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1142、或有一線希望
    “噢,聽起來真的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李牧笑著道。
        曳尾一看,事有可為,趁熱打鐵道:“你看你,在下界都可以修煉到如此境界,必定是罕見的絕代奇才,等到了仙界,得到仙界資源,用不了多久的時間,就可以一飛沖天,成為仙界的大人物,到時候,我還得需要你提攜呢。”
        李牧大笑起來。
        “你還真的是慧眼如炬啊,一眼就看出來,我是絕代奇才。”
        曳尾連忙道:“那是自然,我的眼光,向來都是很準的。”
        李牧道:“果然?”
        曳尾連連點頭:“果然。”
        “當真?”
        “當真。”
        李牧大笑道:“沒想到仙界,竟然也有如此沒有脊梁的舔狗。”
        曳尾面色有點兒尷尬:“主要是你真的天賦好。”
        李牧點頭道:“好吧,既然你的眼光,真的這么準,那么你有沒有看出來,你再這樣夸我,我可能忍不住要把你閹割了哦,你會不會成為仙界第一個太監仙呢?”
        曳尾臉上的表情,頓時就凝固了。
        他娘的,這個下界土著是個魔鬼吧?
        他只好老老實實地回答李牧的問題。
        很快,關于先遣三十六部仙道勢力,以及仙界關于殖民混沌世界的計劃,李牧就知道了不少。
        當然,曳尾自己,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飛仙而已,所知有限。
        “謝謝你這么配合。”李牧滿意地點點頭。
        曳尾道:“請你遵守承諾,放我離開。”
        李牧震驚道:“我什么時候說要放你離開?”
        曳尾一怔:“你什么意思,你剛才明明說只要我配合……”
        李牧道:“是啊,我說了,只要你配合,我就不閹割你,我什么時候說可以放你離開了?”
        “你……”曳尾驚怒交加。
        李牧手中冥刀,刀光一閃,就將曳尾斬于刀下。
        “整個譫語圣地數萬人,被你帶人屠戮殆盡,僅存不過千,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給你一刀,痛快送你上路,都是便宜你了。”
        李牧冷笑。
        他踩著曳尾的尸體,將刀上仙血拭去。
        曳尾的身上,也有百寶囊,內里有各種書冊、甲胄、丹藥和兵器,以及各種仙界的修煉資源。
        再加上之前兩個被李牧斬殺的飛仙碎身攜帶的各種寶物,李牧算是收獲頗豐了。
        尤其是,在這曳尾的百寶囊中,還搜出一個銀白面具,竟也是如捆仙繩一樣的二品仙器。
        捆仙繩用于擒敵。
        這面具,用于詐敵。
        面具戴上之后,可以模擬變化,不只是外貌,就連一身氣息,都可以偽裝成為仙氣,竟是一件坑蒙拐騙、投機取巧、煽風點火、勾心斗角的神器。
        李牧將這面具煉化了,得到了‘使用說明書’之后,數次嘗試,發現極為好用。
        他甚至都可以幻化做曳尾的模樣,毫無破綻。
        “嘿嘿,這是個好東西。”
        李牧看著面具笑了。
        他的腦子里,突然開始有了一些思路。
        按照曳尾所說,前期降臨下來的仙界殖民三十六部先遣隊,諸多大頭目,平均實力都在飛仙左右,只要操作得當,未嘗不可各個擊破。
        別的不說,就是這些飛仙們身上,所攜帶的各種資源和寶貝,都令李牧眼紅。
        要是將這三十六部擊破消化,整個混沌世界的力量,也許可以提升一個層次,到時候和仙界打游擊戰了,也有了一定資本了。
        “沒有吃,沒有穿,
        自有那敵人送上前
        沒有槍,沒有炮
        敵人給我們造
        我們生長在這里
        每一寸土地都是我們自己的
        無論誰要搶占去
        我們就和他拼到底……”
        李牧哼著《游擊隊之歌》,從大殿里走出去。
        外面營地中,破天力士正在巡邏,井然有序。
        那些譫語圣地的女修們,操控著破天力士,將死去的奴仙的尸體,都砸成肉醬了,也不覺得解恨。
        一具具已經死去,且被抽干了生機的譫語圣地強者的尸體,被收集起來,妥善安葬。
        而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大部分死去的譫語圣地強者,連尸體都化作了飛灰,被奴仙們隨意揚灑在了大地上。
        “公子。”
        “公子大恩,無以為報。”
        “妾身等已經是殘花敗柳,不知道該如何回報公子……”
        女修們心中彌漫憤怒,悲觀,還有茫然,但看到李牧出來,卻還都是極為恭敬地過來,行禮,致謝。
        嘉寧等人,也已經被接回來。
        如今的李牧,在這些譫語圣地女修心目中,宛如再造之神。
        李牧看著這些女修。
        “仙界入侵,生靈涂炭,不只是譫語圣地,整個混沌世界,人族,羽族,妖族,天魔族,皆盡陷入戰亂。”
