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西游之穿越諸天 > 第五百零五章 妖族
    江皓剛剛從閉關之處走出來,便有瑤池弟子前來稟報,有南嶺妖族中人前來拜訪,已經在瑤池圣地之中等待了三個月之久。

     “讓他們進來吧!”江皓倒是不覺得意外,甚至連他們的來意也能猜到幾分。

    遮天世界之中的妖族可不像西游世界之中的妖族那樣,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哪怕已經在不斷衰落,但依舊是三界之中最頂尖的勢力之一,妖師府更是敢于天庭抗衡,還能略占上風。

    遮天世界之中的妖族隨著后荒古時代最后一代妖帝青帝的消失,不過區區萬年時間便已經徹底沒落了下來,堂堂青帝后裔顏如玉在得罪了姬家之后,被姬家一路追殺逃往東荒北域,若非是孔雀王出手庇護,她恐怕會直接死在姬家的手中。

    在這種時候,突然聽聞妖族之中出現了一個大圣,會來求見他也就在預料之中了,畢竟如今整個北斗星域為人所知的圣人也不過三個罷了,其中還有一個已經死在了江皓的手中。

     很快,便見一眾妖怪在瑤池弟子的引領之下走了進來,當先的乃是一女子,一身白衣,黑發輕舞,長長的睫毛顫動,眼眸似迷蒙著水霧,頸項纖秀,冰肌玉骨,本體乃是一株隨風搖曳的青蓮,正是青帝后人妖族公主顏如玉。

    在她身后,左側站著一個身材魁梧的大漢,朱砂面孔,眼若銅鈴,穿著一身道袍,殺氣騰騰,本體乃是一條百丈長的赤蛟,右邊則截然相反,乃是一個相貌清雅,靈動自然的白衣少年,目光清澈,柔軟的頭發隨風飄蕩,似冰封之上的一朵白蓮,本體乃是一只五色孔雀。

    后面還跟著十數個妖怪,從白象到蛇蟒到花斑虎黑熊應有盡有,都是人身獸首,帶著明顯的妖族特征,他們之中修為最差的也是仙臺一階,太上長老級別的,換在西游世界之中,也是玄仙境界的妖王了。

     這些個妖族已經算是北斗星域之中妖族大半的力量了,但這么點力量就算放到黑暗動亂之前,也不過相當于人族三兩個圣地罷了,等到了黑暗動亂之后,諸多太古種族出世,在那個生人不如狗、大圣滿地走的時代,他們就更是連炮灰都算不上。

     眾妖走進大殿之中,遠遠的便看見了高居王座之上的江皓,忙恭敬的施禮說道:“晚輩顏如玉、赤龍道人、孔雀王、烏鴉道人……參見前輩!”

    江皓嗯了一聲,淡淡說道:“你們來見我所為何事?”

    顏如玉身為妖族公主,率先站了出來,說道:“晚輩聽聞前輩正在搜尋古經,尋求機緣進一步突破修為,特意來給前輩送上我青帝一脈傳承下來的妖帝古經,其中記載了我妖族無上絕學妖帝九斬和天妖九式,希望能讓前輩有所收獲,也可壯大我妖族實力!”

    顏如玉右手輕輕一揮,掌中多出了一塊玉佩,乃是一個青蓮模樣,上面刻滿了金色道紋,雙手奉了上去,里面記載的正是青帝留下來的妖帝古經以及妖帝九斬和天妖九式的秘術。

    “有意思!”江皓眉頭輕輕一挑,并沒有去接這妖帝古經,目光卻是放在了顏如玉的身上。

     這顏如玉雖然只是一個女子,但卻是巾幗不讓須眉,做事之大氣就算是許多圣主都不一定能做到,堂堂青帝古經說送上來就送上來,而且絕口不提江皓承諾出去的延壽萬年的蟠桃,只說想要讓江皓的修為可以提升,自己好似無欲無求一般。

    她是在賭,賭江皓不會白白收下她的妖帝古經,她想要的顯然不是一個蟠桃,哪怕這顆蟠桃代表的是萬年壽命。

     江皓說道:“你倒是舍得,連這妖帝古經都愿意送上來!難道就不怕我將這古經昧下去?”

    聽了江皓的話,顏如玉忽然展顏淺笑,好似空谷幽蘭突然綻放,整個大殿都亮了起來,彌漫出一股淡淡的香氣,讓人心神都跟著清醒了幾分,好似突然年輕了一般。

    她知道江皓既然這么問了,那便是她賭贏了!

     “顏如玉身為青帝后人,但凡事對我妖族有利之事,自當竭力而為。妖帝古經雖然珍貴無比,但若是能夠提升前輩實力,讓我妖族在北斗星域的處境得到改善,顏如玉怎么會不愿意將古經拿出來呢!”

    顏如玉的語氣誠懇無比,將這些年來妖族的現狀一點一點講了出來,想她作為堂堂青帝后代還會遭到姬家的追殺,其余妖族的處境可想而知,說著說著淚珠便開始在眼眶之中閃爍。

    顏如玉跪倒在地上,說道:“晚輩求前輩能為我妖族撐腰,讓我妖族如萬年前一般能光明正大的生活在天地之間,不受人族迫害追殺!”

