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不可名狀的賽博朋克 > 第133章 巧遇
    祝覺乘坐的飛機降落在格陵蘭島首府努克時間已是黃昏,盡管東州的溫度已經允許大部分人穿上短袖,這兒卻依舊是羽絨服和氈帽的暢銷時節。

    確切地說......這兩樣東西在格陵蘭島一年四季都是暢銷貨。

    不出意外的,僅僅只是穿著一件單衣的祝覺坐上機場載客小車時受到了全車人的注目禮。

    “呵呵,我這人天生體熱,不用了,謝謝!”

    拒絕旁邊的空乘小姐遞過來的毯子,祝覺表示自己今天就算是凍死在機場外邊,也不可能在這么多人看傻子的目光中披上這塊毛毯。

    大約20分鐘后。

    機場旁邊的便利店內,祝覺捧著杯面,就坐在熱風口下邊。

    他不冷,但他餓了......沒錯,僅僅只是餓了所以才會在這兒吃泡面。

    透過便利店的玻璃墻。

    祝覺望著外邊的清冷街景,興許是因為地處偏僻的緣故,努克這地方的建筑風格與祝覺之前見過的任何一座城市都不同。

    棕色的墻壁,紅色的屋頂以及天藍色的圍欄,這里的房屋少有三層或是更高的,大部分都是較為低矮的兩層小樓。

    建筑之間的排布錯落有致,頂部亮著橙黃色燈光的半人高純白路燈穿插其中,遠遠望去仿佛又與各色建筑相得益彰。

    至于更遠處,夕陽已然落在白雪皚皚的高山之后,很快便看不太清楚。

    看了眼手表上的時間,掀開杯面蓋子,一股混雜著海鮮味的熱氣撲面而來。

    一邊用筷子攪拌著面餅,一邊翻看著地圖,按照祝覺的計劃,他得先去弄一套前往冰原的裝備,包括雪橇和帳篷以及可以大量的食物,這些都是必須的。

    畢竟祝覺可沒有想過在冰原上打獵,先不說能不能找到獵物,就算找到了,生火也是問題。

    “今天已經快要入夜,恐怕是來不及了......明天早上開始行動,蒙斯克跟我去努克政府申請裝備,你們去采購一些必要的物資,爭取在明天中午出發......”

    祝覺正吃第一口,身后另一張靠墻長桌的位置傳來的聊天內容讓他吸吮面條的動作停頓,轉而用筷子挑起剩下的,盡量降低自己發出的聲音。

    “記得申請一些武器,最好是能讓這邊的政府部門給我們分派一支武裝小隊,科考站最后發來的信息內容并不樂觀,現在又跟協會斷了聯系,以前不是沒有過這種情況,出現危險的可能性很大。”

    “這些事回去討論,你們先吃東西,我來搜索附近的酒店。”

    ......

    打開手機的鏡子功能,以一個傾斜的角度靠到身前的熱水機上。

    用自己身體遮住一半的手機,剩下的一半用來倒映身后那些人的樣貌。

    三男兩女。

    迅速記住其中能夠看清的兩人的面容特征,隨即關掉手機,刻意放緩吃面速度的同時豎起耳朵聽著身后的動靜。

    祝覺對這些人的來意很感興趣。

    首先,從這些人隨口就要找政府申請武器以及其它裝備的口氣來看,他們所屬的機構就算不是官方機構也肯定與聯邦政府關系密切,并且權力不小。

    其次,他們的談話中提到與協會斷開聯系的科考站,政府機構自然不可能成為某某協會,那么他們所屬的勢力應該是后者,而科考站這種設施顯然也不是誰都有權開設的,結合前后的情況,這些人的所屬機構不言而喻——考古協會!

    最后,他們的目標應該是前往位于格陵蘭島內陸地區的某處可能遭遇了危險的科考站,這對于祝覺來說無疑是個好消息,因為他不僅缺少向導,更缺少明確的目標。

    一個遭受到未知危險的科考站,還有一群考古學家......

    指路明燈啊!

    從口袋里掏出熊怪的牙齒碎片,大拇指來回摩挲著,接下來他要思考的是怎么才能加入他們的隊伍。

    主動上前要求加入?

    這種做法的成功率無疑是最低的,因為祝覺的搭訕本身就意味著他偷聽了這些人說話,他之前不是沒跟考古學家打過交道,只要牽扯到一些特殊事件,他們是非常謹慎的。

    當然,那個唆使奧古斯特修復圖騰柱的家伙不算在內,他在事情結束后就被奧古斯特不知道踢到了哪兒去。

    祝覺選擇等待。

    他跟著這些人來到了他們下榻的酒店。

    由于格陵蘭島的游客通常是在每年的六月份到九月份到來,現在是五月份,屬于淡季與旺季之間的交界點,所以祝覺輕而易舉的訂到了他們旁邊的方間。

    “酒店有活動么,譬如免費贈送酒水或是海鮮夜宵之類的。”

    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祝覺望著外邊的大海,頭也不回的詢問正在他身后整理床鋪的侍者。

    “額,會有一些酒水上的免費......如果您需要的話,我可以馬上為您準備。”

    侍者有些意外的看向祝覺,訂了豪華套房還要免費贈飲的客人他還是第一次碰見。

    “不,需要免費食物和酒水的人不是我,而是隔壁的那幾位,我想讓你幫我個小忙......哦,忘記問了,你的銀行賬號是多少,能告訴我嗎?”

