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西游之穿越諸天 > 第六百四十七章 顛倒黑白
    寶劍自心口穿過,廣成子的動作頓時一滯,周身涌動的法力光芒也漸漸消散,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鮮血不斷自心口流出,氣息也徹底斷絕。

    這……這是個什么情況??江皓愣在了那里,看著廣成子的尸體半天沒有回過神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通天教主竟然真的視而不見,眼睜睜的看著廣成子死在了一眾截教弟子的圍攻之下,死在金鰲島碧游宮前。

    這卻是與他之前的推測有些不符。

    難道是我想差了?這封神浩劫真的只是兩教相爭,各憑本事?

    江皓眉頭微皺,心中不免有些懷疑自己以前的推測判斷。

    其他的截教弟子卻是沒有想這么多,火靈圣母的大仇得報,一個個哈哈大笑起來,尤其是親手殺死了廣成子的烏云仙,站在一眾同門中間,如同英雄一般,得意洋洋。

    多寶道人臉上的神色卻是有些復雜,雖說殺死廣成子是在替自己的徒兒報了仇,但到底是違背了師尊的法旨,這讓他的心頭難免有些惶恐自責,眼見著番天印沒了法力支撐,從半空之中掉了下來,右手一揮,將他接到了手中。

    金靈圣母看出了多寶道人的心思,笑容也漸漸收起,說道:“師兄,那廣成子巧言善辯,我等師尊不察其事,才會吩咐任他打,讓他以為吾教無人,這才敢如此猖狂放肆!我等將其誅殺,非是違背師尊法旨,乃是為了我教的威嚴!等下我自會去向師尊請罪,若是師尊責怪,我愿一力承擔,不讓眾位師兄弟為難……”

    “師妹,何出此言!”多寶道人眉頭一挑,打斷了金靈圣母的話,開口說道:“誅殺廣成子是我之言,將番天印繳上玉虛宮亦是出自我口,師尊若是責罰也該責罰我,與你無關!”

    “是我違背了師尊法旨,殺了廣成子,要罰也罰我!我去向師尊請罪,無論師尊如何責罰,我絕無半點怨言!”烏云仙也在一旁叫了起來。

    “還有我,沒有我的金箍將廣成子捆住,烏云仙也殺不了他!”

    金箍仙這一開口,其余截教門人也紛紛叫了起來,一個個都要把事情攬到自己身上,吵吵嚷嚷鬧成了一團。

    就在這時,廣成子的神魂自尸體之中飄了出來,恨恨的瞪了他們一眼,隨即不受控制的朝著西岐封神臺方向飛了過去。

    見此情形,無當圣母不怒反喜,大笑起來:“諸位道兄,莫要爭了!師尊令吾等緊守山門,莫要沾染因果,他們闡教想來也是如此!這廣成子違背法旨在前,下山招惹是非又來我金鰲島賣弄,也當是那榜上有名之人,我等在山門之內將他誅殺,只是順應天數,并非是違背了師尊法旨!向來師尊正是因為這一點,才沒有出手阻攔我們!”

    她這一說,其余截教弟子也是眼睛一亮,紛紛點頭稱是,神情也跟著放松了幾分,剛剛爭著承擔責任,那是義氣使然,他們骨子里對通天教主也是敬畏到了極點,能不受責罰自然是最好的。

    多寶道人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知道無當圣母這些話不過是在狡辯罷了,但他也沒有點破,只是準備等下自己去向通天教主請罪,他身為截教的大師兄,在場發生任何事情,都應該由他一力承擔。

    “大哥,這怎么和我們之前見到的不一樣?”六耳獼猴的聲音再次從江皓識海之中的滅世黑蓮上傳出,語氣之中帶著幾分疑惑不解。

    當然不一樣了!

    江皓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多寶道人、無當圣母他們沒有見過魂魄上榜時的情景,他可是看過不止一次,尤其是當初在西岐城殺人的時候,見到的就更多了。

    眼前這廣成子的情況,和他之前見過的截然不同。

    以往見到的上榜之人,一旦身死,神魂便立刻會受到封神榜的牽引,渾渾噩噩的朝著封神臺飄過去,但剛剛的廣成子顯然不一樣,他死后好一會兒,神魂才從身體上飄出,而且神智也要清醒的多。

    這根本不是受到了封神榜的牽引,更像是肉身死亡之后,神魂被人拘著,強行拖向了封神臺處,而能當著一眾截教門人將此事做的如此不留痕跡,也只有那碧游宮中的通天教主了!

    這說明他以前的推測并沒有錯!

