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0892、帝墓
    仙人之手蹦蹦跳跳,體積縮小了一些,中指和食指像是兩條腿,蹦蹦噠噠來到李牧兩人跟前,頗為擬人化地‘瞧’了二人一陣,大拇指和小拇指,如兩條手臂一樣,靈活地比劃著什么。
        李牧和王言一對視一眼,莫名其妙。
        看不懂啊。
        這是在比劃什么呢?
        怎么感覺這‘仙人之手’有點兒不正經呢。
        “好像是在說,讓我們跟它走?”王言一摸了摸太陽穴道。
        他背起李牧。
        仙人手掌果然是一副‘帶.路.黨’的模樣,在前面帶路起來。
        它似乎是很熟悉這片區域的路線,曲曲折折,帶著王言一在仙宮中穿行,很多偏僻的小路,很多宮墻殿角,本以為無路,結果偏偏還能穿行。
        最為奇特的是,一些仙宮的陣法,也可以被這‘仙人手掌’開啟操控,將他們非常安全地傳送過去。
        最終,一行人來到了一處俯瞰穹頂為正圓形的三層大殿玄色面前,在眾多巍峨高聳的大殿群面前,這大殿并不如何奇特,甚至可以說是低矮,唯一的不同是顏色鮮明,與周圍漢白玉建筑截然不同。
        一條長長的馬道,兩側有類似于文武百官的雕塑,文官持象牙版,武官持劍,還有華表石柱,左右個十二,一直排到大殿口。
        順著馬道,進入大殿內部。
        冰涼肅穆。
        內壁如石壁一樣,刻滿了各種各樣的圖案,有仙人宴會,騰云駕霧,有天軍征戰,有狩獵,有祭司,有治水,有舞蹈,有奏樂等等,仿佛是一幅幅編年史一樣。
        此時李牧已經是昏昏欲睡,精神極差,沒有精氣神再去觀察這些壁畫。
        王言一強壓著內心的焦急,道:“這里可安全?有救治李兄的方法嗎?”
        銹劍輕微的震動,透露了王言一此時心中的焦躁。
        ‘仙人手掌’幾步來到了大殿深處。
        這里真的像是君王處理朝政之地,最深處是一個九龍環繞的皇座,富麗堂皇,金光閃閃,扶手和靠背上的九條五爪金龍,看起來就如活的一般,在淡淡的金光中不斷地游走,蜿蜒不定。
        也不知道‘仙人手掌’做了什么,突然神光涌動,那九條五爪金龍活了起來,在大殿內部飛翔,金光大作。
        就看原來皇座的位置,出現了一個黑色洞口,后面是一條朝地下蔓延而去的階梯甬道,冰涼刺骨的寒意從洞口中冒出來,也不知道延伸向哪里。
        “啪!”
        ‘仙人手掌’打了個響指,然后朝著洞口后指了指,跳起來做一個‘請’的手勢。
        王言一咬咬牙,緊握銹劍,一只手握著銹劍,一只手扶著已經徹底昏死過去的李牧,當先走進了黑洞之中。
        他自己心中,已經沒有了計策,此時也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之前一路走來,‘仙人之手’表現的頗為神奇,似是對仙宮很了解,所以病急亂投醫,只能相信它了。
        甬道幽深,似是通往九幽地獄一樣。
        階梯深沉,一直通往地下。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一個地宮入口。
        兩尊沒有面目,手持套索,背負雙锏的神像,站在地宮入口。
        “這是……無面黃泉守靈神?”
        王言一身形一震。
        他扭頭看向‘仙人手掌’,沉聲問道:“你帶我們來這里是什么意思?無面黃泉守靈神,只有在墳墓門口才有,這里分明是一處地下墓穴。”
        ‘仙人手掌’跳起來打出各種手勢,比比劃劃,連續用‘請’的姿勢,邀請王言一進去。
        王言一猶豫了片刻,心道,莫非這 墓穴中,真的有可以治療‘仙隕之水’傷勢的辦法?
        事已至此,好像也就只能一條路走到黑了。
        在‘仙人手掌’的帶領之下進入墓室,王言一的臉上,浮現出了震驚之色,里面的寬闊和恢弘,遠超他的想象,似是來到了另一世界一樣。
        頭頂是仙金神料雕琢的星空,秘銀流動似是星河,腳下是神金地板,雕刻篆刻出山川河流圖案,三山五岳之形,江河湖海之態,應有盡有,按照一定的比例微化,仔細一看,山尖的冰雪以大帝銀精鋪就,而江河湖海之中的水波,乃是帝道液體金屬秘銀……
        奢華。
        其他不說,單單只是這些東西,只怕是就足以讓準帝級的強者瘋狂。
        王言一的心也砰砰砰地狂跳了起來。
        他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人,但也被耀花了眼睛。
        跟著‘仙人手掌’繼續深入,一路上所見,都是罕見的奇珍異寶,還有一些巨大的靈獸神獸的干尸,坐落于各處,兇威凜然,宛如標本一樣,但皆顯出蒼老之態,顯然是自然老死之后,被搬到這里。
        “不對,這不是一般的墓穴,這是帝墓,是武道大帝為自己準備的墓宮。”
        王言一反應過來,心中的震撼難以言表。
        一座活生生……額,不,是一座真正的帝宮。
        不知道是哪位大帝所建?
