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1191、四絕傳承
    李牧想到此處,在仙界該如何行動,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思路。
        他甚至都有點兒懷疑。
        這一切,是不是早就都在老神棍的掌握之中呢?
        或者也是【遮天行動】的一部分?
        否則,怎么會偏偏將自己一行,傳送到滄海派的遺址中。
        李牧笑了笑。
        想起老神棍,他心里還有一絲絲的擔憂。
        在被傳送之前的最后一瞬,也未見到那場戰斗的最后結局,也不知道糟老頭子和太玄書院的眾人,最終有沒有安全潛伏遁去。
        以糟老頭子的手段,應該是成功了吧。
        搖搖頭,將紛亂的思緒,從腦子里驅趕出去。
        李牧開始翻閱那本記載著【光滄海日月求仙訣】心法的書簡。
        這門心法,乃是滄海派的修行總綱,滄海派的劍、丹、陣、御獸四絕神通,都是從這一修行總綱之中衍化出來,極為神妙。
        李牧用三天時間,大約將這總綱吃透之后,傳授給了小九、袁吼和地球流氓虎。
        袁吼倒是修煉認真。
        但一狗一虎就不怎么放在心上。
        這倆貨,依舊熱衷于在滄海派的遺址中,四處搜尋,想要搜出傳承寶物之類的東西。
        時間流逝。
        轉眼就一個月時間過去。
        李牧一直都留在陸浩然的書庫之中,閱讀,修煉。
        他已經將一身真元,通過修煉【觀滄海日月求仙訣】,都轉化成為了仙元,渾身道骨仙風,仙氣飄飄,當真是如同在世仙人一般。
        至此,李牧的修為境界,總算是再進一步。
        單論修為,他在奴仙境界。
        但論戰力,不算暗金冥刀,可斬飛仙。
        算上暗金冥刀,則連謫仙巔峰,亦可數回合之內斬之。
        “磨刀不誤砍柴工。”
        “我的最佳選擇,應該將修為,再提升一個境界,出去行走仙界,才能更有把握,此處人跡罕至,正是適合修煉,不妨再留一段時間。”
        李牧想法清晰。
        接下來約小半年的時間,李牧一行,就都留在這滄海派遺址之中。
        李牧將當初方畫眉所贈的那顆【仙道種子】和幾個單位的仙晶,都全部煉化,同時將星辰之心中的所有能量,亦全部都煉入體內。
        他的修為,在飛速地提升著。
        至半年后,已經是飛仙境初階的修為。
        整個人已經徹底脫胎換骨,由凡體進入了仙體。
        不過,修煉境界提升,一些【觀滄海日月求仙訣】中所描述的修為神通,卻略有不同。
        李牧思忖,這乃是因為,陸浩然留下的這部修煉功法,乃是數萬年之前,仙崩時代的心法,其上描述的諸多神通,修為特征,與仙崩之前吻合,與當代仙界的諸多景象,自然也是有所不同。
        但,這種差別,問題并不嚴重。
        李牧修煉值至飛仙境,身上的各種修煉資源,算是徹底告罄。
        他亦是有針對性地,將【御獸仙尊】陸浩然的御獸絕學,也揣摩研習,記在腦海之內。
        再留在這仙門遺址中,就沒有了意義。
        靜極思動。
        應該出去走一走了。
        李牧一身滄海派的修為仙元,來到藏書庫中央的陸浩然畫像面前,執弟子之禮,恭恭敬敬地行禮。
        行禮完畢,李牧正要離開。
        突然,那掛在墻壁上的畫像,竟是發出一聲嘆息。
        李牧一怔,心神狂跳。
        那畫像開口說話:“吾之傳承,盡在你身,可愿拜入我滄海派,拜我為師?”
        李牧強壓心中驚訝。
        他之前也曾用法眼仔細觀察過這畫像,并未奇特之處。
        誰知道竟然暗藏玄機,畫像竟然可以開口說話。
        難道是陸浩然未死,寄魂于其內?
