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九十二章 信仰之城
    “啧!真是头疼。”鬼哭打量了一下四周,看着一张张狂热扭曲的脸,这些脸是如此熟悉,让他忍不住想起了东胜神州。在北风之中,成魔的那些人。

    不过,他们不是成魔,而是单纯的失了智了。

    这,就是一群暴民。

    因为狂热,因为这样的氛围,暂时的,失去?#27515;?#26234;。

    他?#24378;?#21521;鬼哭的目光,残忍而充满血腥。他?#24378;?#26395;着把鬼哭这个曾经他们眼中高高在上的人物,用力的拖下,踩入泥潭。

    这是压迫过度的后遗症,鬼哭不愿意与他们交手,这个冬天,死的人已经够多了。

    但是,他们却不愿意放过鬼哭。

    火把被扔了过来,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油,被装在坛子里,?#36393;?#20102;过来。

    坛子和瓦片碰撞,同时粉碎,火把扔到墙角,扔到屋顶,点燃了泼洒出来的油,轰的一声,房子就被点燃。

    很熟练,看来他们没少干。

    火焰嚣?#28504;?#34384;,浓烟滚滚,一道黑影尖叫着从窗口跳了出来,消失在茫茫夜色。

    火苗落在斗笠上,鬼哭俯下了身,大声道:“让开,否则……”

    一把斧头迎面飞来,鬼哭叹息一声,他明白,这时候,自己无论说什么他们都听不进去了。哪怕,这是救他们命的话。

    一用力,身体就犹如蓄满力量的弓箭,飞射出去。

    身躯起伏之间,便已经躲开了飞旋的斧头。

    斧?#20961;?#22312;了身后的墙上,而鬼哭两步就接近了扔出斧头的那人。

    他张大了嘴,哈哈的笑着。

    火光中,他有些感受布满风霜的脸上写满了故事,手上的老茧诉说着苦难,但是,扭曲的表情将一切破坏,把愤怒倾泻而出,在这个寒冷的冬天,?#22836;?#20986;疯狂的火焰,将暴力与残忍倾泻在他人身上,然后扭曲了自身。

    或许,一开始他的初?#28798;?#26159;想要活下去,后来,变成了教?#30340;?#20123;高高在上的老爷,到了最后,都成了混沌。

    一切,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他现在想的,只是发泄,只要自己快乐就?#33579;?#33267;于以后,已经不再他?#30446;?#34385;之中了。

    “你或许还有救,但是,我没时间,也没这个精力,所以,抱歉……”

    心中想着,眼中厉色一闪。

    这个男人,扔出了手中的斧头,想象着这个一身江湖人士打扮的刀客被斧头劈开头颅的画面,已经高潮。

    然而紧跟着,投入眼中的画面跟他的想象完全不同,他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背后是熊熊燃烧的?#19968;穡?#36523;前却陷入了一片阴影,只有斗笠下,那一双如刀的眼眸,射出惨白的寒光。

    他愣住了,后悔浮上心头。

    我为什么要得罪这样的人?

    还没等他想明白,拖在鬼哭后面的长刀在地上微微划过,带着几缕清风,唰的一声,穿过了他的身躯。

    这一刻,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他的灵魂飞上了天空,看着底下自己的身躯倒下,看着从小养育他的这座县城陷入了疯狂与火焰之?#23567;?br />
    接着,寒风拂过,刚刚凝聚的妖气北风吹散,一股吸力传来,莫大?#30446;?#24807;涌上心头。

    “不!”

    脱离脖子的头颅发出凄厉的嚎叫,落在地上,一蹦一跳的滚动着。

    很遗憾,一个?#35828;?#27515;去并未能?#21483;?#20182;们,完全没有浇灭?#29615;?#24594;点燃的火焰,火焰反而愈演愈烈。

    “哦哦哦……”同伴的死亡,就在眼前,鲜血泼洒在后面一?#35828;?#33080;上,他发出野人一般的嚎叫,露出了怪异扭曲的笑容,举起了手中的刀。

    这,不只是个例!

