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西游之穿越諸天 > 第五百七十二章 拿下
    “終于還是來了!”姑蘇城千里外的一處山峰之上,江皓靠坐在一塊大青石上,眸中金光閃爍,姑蘇城中發生的一切盡收眼中,口中輕聲自語著:“我倒要看看,這樣的局面,你要如何處理!”

    他口中的你,不只是保安堂里面對著一眾陰兵鬼差的白素貞,還包括那隱匿在姑蘇城上空的觀音菩薩。

    也許是因為自身修為是靠著信徒們的愿力支撐起來的,白蛇傳世界之中的觀音菩薩一身修為雖然到了大羅金仙,但對自身氣息的掌控卻是很差,也就是能瞞瞞白素貞這等修為的妖怪,在江皓眼中,完全就如同一個大燈泡一般顯眼,就算是想忽視都忽視不了。

    這是怎么回事?怎么連閻羅王都來了?

    白素貞看著面前的閻羅王和一眾陰兵鬼差,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心中驚疑不定。

    她之所以會來的如此之晚,卻是因為她見許仙這些日子以來一直心神不寧,特意回了趟青城山,想要尋些仙參何首烏來給許仙補身子,沒想到一回來,便見到了這樣的場面。

    白素貞將寶劍收了起來,朝著步輦之上的閻羅王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禮,說道:“白素貞拜見閻君!”

    閻君?!

    許仙心頭一顫,身子瑟瑟發抖起來,眼前一陣陣的發黑,凡人對閻羅王的恐懼本就比對任何神佛的都要更甚,更何況這閻羅王此次是專門為他前來。

    嘩啦啦!

    步輦之上的垂簾朝著兩旁緩緩打開,閻羅王的身影出現在了一眾人的面前,聲音不怒自威:“白素貞,你隨黎山老母修煉多年,也算是得道之人,可知曉自己現在是在做什么?”

    白素貞拉著一旁的許仙跪倒在地上,苦苦哀求道:“閻君,我家官人陽壽未盡,只因受道驚嚇魂魄出竅,這才昏迷不醒!為救我家官人,我斗膽闖入了天庭求取仙丹,以致冒犯了天后娘娘,幸得觀音菩薩大發慈悲,將我救了下來,更為我從南極仙翁處求來了靈芝草,用來救人。但,怎料在這期間,我家官人的殘魂被黑白無常兩位大人抓去了陰間!求閻君明察,許我家官人還陽!”

    閻羅王說道:“許仙肉身未毀,陽壽未盡,許他還陽本無不可,但你可知他在陰間的這段時間,闖下了何等彌天大禍?”

    “彌天大禍?”白素貞一怔,臉上滿是疑惑之色,說道:“閻君,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誤會?我家官人不過是一介凡人,手無縛雞之力,怎么可能闖下什么大禍?”

    “手無縛雞之力?”閻羅王冷笑一聲,語氣之中是抑制不住的怒氣,說道:“你也太小看他了!他不僅是殺了黑無常,還將枉死城毀掉了大半,放出了里面的冤魂厲鬼,將整個陰間弄得一塌糊涂!”

    “這不可能!閻君,我夫君只是凡人,怎么可能殺死黑無常,還講枉死城毀掉?”白素貞根本不相信許仙能做出如此事情來,語氣激動,說道:“官人,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冤情?你快告訴閻君,閻君明察秋毫,定會為你做主!不會冤枉……不會冤枉……”

    說著說著,白素貞的聲音卻是不自覺的低了下來,因為她發現許仙的反應有些不對,在他的神情之中只有畏懼怯懦,而沒有任何被冤枉、想要反駁辯解的意思。

    “難道……難道閻君說的都是真的?”白素貞張大了嘴,臉上滿是不可置信之色。

    許仙好似受到了驚嚇一般,身子朝后一縮,但在白素貞目光追問之下,只得點了點頭,算是承認了下來。

    “這……這怎么可能?”白素貞整個人都傻在那里,只覺得一陣頭昏目眩,她是知道許仙做下的一切究竟犯了多大的罪過,正因為知道,才會更加的絕望。

    “娘子,娘子你聽我說!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那道士給我的符箓會那么厲害!”許仙知道自己現在唯一能夠依靠的也只有白素貞了,不斷解釋著,痛哭流涕:“我只是害怕,我只是想回陽世,我自小與姐姐相依為命,不想我們的孩子一出生就沒有爹啊!”

    孩子兩個字讓白素貞一下子從慌亂之中清醒過來,一雙眼睛緊緊的抓著許仙,連聲追問道:“道士?什么道士?這和他有什么關系?”

    “就在兩個月前,我得知娘子你懷孕之后,便想要去城南將王婆請來照顧你,結果在路上遇到了一個道士,他說我會有血光之災,就送了許多符箓讓我護身。對!這一定都是那妖道在搗鬼,他迷惑了我的心智,如果不是他,我根本不可能殺了白無常,也不可能毀了枉死城!”

    許仙就像是溺水之人看見了一根稻草,死命的攥在手心里,再也顧不得其他,把之前發生的一切都盡數講了出來,臨到最后更是把所有的過錯都扣在了江皓的頭上,渾然忘了自己之前賭咒發誓不會把這些事情告訴任何人。

    這許仙果然靠不住啊!

