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逍遥小书生 > 第五百零七章 走运?
    陈立森已经持笔一刻钟,仍?#24187;?#26377;办法落笔,有些恼怒的将手中的?#21490;?#19979;,心道那些人莫不是提前背好了答案,这些题国子监的算学博士也未必能做出来吧?

    他和秦锋相距不远,侧过头看了一眼,正好秦锋的视线也望过来。

    陈立森张了张嘴,一句话还没有说出口,就有一道冷冷的声音从身旁传来。

    “左顾右盼,交头接耳者,一律当作弊处理!”

    负责维持考场纪律的宫中禁卫可不会管对方是不是哪个国公大臣的子嗣孙儿,他们奉陛下之命,哪怕是面对?#39318;?#20063;?#24050;?#26021;。

    陈立森脸上表情一僵,只好乖乖的低下头,看了一眼试卷------干脆将眼睛闭上。

    此次考试,是国子监和礼部共同承办,礼?#21487;?#20070;对此颇为重视,表情略有严肃的看着常德,说道:“常总管,为了避免考生舞弊,考场之中,要不要再加派些人手巡视?”

    这一次的考试和科举迥然不同,每一个考场的学生都有百人之多,相互邻座,距离也并不远,很容易便能看到左?#36965;?#38491;下对于此次考试十分重视,若是出了舞弊事件,他可是要担责任的。

    “舞弊??#32972;?#24503;淡然的坐在主位上,说道:“不存在的,李县伯的算学考试,他们这辈子都别想舞弊。”

    常德?#29615;?#35805;说的十分笃定,礼?#21487;?#20070;心中依旧存疑,却也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按理说算学院的招生考试,作为院监的李县伯是必定要参加的,可今天在这里。他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到过对方。

    难道?#36816;?#26469;说,今日还有比此事更加重要的事情?

    比起礼?#21487;?#20070;,几位国子监算学博士倒是颇为悠闲,在一旁的偏殿?#26032;?#24736;悠的喝着茶水,小声的交谈着。

    国子监算科已经暂时的并入了算学院,他们?#38498;?#23601;是算学院的先生,虽然还是得跟着李县伯学习一段时间的新算学,但却不用和外面那些人一样,还需要进行?#29615;?#32771;校。

    “不知道他们的考题难度如何……”?#24187;?#31639;学博士好奇的说道。

    这位李县伯出题向来是别具一格,若是这次的题目和上次考校国子监算科诸生的一样,那算学院的一百人,怕是无法?#26032;?#20102;。

    另一位博士走到一旁,说道:“这里还有几份试题。”

    这次的试题严格保密,考试开始之前,只有李县伯一个人知道,这位国子监博士将几份题目分发出去,自己也拿了?#29615;?#30475;了起来。

    “李大人这次出题倒是中规中矩。”

    “恩,题目中正,虽比上次简单,但要全都答对,也没有那么容易。”

    “这次只是为了算学院招生,自然不会出那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李大人也懂得分寸。”

    看着几位同僚侃侃而谈,角落里另一位算学博士脸上的表情有些愕然,他们在说什么,完全听不懂的样子……

    题目很简单------难道自己拿到的,是?#29615;?#20551;试题?

    “韩大人。”他对身旁的一位同僚说道。

    那人回过头,问道:“吴大人,什么事?”

    “把你的那?#29615;?#35797;题,借我看看……”

    ……

    ……

    这一个时辰,是许多人人生中度过的最短暂的一个时辰,也是某些人生命中最漫长的一个时辰。

    “唉,再多给我半个时辰,不,只要一刻钟,我就能解出那道题了。”一位衣着寒酸的年轻人表情无比遗憾的说道。

    身旁的同伴?#29287;?#25293;他的肩膀,说道:“一个时辰是有点短,我也差一道题没有解出来,不过不用担心,大多数人应该都和我们一样。”

    两人互相勉励了几句,顿时生出了?#24066;?#30456;惜之?#23567;?br />
    “好险,锣响之前一刻钟,我才解出最后一道题,只草草检查了一遍。”又有一年轻人一脸后怕的从里面走出来,看到两人,问道:“郑?#37073;?#29579;?#37073;?#20320;们怎么样------哎,郑?#37073;?#29579;?#37073;?#20320;们别走啊!”

    从考场上出来的众人表情各异,有高兴,有失落,有茫然,虽说现在他们只需要回家等明天张贴出名单就行,但众人却都没有离开,和相熟的人互相核对着答案。

    没多?#33579;?#20182;们便发现了一件十分惊讶的事情。

    “咦,不对啊,我怎么没有考这道题?难道我们的试卷不一样?”

    “你们两个刚才说的,我也都没?#23567;?br />
    “我和这位兄台的一样……”

    “我明白了,虽然题目不同,但其?#21040;?#27861;是相似的,会其一定然会其二,大家不用争了,这应是出题之人为了避免舞弊现象,刻意如?#35828;摹!?br />
    明白过来之后,众人开始寻?#26131;?#24049;的组织,没多?#33579;?#32771;场之外就出现了一个个小团体。

    此时,最前方的两个考场,也陆续有人走出。

    最先走出的不少人脸上满是?#21069;?#20043;色,无聊的坐在那里一个时辰,也是十分难熬的,这一个时辰,在他?#24378;?#26469;,比一天都长。

    “那极限……”陈立森刚开口,秦锋便摇了摇头,说道:“别提了,看不懂,那什么积分……”

    “也没听说过……”

    几人聚在一起,得到的回答都是相同的。

    一题未动,试卷上本来就有编号,他们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用写,试卷发下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交上去的时候就是什么样子。

    “我就不信,他们全都能答出来?”

    李健仁猛地一拍大腿,顺手拦住一人,说道:“马杰,你解出了几道题?”

    自己属于将门,贱人李的老爹是文官,两人平日里没有什么交集,不过今日心情不错,考题出的正中下?#24120;?#39532;杰大笑了两声,说道:“全都答出来了。”

    李健仁一愣,这位马家老二,可是有?#24597;?#26834;槌的美誉,读书从来就不上道,他们这些人一道都没答出来,他能全部解出?

    简?#31508;?#28369;天下之大稽。

    看到李健仁一点都不相信的样子,马杰冷哼了一声,说道:“调兵运粮的问题,老子要是答错了,我爹不打断我的腿?”

    说完就不屑了瞥了他一眼,走?#35835;恕?br />
    怔怔片刻之后,李健?#25163;?#20110;明白了什么,立刻走过去,对几人说道:“我们的试题不一样!”

    “知道了。”秦锋点了点头,指着那些人群说道:“的确不一样,我们怕是抽到了难题,陛下果然还是更加偏向于寒门子弟。”

    李健仁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马杰那小子倒是好运气!”

    陈立森开口道:“走吧,找找看,和我们一样的人都在哪里。”

    十余人走向了人群,片刻之后,又走了回来。

    看看别人至少百余?#35828;畝游椋?#20877;看看他们十几个人,众人一脸阴沉,如果到现在还不明白他们到底是有多走运,要这一?#25293;?#34955;也就没有什?#20174;?#20102;。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黄金之旅电子游艺 108好汉注册 幸运月 双色球走势图带坐标 20选5app 龙虎豹 魔术箱试玩 魔龙宝冠 今天福建快3走势图 安徽省25选5开奖结果 昆虫派对APP 灰熊vs猛龙 20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 贝利西餐厅怎么玩 欢乐生肖走势图历史记录 杂技群英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