        “你們今日遭受的苦難,在其他諸大圣地、種族的身上,也都在發生,或者已經發生……”
        “自怨自艾已經沒有任何作用,需奮力一搏,才有一線生機。”
        “我知你們很多人,失身之恥,難免有輕生念頭。”
        “但到底是要留待有用之身,傳承譫語圣地一脈火種,給仙界入侵者迎頭一擊,還是自決于世,一死百了,身為一個武者,你們當有自己的決斷。”
        李牧也沒有說什么振奮人心鼓舞士氣的話。
        他的話,很簡單。
        “譫語圣地舊址,不是久守之地,此地乃是三十六道破界通道之一,妙欲閣定會派下更強的高手,前來查看,我們需要離開此地。”
        李牧說完,看向疏影等女修。
        這一次,疏影沒有任何的猶豫,道:“人在,傳承就在,舊址毀了,還可以再建,我們跟隨公子離開這里。”
        其他女修,亦無異議。
        大災大禍面前,群居動物往往會顯得異常團結。
        李牧點頭,道:“好,帶著破天力士,將圣地中的資源,統統帶走,我們去東星村,太玄書院……不過,在離開之前,我要為妙欲閣后來之人,準備一些禮物。”
        ……
        獸族,狐族大城。
        戰斗逐漸進入尾聲。
        諸多的妖族大能、準帝,被擒無數,皆打回原形,或者被宰殺吃肉,或者套上鐐銬籠頭,當做是坐騎。
        諸多罕見血統的異獸妖者,遭遇還好一點,被抽離血脈,連家中子嗣,都被打回原形,當承受獸崽,要被運回仙界當做寵物出售。
        而那些普通血脈的妖族,遭遇簡直是凄慘,直接被如同豬狗一樣屠殺,被抽干一身修為、精氣和生機,像是貨物一樣。
        駐守在此地的一位武道皇帝被俘,一位武道皇帝戰死。
        其他因為反抗而隕落的狐族強者,更是數不勝數。
        鮮血沖天。
        碧言和貴公子等人,從升仙之地趕來,哪怕是手中帶著獎勵仙器,亦無力回天,最終,只是接應了少數一部分人,帶著妖族一些帝器,倉皇逃離。
        “沒想到啊,升仙之地的那個仙人,如此不靠譜。”
        貴公子一邊逃,一邊恨意無窮地回首狐族妖都,漫天血氣和烈火熊熊。
        他的整個家族,父母,妻女,都已經淪陷,或者被殺,或者被抓。
        此仇,不共戴天。
        他在升仙之地時,被【暗血魔仙】給蒙蔽了,幸好在屠戮之日,他顧忌大肆殺戮會削弱狐族的實力,沒有大肆動手,以至于,后來也沒有被方畫眉清算,和碧言一起,幸存下來,甚至最終得到了圣戰排名的仙器獎勵。
        現在想來,當初一念之仁,可以說是改變了命運。
        只要活著,就還有一絲機會。
        “早就和你說過,仙界對我們,并不友好,投靠過去,只能如雷道祖山那樣,給他們做狗,否則,便是與虎謀皮。”
        碧言淡淡地道。
        夜幕冷風之中,這位風姿綽約的神女,有一種超脫事外,近乎于殘忍的冷靜
        貴公子看著碧言。
        他乃是狐族第一公子,在整個妖族之中,地位尊崇,血脈更是千年罕有,但一直都看不懂碧言這個女人。
        身具青狐神血脈的她,內心深處,到底還隱藏著什么樣不為人知的秘密呢?
        “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貴公子道。
        碧言搖搖頭。
        她此時心中在想,如果換做是李牧,他會怎么做?
        那個屢屢創造奇跡的男人,這一次,面對滅頂之災,面對那些根本不可能戰勝的敵人,他還能再度創造奇跡嗎?
        ……
        “走,離開這里。”
        虎族大帝厲吼。
        他的一只臂膀,已經被斬掉。
        一顆頭顱,也幾乎是被劈成了兩片。
        武道皇帝不可思議的生命力,讓他依舊保持著強大的戰力,不曾倒下。
        他的身邊,虎族太上皇也在燃燒壽命,修為催動到了巔峰大帝狀態,拼死一戰。
        而這兩位虎族武道皇帝的身后,數千名年輕的菁英級虎族強者,正在含淚不甘而又憤怒地后退。
        虎族妖都,一片火光沖天。
        鮮血浸染,死者無數。
        四千歲以上的虎族強者,留下來拼死奮戰。
        而許多年富力強的虎族菁英,則被強制喝令撤離,保留火種。
        那個被小九從地球帶來的寵物坐騎老虎,一臉慌張之色,被諸多虎族虎族強者,簇擁在逃亡隊伍的最中間。
        族中賢者有預言,混沌世界虎族一脈,薪盡火傳的唯一希望,就在這只不靠譜的流氓虎身上。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11选五全包法 北京单场奖金计算器澳客网 2017年六开彩开奖结果今晚 欢乐真人麻将开心版 30选7中奖奖金 11选5两胆教学 天津时时彩网app下载 黑龙江时时开奖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山东11选五最精准的计划软件 秒速赛历史记录 吉林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软件 新时时历史数据 混合串关 辽宁12选五前三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