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西游之穿越諸天 > 第二百四十章 頓悟
    此時西游世界之中正是初春,天空之中紛紛揚揚的雪花不斷飄落,將整個嵩嶼山都包裹上了一層銀白,江皓在東游記世界之中呆了二十四年,但在西游世界里不過才過去二十四天,若非是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雪,還真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

    此時,六耳獼猴應該已經到了翠云山,有墨龍和鰲龍兩個玄仙境界的修士,再加上他六耳的神通,倒也不用擔心他會遇到什么危險。

    除了他們三個之外,蜘蛛精也跟著過去了,還領著數百小妖壯聲勢,揚名立萬對他們來說,吸引力著實不小,哪怕明知道有危險,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沖動。

    一步跨出,江皓便到了山巔之上,尋了一處山石坐下,從掌中世界里取了一壺仙釀,自斟自酌愛來,雪花慢慢的從眼前飄落,在空中畫出曼妙的軌跡。

    這次去東游記世界,江皓最大的收獲便是通天教主修煉的感悟,這徹底彌補了他修煉時間太短底蘊不夠深厚的缺陷,除此之外便是玄天九變了,哪怕他沒有修煉,但從中也是收獲良多,尤其是血咒,對他的作用也是很大。

    穿山甲在他的指點之下,將通天教主的魔道傳遍了三界,也算是一定程度上彌補了通天教主的遺憾,至于他以后有沒有機會勝過太上老君,那就不關江皓的事了,他能停留的時間畢竟太短。

    通過穿山甲之手,他也從東游記世界搜刮了不少的天材地寶,但數量和質量都很一般,東游記世界的時間線尚在西天取經之后,連萬年何首烏、千年人參娃娃都屬于稀世珍寶,更不要說其它的東西了。

    不過,直到他走的那一天,穿山甲和何仙姑之間也沒有任何有效的進展,穿山甲的伶牙俐齒到了何仙姑面前半點也發揮不出來,這備胎的帽子估計是永遠也摘不掉了。

    一壺酒很快便喝光了,江皓閉上眼睛,躺在山石之上,他從沒有如此放松過,就這樣什么都不去想,只靜靜看著天,看著地,看著雪花飛舞,看著云卷云舒。

    雪落在他的身上,又漸漸融化,這一刻他似乎與天地都融為了一起。

    山腰的樹叢中,兔子正翻找著草根樹皮,在它身后不遠處,一只白狐已經盯上了它,緊緊弓起了身子。

    峭壁的洞穴中,雪雕正在孵化著身下的蛋,但它不知道蛋里的生命早就已經消散,注定只是無用之功。

    地底的泥土中……

    山頂的雪地里……

    …………

    萬事萬物在江皓的心頭涌過,而他就仿佛高高在上的主宰一般,冷眼看著,不喜不悲。

    若是有其他修士在旁,一定會看出江皓此時正處于頓悟之中。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也許是一瞬,也許是一天,也許可能是一個月。

    山頂之上,江皓忽然睜開了眼睛,在他瞳孔之中一道金光閃過,天地好似都陡然一亮,淡淡的法力波動向四面八方滌蕩開來,好似一塊石頭落入了如鏡的湖面。

    云消。

    雪融。

    旭日東升。

    大地好似忽然從夢中蘇醒,時間好似被加速了,陽光所過之處,無數的花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泥土之中生長出來,樹木也漸漸泛起了綠芽,不過瞬息之間,冰天雪地已經化作了盎然春意。

    鶯飛草長、萬物復蘇,各類各樣的動物也從冬眠之中蘇醒過來,方圓萬里頓時熱鬧了起來。

    “竟然在這個時候突破了。”

    江皓站起身來,一身修為赫然已經竟是已經突破到了玄仙境界,在將通天教主萬年修煉的感悟融會貫通之后,他便已經有了突破的跡象,只是當時他覺得還不夠圓滿,是以一直壓著,又在東游記世界之中打磨了十年之久。

    原本以為還要再花上數年時間才行,沒想到才剛回到西游世界之中,竟是突然頓悟將修為打磨圓滿,修為也自然而然的突破了。

    可以說是,既在他的意料之中,又在預料之外。

    江皓站起身來伸了一個懶腰,臉上帶著欣喜之色,能突破總是好事,尤其還是在這種頓悟狀態之下,不知是多少人可遇不可求的。

    回到須臾洞天花費了半月時間將修為穩固了下來,江皓便不準備再呆在這嵩嶼山了,如今他的修為剛剛突破,算是厚積薄發,再閉關苦修作用并不大,還不如出去走走看看,就當是散散心。

    翠云山嘛,江皓暫時也不打算過去,既然六耳獼猴想要揚名立萬,那就給他一個舞臺,讓他盡情的表演去,牛魔王和金翅大鵬雕之爭不會那么快結束,他倒也不用著急。

    吩咐小妖們把守好山門,江皓準備去南瞻部洲看看,南瞻部洲是吳承恩以中國古代為原形塑造的地方,也不知道如今是何模樣,以他如今的修為實力,只要不自己作死,三界都大可去得。