    江皓嘴角帶著一抹冷笑,卻是不甚在意,這種事情他早就已經預料到了,在他當初與許仙分開的時候,便已經施法將許仙腦海里關于自己的印象給抹掉了。

    “師傅,姑蘇城那邊陰氣好重,是不是地府來找我姐姐麻煩了?”小青也從洞府之中走了出來,她看不見姑蘇城中到底發生了什么,但卻也察覺到了那邊濃濃的陰氣,臉上滿是擔憂之色。

    “青兒,稍安勿躁!觀音已經去了,不會有什么事的!我們在這邊看著就行!”江皓擺了擺手,右手輕輕一點,虛空之中道道漣漪出現,他卻是將自己看到的情景用幻術顯現了出來。

    閻羅王開口問道:“道士?那道士姓誰名誰?是何模樣?”

    “那道士……那道士……”許仙絞盡腦汁想了半天,但卻發現自己腦袋里關于那道士相貌的記憶完全是一片空白,甚至連他是男是女是胖是瘦都想不起來:“我……我想不起來了……”

    這自然是江皓動的手腳,他在離開許仙之時,便已經將“閻君,這定然是那妖道施法的緣故,我家官人是被他騙了,這才犯下了如此滔天大禍!”

    閻羅王不置可否,繼續問道:“既然想不起那道士是何模樣,那他給你的符箓呢?”

    “在這!”許仙按照江皓傳授的方法,口中默默念動咒語,手中光華一閃,頓時多出了一張赤紅色的符箓,一旁的判官將符箓接了過來,雙手奉到了閻羅的面前。

    “這符箓竟然無需法力就能施展!威力也不弱!實在是不可思議!”閻羅王將符箓拿在手中,仔細查探了一翻,心中一陣驚嘆,知道許仙說的都是真的。

    “許仙,這符箓數量若是足夠,的確可以殺死無常,毀掉枉死城!”閻羅王的話讓許仙和白素貞臉上一喜,但緊接著便聽見閻羅王繼續說道:“但這符箓卻沒有迷惑人心的作用,只算是利刃罷了,闖下滔天大禍的,依舊手持利刃之人!來人,將許仙給我拿下,押回地府!”

    “遵命!”一眾陰兵鬼差們應了一聲,朝著許仙走了過去,手中鐵鏈飛出,纏在了許仙的身上。

    許仙嚇得面色煞白,口中不斷叫道:“娘子!娘子救我啊!”

    當!

    白素貞面色一急,手中寶劍揮出,直接將許仙身上的鐵鏈斬斷,一把將許仙拉到了身后,擋在了一眾陰兵們的面前。

    閻羅王面色一沉,喝道:“放肆!白素貞,念你修行不易,現在速速退去,我可既往不咎!否則,連你也一同拿下,打入十八重地獄之中!”

    “就算是入十八重地獄,我也要和我家官人在一起!”白素貞沒有絲毫的猶豫,神色堅定無比。

    “不知好歹!”馬面怒喝一聲,身上鐵鏈嘩啦嘩啦作響,濃濃的陰煞之氣自他身上冒出來,凝聚在開山斧之上,朝著白素貞斬了下來。

    白素貞拉著許仙朝后退了半步,寶劍向上揮出,架住了當頭劈下的開山斧,又斜著一絞,將那力道化解到了一旁,只聽到當的一聲巨響,開山斧直接陷入了青石地板之中。

    嘭!

    她一腳踏在斧柄之上,身子如同蝴蝶一般翩翩而起,直接將馬面給踢飛了出去,轟的一聲撞在了一旁的墻壁上,將那墻壁撞得粉碎。

    嘩啦啦!

    一陣陣鐵鏈的聲音傳來,卻是一旁的牛頭見馬面不是白素貞對手,趕緊沖了出來,手持著磨盤大小的流星錘,掄圓了朝著白素貞砸過來,力道之大,掀起陣陣勁風呼嘯。

    但,他的實力與馬面相差無幾,借助著陰神之位,也不過勉強到達了天仙境界,比之小青還要遠遠不如,更不要說是白素貞了,哪怕此時白素貞因為懷孕實力十不余一,對付他們倆也是輕而易舉。

    轟!

    白素貞身子一側,流星錘擦肩而過,砸在了一旁的窗戶上,木屑橫飛,她將手中寶劍一橫,劍氣直取牛頭的胳膊,逼得牛頭不得不撒手丟下流星錘,朝后退去。

    “大膽妖孽!膽敢阻攔地府行使公務,今日定饒你不得!”

    眼見著白素貞就要帶著許仙從一眾陰兵的包圍之中殺出去,閻羅王面色鐵青,右手一揮,一道暗光閃過,化作一道鐵鏈朝著白素貞。

    不好!

    白素貞面色一變,寶劍用力揮出,但只聽見當的一聲,寶劍竟直接從中斷開,她自己也倒飛了出去,噗的一口鮮血噴出,摔倒在了地上。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查3d历史100 韩国50年房价历史走势 赛车pk开奖直播网 篮球赛果开奖 河北十一选五人工计划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2元网站 一分赛 北京快三形态走势图 福建时时11选五结果查询 今晚排列三预则 极速时时时间 云南十一选五计划预测 内蒙古时时走势图经网 快3开奖贵州结果查询6月28 vr赛 一小时多少钱 极速快艇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