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0822、馬步槍
    單純力量的對比,該隱和李牧比起來,差的很遠。
        但來不及追趕,李牧左拳施展真武拳千星碎,一拳轟在右后方虛空之中。
        嘭!
        剛剛從空氣里探出的半透明狼爪,恰好被轟中,頓時被這一拳打的直接炸裂了開來,血肉白骨飛濺。
        “啊……”
        冰原狼神負痛的狂嗥聲響起。
        他的身形從虛空中跌出來,一條右臂,已經只剩下了半截光禿禿的骨頭……
        “不堪一擊。”
        李牧異形換位,瞬間就到了冰原狼神的身前,故技重施,又是一招千星碎。
        “啊啊啊……”
        冰原狼神怒吼,眼神中有驚恐,瘋狂地閃避。
        剛才這一瞬間的接觸,已經讓他明白,自己引以為傲的肉身搏殺之力,在李牧面前,真的是不堪一擊。
        但李牧施展的乃是【筋斗云】秘術,速度何其之快?
        且法眼可以預判對方行動軌跡,冰原狼神如何躲避得開?
        轟!
        拳頭直接轟中了冰原狼神的胸腹之間,白骨飛濺,血水迸射,這位冰原狼神的身體直接被打成了兩截,殘破不堪。
        局面,突然之間就變成了碾壓之勢。
        這讓論劍廣場周圍的所有修士,都感覺到震驚和無法理解。
        但論戰力和配合,作為生死冤家的該隱和冰原狼神,一個遠攻一個近戰,配合的可以說是天衣無縫,兩者之中,單單任何一個拎出來,都比東郭啟要強一籌,但卻被李牧完全碾壓?
        這才是李牧的真正實力嗎?
        便是不滅道士也頗為震驚的樣子。
        “戰斗型天才啊。”小道童不死看的津津有味。
        懸浮在空中的【云光圣女】面色冷漠:“真是令人厭煩啊,這種頑強的蟑螂。”
        轟轟轟!
        刀拳無敵,李牧將冰原狼神和該隱,轟碎了多次。
        但血族和狼神頑強的生命力和復原能力,卻讓他們始終保持著戰斗力,這也是他們可怕實力的組成一部分。
        死纏爛打。
        “你殺不死我。”該隱化血成形,再一次復活,得意地獰笑。
        冰原狼神破碎的半邊身軀,猩紅色的肉.芽蠕動著,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出白骨和血肉,重新復原,咧嘴發出嘶吼,不管是被打碎了多少次,他的氣血和力量,竟是絲毫不衰退。
        李牧嘗試過打破他們的心臟,腦袋。
        但都沒有用。
        作為血族和狼人族的始祖,他們已經將自己最致命的弱點煉掉。
        ……
        ……
        中國營地。
        一直直立站在營地中的蠢狗哈士奇,鼻子突然聳動了一下,似是嗅到了什么,然后眼睛睜開了。
        “有小老鼠摸過來了啊。”
        它一臉兩眼的興奮。
        轟!
        營地外圍,李牧布置的陣法,突然被激發,震蕩了起來。
        一層層水藍色光幕浮動,絲絲縷縷的符文光束,猶如鎖鏈一樣繚繞在水木表面,而整個營地的地面上,也有藍光透過圖淺淺的土層,不斷地勾連,最終勾勒出大片的正方形、三角形、圓形,以不同的曲線和直線相勾連,組合了陣法。
        光幕之外,數十個潛行中的修士暴露,面色錯愕。
        而營地里的金剛大爺,以及歐陽富等人,也被驚動了。
        “不好,敵襲。”
        警報聲響起。
        歐陽富長身而起,來到營地門口,喝道:“何方狂徒,竟敢襲擊我中國營地?”
        “呵呵,沒想到啊,竟然布置下了這么高明的陣法,偷襲失敗了呢。”領頭的一個年輕人,臉上帶著虎紋,妖氣沖天,顯然是一頭虎妖,面色輕佻:“既然如此,那就光明正大地沖進去,圣女說了,這種凡塵俗世的骯臟生物,一個不留,統統殺掉。”
        其他偷襲的身影,也都笑了起來。
        面具摘取。
        面巾被扯掉。
        襲擊者們一下子,免得明目張膽起來。
        中國營地周圍方圓數百米之內,已經被清空清場。
        “殺。”
        虎妖大喝,開始沖撞防護罩。
        蠢狗哈士奇盯著那頭虎妖,眼睛里冒出了精光。
        “啊,老虎精?我汪大王縱橫星河這么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老虎精啊,要是把它收服,成為我的坐騎,那豈不是可以成為有史以來最拉風的狗?汪哈哈哈!”
        他爪子一動,釋放出一縷真氣。
        中國營地的正門方向,突然開了一道門。
        “這里破開了……”虎妖第一時間察覺到了門的存在,沖了進來。
        老張頭等人,早就排隊列陣在營地中。
        “第七排,上刺刀。”
        老王頭大喝一聲。
        就看這群金剛老頭,也不知道從哪里,取出來了一支支的長步槍,竟是抗日戰爭時期我軍研發出來的‘八一式步馬槍’。
        這種步槍已經算是老古董級別的槍支了,當時以重量輕,體積小,設計度精聞名,且刺刀特長,槍身和刺刀的總和,在當時,超越了臭名昭著的日本‘三八大蓋’。
        只有當時的抗日老兵,才會對這種強有念想。
        王夢虎一看到這一幕,都有點兒懵了:“大爺們,快退后,退后,讓我們上……”他是生怕李牧帶來的這群大爺們有點兒三長兩短,帶時候不好向李牧交代。
        但老王頭卻是一聲大喝:“沖,殺敵。”
        王夢虎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
        拿著這種老掉牙的槍,對付妖修?
