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0076、腦子一熱
        李牧的出手,給予在場所有人的震撼,無疑是巨大的。
        抬手之間,將一塊鑲嵌在泥土之中的數萬斤之巨的巖石,扔上數百米高的虛空之中,這種力量,已經打破了他們對于內氣武道的認知。
        尤其是當他們用震驚的目光,看向李牧的時候,發現這個人的身上,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內氣波動,也就是說,剛才那驚天一窒,完全靠的就是肉體的爆發力。
        天啊。
        這個世界上,竟然有這種怪物的存在?
        神州大陸上,不管是九大宗門的掌教,還是縱橫天下的豪俠,亦或是皇族帝國的高人,不外乎武道內氣和法力修為這兩種修煉路線——法力修煉對于修者的天賦要求更高,所以術士相對武者較少,而且也不擅長單兵作戰。
        李牧的身上,既無內氣波動,也無法力元素,單憑肉體就有如此效果……肉身修煉,存在著先天桎梏,被認為是武道修煉的最低級階段,歷史上,最出色的肉體修者,不外乎數千斤的力量,跳的更高,跑得更快,但在內氣武者和術士的方面,也基本上是被屠宰的對象。
        但是現在,李牧卻將肉體之力,推動到這種程度?
        他真的不是被披著人皮的妖怪嗎?
        可他的身上,一點兒妖氣都沒有啊。
        就連老乞丐,也一副見鬼了的表情。
        他身邊,黃白花大肥狗嘴巴張的比老乞丐更大,一副很人性化的表情,眼睛里充滿了震驚。
        表情正常的只有小蘿莉明月一個人。
        小蘿莉面色平靜,眼神有點兒呆滯,看著周圍的一切,目光落在李牧的身上,有點兒親切,安安靜靜的樣子,好像是很困就要睡著一樣。
        但是,她這種所謂的正常表情,卻恰恰是一種不正常的表現。
        因為換做平日里的小蘿莉,只怕是早就大呼小叫地蹦跶了起來。
        原本激烈無比的戰場,因為這一瞬間的變故,出現了一種詭異的停頓。
        而身為矚目焦點的李牧,一點兒都沒有這方面的覺悟。
        他拍了拍掌心中的泥土,四下打量,在尋找另一塊可以用到的巖石。
        轟隆!
        水潭湖泊之中,爆起數百米高的水柱。
        怒吼聲之中,巨蛟再度破水而出。
        它猩紅的眸子,好似是流淌著血光一樣,劃破了水霧迷離的夜幕,朝著李牧看來,猶如飛射的利劍,速度快到了極點。
        李牧心中產生出一種前所未有的驚悚恐懼。
        他施展輕身術逃離原地。
        “快出手。”
        青衣中年術士大喝了起來。
        他已經看出來了,李牧已經成為了所有人之中,唯一一個可以威脅到巨蛟的人,必須為他拉扯開空間和時機,讓他用投擲巨石的方式,來重創巨蛟,其他人的各種招式戰技,都難以對巨蛟產生根本性的影響。
        無數道青色的風刃,像是漫天風暴一樣,滴溜溜地席卷而出,將巨蛟籠罩在其中。
        叮叮叮!
        風刃斬在巨蛟的身體上,仿佛是砍在鋼鐵之上一樣,爆發出一簇簇的火星,全部都被彈碎彈開,巨蛟的鱗片顯然要比任何人想象的更加堅固,那么多的風刃,無法再其上列下哪怕是一絲的縫隙裂痕。
        “陰陽縛!”
        【魔心】凌厲大喝,渾身彌漫黑白雙色的法力氤氳,雙手猛地向前揮出,所有的法力氤氳化作兩條黑白巨繩,纏繞在了巨蛟的身上,延緩其活動。
        【仙面】周可兒和天狼道傳人白如霜身形在峽谷之間不斷地彈跳閃爍,變化各種方位和角度,攻擊巨蛟。
        但刀劍斬在巨蛟的身上,也如那風刃一般,爆起一簇簇的火星,最終完全無功而返。
        四大強者很自覺,都將自己擺在了牽扯和分散巨蛟注意力的地位上,為李牧創造條件。
        這倒并不是說,他們就真的覺得,李牧要比自己更強。
        這是一種戰斗本能和戰斗意識。
        真正的強者,如白如霜和【仙面魔心】這樣的宿敵,哪怕是平日里相互敵視,都想要擊敗對方,但在這樣的戰斗之中,卻配合的很好。
        當然,這也和他們面臨著的利益誘惑有關。
        畢竟一頭快要化龍的巨蛟啊,何其珍貴,哪怕是能夠得到一滴蛟血,都足以改變他們的武道之路。
        為了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就算是和死敵合作一把,又有何妨?
        巨蛟的仇恨值,果然是很快就被這四大強者給拉走。
        李牧找到了另外一塊巨石,比之前投擲的那塊更大,雙臂一發力,嗖地一聲,輕松地投了出去。
        “他媽的……”
        老乞丐爆了一句粗口。
        他的眼珠子都快爆出來了。
        因為這一次,他看的更加真切。
        那足有十萬斤重的巨石,真的又被李牧像是丟沙包一樣給丟了出去。
        速度快如隕星。
        老乞丐真的難以相信,世界上有這樣的怪物。
        一個人類的身體之中,竟然會有這樣的力量?
        媽的他到底是什么怪物。
        那黃白花大狗,嚇得尾巴都夾起來了。
        顯然也是受驚不輕。
        轟!
