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逍遥小书生 > 第五百零九章 臣有错……
    在成为算学院院长之前,除非老皇帝特意要求,否则李易是不用上朝的。

    虽然他现在有着“院监”的官职,但势力范围也就是算学院那一亩三分地,院内事务一个人可以悉数做主,算学院的事情不?#32654;?#30343;帝操心,朝堂的事情也和他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也没要上朝的必要。

    可老皇帝今天是铁了心要他感受一下被众多朝臣群起而攻之是一个什么感受,躲都躲不掉。

    百官已经在殿内等着了,老皇帝还没有来,李易打了一个哈欠,踏进殿内,这几天被傲娇萝莉折腾的连午睡的时间都没有了,作息紊?#36965;?#20877;加上起床太早导致现在有些困倦,随便找了一个柱子靠着,先小睡一会再说。

    距离殿门比较近的一些官员看到了他,脸上纷纷露出古怪的表情。

    将秦?#36965;?#38472;?#36965;?#23828;?#36965;?#20197;及所有曾经弹劾过他的大小权贵、朝臣全都拒在算学院的门外,做法如?#35828;?#31616;单粗暴,无异于当着陛下,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宣布,你们弹劾?#36965;?#25105;就是不让你们舒服,你奈我何?

    今日的朝堂,必定会是?#29615;?#33125;风血雨,愤怒的不像话的蜀王一系怕是早就想好如何攻击李县伯了,而他……,他正靠在上朝的时候靠在柱子上睡觉。

    不少人心中又惊又疑,这位李县伯,当真就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在意的吗?

    李易很在意立政殿的柱子,太硬,靠着不舒服,十分影响睡眠质量。

    好不容易快要进入睡眠状态,肩膀忽?#24187;?#22320;一沉,李易瞬间便惊醒,如果站在他对面的不是薛老将军和几位老将,一定会上去和他拼命。

    “朝堂之上,怎么一副死气?#33080;?#30340;样子,精神点。”薛老将军?#29287;?#25293;他的肩膀说道。

    红脸老将军撇了撇嘴说道:“薛老匹夫你还有脸说这孩子,你哪一次上朝没有靠在柱子上打盹?”

    “薛老将军,马老将军……”

    李易拱手给几位老将行了晚辈之礼,被薛老将军刚才那么一拍,肩膀有些麻麻的,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睡意也没有了。

    “自己人,别这么?#25512; ?#34203;老将军挥了挥手说道。

    上次“兵书留名”一事,他们几个老家伙可都很承他的情,虽然那兵书目前只限于皇室和将门内部交流,不可能广为传扬,但总会有扬名的那一天,几人虽然不会像兵书作者一样的留名百世,但至少,?#19981;?#26377;人记得他们。这对于几位征战一生的老将来说,已经足够了。

    “你小子,这一次做的事情,很对老夫的胃口。”薛老将军看着他,赞叹说道:“?#21069;?#23376;腐儒,就?#19981;?#32972;地里玩阴的,哪像我们将门这么干脆!”

    几位老将一直把李易当做是将门子弟来看来,红脸将军倒是没有像薛老将军那样,看着李易,表情略有认真:“此举虽然解气,但?#19981;?#24471;罪许多人,你还年轻,不懂这其中的利害,就算是陛下?#19981;?#26377;些难做,等一会儿,怕是会有不少人?#22659;?#26469;弹劾你,切记不可再强硬,只要你稍微退一步,陛下会护着你的。”

    “晚辈知道了。”李易点点头。

    这些老将看似粗犷,实则心细,对他的爱护也没有半分作假,已经教给了他不少为官之道。

    又等了足足有一刻钟的功夫,老皇帝?#24597;?#24736;悠的从殿后出现。

    当今皇帝是景国历代最为勤勉的皇帝,自登基之日起,除某些重大庆典,活动,以及身体原因之外,早朝几乎日日不断。

    今日照例是由几省的几位大员先做了?#29615;?#31616;单的汇报,见没有什么大事禀报,景帝看着下方问道:“算学院招生情况如何了?”

    负责此事的国子监祭酒闻言,上前一步,说道:“陛下,算学院招生一事已在昨日完成,参加考校者千人,根据考校成绩,录取前百,其中寒门子弟六十六人,具体的名单,已经让人张贴在宫门之外。”

    国子监祭酒此言一出,百官之中顿时传来了一阵骚动。

    百人之中,寒门仕子六十六人,岂不是说,官宦子弟,只有三十四人?

    虽然参加考校的寒门仕子占了大多数,但这个结果,还是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景帝对于这个结果也颇为意外,这两个数字颠倒过来还差不多,莫非李易刻意为难那些官宦子弟了?

    “陛下,臣有本奏!”一道声音忽然从人群中传来。

    众人看到工部李侍郎?#22659;?#26469;,说道:“臣弹劾算学院院监李易,在招生一事中,有失公允,刻意刁难部分考生,还望陛下明察。”

    李侍郎?#22659;?#26469;之后,立刻便有数人跟随。

    弹劾的理由一模一样,算学院院监李易在算学院招生过程中,没有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肆无忌惮,故意刁难某些考生,实在是对不起陛下,对不起朝廷对他的信任……

    秦?#36965;?#23828;家以及陈家则是没有?#22659;?#26469;,百官心中立刻便了然。

    他们要的,显然不是惩治作为院监的李县伯,而是想要通过这个理由,为他们争得更多的利益。

    景帝坐在上方,目光扫视了一圈,说道:“李易何在?”

    朝堂上雅雀无声。

    百官转头四顾,直到某位官?#27604;?#19981;住伸手推了推靠在柱子上的年轻人,小声道:“李院监,陛下?#24515;?#21602;。”

    李易捂嘴打了个哈欠,快步的走到前方,躬身道:“臣在。”

    景帝看着他问道:“有官员弹劾你刻意刁难部分考生,在算学院招生一事中有失公允,可有此事?”

    “是臣一时糊涂。”李易点头道。

    工部李侍郎伸向袖中的手僵在了那里,他本来是要在李易否认之后,将证据拿出来的,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轻易就?#33125;?#20102;,这使得他接下来的计划全都被打乱了。

    不少朝臣?#23478;?#20102;摇头,这位李县伯到底还是太年轻,做事只凭一时冲动,这一次,怕是那些人不会再轻易松口了。

    景帝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

    依照他的想法,是想通过此事,来磨一磨李易的棱角,让他在?#38498;?#21464;的更加沉稳一点,却也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居然?#33125;?#30340;如此干脆。

    “因私忘公,朕该如何罚你?”许久之后,景帝才再次开口。

    李易神色肃然,表情诚?#36965;?#35828;道:“臣有错,作为算学院院监,臣?#20960;?#20102;朝廷的信任,?#20960;?#20102;陛下的期望,臣自觉已经无法再担此重任,恳请陛下容许臣辞去算学院院监一职,回家?#27492;肌?br />
    工部李侍郎呆呆的站在原地,表情木然。

    怎么会这样……,事情不应该是这么发展的啊!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重庆市吋三星基本走势图 麻将下载 排列三预测软件 黑龙江时时开奖结360 北京pk计划9码 六后釆彩今晚开奖资料 预测北京赛场开奖结果 体彩最快开奖直播现场 内蒙古11选五胆拖玩法 快速时时彩官网 玩牛牛技巧 怎么买新时时 北京pk赛车投注网址 中国福利彩票福彩论坛 世界国家队足球排名榜 pk10个人能空置住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