        這不是送死嗎?
        但一群老兵,仿佛是回到了昔年在戰場上,為了守衛國土,和日寇、和敵人拼刺刀的崢嶸歲月,曾經他們流血流汗,捍衛了這片土地的民主和獨立,而今日,他們又要再戰斗,捍衛這個民族的尊嚴。
        人如龍,槍如電。
        王夢虎還想要在說什么,突然睜大了眼睛,一臉的震撼。
        他看到,沖在最前面的老王頭,一個標準的沖擊刺殺動作,竟然不可思議地格開了一名妖修砸來長棍,然后刺刀雪光一閃,長驅直入,刺頭了胸膛,直接挑到了半天空。
        那可是一頭快要兵境的妖修啊。
        這群大爺……
        王夢虎有點兒迷茫了。
        ……
        ……
        李牧的面色變了變。
        他感覺到了自己布置下的陣法被激發。
        “呵呵,一個凡塵俗世的皇朝,還想要妄圖染指【古祖之門】?這么多年過去了,看來凡人們,已經忘記了仙門的威嚴,滅掉這個營地,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教訓而已,若不是無暇分身,我并不介意滅掉這種不知死活的凡間政權,給俗世的螻蟻們一個教訓。”
        【云光圣女】的話語之中,有著無盡的冰冷。
        對于凡塵俗世的態度,她和明心劍宗等所謂的仙門,一模一樣……不,甚至更加不堪和苛刻,視之如螻蟻飛蛾一樣,不當生命對待。
        和所謂的仙門尊嚴比起來,生命,不值一提。
        她自己對于李牧這個人,并無明確的好惡,殺李牧,也不過是為了維護仙門不可忤逆的威嚴,就算不是李牧,換做任何一個有損仙門威嚴的凡人,她也會如此。
        李牧下一瞬間就平靜了下來。
        對于營地,他并不擔心。
        除了對自己布置的陣法有信心之外,那里還有一條惡狗呢。
        而眼前的這一對組合……
        解決戰斗吧。
        李牧眼中閃過一抹寒光。
        輪回刀一閃。
        “啊……”
        冰原狼神慘叫。
        他的一只狼爪,直接被斬斷。
        “沒用的,我的肉身,不死不滅,依舊可以生長出來……”冰原狼神在劇痛中催動天賦神通。
        李牧沒有理會他,而是伸手握住那斷掉的狼爪,身形一閃,移形換位,已經到了該隱身前,將狼爪當做是武器,輕而易舉地刺入到了該隱的心臟部位……
        “不……”
        該隱身體一僵,臉上漏出了絕望之色。
        狼爪的力量,一下子,無法阻止地破滅了他的本源。
        死亡,許久未曾品嘗過的死亡滋味,如瘟疫一般在體內蔓延開來。
        他一臉灰敗地艱難抬眼看向天空中的【云光圣女】,張口想要求救。
        但李牧卻在同一時間,反手,按在他的后頸上,勁力一吐,該隱的頭顱直接爆裂,而他那一對白色鋒銳的長獠牙,卻是迸射出去,宛如閃電。
        奪奪!
        獠牙刺入了冰原狼神的心臟。
        已經快要復原的斷臂,突然就停止了恢復,冰原狼神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胸膛。
        那兩顆血族始祖的獠牙已經穿透了他強大的肌肉,留下兩個血洞,鉆入了心臟中。
        獠牙中毒素一樣天然克制法則之力流轉,瞬間就瓦解了他所有的能力。
        噗通!
        噗通!
        兩具冰冷的尸體,倒在地面上,再無絲毫的生機。
        戰斗,在瞬間以一種無比突兀的方式,畫上了句號。
        狼人和血族是天然的敵人,在諸多的傳說之中,這兩個種族是被神厭棄的生物,擁有強大的生命力,和媲美神靈的力量,很難被殺死,但它們是世仇,彼此之間相互克制。
        李牧用最簡單的方法,利用這種克制之力,殺死了該隱和冰原狼神。
        沒有多余的話,李牧的刀,再度揚起,指向了虛浮在半空中的【云光圣女】,挑戰之意,溢于言表。
        “呵……”
        【云光圣女】嘴角輕蔑地勾起。
        “螻蟻。”
        她對于該隱和冰原狼神的死,沒有任何的感覺。
        兩個奴隸而已,死了就死了。
        李牧也不廢話,身形躍起,如流光,一刀劃破虛空,一刀斬向這個冰冷的仿佛是沒有絲毫感情的女子。
        “不知死活。”
        【云光圣女】一指點出。
        轟!
        虛空之中,碎花飄散。
        李牧雙臂巨震,倒飛回到地面,退了三步。
        好強!
        這個女人……竟然這么可怕?
        李牧面色凝重了起來。
        仙門神之后裔中,還真的是有絕世人物,倒也不能小瞧了。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黑龙江p62带连线走势图 4场进球彩复式计算器 內蒙六六麻将免费下载 澳洲快乐时时彩 全球比特币矿池 体彩p3开奖查询结果 湖南快乐十分中奖技巧 操作恒指期货技巧 一定牛彩票app手机版 网上养猪真的能赚钱吗 甘肃麻将要4人同时玩的吗 闲来浙江麻将下载 3d彩票中奖汇报 开心彩票群 安徽时时彩走势图表 大乐透129期的开奖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