        巨蛟毫無意外地再次被砸中。
        巖石碎裂,漫天湖水加上巖石,混雜在一起,像是發生了一場泥石流一樣,原本景色幽靜美麗的后山深淵峽谷,此時就像是末日崩塌降臨一樣。
        而巨蛟龐大如山的身形,被砸的踉蹌趔趄,倒下去,重新跌回到了水中。
        可見李牧這一擊,有多恐怖。
        “好……”
        中年青衣術士忍不住大聲喝彩。
        但就在這時,李牧面色一變,大聲道:“小心……”
        話音未落。
        巨蛟那碩大的巨尾,從湖面之下猶如一道閃電一般破水而出,略過長空,狠狠地拍在了中年青衣術士的身上。
        嘭!
        悶響聲之中,毫無防備的中年術士,身體周圍的青色法力護盾被拍了個粉碎,整個人就像是被蒼蠅拍拍中的蝴蝶一樣,飛出去數百米,狠狠地撞在了峽谷峭壁上。
        堅硬的峭壁,被裝出一個人形的深不見底的大洞。
        同時,暴怒之中的巨蛟,比以第一次更快的速度,從水面之下升騰起來,快如閃電,一爪子探出,將另一位術士【魔心】凌厲直接捏在了爪心中。
        武道世界之中,有【云龍探爪】之說,其意就是,神龍從云霧之中探爪,蘊含著神妙的武道真意,其痕跡無跡可尋,其威力巨大,傳說就算是仙魔,甚至是域外大妖,都難以抵擋神龍巨爪這么一探的威力。
        曾有武道界的先輩先賢,偶然之間,得見神龍探爪的一幕,因而大受啟發,模仿神龍探爪,開創出了威力巨大的招式,對于后世,影響深遠。
        比如說之前在太白縣城之中的【云龍劍】穆仁龍,所修煉的【云龍三現劍法】,就是因此而來。
        不過,穆仁龍的【云龍三現劍法】,只不過是悠遠版本,太過于粗糙,自然是和真正的神龍探爪的武道真意差了十萬八千里,即便是如此,都已經足夠他成為西北武林道上的狠角色之一。
        此時,巨蛟即將化龍,這一爪探出來,強如【魔心】凌厲,都沒有反應過來,被抓了個正著。
        蛟巨大的爪子,抓著一個活生生的人,就像是捏了一只蒼蠅一樣。
        “陰陽盾。”
        【魔心】臨危不亂,大喝,渾身的陰陽法力爆發,流轉起來,化作一個圓形的巨盾,將他保護在其中。
        但巨蛟一發力,咔嚓咔嚓的清脆響聲之中,黑白雙色圓盾就已經有了裂開的跡象。
        眼看著【魔心】凌厲,就要被直接捏成為肉泥。
        “表哥……”
        【仙面】周可兒面色大變。
        她瘋狂地朝著巨蛟攻去,想要救人。
        “吼!”
        巨蛟怒吼,尾巴一甩。
        神龍擺尾。
        嘭!
        周可兒被直接拍飛,像是流星一樣,砸進了旁邊的峭壁之中。
        轉眼之間,四大強者,就剩下了一個天狼道傳人白如霜。
        李牧一看,心中大驚。
        怎么回事?
        這巨蛟一發狂,竟然到了這種程度?
        戰況竟然是瞬間就一邊倒。
        這還打個毛線啊。
        李牧本性地就想要逃跑了。
        說起逃跑,李牧是一點兒心理負擔都沒有。
        畢竟有猥瑣老神棍十年的教導和臨別之前的敦敦教誨。
        安全第一。
        活著才能改變一切。
        當年劉邦被項羽打成狗,但畢竟每一次都活了下來,最終才有后面的大漢帝國。
        況且,畢竟李牧身上還背負著地球的希望呢。
        要是死在了這里,二十年之后地球要被強拆了那可咋整?
        這一切念頭都在李牧的腦海之中閃過,他就要轉身帶著明月開溜的時候,扭頭看到了遠處,明月安安靜靜臉上帶怯地站在岸邊,渾身濕透,沾染了泥水,那種迷茫、膽怯、恐懼的表情,簡直是難以用語言來形容。
        那種眼神和姿態,一瞬間,就像是一道閃電,擊中了李牧的心臟。
        李牧立刻就想起了老乞丐之前的話。
        這是明月最后的機會了。
        錯過今夜,一旦這頭蛟潛伏下去,再也得不到蛟血,明月很有可能,就被體內的妖靈給吞噬了。
        難道要眼睜睜地看著,這個星球上唯二兩個對自己不求回報的好的小書童,就這樣在如此年級香消玉殞嗎?
        李牧打了一個寒顫。
        他腦子一熱,老神棍昔日的教導都拋在了九霄云外,怒吼一聲,化作一道閃電,朝著暴怒逞兇之中的巨蛟飛射過去。
        ---------
        昨天欠了2更,等到刀子回到寶雞,一定會補上。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手机版掌心福州麻将 微信上如何赚钱 星际战甲怎末赚钱 金龙棋牌网 3d试机号与开机号今天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 捕鱼平台现金版手机下载 辽宁快乐12开奖直播技巧 有没有不投资就能赚钱的好项目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告开奖结果 双色球走 创业板股票涨跌幅度 手游棋牌赢现金 以太坊交易手续费多少 凤凰彩票平台官网地址 中国广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