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0603、神跡
    轟!
        
        李牧的拳音,轟在三頭地獄惡犬的左側頭顱上,打出的金屬交鳴之音,濺起了一簇簇的火星。
        
        骨頭這么硬?
        
        李牧心中吃驚。
        
        他這一拳的力量,就算是靈寶級的防具,都可以一拳打碎。
        
        “吼!”
        
        三頭地獄惡犬左側頭顱被打的搖搖晃晃,頭暈眼花,眼冒金星,噴出黑色焰火,發出怒吼。
        
        “蟲子,你竟然……”
        
        三頭地獄惡犬憤怒到了極點。
        
        它右側頭顱張口,直接噴出毒煙,朝著李牧噴來。
        
        李牧反應極快,身形跳起,腳下生出一團祥云,下一瞬間就出現在了三頭地獄惡犬右側的狗頭上。
        
        瞬移!
        
        這種速度,已經不止是‘速度’了。
        
        而是空間位置的瞬間變化。
        
        三頭地獄犬反應不及,右側頭顱的墨綠色的毒煙,噴在自己左側的頭顱上。
        
        但效果宛如普通霧氣,它左側的頭顱,完好無損,并未如李牧所想的那樣,傷殘到它自己。
        
        “看來外國人拍的電影也不靠譜,誰說地獄三頭惡犬三個腦袋里不同屬性的能量,會傷殘到彼此……”
        
        李牧在三頭地獄惡犬的右側頭顱上,又是一頓猛捶。
        
        一陣陣的金光火星濺射,右側頭顱發出一陣陣的怒吼,口里的毒煙像是漏氣的氣球一樣噴出來。
        
        空氣之中,彌漫著腥臭的毒氣味道。
        
        李牧直接屏息,以【先天功】在體內循環。
        
        實力達到他這個程度,不呼吸對于戰力沒有影響,周身更是刀意領域流轉,抵御毒煙,避免這種劇毒的煙氣,從肌膚毛孔之中滲進來。
        
        在沒有明確這種毒煙的真正威力之前,李牧也不想以身試險,用肉身來嘗試抵御毒煙。
        
        “小家伙,你真的是讓我再一次感到意外。”混沌氣團之中,‘天尊’語氣之中帶著贊賞,看起來是略微放心了一些,道。
        
        很顯然,李牧的表現,超乎他的想象。
        
        ‘天尊’又道:“這只三頭地獄惡犬,還未成年,但已經在體內生成毒、火、冰三氣,可以殺死將境初階的生靈,不過,這種生物天生就有罩門死穴,只要可以找到,就能殺死它……你自己小心,打不過就逃,我幫你兜著。”
        
        有了李牧的牽扯,‘天尊’全力對付礦奴法相真身,【兩儀微光】神通之下,劍和浮塵,威力倍增,將礦奴的法相真身壓制。
        
        “多謝前輩指點。”
        
        李牧大聲地道。
        
        他還想要問一句,‘天尊’話里面的‘再一次’是什么意思。
        
        難道他以前已經見過自己了?
        
        不過戰斗激烈,無暇分身。
        
        李牧單斗將級的三頭地獄惡犬,也感覺到了一些吃力。
        
        他不得不全力以赴。
        
        筋斗云法門,被催動到了極限。
        
        李牧的身形,也在不斷地挪移瞬息變化。
        
        而不知不覺之中,精斗云在李牧的手中,逐漸生出變化,施展之時,腳下一團祥云隱現,速度比之前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宛如瞬移。
        
        李牧心中通明,知道自己對于【筋斗云】這一門道家神通的掌握理解,進入到了一個新的境界,雖然和傳說之中一個筋斗十萬八千里有些差距,但在小范圍之內的挪移,卻已經不只是用‘速度’兩個字來形容了。
        
        三頭地獄惡犬雖然擁有將境的力量,但卻有些跟不上李牧的速度,被李牧以極速繞了個暈頭轉向,有些頭暈眼花。
        
        轟轟轟!
        
        李牧游斗,不斷地一拳一拳打在三頭地獄惡犬的身上。
        
        他在尋找這只巨獸的破綻和罩門。
        
        砰!
        
        突然一道黑色鞭影抽過來,李牧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抽飛出去,腳下的祥云也散了。
        
        是三頭地獄惡犬的尾巴。
        
        這一尾巴抽的,連虛空都成片成片的破碎坍塌,空間壁就像是玻璃片一樣碎裂開來,然后又在天地法則的修補之下快速彌合。
        
        太可怕的威力。
        
        看起來這宛如神鞭一樣的尾巴,才是這三頭地獄惡犬的極道殺招所在?
        
        數百里之外,看到這一幕,修士們一片驚呼。
        
        李牧這下子,完了吧?
        
        但令他們震驚,也令三頭地獄惡犬無法相信的是,李牧竟然只是被抽飛數千米,身上的衣服被抽的破破爛爛,卻并沒有受什么傷。
        
        破碎的衣服之下,露出白玉刀削斧砍一樣的精壯上身,陽光下散發出一層瑩瑩神輝,沒有任何的皮肉傷勢,精氣神依舊旺盛狂飆,完全不似是承受了那種攻擊的樣子。
        
        “再來。”
        
        李牧哈哈大笑。
        
        他心中逐漸安定。
        
        這具肉身,在經歷了丹火淬煉之后,已經強悍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可以承受將級力量的轟擊。
        
        這個馮朕,還真的是我命里的貴人福星啊。
        
        李牧再一次感嘆。
        
        已經死透了的【一劍無血】馮朕要是在地獄里知道李牧這個想法,估計得氣的再活過來吧。
        
        李牧身形急速欺近三頭地獄惡犬。
        
        他腳下祥云再生,身形不斷地變換位置,挪移之間,已經不是視線或者是領域氣場所能感知捕捉,瞬息之間,他的身影,就出現在了三頭地獄惡犬中間的頭顱上。
        
        “千浪疊!”
        
