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西游之穿越諸天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七日橫空
    “師父、江皓大哥、楊蛟大哥、楊嬋姐姐!”哪吒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目光之中還有些茫然,好一會兒才有了焦點,看著身邊圍著的一眾人,滿臉的喜色。

    太乙真人站起身來,臉色有些蒼白,顯然是消耗不輕,朝著江皓施了一禮,謝道:“多謝道友相助!若非道友的這縷生機,恐怕哪吒也不會這么快醒過來,日后他的道基也會因此有損!”

    “真人客氣了,哪吒也是我的兄弟,我幫他本就是應該的事情!再說這又不是什么珍惜之物,何必言謝!”江皓輕笑著擺了擺手,的確,這縷生機對別人來說珍貴無比,但對他來說只是血氣稍損,很容易便會補回來,望著哪吒問道:“哪吒,感覺怎樣?”

    “非常好,簡直是太好了!”哪吒站起身來,一躍到金光洞中央,右手一張,火尖槍陡然出現在手中,滿臉興奮的揮舞起來,只覺得體內法力流轉不斷,那種充實的感覺令他欣喜若狂。

    以往活著的時候還不覺得,但死過一次之后,才知道有身體的感覺有多好。

    楊蛟和楊嬋笑吟吟的看著哪吒在那里活動筋骨,太乙真人的注意力卻是集中在了江皓的身上,他心中實在是好奇,忍不住開口詢問江皓的身份。

    江皓倒是心中一動,他以前一直沒有意識到體內的女媧血脈也是他的一大優勢,用來忽悠人絕對是利器,不僅是在這方世界中,甚至在西游世界之中,披上一層女媧娘娘的虎皮,無論做什么都會大有裨益。

    可笑他一直以來怕被別人發現,還刻意隱瞞,現在想來卻是他想差了,只要他不刻意打著女媧的名義招搖撞騙,別人“無意”中知道誤會了什么那也是別人的事情,想來女媧娘娘大人大量,也不會跟他一般見識。

    “真人,江皓有自己的職責在身,有些事情不可說也不便說,真人莫要再問。”江皓故意說得模棱兩可,

    “貧道知道啦!貧道知道啦!”太乙真人眼睛一亮,一副我都懂的表情。

    至于太乙真人知道了什么,反正江皓是不知道,不過很明顯的,他對江皓的態度親近了許多。

    從太乙真人的口中,江皓也知道了元始天尊“玄門弟子閉關七年”的約束力,可以說,除非是旁人打上山門來,否則無論發生什么事情,都嚴禁出關。

    楊蛟、楊嬋在金光洞中的事情已經被天庭得知,是以眾人也并沒有久留,在哪吒還陽之后的第三天,便向太乙真人告辭離開。

    哪吒自然也不例外,他幫助楊蛟楊嬋的事情也被天庭知道,哪怕已經死過一次,也不好跟天庭交代,是以同樣跟著江皓一同離開了。

    如今,楊蛟一身修為到了天仙境界,仗著皮糙肉厚,就算打不贏,拖住一只金烏是沒有什么問題。

    楊嬋修為稍弱,但她手上可是有著寶蓮燈的,真正動起手來,楊蛟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至少可以擋得下兩只金烏。

    而哪吒就更不用說了,有了蓮花之軀在,實力大漲,至少能和兩只金烏打個平手。

    另一邊,楊戩也將三頭蛟給打服了,將它化作了神兵三尖兩刃刀,至于龍珠則被哮天犬吞掉,化身成了妖。

    這讓江皓心中一動,升起了不一樣的想法。

    ……

    天庭,凌霄寶殿。

    “什么?你們說朕的照妖鏡被打碎,連五金烏都被重傷?”玉帝騰地一聲站了起來,面色鐵青,震怒不已。

    大金烏、二金烏、三金烏、天蓬元帥跪在臺階之下,周圍一眾同僚們震驚的目光讓他們面紅耳赤,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玉帝一拍桌子,胸口劇烈的起伏著,顯然是被氣壞了,喝道:“朕在問你們話呢?到底是什么妖孽這么厲害,我天庭四大金烏神將、天蓬元帥領著十萬天兵天將都不是對手,他是不是要是哪天不開心了,朕這凌霄寶殿都坐不穩了?”

    大金烏一臉的羞愧,二金烏只好站出來解釋道:“陛下息怒!那妖孽實力雖然不凡,但也是我天庭的對手。這次是我們一時大意,讓那妖孽先傷了五弟,他又卑鄙無恥拿著五弟的安危來威脅我們,這才不得已只得暫時退兵!”

    玉帝臉色陰沉,問道:“那妖孽是什么人?是何來歷?”

    “陛下,那妖孽自稱葉良辰,他一出手便打碎了照妖鏡,應該是用了變化之術,我們……我們沒有看到他的本來面目……”大金烏臉上滿是羞愧的神情,聲音越說越低。

    “朕的金烏戰神還真是厲害,連人都沒看清楚,就被打得回來了!”玉帝氣極反笑,厲聲斥道:“第一次出去,是五金烏和天蓬元帥領著五萬天兵。第二次出去,是你們四個和天蓬元帥領著十萬天兵。這次是不是要讓我天庭全部兵馬一同出去,才可以?”

