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先砍一刀 > 第九十二章 信仰之城
    “嘖!真是頭疼。”鬼哭打量了一下四周,看著一張張狂熱扭曲的臉,這些臉是如此熟悉,讓他忍不住想起了東勝神州。在北風之中,成魔的那些人。

    不過,他們不是成魔,而是單純的失了智了。

    這,就是一群暴民。

    因為狂熱,因為這樣的氛圍,暫時的,失去了理智。

    他們看向鬼哭的目光,殘忍而充滿血腥。他們渴望著把鬼哭這個曾經他們眼中高高在上的人物,用力的拖下,踩入泥潭。

    這是壓迫過度的后遺癥,鬼哭不愿意與他們交手,這個冬天,死的人已經夠多了。

    但是,他們卻不愿意放過鬼哭。

    火把被扔了過來,不知道從哪里找來的油,被裝在壇子里,也扔了過來。

    壇子和瓦片碰撞,同時粉碎,火把扔到墻角,扔到屋頂,點燃了潑灑出來的油,轟的一聲,房子就被點燃。

    很熟練,看來他們沒少干。

    火焰囂張肆虐,濃煙滾滾,一道黑影尖叫著從窗口跳了出來,消失在茫茫夜色。

    火苗落在斗笠上,鬼哭俯下了身,大聲道:“讓開,否則……”

    一把斧頭迎面飛來,鬼哭嘆息一聲,他明白,這時候,自己無論說什么他們都聽不進去了。哪怕,這是救他們命的話。

    一用力,身體就猶如蓄滿力量的弓箭,飛射出去。

    身軀起伏之間,便已經躲開了飛旋的斧頭。

    斧頭插在了身后的墻上,而鬼哭兩步就接近了扔出斧頭的那人。

    他張大了嘴,哈哈的笑著。

    火光中,他有些感受布滿風霜的臉上寫滿了故事,手上的老繭訴說著苦難,但是,扭曲的表情將一切破壞,把憤怒傾瀉而出,在這個寒冷的冬天,釋放出瘋狂的火焰,將暴力與殘忍傾瀉在他人身上,然后扭曲了自身。

    或許,一開始他的初衷只是想要活下去,后來,變成了教訓那些高高在上的老爺,到了最后,都成了混沌。

    一切,都變得不那么重要了。

    他現在想的,只是發泄,只要自己快樂就好,至于以后,已經不再他的考慮之中了。

    “你或許還有救,但是,我沒時間,也沒這個精力,所以,抱歉……”

    心中想著,眼中厲色一閃。

    這個男人,扔出了手中的斧頭,想象著這個一身江湖人士打扮的刀客被斧頭劈開頭顱的畫面,已經高潮。

    然而緊跟著,投入眼中的畫面跟他的想象完全不同,他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背后是熊熊燃燒的烈火,身前卻陷入了一片陰影,只有斗笠下,那一雙如刀的眼眸,射出慘白的寒光。

    他愣住了,后悔浮上心頭。

    我為什么要得罪這樣的人?

    還沒等他想明白,拖在鬼哭后面的長刀在地上微微劃過,帶著幾縷清風,唰的一聲,穿過了他的身軀。

    這一刻,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他的靈魂飛上了天空,看著底下自己的身軀倒下,看著從小養育他的這座縣城陷入了瘋狂與火焰之中。

    接著,寒風拂過,剛剛凝聚的妖氣北風吹散,一股吸力傳來,莫大的恐懼涌上心頭。

    “不!”

    脫離脖子的頭顱發出凄厲的嚎叫,落在地上,一蹦一跳的滾動著。

    很遺憾,一個人的死去并未能喚醒他們,完全沒有澆滅被憤怒點燃的火焰,火焰反而愈演愈烈。

    “哦哦哦……”同伴的死亡,就在眼前,鮮血潑灑在后面一人的臉上,他發出野人一般的嚎叫,露出了怪異扭曲的笑容,舉起了手中的刀。

    這,不只是個例!

