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漫威中的上古卷轴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波尔图港
    “先生,阿卡托什先生,早上好。”

    “早啊。”亚丹躺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回答道,然后朦胧的睁开眼,看了下手表,现在才不过六点二十分。

    “莱莉,昨天晚上那么晚才睡,你怎么这么早?#25512;?#26469;了,哈~”亚丹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说道。

    “先生,我们在工厂工作的时候经常会通宵加班,看一晚上电影对我而言已经是一件非常享受而又愉悦的事情了。”莱莉在屋里唯一的一张窗户旁的小桌子上摆弄着什么说道。

    亚丹摇了摇头,走到自己的背包旁,在里面?#39029;?#20102;一根毛巾和一把牙刷,然后去到了卫生间里洗漱。

    当亚丹洗漱完出来之后,莱莉已经在那张小桌子上摆弄好了她的东西。

    亚丹径直走了过去,坐在了莱莉的对面,在他面前的盘子里放有面包片,而另一个陶瓷小壶里装着的是...黑色的豆子,还有一些似乎是被切成了小片的肉,不过淋在这上面像是融化了的巧克力的液体是什么啊?

    “这是什么东西啊?”亚丹用?#31181;?#24377;?#35828;?#29943;壶说道。

    莱莉用她的勺子在自己的那份瓷壶里舀了一勺吃着说道:“这叫做黑豆餐,这是巴西...很有特色的食物,你可以尝尝。”

    莱莉说完拿起了一片面包咬了一口,然后看着亚丹扬了扬眉头。

    亚丹皱着眉头,拿起了自己的勺子,尝试着吃了一口。

    “味道怎么样?”莱莉连忙?#23454;潰?#33080;上充满了期待。

    “很不错。”亚丹微笑着说道。

    莱莉愉快的用自己的勺子在瓷壶的壶口轻敲了一下,然后舀上一勺说道:“我就说很不错嘛。”

    看着莱莉开心的样子,亚丹勉强的拿起一旁的面包片吃着,说实话,这早餐的味道很一般。

    可能亚丹吃不?#21714;?#24052;西的黑豆餐吧?他吃起来的味道,总感觉有些奇怪,味可能有些太浓郁了...而且这面包片也稍微有点?#30149;?br />
    但亚丹还是把这份早餐吃完了,味道如何真的重要吗?#20811;?#28982;从来到纽约之后,亚丹在托尼身旁吃到的总是最顶级的食物,但亚丹不会忘记,曾经食物对他是多么的重要。

    “先生,我们现在去哪?”在吃完早餐之后,莱莉向亚丹?#23454;饋?br />
    “去哪啊?先去风景最好的地方吧,哪间瓶装工厂周围的风景不错啊?”亚丹两手扶着窗户,看向外面的街道说着。

    “抱歉,先生。”莱莉无奈的摇摇头,“可能那些工厂附近,没有一个环境还称得上不错的地方吧。”

    亚丹望着窗外,想了会儿说道:“那你决定吧,随便去哪一间工厂都可以,一个一个?#37326;傘!?br />
    “好的,那...先生,我们现在还不走吗?”莱莉指着门口说道。

    亚丹望着窗外没有回头,他突然指着一个方向说道:“你这位置还真不错。”

    “啊?”

    “那两栋房子中间有一段空隙,从这里正好可以看见巴纳伊巴河。”

    莱莉走到了亚丹的身旁,和他一起看向窗外,“那里可不仅可以看见巴纳伊巴河,每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也总能从条细缝钻过来。”

    “是吗?”亚丹惊奇的扭过头看向莱莉,惊讶道。

    莱莉昂着头,点了点。

    “那为什么现在看不见啊?”亚丹不解的?#23454;饋?br />
    “因为现在太阳还没有升起啊,先生。”莱莉白了他一眼说道。

    ?#29677;蓿?#22826;阳还没升起我就已经起床了,那我可真可怜。”亚丹转过身拍了拍莱莉的肩膀感叹道,然后朝着门外走去了。

    莱莉连忙跟上了亚丹。

    而离开了家之后,去哪就全由莱莉决定了,她带着亚丹朝着北方走去了,北方有不少的瓶装工厂,但有一点是...莱莉所工作的那件瓶装工厂在南方。

    莱莉不?#19981;?#37027;间工厂,她也不?#19981;?#33258;己的工作,在那间工厂里...除了班?#19978;?#29983;,莱莉甚至没有一个可以与之交流的人。

