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0885、不敗神王
    自太古以來,每一代的神朝,都是由掌握著至高法則的仙道帝君所創,龍蝎帝君創造了古天庭,那么天庭又是哪位帝君創造的呢?
        李牧也不知道。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
        即便是強如帝君,也無法永恒,也會衰老。
        歷代站在武道巔峰的帝君,無一不是曾經光輝過一個時代的巨擘,歷經劫難成為一個時期的主角,寰宇無敵,號令百族,莫敢不從。
        但再輝煌的一切,終究難敵時光無情的沖刷,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沒有什么是永恒持久的,當帝君開始從巔峰狀態衰落,這片天地便逐漸不再認同這位主角,新的帝君會取代老帝君。
        而帝君之位的更替,則往往意味著一個神朝的結束,一個神朝的開啟。
        白凈公子哥就這樣自顧自地侃侃而談,羅里吧嗦。
        李牧守攝心神,不去聽這些以前從未聽過的廢話。
        他嘗試將自己的黃金符力,注入到【天地環】之中,看看能不能催動這件帝器,但遺憾的是,不管注入多少符力,都如泥牛入海一樣,消失無蹤。
        【天地環】沒有任何動靜,像是爛醉的酒漢一樣,依舊陷入深深的沉睡。
        “唉,秦將軍啊,你臨死之前,倒是把這帝器的操控之法,告訴我啊,現在我估計非但不能為你鎮守這里,反而是要追隨你的腳步去黃泉報到了。”
        李牧在心中苦笑。
        他的確是有很多的底牌。但是目前看來,沒有一件可以拿出來與眼前這個天庭上神抗衡。
        如今,就只能寄希望于……
        李牧看了看蠢狗。
        “汪,看我看什么?我這么萌,只是一個觀賞寵物而已,不負責戰斗,我打不過他。”蠢狗很直接很直白地道。
        你媽個雞啊。
        李牧氣結。
        “哦,對了,說了這么多,你一定很想知道,我的名字叫什么?”白凈臉面公子哥看著李牧,品味著對手臉上的絕望無奈之色,不等李牧回答,直接自己搶答,道:“能夠死在我的手中,絕對是你的榮幸,哈哈哈,我不妨成全你,聽好了,我的名字叫做……”
        誰想要知道的你的名字啊。
        “等一等。”李牧道。
        “啊?”
        “你之前自稱吾,現在為何有以‘我’自稱?”
        “哈?”
        白凈公子哥被問的有點懵逼。
        這是什么關注點,這是什么腦回路。
        這種不重要的細節,有意義嗎?
        “你給我閉嘴,別說話,聽我說。”他很氣惱地道:“我的名字……”
        “汪,你真的是神嗎?”蠢狗突然開口,歪著腦袋,睜大了眼睛,粉紅色的小舌頭吐出來賣萌。
        好可愛的狗。
        年輕公子哥心里頓時浮現出這樣的一個念頭。
        但是下一瞬間,他反應過來,怒道:“我當然是神,我的名字尊貴無比,乃是天庭中赫赫有名的……”
        “所以你是大道境?還是更之上的境界?”蠢狗瞇著眼睛,眼睛里水汪汪的像是黑水晶在翻動著光輝,一臉無辜天真好奇地問道。
        這狗顏值真高。
        之前怎沒有發現呢?
        在場很多人都情不自禁地泛起這種奇怪的念頭。
        就連水月仙子這種美少女,也突然想要伸出手去摸一摸這條骨骼粗壯的肥碩哈士奇。
        “大……大道境算什么?”白凈公子哥冷笑一聲,道:“吾乃僅次于虛空帝君的神王,掌御十萬天兵天將,征戰四方,攻無不克戰無不勝,更是被稱之為不敗神王,怎么樣,這個名字,夠不夠響亮,哈哈,小家伙,讓一條狗來套本神王的話,拖延時間,是不是覺得自己很聰明,嘿嘿,可惜,吾早就看透了,就算是讓你如愿,又能如何?“
        李牧手心出了一層冷汗。
        竟然被這個話癆給看透了。
        那他為何還不動手?
