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1123、人身攻擊
    【暗血魔仙】面色大變。
        “你……你不是死了嗎?”
        他震驚無比。
        ‘墮仙器靈’方畫眉舒展著身軀,聲音中,充滿了毫不掩飾的調侃和戲謔,緩緩地道:“死?你個老烏龜死一萬次,老子都不會死。”
        【暗血魔仙】難以置信地道:“可是……我分明看到,李牧用詛咒綠竹,刺入了你的三大本源穴竅,摧毀了你的生機,你……”
        李牧笑了起來。
        “老仙長,你活了這長的時間,想必是老眼昏花了吧。”
        他手中拿著那桿綠色釣竿,仔細看了看,道:“原來這玩意叫做‘詛咒綠竹’,一聽就不是什么好東西,幸虧我刺的時候,往三大本源穴竅邊上挪了挪,沒有按照你說的去做。”
        “什么?”
        【暗血魔仙】定睛一看,就發現了真相,頓時氣的咬牙切齒。
        他剛才過于自信可。
        自認為將李牧完全掌握在掌心里,算計的死死的,所以看到李牧連刺三下之后,下意識地就覺得是刺到了三大穴竅。
        現在看時,根本不是。
        而且李牧刺的手法,也很高明。
        差之毫厘,謬以千里。
        【暗血魔仙】氣結。
        大意了。
        被李牧給玩了。
        “驚不驚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李牧臉上笑嘻嘻。
        “剛才我刺方前輩的時候,你一定很興奮,哈哈,是不是激動的心臟都快從喉嚨里蹦出來了?哈哈哈,飆演技?我的演技怎么樣?配合的還好吧?”
        【暗血魔仙】快要吐血了。
        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在最后的關頭被欺騙了。
        這可真的是打了一輩子雁,最終卻陰溝里翻船,被雁啄瞎了眼。
        “你這個小畜生,該死的雜碎……”
        他氣的眼睛冒火,忍不住破口大罵。
        我靠。
        人身攻擊啊。
        李牧攤手道:“老仙長,這就是你不對了,是你自己先戲癮大發,先開始表演的,我都配合你演出了這么長的時間,也讓你體會到了萬年期望一朝實現的美妙甘甜,雖然是假的,但也是一片苦心啊,你竟然對我進行人身攻擊,真是太沒品了。”
        【暗血魔仙】氣的幾乎咬碎一口牙。
        一個本以為完全掌握的小棋子,結果竟然失控了。
        看著李牧一臉嘲諷的樣子,他喉頭一甜,一口逆血,差點兒真的噴出來。
        “小畜生,你也不要太得意,就算是沒有刺死方畫眉又如何?你們兩個,還不是在我的仙道領域囚禁之中。”
        他強壓怒火,冷笑道。
        之前那所謂的墮仙器靈帝道領域,那圍繞著方畫眉周圍的暗紅色能量力場,其實并非是方畫眉的力量,而是【暗血魔仙】操控著的輪回仙球的力量。
        輪回仙球,本就是邪物。
        正是這種力量,一直在壓制和封印方畫眉。
        【暗血魔仙】表面上是利用魔刀,將這領域破開縫隙,讓李牧進入斬殺方畫眉,實際上,是在演戲。
        并不是魔刀斬開了暗紅色墮仙力場。
        而是在裝模作樣揮刀之后,他暗中開啟了力場縫隙,故意放李牧進去。
        此時,這種暗紅色邪異殺戮力場重新閉合,將李牧和方畫眉兩個人,都困在了其中。
        “小雜碎,被你發現了端倪又如何?到最后,魔刀還不是落在了我的手中。”
        【暗血魔仙】陰沉沉地道。
        這柄魔刀,是他唯一忌憚的東西。
        當日在擂臺上,李牧拿出這柄刀,把他嚇了一大跳。
        后續的所有事情,都是為了騙刀。
        只要這柄克制墮仙之力的魔刀,落入他的手中,那這升仙之地,就不再有任何力量,可以威脅到他了。
        他,就是無敵的。
        想到這里,【暗血魔仙】心情陡然又好了起來。
        李牧像是看著傻子一樣看著【暗血魔仙】,道:“哈哈,我既然早就發現了你的破綻,難道我真的會把魔刀交給你?”
        【暗血魔仙】一怔,猛然意識到了什么。
        “這刀莫非是贗品?不,不可能,我之前分明已經試過……”
        他失聲驚呼道。
        之前李牧將魔刀交到他的手中時,他當然有觀察過,。
        這柄刀中,絕對有可以克制墮仙之力的陣紋和力量存在。
        不應該是假的。
        否則,他也不會完全相信李牧。
        但此時,李牧的表現,猛然讓他意識到,這柄刀,有問題。
        “小雜碎,你想詐我?”
        【暗血魔仙】看向李牧。
        李牧微微一笑,右手捏了一個手印。
        嘭!
        【暗血魔仙】手中的魔刀,驟然爆裂了開來。
        可怕的能量,瞬間從破碎的刀身之中爆發出來,奇異的符文閃爍之間,化做一張能量羅網,將猝不及防的【暗血魔仙】,直接籠罩在了其中。
        “動手。”
        方畫眉低喝之聲響起。
        李牧早有準備。
        魔刀爆炸的瞬間,他手腕一震,詛咒綠竹斬出數道刀芒。
        叮叮叮!
