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西游之穿越諸天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李靖死,哪吒生
    李靖從來都不是一個不甘于現狀的人。

    十二歲那年,當他得知世上真有仙人存在的時候,不惜花費數年時間,歷經千辛萬苦,到了昆侖山拜了度厄真人為師,但可惜的是他修道數十載,雖學得了一身本事,但終究是仙道無望。

    他不得不聽從師命下山享受凡間的榮華富貴,做官他同樣不差,短短數年便坐到了總兵一職,原本以為一生就要如此度過,沒想到江皓的出現讓他機緣巧合為天庭立下了功勞,這讓他再次看到了位列仙班的機會,結果卻又因為江皓,讓這一切成了一場空。

    他自然是不甘心,但又有什么辦法呢?只能是日夜借酒澆愁,直到得知哪吒竟將天庭的重犯送到了乾元山,這讓他很是驚恐,因為他知道天庭有令凡是暗中相助楊家余孽的,以同罪論處,殺無赦。

    但很快,他便意識到這同樣也是一個機會,天庭越是嚴懲不貸越說明天庭余孽的重視,若他能幫天庭將這兩個余孽找到,不就像當初江皓幫天庭找到殺害東海龍王的兇手一樣立下大功了嘛!

    但空口無憑,如何才能讓天庭相信呢?為此他甚至不惜親手將哪吒送到了天庭手中,眼睜睜的看著他自殺身亡,有些心痛,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凡間再好又如何比得上天庭?親情再重又如何及得上仙道?

     他如愿以償得到了大金烏的賞識以及日后重賞的承諾,但沒想到就在這最后關頭,卻因為一個妖孽,被天庭拋棄在了這乾元山中。

    眼看著天庭兵馬越走越遠,李靖眼中滿是絕望之色,尤其是當眼角瞥見江皓臉上的冷笑,心中更是一寒。

    李靖掩面痛哭之聲震天,心中卻漸漸冷靜了下來,我李靖大業未酬,絕對不能死在這里,身子一晃,駕起一道祥云,便要朝著遠處遁去。

    “李靖,我說了今天要把你留下來,你還想走!”江皓嘴角帶著一絲冷笑,右手輕輕一抓,一道金光閃過,李靖只覺得一股子吸力從背后傳來,身子不受控制的朝著后方倒飛回去,嘭的一聲摔倒在了江皓的腳下。

    李靖灰頭土臉的摔在地上,很快便爬了起來,哀求道:“大王,饒命啊!求求你,放了我吧!”

    “李靖,放不放你,不是我說了算,你要問他!”江皓冷笑一聲,右手一張,哪吒的魂魄陡然出現在了身側,在這烈日之下,也讓人感到陣陣陰寒。

    李靖身子一顫,眼睛瞪得滾圓,牙齒都在打著顫:“哪……哪吒……”

    “李靖!你想不到吧?還能在這里見到我!”哪吒的聲音幽幽傳出,魂魄之體帶著陣陣的陰氣,吹得李靖瑟瑟發抖,毛骨悚然。

    李靖臉色煞白,額頭細密的冷汗直冒,恨不得拔腿就跑,但他知道有江皓在,自己根本別想走,呆了半晌,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痛哭道:“哪吒,是爹不好,都是爹不好!爹不該……”

    “爹?”哪吒臉色陰沉的可怕,仰天一陣大笑,聲音里說不出的凄苦悲涼,指著李靖喝道:“李靖,從我割肉還母剔骨還父開始,我們便之間再沒有半點關系!“

     “對對對,是爹……是我李靖對不起你,我不配為人父,但……”李靖聲音里一片哽咽,痛哭流涕,臉上滿是真誠與追悔之色:“但我真的是為你好啊!天條天規素來無情,我本來想著讓你戴罪立功,這才押著你到向天庭認罪,沒想到……沒想到……”

    “我也沒想到你性子會如此剛烈,竟會選擇如此激烈的方式,是我對不起你,是我以前對你的關心了解太少!我有錯!我有錯!”李靖神情一陣激動,神色之中滿是痛苦,好似整個人都快要崩潰了一般。

    “江大哥,我看他說的也是真的,雖然辦了壞事,但也是為了哪吒好”楊嬋到底善良心軟,看著李靖蓬頭垢面,如此模樣,有些不忍,說道:“哪吒,不如你就原諒了他吧!他到底是你爹啊!”

    楊蛟同樣也面露不忍,在他看來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李靖如此痛哭流涕,應該不是作假,也跟著點了點頭。

    哪吒神情有些不知所措,因為江皓影響了劇情,他不像原著中那樣先是被李靖逼死,又在即將還陽之際被砸了金身,雖然痛恨李靖,但還沒有到那種不共戴天的地步。

     江皓有些看不下去,這李靖的臉皮還真厚,說哭便哭,這演技比他也不差分毫,一套說辭更是把自己摘的干干凈凈,連帶著楊蛟楊嬋也為他求情,這手段也沒誰了,瞳孔之中光芒一閃,一道金光迸射而出,直取李靖的神識。

    “這是攝魂咒,可以震懾人的神魂,讓他說出心底的想法!”見三人神情有些疑惑不解,江皓解釋了一句,轉過頭問道:“李靖,你將哪吒送給天庭,究竟是為了什么?你有沒有想過他可能會被天庭殺死?“

    “我……我要位列仙班……就算哪吒那孽子死了也……也值得……”李靖表情有些呆滯,說話一頓一頓的。

     一旁的楊蛟楊嬋也是滿臉的不可置信之色,瑤姬為了和楊天佑在一起,不惜違背天規寧愿舍棄神仙之位,但李靖為了位列仙班竟然不惜讓哪吒去死,實在是出乎他們的預料。

    “李靖!”哪吒聽得目呲欲裂,身上怨氣彌漫,指尖鬼氣彌漫,厲聲喝道:“你給我去死!”