        難道是古天庭的創建者龍蝎大帝?
        可龍蝎大帝不是傳聞離開了嗎,并未死去啊。
        王言一真的是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
        但看著看著,他漸漸冷靜了下來。
        因為背后背著的李牧,已經氣息微弱,生機都逐漸消散。
        “快點。”王言一急聲催促著。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催促什么。
        最終,在王言一的催促之下,來到了一座昏暗的墓室中。
        和外面那種奢華的擺飾相比,這座墓室就顯得簡樸了許多,除了十八尊真人大小的普通石頭雕像之外,最中央,一座三層小祭臺上,停著一架鎏金馬車,車轅被兩尊石像扛在肩頭,保持平穩,拉車的馬匹不見。
        馬車沒有車廂,車板平整,上面擺著一具棺材。
        白色仙石雕琢的棺材。
        乳白色的神光從棺材上散發出來,讓整個墓室都籠罩在一種淡淡的乳白氤氳之中,非但沒有墓室該有的那種陰森可怖,反而是有一種說不清的神圣肅穆。
        咔嚓隆隆!
        王言一進入墓室的瞬間,十八尊石頭雕像,突然齊刷刷地扭頭看過來,巖石挪動摩擦的聲音,仿佛是低沉悠遠的雷鳴,穿越時空響起。
        ‘仙人之手’連續打出幾個手勢,然后過去,在這個石頭雕像上摸一模,在那個石頭雕像上拍一拍,然后跳在半空,不斷地打出手勢,好像是在和石頭雕像們商量著什么。
        約一盞茶時間之后。
        咔嚓隆隆!
        石頭雕像的頭顱,才緩緩地轉回去了。
        ‘仙人之手’很夸張地做了一個拍胸脯的姿勢,然后小拇指勾了勾,示意王言一跟上,它先跳上那馬車,將仙玉棺材緩緩地掀開。
        轟隆隆!
        棺材板推動的聲音深沉,一層層奇異的白色光波以棺材為中心流轉開來。
        王言一帶著李牧跳上馬車,看向棺材,心中也是好奇到了極點,這棺材中,到底葬著哪一位大帝。
        一看之下,才發現,原來棺材竟然是空的。
        里面并無尸體。
        棺材的內壁上,密密麻麻地篆刻著諸多不明意義的符文,細小如發絲,繁雜如煙海,王言一只是掃了一眼,就覺得頭暈目眩,有些站立不穩。
        “難道是傳說之中的帝經?”
        他心中震驚。
        ‘仙人之手’指了指棺材,示意他將李牧放進去。
        王言一一怔:“所以你帶著我走了這么長時間,就是看李牧活不下去了,給他準備了一口棺材?”
        ‘仙人之手’跳起來在半空中比比劃劃,似是說著什么,但王言一根本看不懂。
        王言一想了想,最終還是將李牧放進了棺材里。
        也許這棺材,有什么特殊的功效呢,畢竟是一座帝墓核心墓室中的棺材,也許當年躺過大帝。
        汩汩的鮮血,從李牧的身體里流淌出來。
        完好的表面之下,李牧身體內部的血肉骨骼,已經碎了很多,【隕仙之水】的氣息之可怕,連仙人都可以湮滅,李牧撐到這種程度,可以說是一個奇跡了。
        鮮血順著棺材板,浸透了上面密密麻麻的古老符文,血絲在符文凹槽刻痕中流轉,似是有了生命一樣,不只是在底板上游走,更不斷地朝著四壁上蔓延,速度極快,轉眼之間,整個白玉棺材的內壁,變得金紅。
        “這是……”
        王言一心中狂跳。
        莫非這棺材,竟然真的有起死回生的效果嗎?
        他猛然期待了起來。
        轟隆隆!
        ‘仙人之手’搬動棺材蓋,要將蓋子合起來。
        “等一等。”王言一突然開口。
        ‘仙人之手’莫名所以。
        王言一走進了,看著躺在棺材中,看著鮮血流淌的李牧,認認真真地看了片刻,談了一口氣,附身下去,伸入棺材……
        ‘仙人之手’僵了僵,然后大拇指和小拇指做了一個捂眼睛的動作。
        最終,棺材蓋被合上。
        “接下來要做什么?等著嗎?”王言一問道。
        ‘仙人之手’做了一個手勢,意思是王言一隨他離開,并指了指十八尊石頭雕塑,應該是這十八個石人,不同意生者繼續留在這里打擾。
        王言一猶豫了片刻,依言跟隨‘仙人之手’離開。
        一直走出墓宮,走出甬道,來到了圓形宮殿,九條金色的五爪神龍幻化成為皇座,重新坐下來,覆蓋了帝墓的入口。
        -----
        
        第一更,天涼了,大家多加衣。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vr赛游戏设备 重庆时时全天候计划 群英会现场开奖播放 福彩开35选七奖结果 足彩六场半全场 广东11选5今天开奖 南粤风采36选7胆拖计算表 187极速时时网 山东时时犯罪记录 新时时彩app官网下载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送钱 体彩开奖现场直播 11选5两胆教学 今晚十二生肖彩票开奖 福建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表 天津体彩快乐十分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