。
        
        很快他變成了一只迷你小豬,只有巴掌大小,粉嫩可愛,萌萌噠到了極點,拱著小鼻子就要從羅網中鉆出來。
        
        誰知道那羅網,好似是畫在了他身上的線條一樣,它縮小,那羅網也縮小,哪里鉆得出來?
        
        李牧這時,收了天眼。
        
        但那金色的羅網線條,卻似是銘刻在了豬精的身上一樣,并非消失,依舊勒住它的身子,似是要勒進它的血肉之中去一樣。
        
        “哼哼,該死的【無始第三陣】……我再變。”
        
        豬精身體一晃,直接變成了一條銀色的小蛇,靈光四溢,活靈活現,想要脫困,但依舊是失敗了,【無始第三陣】的紋絡,像是蛇身上的天然花色一樣,依舊存在。
        
        “我變!”
        
        “我再變!”
        
        “變!”
        
        豬精大喊著。
        
        一會兒工夫,他先后變了蛇,蚊子,蝴蝶,飛鳥,最后甚至都變成了一坨屎、
        
        但【無始第三陣】的紋絡始終以各種形式存在,最后都變成了豬精本身的一部分。
        
        “哼哼,該死,你……你為什么會【無始第三陣】?”豬精最后累的氣喘吁吁。
        
        它又恢復了大胖子的形象,人身豬頭,坦胸露乳,肚子上都是肥肉,一副累癱了的樣子,惡狠狠地盯著李牧。
        
        李牧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
        
        在解石的過程之中,李牧的體內,發生了很神秘的變化,泥丸宮之前,那個【真元魂身】不可思議地存在,剛才天眼催動時,這個【真元魂身】發生了不受李牧控制的異變,才讓李牧的天眼,射出金色瞳光,降服了這豬精。
        
        一切,都和這個本不該出現的【真元魂身】有關系。
        
        李牧現在還沒有時間去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兄弟,我認栽了,咱們打個商量吧,你放了我,就算是交個朋友。”豬精喘著粗氣,臉上堆笑,道:“再來也沒啥仇怨,何必打打殺殺呢。”
        
        李牧看著這貨,腦海之中就冒出來了一個經典的人物形象。
        
        “二師兄,是你嗎?”李牧試著問道:“你是叫做豬剛鬣,法號悟能,來自于高老莊嗎?”
        
        那豬精一愣,很是詫異,道:“你怎么知道老子在師兄弟里排行老二?但是,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朱名路意,什么亂七八糟的豬剛鬣,也沒有法號,但的確是來自于高老莊……你怎么知道高老莊的?”
        
        朱路意?
        
        不是豬剛鬣?
        
        卻又來自于高老莊?
        
        李牧思路有點兒凌亂。
        
        但是看這貨的表情,不像是在撒謊……難道他真的不是西游記里那個豬八戒?
        
        倒也合理。
        
        西游記里的豬八戒,其實是一個非常懂得藏拙的狠角色,天蓬元帥級別的存在,表面上看似處于弱者地位,但實際上,強的可怕。
        
        放在英仙星區,豬八戒只怕是絕對可以橫掃一大片,一巴掌可以呼死一大片的兵境強者,又豈會與破碎境的自己戰個不分上下?
        
        不是豬八戒,卻又有九齒釘耙。
        
        而且還是來自于高老莊?
        
        不知道此高老莊是不是彼高老莊。
        
        李牧打量著這個豬精,心中琢磨著,接下來該如何收場。
        
        誰能想到神級原石里面,解出來這樣一個東西呢?
        
        總不能把它再塞回去吧。
        
        李牧于是默默地走過去,將地面上的石皮,連同那些破碎的黃色仙晶外殼,都收了起來——黑斗篷攤主之前說過,這石皮什么的,都是寶貝之一,可以制作鎧甲和各種防御性的道寶。
        
        “大兄弟,咱們不打不相識啊,呵呵,交個朋友吧。”豬精朱路意孜孜不倦地纏著李牧。
        
        李牧的嘴角抽了抽。
        
        朱路意又道:“其實,石皮裂開第一道縫隙的時候,我就看到了了你,我一看就知道,與你有緣,所以才變化成你的模樣,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哼哼,不如我們結拜為異性兄弟,從此以后,一起吃香的喝辣的,縱橫星海,如何?放心,有大哥我罩著你,你絕對可以在星海中橫著走。”
        
        “你走吧。”
        
        李牧覺得簡直像是有一頭綠頭蒼蠅在自己耳邊嗡嗡一樣,直接擺手,讓這頭豬精滾蛋。
        
        太煩人了。
        
        “別呀,一聲二師兄,終生二師兄,你剛才都叫我二師兄了,從此以后,我一定要罩著你,絕對不能不管你。”豬精很堅決地表示,從現在開始,他一定要留在李牧的身邊,保護李牧。
        
        =======
        抱歉啊,折騰的太晚了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内蒙古时时历史记录查询 华东15选5开奖结果官方同步 四川时时合法吗 全天快乐赛车计划网页版 烈火江西时时软件下载 3分赛车全天计划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双色球开奖2019073期 黑圣手3d 幸运飞艇几点开始到几点结束 怎样用数学方法赌pk10 时时彩app有哪些 少女老时时计划 3d试机号286历史开奖结果 宁夏11选呀5推荐号 2016江西时时开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