    “陛下,請陛下恩準四弟、六弟、七弟協助我等即可,大金烏愿意立下軍令狀,這次若不能將那三個妖孽抓回來,愿一死以謝天恩!”大金烏性子素來高傲,逼不得已將李靖留下來已經讓他臉上無光,這次又被當庭訓斥,再也忍受不住。

    “我也愿意立下軍令狀!”二金烏和三金烏對視了一眼,走上前去,高聲說道。

    天蓬元帥也想要站出來,但猶豫了一下,還是跪在那里,當起了鴕鳥。

    “好!傳旨下去,著令大金烏、二金烏、三金烏、四金烏、六金烏、七金烏率領十萬天兵一同下凡捉拿楊家余孽和葉良辰,其余金烏代替他們履行巡天職責。”玉帝面色稍緩,但當目光掃過天蓬元帥,眼中閃過一抹不滿之色,冷哼一聲,說道:“至于天蓬元帥,暫且廢除你元帥之職,以天兵身份去鎮守天河去吧!”

    “陛下,小臣……”天蓬元帥一聽,頓時急了,忙開口請命,但玉帝眼睛一瞪,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說道:“怎么?你對朕的旨意有意見?”

    被玉帝這么一瞪,天蓬元帥頓時心虛了,只得謝恩:“小臣沒有意見,小臣愿意做個天兵去把守天河!”

    大金烏帶著一眾兄弟領旨之后,當即領著十萬天兵朝著乾元山方向飛去,把金光洞圍了個水泄不通,他這次立了軍令狀,拿自己性命作擔保,再沒有什么顧忌,直接硬闖進了金光洞中。

    但,這一來一回再加上凌霄寶殿中耽擱的時間,凡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此時江皓早就帶著楊蛟楊嬋離開,他們自然撲了個空。

    太乙真人畢竟之前曾經幫過他,再加上有元始天尊在,大金烏哪怕再不滿也不便放肆,在追問無果之后,也只得無奈離開,朝著東海方向飛去。

    他們兄弟六人在天上,心急火燎悶頭趕路,卻是苦了凡間的凡人們,天空之中像是多出了六個太陽一般,直把大地烤的焦熱,禾草枯干。

    若是平常時候,凡間隱居的玄門弟子們早就出手阻撓了,但如今元始天尊嚴令玄門弟子閉關修煉七年,自然是沒有人敢違背禁令出關,是以這六只金烏一路從金光洞飛到東海,沿途數萬里都是地面干裂一片,大的江河湖泊熱得跟滾水一樣,生靈死傷無數,小的江河直接干枯,更是死傷殆盡,可謂是天怒人怨。

    他們自己沒有感覺,但實際上已經有無數怨念纏繞在了他們的身上,那是萬千生靈對他們的滔天怨恨。

    東海水晶宮中,江皓能夠感覺到噬邪在蠢蠢欲動,并且隨著金烏們的不斷靠近,越發的強烈,如此濃郁的邪念怨念,對噬邪來說實在是大補之物。

    “須臾道友!須臾道友!”一眾金烏直接落在了水晶宮中,還沒站穩腳跟,大金烏便大聲叫了起來,聲音之中滿是焦急與暴躁。

    “須臾見過諸位殿下!”江皓走了出來,拱手行了一禮。

    大金烏擺擺手,直接說道:“須臾道友,我這次來找你,還是要讓你用神通找找楊蛟和楊嬋的下落!他們已經從金光洞中逃出來了,現在定然還在外面躲藏,你快點幫我把他們找出來。”

    大金烏以往與江皓說話時還頗為客氣,但這次卻帶著點命令的味道。

    “大殿下稍等,我這便將他們找來!”江皓點了點頭,眼中帶著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施展出了千里眼和順風耳的神通,半晌之后,開口說道:找到了!他們現在在北海之濱,還在往北走!”

    “北海?躲得倒是夠遠!”大金烏眼中寒芒一閃,沉聲問道:“須臾道友,你仔細看下,他們一共是幾個人?”

    江皓故意又看了一眼,才開口說道:“三個,除了那楊蛟和楊嬋之外,他們身邊還有一個人!”

    “大哥,一定是那葉良辰!他們果然在一起,這次我們一定要給五弟報仇!”三金烏眼睛一亮,咬牙切齒的說道。

    六金烏脾氣暴躁,他與五金烏關系最好,厲聲叫道:“對,給五哥報仇!”

    其余金烏同樣也是叫嚷了起來,哪怕素來冷靜的二金烏也不例外,眼睛通紅一片,殺氣騰騰。

    “須臾道友,這幾個妖孽素來狡猾,詭計多端,這次便麻煩你和我們一同走一趟吧!”大金烏朝著江皓說道:“若是能將他們捉拿歸案,天庭定然重重有賞。你若嫌天條森嚴不愿上天為官,我也可以向玉帝請旨,封你做東海龍王!”

    江皓故作沉吟了一下,就算大金烏不讓他去,他也不會不去的,眼見著大金烏面露急色,才點頭答應下來:“我便陪諸位殿下走一趟,將這幾個妖孽捉回天庭!”

    “好!有道友在,這幾個妖孽定然手到擒來!”大金烏滿臉的喜色,渾然不知道自己帶了個炸彈在身邊。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迷鹿棋牌下载 安徽快三时时彩 湖北麻将怎么玩图解 哇嘎黄色片 制作超轻粘土 如何赚钱 鄂州什么赚钱 山东体彩大乐透 258竟彩网 上海车展车模美女 mg电子技巧 南昌站街女体验报告 焦炭1909期货行情 沈阳按摩上门 淘宝快乐扑克3 街机金蟾捕鱼游戏 巴中彩票投注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