    他們飛蛾撲火一般沖向了鬼哭,鬼哭也毫不示弱的沖向了他們。

    雙方的差距,猶如天地之間的鴻溝,這點數量,無法彌補。

    面對一支支對準自己的武器,鬼哭顯得很冷靜,他屏息凝神,貼著最有威脅的武器反刺回去。

    刀尖入肉,這把刺來的武器軟了下去,鬼哭用刀柄磕開。

    刀光劍影之中,沖上來的人,一人一刀,全躺下了。

    鬼哭表現的很輕松,他或躲或擋,沒有一把武器能夠傷到他一分。

    但,他的眉頭緊皺,很顯然,這樣的情況出乎他的預料。

    他本來就打算是以雷霆手段殺掉一兩個,震懾他人,這樣的話,死的人會很少,剩下的人也會清醒過來。

    但是,這些家伙顯然沒有半分清醒的樣子,背后似乎有什么東西支撐著他們,讓他們保持著狂熱,保持著這怒火。

    鬼哭和十幾個人殺在了一起,院門口,一群弓弩手拉開了弓,冰冷的箭矢對準了戰在一起的人們。

    先是一連串的破空聲,接著……

    噗噗噗噗噗……

    滾燙的血,灑在了鬼哭的臉上,鬼哭抓著一具尸體,擋在自己的面前,尸體瞬間被射成了刺猬。

    砰!

    鬼哭扔下被射成刺猬的尸體,看向院門口處。

    那群弓弩手,笑的張狂,嘈雜的笑聲涌入了鬼哭的耳中,撕扯著他的理智。

    鬼哭憤怒的看著他們一眼,然后,一咬牙,腮幫鼓起,沖向一旁。

    幾支箭射了過來,有的被鬼哭隨手揮刀打開,而有的射在了鬼哭的背上,撞擊著甲葉,叮當作響。

    這些沒能阻擋鬼哭的腳步,鬼哭翻過院墻,迅速脫離戰斗。鬼哭并非是在逃避,而是覺得這樣的戰斗,毫無意義!

    那些家伙不是為了生存,也不是為了保護家人,只是單純的殺戮,單純的享受殺戮的愉悅。

    鬼哭殺了他們,根本無法解決問題。

    整個縣城,亂成了一片。

    火焰、慘叫、狂笑。

    進城的有兩個隊伍,一個是小商人、歸家的游子、或者其他人組成的零散的隊伍,一個是由17個大商人組成的車隊。

    今天白天入城的零散隊伍,遭受了滅頂之災。突然的襲擊,即便有所防備,也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面對癲狂的、不要命的、并且熟悉地形的暴民,他們由衷的恐懼,盡管其中不乏好手,但也處于絕對下風。

    因為,他們的人太分散了。

    少了十幾個人一群,甚至幾個人或者單獨一個人,多的,也只是三四十人一群。

    面對這些不知道被什么東西流成了一股繩,團結可怕的暴民,他們實在顯得柔弱。

    一群人住在了客棧,總共有30多人,算是一個比較大的團體了。他們收拾了尸體,打掃了灰塵,緊閉門窗,打算挨過這一夜,明早就走。

    可是,突然出現了暴民包圍了他們,打破門窗,鉆了進來。領頭的提著劍迎了上去,力量、速度、技巧、體能的儲備他都處于絕對上風,但殺死幾個之后,手中的劍便卡在了對方一人的胸膛中,他不要命的抱住了領頭的胳膊,其余幾個暴民撲了過來,領頭的被掀翻在地,發出凄厲的哀嚎。

    又連續幾人被打翻在地,生死不知,那殘暴血腥的畫面,頓時讓眾人士氣崩潰,有的繼續抵抗,有的逃亡,徹底淪為散沙。

    接著,沒有一個例外,或者死去,或者被抓住,迎接著未知的命運。

    這樣的情形,在整個縣城各個地方都有發生。不同的,是那些暴民的手段。

    有的簡單粗暴,而有的卻狡猾多了,使用火焰,使用武器投擲射擊,或者干脆拉垮房屋,將人埋在里面。

    鬼哭在屋頂穿行,將這一幕幕看在眼中。最后得出結論,這一切,都并不尋常。

    這些暴民,與其說是一時沖動,倒不如說是像是被洗了腦一樣。

    支撐著他們這么舍生忘死的,很可能是——信仰!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复式胆拖大乐透投注表 牌九至尊大还是双天 发彩票精准计划软件下载 彩票自动发计划软件下载 幸运快3稳赚口诀分享 时时彩双面是什么 足彩打水不赚钱了 篮球直播 优惠21个点是啥意思 后二星组选复式玩法 买彩票稳赚方法 不看牌抢庄牛牛口诀 体育比分最新开奖查询 重庆肘时彩官网 pk10人工1期计划在线 竞彩足球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