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西游之穿越諸天 > 第六百零六章 唾手可得的機緣
    江皓在上下打量聞仲的時候,聞仲同樣也在觀察著江皓。

    他的修為并不算高,只是玄仙境界,但自幼跟在金靈圣母身邊,哪怕是通天圣人也面見過數次,眼界卻是不淺,自然能夠看得出眼前江皓的不凡。

    不過,這顯然并不是他對江皓如此客氣的原因。

    此時闡截人三教還未因封神一事翻臉,講的是”紅花白藕青蓮葉,三教本來是一家“,聞仲身為三界第一大教、號稱”萬仙來朝“的截教三代親傳大弟子,別說眼前的只是一個不認識的散修了,就算是面對準圣大能也不需要有任何的退縮。

    之所以會如此客氣,更多的是他本身的性格使然。

    縱觀整部封神演義,聞仲除了對商紂有些愚忠之外,無論是在品性還是為人處世方面都可以說是無可挑剔,錯就是錯,對就是對,從未見過他不講理仗勢欺人的,在這一點上,要遠好過闡教之人,尤其是哪吒的師傅太乙真人,身為闡教十二金仙之一,卻沒有一點氣度,將不講理和仗勢欺人做到了極致。

    哪吒大鬧東海將東海三太子抽筋扒皮,他給哪吒出謀劃策到南天門堵路;哪吒失手誤殺了石磯娘娘的侍女,他不僅將責任推到了浩劫定數上,甚至還斬草除根直接將石磯娘娘給煉化成了原形,手段之狠辣厚黑就連江皓都不得不嘖嘖稱嘆。

    哪吒性子偏激桀驁,一言不合就割肉還母削骨還父,太乙真人絕對要負主要責任,而等到他后來發現哪吒性子桀驁到連自己的話都敢不聽了,直接是借著燃燈道人之手將玲瓏寶塔送到了李靖的手中,用火燒刀刺這種殘虐的手段逼得哪吒屈服,全然沒有顧忌過哪吒心中的想法,可以說是枉為人師。

    哪吒在封神之時還和楊戩還是半斤八兩,但到了西游時期,便已經被楊戩甩的看不見了,未嘗不是因為此事種下的心魔。

    聞仲見江皓一直不說話,還道他是對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懷,臉上滿是歉意:“道兄,子受他年幼無知,行事無禮沖撞了道兄,聞仲在這里代他向道兄陪個不是,道兄莫要與他一般見識!”

    子受?那不就是商紂王嗎?這么看來帝乙(商紂王之父,托孤于太師聞仲)還沒有死,他還沒有登基了?

    江皓看著面前面帶不服的子受,眼中若有所思,右手輕輕一揮,解開了子受身上的法術,還了一禮:”道友客氣了!江皓雖然只是一介散修,但也不至于為這點小事耿耿于懷!剛剛只是覺得道友名字甚是耳熟,這才有些遲疑。”

    他在西游世界之中是截教弟子,但在這里卻不是,只能是自稱為散修。

    聞仲倒是不疑有他,笑道:“聞仲自幼拜在金鰲島碧游宮金靈圣母門下,許是道兄在哪位道友口中聽說過在下。不知道友這次下山所為何事?聞仲如今在大商朝內為官,說不定還能夠幫到道友。”

    江皓搖了搖頭,說道:“倒也沒有什么定要做的事情。只是我前些日子在山中修煉,心有所感,察覺到凡間有些機緣,這才下山走上一遭,沒想到今日卻碰上了道友。“

    “原來如此。”聞仲點了點頭,倒也沒有多問,畢竟機緣這種事情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極其重要之事,有的就連同門道友都要隱瞞,更不要說是其它人了,“相逢即是有緣,道兄不如隨我到軍中坐上一會兒,嘗一嘗凡間的酒菜,也讓聞仲一盡地主之誼!”

    “好!”江皓倒也沒有拒絕,他也想趁著這機會好好了解下如今的三界究竟是個什么情況,封神一事究竟是進行到了哪一步。

    他雖然有千里眼和順風耳在身,但封神演義世界隱藏在太多不可測的危險和大能,他也不敢肆無忌憚的去打探消息。

    聞仲的軍營離這里并不遠,不過百里的距離,兩人騰云駕霧不過瞬息之間就到了軍營門口,遠遠地能夠看見軍營上方血氣沖天而起,如同狼煙一般匯聚在一起,血氣之中一只玄鳥的身影若隱若現。

    玄鳥,正是殷商的象征!