    這封神浩劫的確是三清導演的一場好戲,只不過,這中間應該是發生什么事情,以至于通天教主故意假戲真做,放手不管,讓一眾門人弟子殺死了廣成子,為了避免他神魂俱滅,又親手將他送到了封神榜上。

    難道是因為廣成子將火靈圣母的金霞冠送到金鰲島,讓通天教主自覺顏面掃地?

    江皓搖了搖頭,不對,應該不是,若通天教主真的被廣成子激怒,當初就會出手收拾他了,哪還用如此麻煩,這里面定然還有他不知道的原因在!

    江皓正在那里冥思苦想,便見碧游宮的宮門從中打了開,通天教主隨身道童水火童兒走了出來,朝著面前的一眾截教門人躬身說道:“諸位師叔,老爺法旨,召你們進去!”

    眾人對視了一眼,跟在水火童兒身后再次進了碧游宮,還不等他們施禮下拜,便聽見通天教主冷哼一聲,道:”爾等真是好大的膽子!我令廣成子下山傳吾法旨,爾等竟敢不尊師命,恃強生事,將其殺害,無法無天胡作非為,可是連我的訓諭都不放在爾等眼中?”

    他這一怒,嚇得一眾截教門人弟子面色慘白兩腿發軟,似靈牙仙、虬首仙這些更是撲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不斷的磕著頭,連話都說不清楚,只不斷的求饒認罪。

    多寶道人、金靈圣母、龜靈圣母這些常年跟在通天教主身邊的親傳弟子,雖然也倒身下拜,眼底卻是閃過一抹喜色,以他們對通天教主的了解,他若是真的怒了,直接便會出手懲戒,哪里會說這么多?

    看來師尊對那闡教對那廣成子也是心有不滿!對我等私下里的舉動,并未真的發怒,只是因為難以向元始師伯交代,這才會如此呵斥我等!

    多寶道人心思通透,上前一步,跪下稟道:“老師圣諭,怎敢不依?只是廣成子太欺吾教,他在老師面前虛言以對,在我等面前卻妄自尊大,辱罵我等不堪!弟子實在氣憤不過,這才出手,諸位同門皆是受我牽連,請老師責罰!”

    “‘紅花白藕青荷葉,三教原來是一家。’他豈會不知,如何敢出言辱罵爾等?分明是你們狼子野心,多生事端!”

    “老師在上,廣成子之言惡毒,弟子原不敢說,但事已至此,也不敢再有所隱瞞!那廣成子罵吾等是’左道旁門,不問披毛戴角之人,濕生卵化之輩,皆可同教共處。’他視吾等如無物,只稱玉虛道法至上無尊,弟子不服,這才會違背師尊圣諭,與他交手!怎奈他道法不精,死在了弟子手中!”

    通天教主和多寶道人你一言我一語,三兩句話的功夫便將黑鍋給扣在了廣成子的頭上,到最后周圍的一眾截教弟子也紛紛點頭口稱的確如此,做了此事的人證,將此事定死,不給廣成子任何翻身的機會。

    江皓在后世見慣了顛倒黑白亂扣黑鍋的事情,倒是不覺得什么,但一旁金翅大鵬雕、孫悟空等人卻是看得目瞪口呆,徹底刷新了三觀,總算是明白為什么無論什么時候天庭靈山都能站在大義的角度進行聲討,似這種顛倒黑白殺人誅心的手段,誰能擋得住?實

    “既如此,此事卻是那廣成子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至于這番天印,便先放在我這里吧!爾等且去安心修煉,若有事時,我來與他講!”

    通天教主點了點頭,給此事下了最后的定論,將番天印收了去,也將事情扛了下來,這護短的態度倒是和元始天尊如出一轍,只能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廣成子之死在金鰲島上引起的風波漸漸平靜了下來,但在外面卻顯然不是如此。

    隨著廣成子的一縷殘魂出現在封神臺上,姜子牙再也顧不得什么伐紂大業,慌忙騎著四不像朝著昆侖山玉虛宮飛去,將此事稟報給了元始天尊和一眾闡教同門。

    一時之間,群情激憤。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福彩25选7期开奖结果 8号彩票论坛规律单双中特 体彩p3专家杀码 时时彩怎么买才能赚钱 宁波麻将7百搭技巧 江苏快三开奖号 神算天师特码网 河北时时彩技巧大全 国标麻将平台 现金捕鱼提现 澳彩足球指数捷报网 王者荣耀妲己挤奶点点游 澳洲幸运8开奖是什么意思 王中王论坛资料大全 滚球全场大小球 怎么算 七星彩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