    李靖這時候已經從攝魂咒中解脫出來,他也明白自己剛剛說了什么,望著撲過來的哪吒,眼中滿是絕望之色。

     “哪吒,住手!他畢竟是你的父親,弒父有違天地人倫!”太乙真人的聲音陡然傳了出來,一道青光閃現,將哪吒攔下來。

    哪吒身子在半空之中掙扎不開,滿臉的不甘憤怒之色,叫道:“師父,他不是我爹……”

    “對!真人,我畢竟是哪吒的……”李靖臉上滿是劫后余生的欣喜,正說著,一道金光迸射而出,噗的一聲直接穿透了他的心口,將他臉上的欣喜瞬間化作了不可置信,眼中光彩消散,只剩空洞灰白。

     “既然哪吒兄弟不方便出手,那就讓我來!”江皓的聲音淡淡響起,剛剛太乙真人阻止他殺五金烏,他雖然沒說,但心中也是有些不滿,更何況這李靖他也是看不過去,不如殺了一了百了。

    “江皓大哥!”哪吒一臉喜色。

     金光洞中,太乙真人沉默了好半晌,才開口說道:“道友,這天地間日后當有一場浩劫,李靖在這浩劫之中還有些作用,你……”

    “天地有劫,自有眾生應對,沒有李靖,也會有張靖、王靖……”江皓淡淡說道:“我便不信,沒了這李靖,便渡不過這劫!若真是如此,這老天也是瞎了眼了!”

    “對,真人,這種卑鄙無恥小人死了也就死了,江大哥不出手,我也不會放過他的!”楊蛟大聲說道:“若是天地有劫,自有我們去應對,沒這李靖什么事!”

    楊嬋在江皓的教導之下,雖然依舊善良,但因為修行了蜀山劍法的緣故,多了幾分原著之中沒有的果決英氣,是以也是點了點頭。

     太乙真人嘆了口氣,他本來還想借李靖之手再磨練磨練哪吒,此時看來是沒有機會了,不再糾纏這件事情,說道:“你們將哪吒帶進來吧!先將哪吒還陽再說!”

     金光洞內,太乙真人先是用蓮花池中的花、葉、藕拼成人形,又從寶蓮燈上取下一片寶蓮燈的花瓣放置在心臟之處,哪吒的魂魄閉目躺在半空之中好似睡著了一般。

    寶蓮燈的蓮花瓣上晶瑩的光點閃爍不斷,漸漸融入到了人形當中,哪吒的魂魄被這光點環繞,在太乙真人施法之下,也漸漸與之融合。

    日升月落,時間流逝,整整用了七日之后,洞中一片異彩閃爍,光芒消失之后,蒲團之上,躺在一個男孩,紅撲撲的小臉仿佛沉睡了一般,正是哪吒無疑。

    太乙真人施法未停,一旁的楊蛟楊嬋都不敢出聲,只是眼巴巴的看著地上的哪吒,倒是江皓目光注視在太乙真人身上,眼中滿是沉思之色,太乙真人這手段實在是奇妙,竟是用蓮花仿造人的軀體給哪吒塑身。

    很明顯這手段模仿的是女媧造人時的神通,不過明顯是要差上許多,哪怕有寶蓮燈的花瓣做引子,太乙真人塑造出來的這具身體還是生機不足,日后哪吒的身體一直長不大,便是因為如此。

    江皓忽然心中一動,他的體內有女媧的血脈在,在生機之上遠超尋常,當即運轉功法,從體內凝練出一縷生機,屈指朝著哪吒的軀體彈了過去,開口說道:“真人,我觀你這還魂塑體之法雖然神妙,但生機卻是稍顯不足,日后哪吒難免道基有損,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這、這是上古大神女媧的氣息!難道這江皓和女媧大神有什么關系?”

    見江皓突然插手,太乙真人本來正要出聲喝止,但一見這縷氣息,眼中閃過一抹驚駭之色,他只知道江皓身上有龍族血統,沒想到竟然還有女媧血脈在身,一時間心思百轉。

    好半晌,太乙真人才穩定住了心神,現在最重要的哪吒還陽之事,其它事情稍后再說,不管如何,江皓這縷生機對哪吒來說絕對是大有好處,能讓哪吒這蓮花之軀真正活過來,不至于日后受這蓮花之軀的限制,影響修為進展。

    日升月落,又是三天過去,洞中的氤氳光芒漸漸收斂,全部凝練到了哪吒的體內,他的手指忽然動了一動,隨后便睜開了眼睛。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十五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近期冷号 11选5中奖助手app下载 怎么看快三彩票走势图 竞彩足球胜负平开奖 今期三肖必 捕鱼达人3破解 极速飞艇开奖软件 上海时时平台哪个好 2019年神婆码报92期 500万彩票官方网站电脑版 赛车8码怎么做到无错 安徽时时十一选五 南昌麻将下精怎么算子 118开奖现场开奖直播播播 辽宁福利彩票中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