    “當然,我非常樂意。”

    用網上銀行轉小費的客人,侍者也是第一次見,不過等他看到信息提示中的數額,一切困惑都消失了。

    幫眼前這位尊貴的客人解決任何問題成了他今天唯一的工作目標。

    十分鐘之后,推著一個擺著幾盤精致甜點的餐車的侍者敲開了旁邊的房門。

    “這是我們酒店為每個房客提供的免費甜品,請幾位享用。”

    這些甜品自然不是免費送的,而是他用小費的一小部分從酒店后廚弄來的。

    “味道很不錯,艾瑪,我想你會喜歡吃的。”

    蒙斯克拿起一塊杏仁蛋糕塞進嘴里,滿意的點點頭轉過身去說道。

    “感謝您的夸獎,這是我們酒店的特色甜品,,剛才有一位即將要出發去內陸探險的客人可是還額外叫我準備了不少呢。”

    在送東西的時候特意提起,侍者的目光在附近的兩個客人臉上徘徊,作為專門負責客房服務的侍者,察言觀色的能力自然是有的,他很快意識到自己的話讓對方產生了興趣。

    “探險家?”

    果不其然,正往這邊過來的艾瑪順口就提了一句。

    “那位先生在通話的時候提到自己要去內陸拍攝某種特殊生物,我想.....應該只有探險家會做這種事情吧?”

    侍者說完便撤了下去,這是祝覺的要求,只需要提一句就行,不管他們回不回應,到這一步他就得離開。

    房間內的幾人并沒有為此進行討論,但同酒店有一個跟他們一樣要前往內陸地區的人這個信息卻不可避免的進入了他們的腦海。

    暫時來看這不是什么重要信息,或許睡一覺就會被忘記。

    這時候就需要有人提醒了。

    于是等到第二天的早晨他們離開酒店時在大堂內退房,“意外”的碰見祝覺正在向前臺詢問附近可以購買雪橇等裝備的地方。

    祝覺并沒有停留,問完就走,只不過將原本放武器匣中的三日月拿在手中。

    這把太刀曾經在東京都拍攝的短片中出現過,后來得到證實是巖田家族的寶刀,在當時還引起了相當一部分冷兵器愛好者的討論。

    “那好像是三日月太刀?”

    考古協會中看怪誕工作室視頻的人自然不會少,艾瑪之前就聽人描述過這把太刀的外形,網絡上也能搜到有關于它的照片,所以一眼就注意到了它。

    “探險家,三日月太刀,你們說他會不會就是......”

    之前從侍者嘴里獲得的訊息再加上現在親眼所見,他們自然而然的對祝覺的身份產生猜想。

    只不過還沒等他們確認,祝覺就已經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剛才他說要去買裝備的地點,你們還記得么,反正我們也要去買,為什么不去同一個地方,還可以順便詢問他的身份不是嗎?”

    艾瑪有些激動的拍打著蒙斯克的肩膀問道。

    “哈哈,你想見他就直說嘛,誰不知道你是怪誕工作室的粉絲?”

    考古協會內的人對于精神污染源怪物的了解無疑要比外界更加深刻,而不可名狀系列視頻中擊敗了大量在他們眼中恐怖無比的精神污染源怪物的人受到崇拜也就不足為奇。

    “如果他真的是怪誕工作室的人,我們或許可以請他跟我們同行,有他在,我們的安全無疑就有了保障,就算科考站里真存在著怪物,我們這幾人再加上他,完全可以保證安全。”

    “可是對方好像一直都是獨自行動的風格,我們貿然上去打擾他,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他還沒有購買裝備,對于這方面的事情顯然不太了解,而我們是可以直接向這邊的政府申請援助的,只要多報一個名額就能多領取一份裝備......湯普森隊長,這很難嗎?”

    “不,這一點都不難!”

    中年男人毫不猶豫的搖頭說道。

    能為自己的生命上一道保險的事情,誰會拒絕?

    從這一刻開始就不是祝覺要想辦法去“巧遇”他們,而是這些人得反過來想辦法“巧遇”祝覺!

    后者只需要等他們來找自己,然后“勉為其難”的答應就是了。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时时彩龙虎合怎么 双色球容易中奖吗 通比牛牛技巧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期货稳赚3个点的方法 版主6肖6码 幸运快三预测软件下载 打麻将十句必胜口诀 欢乐推筒子二八杠下载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六肖复试五肖中多少组 时时彩稳赚20 怎样玩重庆时时彩稳赚 时时彩独胆稳赚软件 11选5稳赚技巧绝招 中国体彩app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