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0750、大開殺戒
    今日出現在天狐神殿周圍的修士,都是天狐族和天神族的強者。
        
        在明知道【白云仙子】會再度強攻天狐神殿的情況下,兩族的戒備之嚴,又怎么會允許其他閑雜人等混進來。
        
        天空之中的數十名王級強者,在兩族之中的認可度和知名度自然是極高,平日里都是高高在上宛如神明一樣的存在,結果現在,面對著傳說之中的罪民余孽李牧,卻像是路邊的大白菜一樣,被人家一刀一個,全部都斬殺——不,就算是砍白菜,也不可能砍的這么快啊。
        
        這一瞬間,兩族的修士們,覺得自己世界觀,都被顛覆了。
        
        原來王者境的大佬們,都這么弱的嗎?
        
        被顛覆了認知的,還有天狐神殿教皇白元狩。
        
        他萬萬都沒有想到,死里逃生的李牧,走出天狐秘境,竟然變得如粗可怕。
        
        王境之內無敵嗎?
        
        好像并不是在吹牛啊。
        
        這一下子,就麻煩了。
        
        李牧拎著刀,凌空走向白元狩,道:“從今日起,我與六大種族,不死不休,先祖的血海深仇,永不敢忘,有我在一日,必滅六大種族,白教皇,你我在酒會上,有一面之緣,難得未曾交惡,且你對妲己,也有養育之恩,所以,今日,我只出一刀,你若是可以接住,那我今日不殺你,若是你接不住……那就怪你命不好吧。”
        
        在距離十米之外站定,李牧氣息如岳,澎湃浩瀚的壓力,散發開來。
        
        白元狩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李牧的氣機已經鎖定了他,令他根本無法躲避,亦無法開口說話,仿佛只要有任何動作,那石破天驚開天辟地的一刀,就會爆發出來,將他淹沒。
        
        所以,他只能運功,提聚勁力,正面迎戰。
        
        天地之間,一片靜寂。
        
        下方的兩族修士和大軍,屏息凝神地仰望天空的這兩道身影。
        
        誰都沒有想到,原本是一場十拿九穩的伏擊戰,到了現在,卻變成了李牧強勢現身壓境的碾壓局。
        
        一切都變了。
        
        白元狩只覺得無形的壓力,似是蓄積的山洪一樣,澎湃在自己的身前,而自己就是那一道堤壩,也不知道可以堅持多久了。
        
        已經有數百年,未曾有過這種感覺了。
        
        自從登上了這教皇之位以來,大權在手,大勢在手,實力在身,也曾遇到過一些強敵,爭鋒之間,卻從未有人,給過他如今日李牧所帶來的這種程度的壓力。
        
        天狐秘境之中,到底發生了什么?
        
        當日酒會上,李牧雖強,但絕對沒有到達這種程度。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白元狩知道,自己絕對不能再等下去了。
        
        等到李牧的氣勢越聚越高,到時候,石破天驚的一刀,可能他真的接不下去了。
        
        “殺……白狐天下,白狐劍!”
        