    不過,他并不急著趕路,而是慢慢悠悠的駕起云,他在西牛賀洲呆的時間也不短了,名聲也早就在外,但還真沒有好好逛過。

    許是因為牛魔王和金翅大鵬雕都在聚集力量,想要與對方一戰決生死,整個西牛賀洲倒是平靜了許多,所有妖怪都在等待著牛魔王和金翅大鵬雕決戰的結果,這將決定西牛賀洲之后數百年的格局和規矩。

    也有不少山頭都顯得空空蕩蕩的,以往彌漫在山間的妖氣也稀薄了許多,妖王帶著精銳或是支持牛魔王或是支持金翅大鵬雕去了,只留下少數的小妖把守洞府。

    可以預料到,最后無論牛魔王和金翅大鵬雕是誰獲勝,西牛賀洲都會空出不少的地盤了,也不知道會便宜了誰。

    這一日,江皓正駕云在半空之中飛著,忽然看到遠處一股妖風刮了過來,只吹得天昏地暗飛砂走石。

    妖風之中乃是一女妖,長得錦繡嬌容金珠美貌,一身軟玉溫香肌香膚膩,春蔥十指纖纖,持著一柄三股鋼叉,額頭之上香汗淋漓,喘著粗氣。

    在她身后,還有一團祥云緊緊跟著,道道佛光閃爍,云頭站著四位金剛,都是怒目而視,一個手持降魔杵,一個手持金剛錘,一個手拿法螺,一個抱著寶傘,顯然是在追趕這妖怪。

    江皓眉頭輕輕一皺,側身讓開了路,他并不準備招惹是非,若非這妖怪和金剛正擋住了他前往南部瞻洲的方向,他直接就會離開,

    “孽畜,還給我站住!”手持著降魔杵的金剛一聲大喝,右手一揮,降魔杵上一道佛光閃過,朝著那女妖打了過來。

    轟!

    女妖忙側身躲了過去,佛光打在附近的一處山頭之上,山峰轟然倒塌,煙塵滾滾,山石破碎滿地。

    “你們有完沒完?都追了老娘快一個月了,煩不煩!”那女妖也是脾氣暴躁,先是大罵了一句,竟是返身折了回去,手中三股鋼叉朝著金剛扎了過去。

    三股鋼叉之上寒芒一閃,速度快到了極點,角度也是格外的狠辣刁鉆,明明是刺向胸口,但就在快到金剛身邊的一瞬間,竟是生生斜著上燎,直取金剛的雙眼。

    那金剛顯然沒有料到會有如此變招,降魔杵揮出之后,便有些來不及收回,但他神色一點也不慌張,手中降魔杵依舊朝著女妖打過去,好似完全沒有看到刺過來的三股鋼叉一般。

    當!

    眼見三股鋼叉就要刺瞎這金剛的雙眼,旁邊另一個金剛卻出手了,西瓜大小的金剛錘陡然擋在了三股鋼叉之前,將這狠辣的一記殺招擋了下來。

    “該死的禿驢,又是這一套!”女妖臉上滿是恨恨之色,原本她這三股鋼叉能在降魔杵打到身上之前將眼前這金剛殺掉,但被這金剛錘一檔,她自己反而陷入了被動之中。

    不過,這女妖反應也是極快,三股鋼叉猛地向后一倒轉,當的一聲架在了降魔杵上,但她到底是倉促了些,力道不足,被這降魔杵砸在鋼叉之上,只覺得雙手一顫,虎口陣陣發痛。

    還沒等她稍喘一口氣,又是一名金剛出手了,他手中拿著的乃是一個法螺,上面懸掛著各色佛寶,輕輕一晃,便見道道佛光蕩漾而出,陣陣誦經之聲陡然響起。

    “啊——”

    女妖只覺得頭暈腦脹,發出一聲尖叫,雙手用力的捂著耳朵,但這根本阻止不了梵音入耳,只得轉身繼續逃竄。

    江皓也是眉頭輕皺,身上淡淡金光閃爍,將誦經聲隔絕在外,這法螺相當于是范圍攻擊,他也受到了波及,雖不懼怕,但也覺得吵得可以。

    不過,他們這一交手,倒是給江皓讓開了路。

    “孽畜,你往哪里逃!”

    在這短短的數息之間,另外三名金剛已經將這女妖的去路給堵住,從四方圍了過來,將她圍在了中央,身上俱皆是佛光閃爍,怒目而視。

    女妖臉上滿是惱怒之色,看著四個金剛恨得咬牙切齒,但去路被堵住她想逃都沒法逃,眼睛四下張望著,頓時便看到了正準備離開的江皓,眼珠滴溜溜一轉。

    “這位大哥,救救我!這幾個惡僧,想對奴家、想對奴家不軌!求求你救救我,小女子愿意做牛做馬,以身相許!”

    女妖的眼眶通紅通紅的,淚珠子也涌了上來,看上去似乎隨時都要哭出來一般,委屈到了極點。

    江皓看都沒有看她一眼,駕著云徑自朝前飛去,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媽的,智障!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吉林快三100期走势图 北京时时频道 时时漏洞破解 秒速时时下载 15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记录 黑福彩22选5开奖结果 吉林体彩彩11选五开奖 2OⅠ9年开奖号与试机号 江西时时三星组选 专家对日乙竞彩推荐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广东湖南麻将玩法 海南政策 云南时彩开奖号码 北京时时彩中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