        金屬交鳴之音爆響。
        那鎖在方畫眉身上的巨型火焰鎖鏈就被斬斷。
        “哈哈哈哈……”
        方畫眉宛如出籠的猛虎,狂笑聲中,化作一道流光沖出去。
        【暗血魔仙】被魔刀爆炸之力所擾,周圍的墮仙力場失去控制,猛地紊亂。
        方畫眉被囚禁在此處無數年,對于這墮仙力場的了解無能能級,瞬間就找到了破綻,以點破面,一拳轟擊在力場上。
        轟隆!
        力場像是無形的暗紅色玻璃碎片一樣炸裂。
        方畫眉在千分之一瞬之間,就破開了周圍的墮仙力場,朝著【暗血魔仙】撲去。
        “找死啊啊啊啊。”
        【暗血魔仙】驟然遭襲,氣的三尸神出竅。
        他奮力一掙,想要將籠罩在身上的符光鎖鏈扯斷。
        誰知道那鎖鏈竟是有奇異的韌性之力,一掙之下,竟是未斷。
        而此時,方畫眉已經殺近。
        他的手腕腳腕上,還拖著火焰仙符鐐銬和四截數十米長的鎖鏈,揮動之間,宛如武器一樣,直接抽向【暗血魔仙】。
        “啊!”
        【暗血魔仙】慘呼一聲,身體差點兒被這火焰鎖鏈抽斷。
        他想要后退逃跑。
        但方畫眉如何會給他這個機會?
        嗖嗖嗖!
        纏繞在他手腕和腳腕上的火焰鎖鏈,像是蟒蛇一樣,將【暗血魔仙】纏住,絞在了其中。
        “愚蠢,你竟然想要用我的力量,將我困住?”
        【暗血魔仙】畢竟是心狠手辣殺伐果斷之輩,反應極快,當下已經冷靜下來,冷笑之中,催動墮仙之力開始反擊。
        纏繞在方畫眉身上的火焰仙符鎖鏈,乃是墮仙力量的結晶,輪回仙球的力量,盡在他的掌控之中。
        但誰知道秘術運轉之下,纏繞在他身上的鎖鏈,竟是沒有絲毫的反應。
        “什么?”【暗血魔仙】這一驚非同小可。
        方畫眉的黑色雜亂的長發披散宛如枯草,朝著兩側分開,露出一張皮也兮兮的臉,毫不掩飾自己得益于洋洋的表情,呲牙咧嘴地笑道:“沒想到吧,我連你的墮仙符文鎖鏈,也煉化了一部分。”
        【暗血魔仙】連續掙扎了幾次,竟是都無法從捆縛的火焰仙符鎖鏈之中掙扎出來。
        反倒是這火焰鎖鏈,越纏越緊,勒進了他的皮肉之中,一道道密密麻麻的詭譎符文光華閃爍,形成了一種無法形容的力量,將【暗血魔仙】的一身力量、神通和手段,統統都封印了起來。
        噗通!
        【暗血魔仙】摔倒在了腳下的巖石上。
        “你……你這是仙道陣法,你竟然真的會仙道陣法……”【暗血魔仙】看到火焰符文鎖鏈上閃爍著的符光,極度震驚之下,嗓音嘶啞地吼道。
        “嘿嘿,早就給你說過了,老子我來自于仙界,你偏不信。”
        方畫眉撩了撩自己的頭發,一個瀟灑的甩發動作。
        這時,周圍的墮仙力場開始崩潰消失。
        整個地下火山山腹空間之中的墮仙之力,失去了操控,一下子變得松散,就像是一支訓練有序的軍隊突然失去了主帥一樣,群龍無首,散入空氣之中,無法再對李牧和方畫眉形成威脅。
        李牧身形如電,從遠處飛射過來。
        “這就是搞定了?”
        他看著被制住的【暗血魔仙】,有點兒難以相信。
        這也太順利了吧。
        方畫眉嘿嘿地笑著,道:“老方出馬,一個頂倆,沒有什么是老方我搞不定的,畢竟,我是仙人,哈哈哈哈。”
        李牧摸了摸鼻子。
        怎么說呢?
        李牧的想象之中,這位人族歷史上的第一絕世天才,連道宮主人、劍君等武道皇帝都欽慕驚艷的人物,就算不是風流倜儻玉樹臨風,也應該是老成持重道骨仙風吧。
        但是現在看起來,這氣質,這談吐,這表情……
        哪里像是一個前輩高人啊?
        這分明就是一個逗逼啊。
        “您真的是方畫眉前輩?”
        李牧不由狐疑地問道。
        “如假包換。”方畫眉道:“你聽過我的名字,哈哈,是不是被我一身仙風道骨所設伏,有一種想要拜倒在老方我袍擺下的沖動?”
        李牧強忍著翻白眼的沖動。
        拜倒你妹啊。
        “制服了這家伙,是不是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了?”李牧道:“外面升仙之地現在亂的很。”
        方畫眉道:“你放心,我早就料到【暗血魔仙】會搞風搞雨,已經提前讓那條狗去穩定局面了……嘿嘿,一切盡在掌握中。”
        什么?
        讓蠢狗薩摩耶去穩定局面?
        李牧心中頓時有一種不妙的感覺。
        方畫眉是不是對‘一切盡在掌握中’這幾個字,有什么特別的理解啊。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优乐江西麻将下载 尚合彩票安全吗 输入影视名称黄色片 306彩票最新版本下载 篮球半场规则 535网络棋牌 王者荣耀女性角色h 闲鱼利用联盟赚钱思路 share wallet怎么赚钱 佛山股票配资 海南飞鱼体彩 福建时时彩走势图今天 篮球规则什么叫走步? 德州麻将官网 全国mba学校排名 GPK钱龙捕鱼涨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