        “說起來,當年我和你那條老魚精師父,還見過幾次面,雖然他很想要與我切磋高下,但畢竟身份不夠,不好開口,免得自取其辱……”白凈臉面公子哥說的越發眉飛色舞,有些得意洋洋之態,仿佛是沉浸在了昔日的榮光之中。
        這一下子,不只是李牧覺得奇怪,就連云部、霧部的仙門修士們,也都看不下去了。
        您老人家這樣喋喋不休要到什么時候啊?說這些廢話沒有意義啊,快點兒把李牧結果了,開啟【中天之門】,攫取仙緣才是正事吧。
        但他們又不敢催。
        畢竟是上神啊。
        李牧連續嘗試不下三十次的催動【天地環】,心中有些頹然,都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就知道不能寄希望于此了。
        “嘿嘿,好了,說了這么多,我的口都有點兒干了,小家伙,你都聽明白了吧,嗯,看著你一臉迷茫絕望的表情,說明你懂了,那就好,可以上路了。”白凈公子哥道。
        他啰啰嗦嗦說了一大堆,當真是拖泥帶水沒有重點亂七八糟,但一旦過了話癮,真的動起手來,卻立刻就變得干脆無比,直接抬手一指點出。
        殺機流轉。
        一個奇異的赤光古字,在他指尖迸出。
        赤紅的字跡,總共有九筆,每一筆都猶如刀劍斧鉞,隨著他手指一按,九筆字跡,就朝著李牧劈斬鉤拽而來。
        第一時間感覺到這難以抵御的沛然殺意,李牧沒有任何的抵抗和猶豫,直接抽身后退,怒喝道:“還等什么?”
        眾人愕然。
        什么意思?
        下一瞬間,就看那頭顏值頗高的肥狗,突然一臉悲壯毅然決然地把爪子,伸進自己的嘴里狠狠地朝著嗓子眼摳了摳,然后一副摳惡心了的樣子,嘴巴張口,吐出了一團黑光。
        搞什么?
        轟!
        煙塵彌漫,光霧流轉。
        所有人都覺得眼前一黑,仿佛是又什么東西,遮擋住了天空的陽光一樣,一大片陰影投射下來。
        接著就聽到了不敗神王的怪叫之聲。
        等他們反應過來,抬頭一看時,真的是驚呆了。
        一尊萬米高的奇異巨人,出現在校場營地之中,一只腳抬起,腳掌周圍流轉著密密麻麻的古老符咒光華,宛如光海一樣,朝著號稱是不敗神王的白凈臉面公子哥踩去。
        好似巨人踩螻蟻。
        “古神?你竟然召喚出了一尊古神?”年輕公子哥身形飛射,輕松擺脫了古神戰偶的符咒光海束縛,身影懸浮在半空中,臉上的表情極為驚訝。
        李牧沒有說話,操控著古神戰偶,揮動巨掌,像是拍蚊子一樣拍向年輕公子哥。
        年輕公子哥大笑道:“如果是真正活著的古神,倒是可以威脅到我,但是這樣一尊死去的牽線傀儡,嘿嘿,不夠看啊不夠看!”
        他再度伸指點出。
        指法與云部的云光驚天指有些相似,但更加深邃神秘,一個數百米之巨的赤光古字浮現,依舊是字畫如鉤,金戈鐵馬之氣流轉,不過卻是十一畫,隨著他手指一按,畫畫宛如圣靈之刃的字跡,就要劈斬出去。
        就在這時,蠢狗突然開口了,大聲地道:“汪汪,等一等,不敗戰神,你到現在,都還沒有說清楚,你的名字,到底叫什么呢?”
        “是哦,差點忘了。”年輕人的指尖一窒,道:“剛才只說了尊號,沒有說名字,我叫……”
        啪!