    很顯然,封神世界之中的凡人軍隊也不像看上去那么簡單,尤其是達到了一定數量之后,與人族王朝氣運凝結在一起,威力并不弱于一般的練氣士。

    “道友請!”聞仲親自把江皓引入了軍中大帳之內,擺下了酒宴,杯來盞去之間,江皓也從聞仲口中得到了不少他想要知道的東西。

    如今帝乙在位已經十二年,帝辛還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若是不出意外的話,他還要再等上十四年,才會在帝乙病逝之后登上王位,成為商朝末代君主商紂王。

    此時的聞仲還不是托孤大臣商朝太師,但也已經是帝辛的老師,統帥天下兵馬的大將軍,剛剛征討東夷大獲全勝,正要前去朝歌獻俘威懾四方諸侯,作為送給帝乙賀壽的壽禮。

    帝辛帶領麾下侍衛捕獵劍齒虎,同樣也是為此。

    在江皓的旁敲側擊之下,他也了解到,通天教主已經下令眾門人緊閉山門坐誦黃庭,無事不得隨意下山,想來三教已經簽下了封神榜,劫數也已經是在醞釀之中。

    只等一個引子的出現,將這場浩劫徹底引爆。

    江皓的目光望向了端坐在一旁的帝辛,也就是商紂王,封神浩劫的序幕便是由他親自拉開的,“但得妖嬈能舉動,取回長樂侍君王”,敢對著女媧起色心而且還把它寫了出來,這作死的本事絕對是天下無雙。

    聞仲卻是不知道他這個學生日后會有這么大的本事,一邊與江皓飲酒談玄論道,時不時的還會指點帝辛一二,顯然是把他當做日后的君主在培養。

    不得不說,聞仲身為截教三代大弟子,又在凡間歷練了這么多年,無論是在見識還是在為人處世方面絕對有一套,再加上他本身剛直不阿豪爽的性格,更是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一番交談下來,哪怕是江皓都對他頗有好感。

    而,聞仲對江皓的感官就更好了,他往日里見多了一心修煉的同門師兄弟,但還是第一次見到像江皓這般,無論是在修煉還是在治國安民上都見識過人的。

    “道兄大才,聞仲不如!道兄何不隨我到朝歌走上一遭,說不定那機緣并不在山野之中,而是在朝廷之上!”聞仲顯然是動了愛才之心,想要拉江皓為官,

    這種事情在后世看來不可思議,但在封神世界之中卻并不少見,無論是李靖、聞仲還是孔宣都在殷商做過官,目的各不相同,有的是為了榮華富貴,有的是為了報恩,有的則是為了擴大自家宗門在凡間的影響力。

    別的不敢說,就拿江皓看到的,在這軍中絕大多數人都是截教教義的信奉者,其中便包括殷商未來的君主子受。

    不過,這些對江皓來說并沒有任何的意義,尤其是在知道封神將起之后,他更是不愿意與殷商扯上什么關系。

    “不了!”江皓果斷拒絕了聞仲的邀請,沒有一絲的猶豫,“榮華富貴于我等修煉之人,不過是過眼云煙,毫無半點意義!為官一事,實非在下所求!”

    別說是他現在還沒考慮好自己要不要蹚封神這趟渾水,就算真的下決心要參與進來,那也應該是像陸壓一般,淺嘗輒止的置身其中,隨時可以抽身離開那種。

    聞仲心有遺憾,還想再勸兩句,但一旁的子受見江皓對朝歌如此不屑一顧,心中卻是升起了怒氣,冷哼一聲:”真是不識好歹!區區一個山野之人,也敢如此狂妄,真是不識好……”

    砰!

    話未說完,便見聞仲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臉色鐵青,怒道:“還不住口!我往日里是如何教你的?就是讓你如此對待天下賢才的嗎?還不快向……”

    “不必了!”江皓不待聞仲說完,便打斷了他的話,說道:“聞仲道友,人各有志,有的東西對旁人來說重若泰山,但對我來說卻是輕如鴻毛,這榮華富貴、這商朝便是如此。今日相見,便是有緣,酒興已盡,我也該告辭了!最后送道友一句,有些事情非是人力可以改變,道友莫要太過執著,該放下時便放下!”

    說罷,江皓不待聞仲再說什么,身形一閃,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不見。

    與其在這里浪費時間,不如先去把握住那些唾手可得的機緣,比如說——武夷山!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做石材销售赚钱吗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 6场半全场预测 005期一头三码中特码 玩麻将的技巧高手 胜分差玩法126111 赛马会官方资料 单机麻将免费版手机版 竞彩篮球大小分加时赛算不算 小区里开棋牌室赚钱吗 吉林市麻将玩法规则 一波中特参考资料 环亚彩票安卓 零点棋牌下载中心 公式规律四肖全年料 内蒙快三专家最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