     “求前輩為我妖族做主!”其余妖族也紛紛跪倒在了地上,一同高呼起來,聲音震得整個大殿都顫動起來。

     赤龍道人和孔雀王也跪倒在了地上,以他們的實力橫行天下沒有問題,但卻沒有辦法庇護天下的妖族,因為在面對極道帝兵的時候,他們根本無能無力,但江皓卻是不一樣,作為一個圣人,只要一句話說出,哪怕是那些擁有極道帝兵的圣地和荒古世家也得仔細斟酌,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人族那邊,我可以幫你們解決,但恐怕要不了多久太古種族就會紛紛出世,到時候你們要面對的就不止是人族了!”

    盡管遮天世界之中的妖族和他沒有半毛錢關系,但看在這妖帝古經的份上,江皓也不介意做一些舉手之勞的事情,他并沒有隱瞞,直接將太古種族即將出世的事情講了出來,

    “什么?太古種族?它們不是已經消失了數萬年了嗎?”

    “這、這怎么可能?這些年來就算是幾只太古種族現世,也會引起腥風血雨,若是大規模的出現,整個北斗星域就要完了!”

     …………

    眾妖族神情大變,紛紛議論起來,不怪他們驚慌失措,若是現代社會,突然聽說萬年前的恐龍要突然出現,引起的騷亂恐怕比這個還要強烈百倍。

    說到這里,就不得不提一點,遮天世界之中的妖族和太古種族完全是兩個概念,盡管他們在有些地方看上去極其相似。

     太古種族乃是北斗星域之中土生土長的生靈,傳承可以追溯到北斗星域誕生之初,而妖族和人族則都是橫跨星域而來的外來者。

     只不過因為妖族與普通的太古種族差別不大,在初來之時沒有引起太大的轟動,直到后來逐漸暴露出來之后,才與太古種族結下仇怨。

    而人族因為與太古種族的王族相似,加上數量又極其龐大,從一開始就引起來太古種族的注意和驚慌,后來發現了人族的弱小之后,惱羞成怒,認為他們褻瀆了王族的榮譽,把他們當做血食和奴隸來對待。

    這也是人族、妖族為什么在面對太古種族時能夠同仇敵愾的原因,而在沒有了太古種族這座大山之后,彼此之間又開始爭斗殺戮的原因。

    “好了!”江皓的話中用上了一縷法力,一眾妖族只覺得心神一顫,從靈魂深處涌起一種服從的念頭,剛剛還吵鬧的大殿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張了張嘴,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眾妖族對視了一眼,發現彼此的眼中滿是驚駭之色,他們之前只是知道江皓是圣人,實力修為深不可測,但因為西游世界功法內斂的緣故,他們一直沒有看出江皓的與眾不同之處,直到此時,他們才明白,江皓的實力遠遠超乎他們的想象。

    江皓并沒有理會他們心中的想法,淡淡說道:“我畢竟不是北斗星域之人,早晚會離開!我可以做妖族護法,庇佑你們三十年時間,但三十年后如何,卻還需要靠你們自己了!”

    顏如玉眉頭一蹙,還想再說些什么,但卻是被孔雀王給攔了下來,他長相雖然只是少年,但卻是活了數千年的老妖大魔,已經察覺妖族在江皓心中的分量遠不如在他們心中的重要,三十年已經是江皓的底線。

    “我妖族與天斗與地斗,本就應該自強不息,三十年時間已經不短,多謝前輩!”孔雀王拱手說道。

     打發走了一眾妖族,江皓翻看起了青帝留下來的妖帝古經,相比于之前得到的吞天魔功和不滅天功來說,這妖帝古經無疑要更適合他一些,不僅是上面傳承下來的神術,里面關于修煉的部分對他也是受益匪淺。

    青帝是后荒古時代唯一一個也是最后一個證道成帝之人,其才情天賦可想而知,比之狠人大帝和無始大帝也是絲毫不差,因為他的本體乃是混沌青蓮的緣故,其中有許多關于修煉的東西竟是可以在凈世青蓮之上得到印證,這讓江皓有些驚喜莫名。

    同時,他也想到了化仙池中長出了混沌青蓮的那塊銅綠,那銅綠能夠滋生混沌青蓮,肯定有其不凡之處,只是不知道對他這凈世青蓮有沒有用處,若是可以提高凈世青蓮品質的話,那對他來說就太重要了。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高频彩导航 爱波网群 麻将app作弊器 曾道女指码 重庆时时免费计划聊天室 31选7开奖结果今天福建今天r 网页单机捕鱼达人 西甲 14场胜负彩18077期 ag真人娱乐是什么 快赢彩票首页 王者捕鱼器68000图纸 白山棋牌游戏中心下载 王者荣耀貂蝉H公孙离 企业管理硕士考试科目 桌彩网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