        古神戰偶雙掌一合,將他整個人都拍在了掌心中間。
        “耶!”
        蠢狗跳了起來。
        李牧臉上也浮現出了喜色。
        成功了?
        但很快,轟地一聲,古神戰偶的雙掌就炸裂了開來,渾身繚繞著赤光的白凈臉面公子哥,身形如電一般,掙脫出來。
        “我叫宋玉。”
        他咬牙切齒地道。
        所有神部的人,都浮現出一個念頭:這位古神不僅是話癆,可能腦子還不太好。
        但李牧的第一個念頭,卻是:糟糕。
        古神戰偶果然不行。
        別說是擊敗此人,就連困住對方一會兒都做不到。
        若不是之前答應了將軍秦鐘,可以直接轉身就逃了。
        李牧覺得自己一下子,陷入了極度尷尬中。
        他只能再度操控已經破損的古神戰偶,與不敗神王宋玉再戰,同時豎眼開啟,全力催動【先天功】,想要以【破綻之瞳】找到這位天庭上神的弱點,但卻無功而返,雙方的境界相差太大,哪怕是【破綻之瞳】,都看不到任何的端倪。
        蠢狗也數次嘗試,張口將宋玉吞掉,可宋玉速度太快,且對蠢狗口中的攝取法則可以免疫,哪怕是蠢狗嘴巴張的再快,也咬不住宋玉一根汗毛。
        境界上的巨大差距,已經不是其他外力所能彌補了。
        轉眼之間,古神戰偶已經是破破爛爛,行動逐漸遲緩了下來。
        李牧流著冷汗堅持。
        但他知道,自己抵擋不了多少了。
        危急時刻,一個聲音,突然在他的耳邊響起。
        “用環砸他。”
        是黃衣仙女的聲音。
        “啊?”李牧一怔。
        “啊個屁啊,用環砸這個混蛋。”黃衣仙女的聲音略帶疲憊,隱隱喘息,且有一些情緒焦躁,和之前的語氣完全不一樣。
        李牧也沒有多想,直接將手中的【天地環】扔了出去。
        這雙環本來就奇重無比,沉如山岳,被李牧爆發肉身之力砸出去,空氣中軌跡完全模糊,不可捕捉。
        “嘿嘿,沉睡的帝器對我無用……”
        不敗神王宋玉得意洋洋。
        但才剛張嘴說了一句,嘭地一聲,雙環無視他的防御,直接就砸在了他的腦門上,讓他像是失去了平衡的大風車一樣,旋轉著倒飛了出去。
        嗡嗡嗡!
        【天地環】彈回來,落在了李牧的手中。
        “還能這樣用?”
        李牧驚訝無比。
        當他更加關心另一件事情,不由問道:“姐姐,你沒事吧?”剛才黃衣仙女聲音中的狀態,令他感覺到擔憂和不安。
        不等黃衣仙女回答,遠處傳來了宋玉的怒吼。
        他咆哮著要沖上來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毫無征兆地天空之中響起。
        “小玉,退下吧。”
        這聲音溫和之中,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堅定力量,哪怕是被雙環砸蒙圈了的宋玉,也一下子變得冷靜無比,束手應命。
        天空中,一個一襲白袍,黑發披散,五官深邃猶如巖石雕塑一般的俊美中年人出現,似是一輪太陽,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也奪盡了天地之間一些有顏色的東西的光彩。
        李牧的心,一下子就砰砰砰地跳了起來。
        這個人,好可怕。
        他感受到了一種就算是老神棍身上,也從未有過的靈魂壓力和悸動。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福建体彩36选7出球顺序表 体彩浙江6+1 当日玄机特码玄机图 福彩时时彩5d开奖结果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扑克麻将牌哪里有卖 足球彩票19065 湖北福彩精彩十分开奖查询 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 老时时结果公布 36选7开奖号码结果天 四川时时投注平台 天津福利时时彩票开奖 时时走势图龙虎和 重庆时时 广东十一选五app下载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