        略微思忖,李牧在畫像前行禮,道:“弟子愿意。”
        他學了滄海派的心法,也學了陸浩然的御獸秘術,算得上是半個滄海派弟子,對此也并沒有什么排斥。
        “好,從今以后,你就是滄海派御獸一脈,唯一單傳弟子了。”
        那畫像開口,面部表情也有變化,頗為欣慰的樣子。
        同時,一團柔光,從畫像中飄飛出來。
        李牧一看,卻是一塊身份銘牌,一套白色制式衣袍學子,以及一個制作精巧的銀色手環。
        “仙崩浩劫降臨,我滄海派追隨【牧云仙主】,奮力一掙,卻遭袍澤背叛,未能逃過這一劫,至今,傳承已斷,山門已滅,唯一一線生機,應在你的身上,為師不求你復仇,但求你保住滄海這傳承,將之存續下去即可。”
        “仙門遺址之內,還有劉青峰、林一行與楚長風三位長老的劍、丹與陣法傳承在內,若你未曾發現,可照為師所留玉冊所書,找到藏書地點,一并取之,自己修煉亦可,尋找有緣之人亦可,傳承下去便是功德一件。”
        “此地生路斷絕,轉生池唯一一點靈氣,已經耗盡,自此之后,怕是再無人會來了。”
        畫像上的陸浩然,語氣平和,略帶滄桑,一一述來。
        李牧都仔細記下。
        等到一切都交代完畢,畫像之上,陸浩然的身影,逐漸暗淡下去,似是仙力耗盡一般。
        李牧跪在畫像前,恭敬地行禮。
        陸浩然當年號稱【御獸天尊】,名頭極大,但為人卻是生性平和,不喜殺戮。
        所以這藏書庫,以及之前的通道中,都未曾設置絲毫的禁制障礙,所交代之事,也未曾多提及當年之時,不求李牧為滄海派復仇,只想著滄海一脈的傳承可以延續。
        此人心境,遠非普通仙人,可以媲美。
        而他賜下的白色仙衣,名曰【滄海袍】,乃是當初滄海派核心真傳弟子的制式衣袍,五品仙器級別的防御之物。
        那銀色名牌,也不簡單,乃是一件儲物仙器。
        其內存有陸浩然多年積蓄,有仙晶、礦石、以及造型、品秩不一的大小數百件御獸仙器,還有一些其他宗門的修行心法,不盡相同。
        李牧一看便知,這位【御獸仙尊】真正的財富和積蓄,其實都在這身份銘牌之中。
        若是有人來到這書庫之中,如小九那般,對于書冊書簡,并無興趣,失望離開,或者是將此地書冊書簡都搬走的話,只怕是永遠都無法得到陸浩然的真正認同,這些財富,也不會被賜下來。
        一飲一啄,皆由己定。
        倒是那銀色手環,乃是當年陸浩然的隨身至寶【滄海御獸環】,一件罕見的超品仙器,憑借此環,陸浩然打下了威震諸方的【御獸天尊】之名。
        可惜以李牧如今的修為,無法催動此環。
        煉化了那枚身份銘牌,李牧將銀色手環,收納進入銘牌空間,又將銘牌納入丹田之內。
        之后,又煉化【滄海袍】,一念之間,便可穿著在身,且隨著心意,可做多種變化,就算是依照李牧的念頭,化作一身李寧運動服套裝都可以。
        李牧收下這一切,走出藏書庫,將朱紅雙門,再度封閉封印。
        也許這里以后不會再有人到來,也會還會有。
        李牧將其封印,保存完好,日后有緣人來此,當是一番造化。
        之后,按照銘牌之內一枚玉冊上所說,李牧帶著袁吼、小九和地球流氓虎,分別在一座隱蔽的崖壁洞府、一處廢墟宮殿下方,以及一片看似普通的樹林中,找到了劉青峰、林一行與楚長風這三位昔日與陸浩然并列的滄海派四大太上長老畢生所學的劍、丹與陣法傳承。
        “還是太主人有仙緣啊,我在這遺址中,撅著屁股搜尋了半年,都未曾找到這些密.處,太主人修煉半年,一下子,就都找全了。”
        地球流氓虎狂拍馬屁。
        他看著其中楚長風長老留下的陣法傳承流口水。
        道理很簡單,陣法可以不用廝殺便保命,也可以陰人,殺人不用刀,簡直不要太爽。
        李牧想了想,干脆將這楚長風的傳承,賜予地球流氓虎。
        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
        若是地球流氓虎沒有這方面的仙緣,無法修煉,再收回來也不遲。
        剩下的劍與丹兩門仙道絕學,卻是不適合袁吼與小九,一猴一狗也不感興趣,李牧暫且留下了。
        “這仙門遺址中,必定還有其他未發現的寶藏。”
        小九無限郁悶地道。
        它也是尋了半年,毫無所獲,李牧一日之間,盡起三處秘寶藏點,真是不甘心啊。
        “就算再有仙緣,亦不屬于我們了,強求不得,先離開這里吧。”
        李牧道。
        按照陸浩然所留路線圖,李牧四個最終離開了滄海派仙門遺址。
        約十天之后,終于走出了蒼耳山。
        再半日,來到了一座小型城郭之外。
        在仙界經歷了半年多的‘單機’時間,驟然看到城池仙民,李牧心中一振。
        遠遠看去,這城郭占地不大,土墻建筑,遠看仿佛是一個慌敗的邊陲荒城一樣。
        李牧恍惚間覺得,自己好像是回到了中國古代的亂世時期,而不是仙界之中。
        城郭共有東南西北四門,每一座城門口,都有身穿黑衣的奴仙弟子看守,但一個個懶散墮怠,一點兒精神氣都沒有。
        而出入城門的仙民,也都衣衫襤褸,面有悲苦之色。
        一座沒有太多生氣的仙界小城。
        李牧四個來到東城門口,抬頭一看,上面一塊巖石牌匾,篆刻【黃風城】三個字,想來便是這城郭的名字了。
        “我來到仙界,以一己之力,肯定是無法扭轉局面,需借助一些仙界宗門大派,一邊尋找王詩雨、花想容的下落,一邊想辦法,調查清楚當年仙崩之事,混入萬仙盟,取得身份和地位,才能保住混沌世界、紫薇星域和地球。”
        李牧心中想著,跨步走進城門。
        就在這時——
        “慢著。”
        門口的黑衣奴仙守衛首領,猛然開口,喝住了李牧。
        補昨天一更。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中日韩美女 ag电子游艺开户 排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湖北麻将分子怎么打的 福彩3d之家 大兴彩票安卓 福利彩票双色球 14场胜负怎么玩 四川快乐12有技巧吗 五福彩下载 pk10开奖 问道3开赚钱攻略2015年 广东闲来麻将官网 美国美女图片大全手机壳 mba考试科目及时间 三全中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