        白元狩主動出劍,凝聚出全身的妖氣功力,發出了百年以來最強的極道之招。
        
        李牧也在這一瞬間,揮刀。
        
        刀光彌漫天地,銀白色的神芒瞬間奪盡了昊日的光彩。
        
        所有人都在這一瞬間,為之失神。
        
        夢醉神迷的一刀啊。
        
        等到白色刀芒散去,視線恢復正常的時候,所有修士都第一時間,朝著天空中看去。
        
        滴答滴答。
        
        輪回刀上,有血滴墜落。
        
        滴答滴答。
        
        白元狩面色蒼白,右手扶著自己的左肩,淋漓的鮮血已經將他整個左臂都染紅了。
        
        “你……你……”白元狩的劍已經被震飛,身體的氣息急驟地衰落著。
        
        而對面的李牧,右手臂的衣袖飄飛,白衫被斬破,但也就僅此而已,并無其他傷勢。
        
        勝負了然。
        
        白狐族的修士、強者和甲士們,這一瞬間,有一種天塌下來了的感覺。
        
        教皇輸了。
        
        教皇竟然輸了。
        
        這是一種心目之中的精神支柱,轟然倒塌的感覺。
        
        而他們看向李牧的眼神,則充滿了畏懼和驚恐,這個親手斬敗了白狐族教皇的男子,很長一段時間里,都將成為在場每一個天狐族修士心中的夢魘,讓他們夜不能寐。
        
        白元狩自己也沒有想到,僅僅是一刀而已,自己就真的敗了。
        
        他以為,迸發出了百年以來最強的一擊的自己,起碼應該也只是略有不如,不會敗的這么明顯這么慘。
        
        他也怕了。
        
        一個罪民殺神,正在成長之中……不,應該是已經成長起來了。
        
        這么多年以來,六大種族對于罪民明里暗里的圍追堵截,雖然迫于誓言,不能趕盡殺絕,但也屠殺了不少,一直都在防備著,罪民之中有天才出現,一旦發現一些罪民天才的苗子,就立刻斬殺拔除,絕對不會給罪民崛起的機會。
        
        但是這個李牧,崛起的太快了。
        
        等到六大種族發現不對勁,已經是尾大不掉,有點兒難以解決了。
        
        李牧收刀。
        
        “我遵守諾言,今日不殺你。”
        
        他回到花想容的身邊,道:“花兒,我們走。”
        
        走為上計。
        
        鬧得太大,萬一將暗中融煉神血的老祖們給招出來,那就不太好對付了。
        
        起碼現在的李牧,并不覺得自己有與六大老祖其中任何一個單挑的實力。
        
        且更為關鍵的是,必須趕緊返回英仙星區,甚至返回地球了。
        
        要做準備。
        
        融合了戰神白君神血的六大老祖,有進入太陽系的能力,就意味著,地球的處境開始變得危險了。
        
        李牧帶著花想容,轉身離去。
        
        白元狩臉上浮現出猙獰之色,怒吼道:“想要走?哪里那么容易……皇甫承道,為何還不發動陣法?將他們給我困住。”
        
        他大喝,發出暗號。
        
        但是地面上早就布置好的棋盤陣法,并沒有任何的動靜。
        
        李牧回頭,道:“天神少主已經上路了……白教皇,好自為之。”
        
        白元狩心中一片冰涼,知道這一次的設伏,只怕是已經徹底涼了。
        
        但若是讓李牧兩人,這么走了,老祖出關,如何交代?
        
        “殺,給我殺,耗死他們,絕對不能讓他們離開。”白元狩身形急驟地后退,道:“我去請老祖出關,大軍聽我之令,眾人,這一戰,關乎我天狐族千年氣運,絕對不能讓李牧走脫了,給我殺。”
        
        短暫的寂靜之后,四周的天狐族大軍,還有震驚中的銀甲神衛,盡管心中依舊有敬畏和恐懼,但依舊如潮水一般,展開沖殺。
        
        服從教皇之令,根植于每一個天狐族修士的靈魂之中。
        
        李牧抽出長刀,看了一眼身邊的花想容,道:“跟著我。”
        
        既然要送死,那就不要怨我。
        
        李牧大開殺戒。
        
        天狐族也是昔日背叛玄黃族的叛逆之一,以后也絕對不會有和玄黃族和解的可能余地。
        
        所以,那就殺一個血流成河吧。
        
        同胞的血仇,早就該報了。
        
        李牧和花想容,如天神下凡,沖去大軍之中。
        
        流血開始。
        
        死亡降臨。
        
        刀與劍,收割生命。
        
        李牧的眼神中,有殘酷的凜冽。
        
        而花想容也如殺戮劍神,不會有任何昔日那般的猶豫。
        
        她早就想明白了,追隨心上人,不只是身,還有心,想要一直都陪伴在李牧的身邊,那就要跟上他的步伐,在成為強者之后,她也有了與自己實力相匹配的心境。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香港六合彩146 AG电子游艺 mx47典·cn 500篮彩 网上金龙棋牌是玩家吗 在温岭干什么赚钱 学会修表赚钱不 江西快3今天开奖号顺序 福利彩26选5好彩3 南京按摩休闲会所 以太币2019年底价格预测 冲顶大会去哪出题赚钱 香港赛马会4887铁算盘 竞彩篮球胜分差计算器 三四连码奖上数猜一肖 龙啸手游麻将作弊器 青海11选5视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