    他们飞蛾扑火一般冲向了鬼哭,鬼哭也毫不?#25937;?#30340;冲向了他们。

    双方的差距,犹如天地之间的鸿沟,这点数量,无法弥补。

    面对一支支对准自己的武器,鬼哭显得很冷静,他屏息凝神,贴着最有威胁的武器反刺回去。

    刀尖入肉,这把刺来的武器软了下去,鬼哭用刀柄?#30446;?br />
    刀光剑影之中,冲上来的人,一人一刀,全?#19978;?#20102;。

    鬼哭表现的很轻松,他或躲或挡,没有一把武器能够?#35828;?#20182;一分。

    但,他的眉头紧皱,很显然,这样的情况出乎他的预料。

    他本来就打算是以雷霆手段杀掉一两个,震慑他人,这样的话,死的人会很少,剩下的人?#19981;?#28165;醒过来。

    但是,这些?#19968;?#26174;?#24187;?#26377;半?#26234;?#37266;的样子,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支撑着他们,让他们保持着狂热,保持着这怒火。

    鬼哭和十几个人杀在了一起,?#22909;?#21475;,一群弓弩手拉开了弓,冰冷的箭矢对准了战在一起的人们。

    先是一连串的破空声,接着……

    噗噗噗噗噗……

    滚烫的血,洒在了鬼哭的脸上,鬼哭抓着一具尸体,挡在自己的面前,尸体瞬间被射成了刺猬。

    砰!

    鬼哭扔下被射成刺猬的尸体,看向?#22909;?#21475;处。

    那群弓弩手,笑的张狂,嘈杂的笑声涌入了鬼哭的耳中,撕扯着他的理智。

    鬼哭愤怒?#30446;?#30528;他们一眼,然后,一咬牙,腮帮鼓起,冲向一旁。

    几支箭射了过来,有的被鬼哭随手挥刀打开,而有的射在了鬼哭的背上,?#19981;?#30528;甲叶,叮当作响。

    这些没能阻挡鬼哭的脚?#21073;?#39740;哭翻过院?#21073;?#36805;速脱离战斗。鬼哭并非是在逃避,而是觉得这样的战斗,毫无意义!

    那些?#19968;?#19981;是为了生存,也不是为了保护家人,只是单纯的杀戮,单纯的享受杀戮的愉悦。

    鬼哭杀了他们,根本无法解决问题。

    整个县城,?#39029;?#20102;一片。

    火焰、惨?#23567;?#29378;笑。

    进城的有两个?#28216;椋?#19968;个是小商人、归家的游子、或者其他人组成的零散的?#28216;椋?#19968;个是由17个大商人组成的?#20992;印?br />
    今天白天入城的零散?#28216;椋?#36973;受了灭顶之灾。突然的袭击,即便有所防备,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面对癫狂的、不要命的、并且熟悉地形的暴民,他们由衷?#30446;?#24807;,尽管其中?#29615;?#22909;手,但也处于绝对下风。

    因为,他们的人太分散了。

    少了十几个人一群,甚至几个人或者单独一个人,多的,也只是三四十人一群。

    面对这些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流成了一股绳,团结可怕的暴民,他们实在显得柔弱。

    一群人住在了客栈,总共有30多人,算是一个比较大的团体了。他们收拾了尸体,打扫了?#39029;荊?#32039;闭门窗,打算挨过这一夜,明早就走。

    可是,突然出现了暴民包围了他们,打?#27900;?#31383;,钻了进来。领头的提着剑迎了?#20808;ィ?#21147;量、速度、技巧、体能的储备他都处于绝对上风,但杀死几个之后,手中的剑便卡在了对方一?#35828;男?#33179;中,他不要命的抱住了领头的胳膊,其余几个暴民扑了过来,领头的被掀翻在地,发出凄厉的哀嚎。

    ?#33267;?#32493;几人被打翻在地,生死不知,那残暴血腥的画面,顿时让众人?#31185;?#23849;溃,有的继续抵抗,有的逃亡,彻底沦为散沙。

    接着,没有一个例外,或者死去,或者被抓住,迎接着未知的命运。

    这样的情形,在整个县城各个地方都有发生。不同的,是那些暴民的手段。

    有的简单粗暴,而有的却狡猾多了,使用火焰,使用武器投掷射击,或者干脆拉垮房屋,将人埋在里面。

    鬼哭在屋顶穿行,将这一幕幕看在眼?#23567;?#26368;后得出结论,这一切,都并不寻常。

    这些暴民,与其说是一时冲动,倒不如说是像是被洗了脑一样。

    支撑着他们这么舍生忘死的,很可能是——信仰!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fm2012巴黎圣日耳曼 堡垒之夜ios 金钱豹在线客服 竞彩篮球大小分规则 比特币价格今日的价格 躲猫猫在线客服 12期开什么特码 龙之战士返水 龙族幻想怎么抢激活码 东方6十1开奖结果号 曾道人图库100tk 北京pk10技巧万能7码 MG东方珍兽论坛 湖南幸运赛车的规律 莱特币矿机组装方案 幸运飞艇开奖网址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