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西游之穿越諸天 > 第二百九十五章 他們也在借路
    絕世劍鋒,金光璀璨,瞬息之間將厲鬼黑煙斬殺干凈,在空中劃過一條弧線,朝著銀須老祖刺了過去。

    殺氣沖天,劍氣盈野,驚的周圍一眾驅魔人直冒寒氣,如此恐怖的一劍有誰能夠躲得過去?還沒等他們看清楚寶劍的軌跡,劍便已經到了銀須老祖面前。

    凌厲而狠辣,法力凝練在劍身之上,一旦刺中,必定落得個魂飛魄散的下場,絕無幸免的可能。

    銀須老祖面色陡然一變,身子忙朝后暴退而去,但速度卻遠遠比不上迎面飛來的寶劍,眼見著他就要死在劍下,一塊巴掌大小的木牌陡然出現在了面前,上面刻滿了玄妙的圖案,散發出道道幽暗的光芒。

    轟!

    劍氣撞在了木牌之上,發出一聲巨響,法力余波朝著四面八方散去,洶涌澎湃的能量好似颶風將周圍一眾驅魔人逼得連連后退,至于普通人更是被吹得東倒西歪,有些身體輕的直接被吹飛了出去。

    咔嚓!

    僵持了片刻之后,木牌上面發出一道道清脆的聲音,裂痕漸漸蔓延開來,啪的一聲碎成了粉屑,隨風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啊——!”銀須老祖完好無損,但他的徒弟,最開始與段小姐動手的男子突然發出一聲慘叫,面色泛黑,七竅流血,不過片刻之間便沒了氣息。

    他這木牌看似普通,但卻是用陰間的槐木制成,連上面的文字圖案也是用黃泉水寫成,在將陰年陰月陰時生的人的魂魄聯結在其上,不僅防御力不弱更可以自主護主,沒想到卻是毀在了這里。

    借著這片刻喘息的時間,銀須老祖的身體陡然向后退出了數十里,雙手連連揮舞,取出一個狼首人身的銅器祭在了頭頂,把自己牢牢護在了中央。

    “什么人?給我出來!”銀須老祖胸口起起伏伏,好似風箱一般,既是險死還生之后的慌亂,同樣也是在心疼自己的法寶被毀。

    話音未落,便見遠處一片云霧飄來,伴隨著陣陣仙樂之聲響起,漫天鮮花不斷落下,霞光璀璨將半邊天空都給染成了金色。

    “空虛公子!是空虛公子!”

    人群中有人叫了起來,如此張揚的出場方式,除了空虛公子,整個天下也沒有誰了。

    “空虛公子?!我還沒找你麻煩,你竟然敢對我動手!今日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銀須老祖臉上怒意一閃,右手一揮,掌心之中出現了一口迷你棺材,縷縷陰氣彌漫,看上去便令人驚恐頭皮發麻。

    轟!

    棺材木陡然打開,一只只厲鬼從里面冒出來,這些厲鬼身上怨氣極重,陰氣幾乎要化作實質,獠牙血口,看上去猙獰至極,朝著天邊的云霧便撲了過來。

    然而還沒有等這些厲鬼飛到云頭,便聽見銀須老祖發出一聲慘叫,漫天的血液飄灑下來,半截斷臂緊握著棺材掉落了下來,半空之中又被劍氣絞成了粉碎,只留下那棺材隨著寶劍嗖的一聲飛到了空虛公子的面前。

    “這倒有點意思!”

    空虛公子坐在步輦之上,拿著那棺材輕輕一搖,漫天的厲鬼頓時飛進了其中,擒賊先擒王的道理他自然懂得,趁著銀須老祖不注意,直接便將他的手給看來下來。

    銀須老祖臉上滿是怒火,一雙眼睛惡狠狠的盯著空虛公子,恨不得把空虛公子給生吞活剝了:“你這個孽障,快將……”

    錚!

    漫天的金光閃爍,無數劍氣縱橫,從銀須老祖的體內穿過,嘭的一聲血肉化作了粉屑,這劍光實在是太快,以至于銀須老祖的身子都已經化作了骷髏,嘴巴還在那里一張一合。

    整個須臾山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明明有著上萬人聚集在此處,耳邊卻只能聽到風吹過的聲音。

    “禍從口出,病從口入。頭發都白成這樣了,還不懂得這個道理,再活下去也是浪費糧食。”空虛公子咳嗽了幾下,淡淡說道。

    沒有人注意到,在他眼底一抹微不可查的暗芒悄然劃過。

    “空虛公子,你竟敢殺了銀須老祖!該死!”

    一個花白頭發的老嫗怒視著空虛公子,瞳孔之中怒火如炙,右手一張,一根金針陡然出現在了手中,好似流星一般飛出,朝著空虛公子飛了過去。

    當!

    寶劍陡然飛出,劍氣大作,撞在了這金針之上,發出一聲巨響,以空虛公子的實力竟是沒有占據到絲毫的上風,金針與寶劍在半空之中僵持到了一起,洶涌澎湃的法力從雙方身上流淌而出,好似是兩片海洋撞到了一起。

    砰、砰、砰……遠處一陣腳步聲傳來,沉重如同雷霆一般,山巒之上一頭巨大無比的花斑猛虎身影浮現,每一步邁出都有十多里遠,只片刻便到了須臾山頭。

    “空虛公子,我怎么感覺你的臉更白了?連對付一個老太婆都要這么費力,用不用我幫你一幫!”獸形拳看著半空之中的空虛公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少廢話,我只是覺得太過空虛寂寞,這才……不,我不是因為太過空虛寂寞,才找這老太婆的,也不對……不管這些了,我先把這些鬧事的給解決了再說!”