    所以莱莉根本没有打算带亚丹去她所工作的那间工厂,他们一?#32972;?#30528;波尔图港的北部走去。

    波尔图港是巴西所有小城市最为统一的代表,同样也是巴西大城市初生时的模样。

    城市的周围是浓郁的森林,那里生长着数百年的树木,但是这里的人们并不会珍惜这份可贵的?#36538;?#22312;工业生产的洪流下,树木被人们无情的砍伐。

    一间又一间工厂在森林的坟墓上拔地而起,生产所排出的浓烟在破坏这里的环境,残留下的垃圾又将被人们直接倒进巴纳伊巴河中。

    亚丹和莱莉在这座城市的北部寻?#19968;?#32773;说是游玩了三天,他们在每天的日出之时出发,又在?#31456;?#26102;?#21482;?#23478;。

    莱莉常常告诉亚丹,在波尔图港的夜晚并不安全,准确说整个巴西的晚上,如果你不带钱就出门,那一定都会是一件糟糕的事情。

    而?#30475;?#33713;莉说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她都会向亚丹表露出她对美国的向往。

    亚丹对此不禁感到好笑,很多人都想去美国,但美国的晚上不同样也不安全吗?隐藏在城市?#34987;?#32972;后的...这个世界真是太糟糕了。

    三天的时间里,亚丹走过五间工厂,但他都没有找到布鲁斯·班纳的踪迹,不过有一件特别的事。

    每当亚丹走进工厂的时候,莱莉从不跟着他,莱莉总是会在工厂外等着,或许是因为她真的很不?#19981;?#22312;工厂里的工作。

    而在这三天的时间里,每当两人走完一间工厂的时候,他们就会借着一些空余的时间,到处走走。

    他们一起去过巴纳伊巴河,他们在那看见过鳄鱼与蟒蛇;他们也去过东北部的森林,听?#30340;?#37324;面还藏着印第安的遗族。

    当然,在巴西自然少不了巴西的烤肉,这个畜牧业发达的国家,肉价是相对廉价的,莱莉烤肉的手艺很不错,亚丹?#19981;?#36825;里的烤肉。

    而两人,也在几天的相处中渐渐成为了朋友。

    “先生,怎么不走了?”在快要回到家的时候,亚丹突然停下了脚步。

    “哦,没什么,莱莉,你先回去吧,我去买点东西。”亚丹挥着手说道。

    “啊?”莱莉提了提手中的口袋,这买的东西还少了吗?

    亚丹耸了耸肩,莱莉只能无奈的独自朝着家里走去。

    当莱莉离开后,亚丹转过了身去,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有那么几个小?#19968;?#24050;经跟了亚丹一路了。

    不过这几天的时间里,亚丹早已经习惯了这些“小跟班”的存在了。

    因为他们要么是为了莱莉,那个女孩真的很漂亮,只是在波尔图港的这么几天,亚丹都没有遇见过比莱莉更漂亮的女孩;要么就是为了亚丹,亚丹大手大脚花钱的样子,就连男人也无法拒绝。

    亚丹回过身朝着一旁的小巷子里走去了,果然,有那么几个人跟了上来。

    不过这几个人在跟进巷子里之后,就失去了亚丹的身影,而在下一秒,他们就直接倒在?#35828;?#19978;,不省人事。

    亚丹的身影从空气中?#20013;危?#36386;了踢倒在地上的几人,然后大步从他们的身上迈过离开了巷子。

    “你已经几天没来上班了,不是听?#30340;?#24456;缺钱吗?要不要陪哥几个吃顿饭啊,我可以给你钱!”

    亚丹还在楼道里的时候,就听见了这地痞无赖般的声音,走上去一看,三个男人正围在莱莉身旁,而且这三个人...亚丹居然还认识。

    可不正是当时亚丹在森林里遇见的那三个人吗!

    而亚丹还没走近,其中一个人就看见了亚丹,他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就像是看见了魔鬼一样,而他的伙伴也警觉的转过了身去。

    森林里那个可怕的男人,掌心中的火焰,还有那诡异的事情...这三个人一直把那?#32972;?#33258;己的幻觉,而现在,他们再一次见到亚丹时,内心的恐惧瞬间爆发了出来。

    亚丹甚至都还没来的及说些什么,三人就在惊恐的尖叫声中落荒而逃了。

    “你没事吧?”亚丹走过去关心的对莱莉说道。

    莱莉疑惑的摇摇头,那些?#19968;?#26159;怎么了?疯了吗?

    “刚才那些人是谁啊?你认识吗?”亚丹?#23454;饋?br />
    莱莉摇了摇头,但又说道:“工作里的一些混蛋而已,进去吧。”莱莉打开了门。

    亚丹先一步走了进去,而当莱莉准备走进来的时候,亚丹却突然听见莱莉喊出了一个名字...WTF?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欢乐四川麻将血战到底 飞禽走兽游戏源码 山西快乐10分开奖图 天津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期货投资咨询 沙尔克04推荐 风暴魔域如何赚人民币 时时彩吉林快三走势图 25选7开奖结果一等奖 qq骰子表情 部落冲突6本最强布局排行 爆骰电子游戏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是 MG电子游戏怎么藏分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