        李牧直接施展了【真武拳】的殺招。
        
        凄厲的慘叫聲,在戰場中響起。
        
        一聲微不可查的骨頭碎裂聲,從這顆中間最大的頭顱皮層下方傳來。
        
        李牧大喜。
        
        終于傷到了這個畜生。
        
        這意味著,有戰勝將級的希望?
        
        嘭!
        
        李牧略微分神,再次被抽飛出去。
        
        他的身形像是斷了線的紙鳶一樣,在空中跌跌撞撞翻滾著倒飛出去,難以控制平衡。
        
        而三頭地獄惡犬飛速跟上,它的尾巴不可思議地蔓延生長,迅速延長,不斷地抽打在李牧的身上,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恐怖力量將虛空直接打碎成為一片片漆黑星河,空間壁障如玻璃一樣破碎,宛如利刃一樣,將李牧所在的位置斬碎。
        
        空間直接坍塌,然后又迅速彌合。
        
        李牧的身形,被天道法則修補空間碎片時,直接封在了這片空間之外,徹底消失。
        
        但下一瞬間,空間突然又被打碎。
        
        李牧的身形,從空間碎片之中飛射出來,直接抓住了三頭地獄惡犬的尾巴,瘋狂發力,不可思議的力量爆發,竟是將這頭巨獸,直接在空中掄了起來……
        
        “天!”
        
        “這……瘋了瘋了!”
        
        “怪物,他是個怪物。”
        
        數百里之外觀戰的修士們,簡直是被嚇傻了。
        
        這是什么力量啊。
        
        李牧簡直就是一個人形自走靈寶吧,連將級的三頭地獄惡犬,都被他抓著尾巴輪了起來,說出去簡直沒有相信。
        
        就連一些心志堅定的星河賞金獵人,這個時候,也都開打退堂鼓了。
        
        這么兇殘的存在,是誰說沒有威脅的?
        
        賞金再多,有命拿沒命花啊。
        
        這分明就是將級的戰力啊,就算是用詭計暗殺,也很難啊。
        
        而一些天一門的弟子,此時則是惶惶恐懼,難以形容心中的驚懼,四大長老全部都是死在了李牧的手中,如果說之前,他們還想著報仇的話,那現在,他們只想離這個人形兇獸遠一點,再遠一點,最好這一輩子,都不要在見到了。
        
        就算是天一門中,還有將級,但招惹一個這樣的敵人,真的是得不償失。
        
        將級,就是這個星河之間的核彈核武器。
        
        擁有一個將級強者,哪怕是三五人的小宗門,也足以一瞬間跨入大宗的行列。
        
        惹瘋了一個將級,就算是天魔宗,都得頭疼。
        
        所以擁有降級的大宗門和勢力之間,很難爆發大規模的戰斗,一般都是以小摩擦和利益妥協為主,除非局勢已經到了魚死網破的行列。
        
        一些天一門的高層,看到這一幕,也如同吃了死耗子一樣難受憋屈。
        
        這個該死的【狂刀】李。
        
        你這么厲害,你倒是早說啊,早說我們早就把你當成是祖宗敬畏地供奉起來了,哪里還敢招惹你啊。
        
        轟隆隆!
        
        天地震蕩。
        
        光看聲勢來將,李牧和三頭地獄惡犬的戰斗,可要比‘天尊’和礦奴法相真身之間的戰斗慘烈震撼多了,大片大片的空間被打碎,黑色的宇宙虛空顯露出來,空間壁障像是亂刃亂刀一樣,任何修士,一旦被卷入其中,瞬間就會化作齏粉。
        
        砰砰砰!
        
        李牧不斷地被抽飛。
        
        三頭地獄惡犬的尾巴,竟然是發生了進化,尾端長出來一個直徑數十米的球狀物,其上布滿了白色的骨刺,尾巴上也是骨刺密布,像是一個流星錘一樣,不斷地轟擊在李牧的身上。
        
        而李牧肉身的強悍指,也令人難以置信。
        
        他一次次地硬抗這種攻擊,還能不斷地展開反擊,一拳一拳轟在三頭地獄惡犬的身上,力量催發到了極致,一拳下去,就在三頭地獄惡犬的身上,打出一個大坑,有黑色血光飛濺。
        
        三頭地獄惡犬怒吼連連。
        
        它無法接受這樣的戰斗結果。
        
        這個小蟲子,真氣修為分明弱小的像是塵埃一樣,但肉身為什么這么強,簡直比自己族中那些老祖宗都可怕,一拳打在身上,疼的它治愈發狂。
        
        而且,最主要的是,它受傷了。
        
        竟然被一個這么弱小的蟲子,給傷了。
        
        巨大的恥辱。
        
        李牧則是越打越興奮。
        
        隨著時間的流逝,李牧感覺到,自己身體里一種熟悉的熱流涌動,然后真武拳開始發生變化。
        
        要突破了。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人民棋牌山西悠闲麻将设置 那行律师比较赚钱 北京快三每天多少期 山东福彩app官方下载 捕鱼来了每日一炮技巧 吉林快3预测软件 1元地摊货能赚钱吗 沙巴体育即时结算 德甲联赛最新战报 房产经纪人怎么赚钱 悦天使 赚钱的可能性 捕鸟达人老版本下载 河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手机版 谁有陕西麻将群 双色球预测选号77期 美女模特最插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