    空虛公子糾結了半天,最后只得恨恨閉上了嘴巴,右手一揮,漫天寶劍凝成一柄,朝著這老嫗斬了過來。

    這老嫗的實力赫然已經到了真仙巔峰境界,單論修為還要在空虛公子之上,若非空虛公子本身的空虛劍法就威力無雙,又被江皓指點著提升了許多,還真不一定是這老嫗對手。

    “鬧事的?”獸形拳眼睛一瞪,目光從一眾驅魔人身上掃過,厲聲喝道:“誰是來鬧事的?給我出來,看我不把你的頭錘進肚子里!”

    “無知小輩,大言不慚!今天我便讓你知道知道厲害!”當即又有一個驅魔人走了出來,手中拿著一柄蒲扇,上面白光如芒,看上去便是不凡。

    除了他之外,還有十幾個驅魔人也有上前的意思,只不過沒有他快,便又停了下來,這些驅魔人年齡顯然都很大了,但一個個修為都是不弱,最差的也到了真仙境界,有一兩個更是到了玄仙境界。

    這些驅魔人不知道活了多少歲月,若非是江皓想要廣傳降妖除魔之術,想要打破驅魔人長久以來的秩序,他們根本不會出山,插手此事。

    轟!

    獸形拳根本沒有絲毫的猶豫,右手握拳,直接便砸了過去,背后一個碩大的黑熊虛影隨著他的動作而動,看上去恐怖至極。

    蒲扇與拳頭撞在了一起,砰的一聲響,好似砸在了石頭上一般,只漾起幾道淡淡的波紋,便很快消失在了空氣中。

    “我不過就是想借個路,他們怎么也打起來了?”陳玄奘一臉茫然的看著眼前亂糟糟的一切,明明是自己因為借路與人產生了沖突,怎么眼前這些驅魔人自己也打了起來。

    段小姐說道:“他們也在借路!不過顯然也有人不愿意讓!”

    “也在借路?”陳玄奘一頭霧水,還要在問,卻是被段小姐一把拉了過去,說道:“我們也走遠一些,小心別被他們給誤傷了!”

    當!

    寶劍再次和金針撞在了一起,老嫗明顯感覺到劍身之上的力道弱了許多,臉上一喜,正要驅使金針將空虛公子徹底擊潰,耳邊忽然聽到有人大聲叫道:“小心背后!”

    老嫗面色一變,身子陡然向左一橫,想要躲閃開來,但卻是已經晚了,噗的一聲,一柄三寸長的寶劍自左胸穿過,血花四濺。

    “敢來須臾山鬧事,那就要做好有去無回的準備!”空虛公子眼中厲色一閃,正要下殺手,便見身側一道赤芒閃過,嚇得忙朝著一旁側身躲了過去。

    嘭!

    步輦瞬間破碎開來,火焰呼的一聲燃燒起來,只片刻便將步輦燒成了灰燼,也幸好空虛公子之前便讓白衣女子將他放了下來,這才讓那些侍女們躲過了一劫。

    “我來會一會你!”一個紅發紅須的驅魔人走了出來,身上淡淡赤芒閃動,遠遠便能感覺到一股熱浪襲來,在他手中一柄赤紅錘,上面燃燒著熊熊的火焰。

    “找死!”空虛公子看著自己的步輦化作了灰燼,也是勃然大怒,右手一揮,劍匣之中的寶劍全部都飛了出來,好似洪流一般,朝著那紅發驅魔人飛了出去。

    當、當、當、當……赤紅錘揮舞如同旋風一般,竟是將這些寶劍盡數撞飛了出去,一步一步朝著空虛公子逼近過來。

    另一邊,獸形拳同樣也陷入了不利之境,那蒲扇輕輕揮舞,一縷縷清風似絲線一般纏繞在他的身上,讓他的動作越發的遲鈍,好似陷入了蛛網的蟲子一般,一點點的被收縮起來。

    “到此為止吧!就你這點本事,還是自己老老實實的去修煉,別想著什么開山立派了!異想天開!”

    蒲扇用力一揮,一道青光如同河水一般朝著獸形拳纏繞過來,將他最后一點騰挪的空間給封鎖住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蒲扇朝自己拍了過來。

    “他們要輸了!”段小姐眼中閃過一抹失望之色,拉著陳玄奘就準備離開,而就在這時候,遠處忽然傳來一聲鷹鳴之聲,伴隨著一道金光劃過,蒲扇嘭的一聲化作了粉碎。

    “這么說,你們的本事很大嘍?”

    一道淡淡的聲音在每個人的耳邊響起。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彩票代玩兼职我把钱都输了 50概率赌大小永不输方法 极速赛走势图大全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推荐 新时时360票 贵州11选5任三 上海时时 江苏快三遗漏表 秒速时时平台推荐 甘肃体彩十一选五走势 福建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宁夏11选5走势 秒速时时计划网 网投输了 北京赛pk10计划下截 19062121期北京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