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言情小說 > 陸太太,要個二胎吧 > 221 摘下


    

    車內。

    任驚喜向陸臨川問出自己的疑惑:“陸先生,沈小姐對我手上的這個玉鐲非常在乎,這玉鐲有什么隱含嗎?”

    陸臨川看著她手上的玉鐲,襯得她膚如凝脂,他覺得戴在她的手上,看著非常的賞心悅目。

    “老沈把你當成我的女朋友了,所以就賜了這個玉鐲給你。”陸臨川一臉的云淡風輕。

    任驚喜仔細一想,便知道這其中的另一層意思。

    敢情這個玉鐲是送給陸臨川的另一半的。

    可是,這沈老并不是陸臨川的爺爺或者爸爸之類的,當成是傳給未來陸臨川妻子的東西,未免有點牽強了。

    “這個玉鐲,自然要物歸原主的。”不管這個玉鐲代表什么,任驚喜都是要還給陸臨川的。

    說話間,任驚喜已經動手把玉鐲摘下來。

    輕輕一脫,玉鐲不出來。

    任驚喜又費了一點力氣,可是玉鐲就好像卡在了她的手骨那里一樣,怎么拽都拽不下來。

    “這個……”任驚喜急得差點冒汗,“這個好像不太好脫,你再等一下。”

    不等任驚喜醞釀著再脫玉鐲,陸臨川直接說道:“你再這樣拽,你的手就要受傷了。”

    看著手腕處的那一抹紅,陸臨川表面雖然沒有露出什么神情來,但心里卻好像被什么扎了一下。

    任驚喜不好意思地說道:“你放心,我回去之后研究一下,看看有什么方法可以將它取下來。”

    “不用急,東西先放在你那里保管著。”陸臨川看似不經意的說著。

    “我不過是幫你演戲的,戲演完了,東西自然也是還回去的。”任驚喜可不想他有什么誤會,不把東西還給他,萬一他誤會她真的想霸占他女朋友的位置,那樣就不好了。

    陸臨川對于這個話題沒有興趣,直接就轉移話題道:“想吃點什么?”

    “沒想法。”任驚喜一來大姨媽就沒什么食欲。

    一個月中,唯一沒什么胃口的大約也只有大婕媽來的時候了。

    剛才療養院那邊是給她們準備了午餐的,也許是因沈嫣的出現,陸臨川就不準備留在那里吃飯了。

    對于這些,任驚喜自然不會去問。

    “那你現在餓不餓?”陸臨川的聲音不高不低,卻透著一股讓人沉迷的低啞性感。

    任驚喜只覺得耳朵都在發癢。

    “我不餓。”說完這話,任驚喜就連忙將目光放在窗外。

    窗外的樹葉都掉光了,到處都是一派蕭條的景像。

    陸臨川跟司機說了一個地方,應該是吃飯的地方,任驚喜也沒有仔細聽,依舊看著外面。

    車子開了大約半小時,就停了下來。

    店面并不算大,但是裝修很好,每一寸地方都透著精致。

    陸臨川領著她進了一間包間,一整面墻都是落地的玻璃窗,任驚喜沒有想到陸臨川會帶她來這樣一個地方吃火鍋。

    “這里的牛肉很新鮮。”陸臨川一邊說著一邊倒了一杯熱水給她:“先喝點水暖暖身體。”

    “謝謝!”任驚喜接過水杯,喝了起來。

    此時,她確實需要一杯水來暖一暖身體。

    任驚喜喝了水便去了一趟洗手間,等她回來的時候,菜都已經上了,甚至調料都給她準備好了。

    等她坐下的時候,便看到陸臨川拿著勺子在涮肉,很快,他便將涮好的肉放在她的碗里。

    任驚喜沒有想到,陸臨川竟還這么會照顧人。

    “謝謝!”任驚喜沒有再跟陸臨川客氣,便將肉沾了一下調料放到嘴里,叫了一下,只覺得滿嘴都是牛肉的濃香氣。

    跟她以往吃的牛肉有些不同,這個的味道更原始。

    “味道很好吃!”本沒有多少食欲的任驚喜,因為牛肉的鮮美增加了不少食欲。

    又因為天氣寒冷,吃火鍋讓身體更加的暖了起來。

    任驚喜吃完碗里的,陸臨川又把新涮好的肉片放到了她碗里,相比較而言,陸臨川反倒吃得不多。

    “陸先生,我自己來!”任驚喜笑著看向他。

    陸臨川并沒有放下手里的涮肉的勺子,說道:“你今天幫了我的忙,請你吃飯是我愿意的事情。”

    任驚喜很想說,請她吃火鍋卻還從頭到尾幫著涮肉就誠意有點“過”了。

    看著陸臨川那一臉不容拒絕的樣子,任驚喜終究什么也沒有說,默默地吃著肉。

    除了肉,陸臨川也不忘幫她涮著青菜,葷素搭配著吃。

    以至于到了后來,她在生理期之間吃的比平日還多一點。

    等到吃完火鍋出來,外面竟然開始飄起了雪花。

    一片一片,落在地上,很快就消失。

    “我送你回去!”陸臨川站在她的左側,說話的時候也留意到下雪了。

    任驚喜點了點頭,便朝著陸臨川的車走去。

    司機已經不在。

    陸臨川直接就替她開了副駕駛的車門。

    兩個人在車里,車里飄著歌聲,誰也沒有說話,卻異常的和諧。

    任驚喜看著窗外一直飄落的雪花,還有余光里陸臨川的影子,須臾之間,竟生出十足的安全感。

    車子開了一會,她看著窗外雪花一直飄啊飄啊飄……

    飄到后來,她的眼睛漸漸地閉上,竟然睡了過去。

    陸臨川看著上車沒多久就睡了過去的任驚喜,心里一暖,車子的速度漸漸的降了下來。

    然后再輕輕的將副駕的椅子放下,讓任驚喜睡得更舒服一些,等一切完成之后,陸臨川將自己的圍巾解了下來,然后蓋在她的肚子上。

    音樂的聲音也調得更低。

    任驚喜睡得很舒服,身體都不需要調一個位置。

    陸臨川開到了目的地,見任驚喜還沒有醒,就繼續開著車,漫無目的轉著,在這樣一個特別的飄著雪的午后,一切都變得非常的靜泌美好,好像心都跟著慢了起來輕柔起來。

    等到任驚喜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跟睡在車上沒什么區別。

    再一看,她有肚子上還有陸臨川的圍巾,她摸著圍巾的手只覺得生燙,她一個機靈便翻身坐起。

    她醒來時,陸臨川直接將車開到了她入住的公寓里。

    “不小心睡了一覺!”任驚喜不好意思地說著。

    陸臨川將車停下來,看著她睡醒時那光彩熠熠的臉,說話的語氣不自覺輕柔道:“嗯,回去好好休息!”

    似乎,他們之間有什么東西在變化著。

    任驚喜的心不由得跳動著,不敢去看陸臨川那雙好像能洞破人心事的眼睛,道了一聲“謝謝”就趕緊下了車。

    外面的雪花下得非常大,她一出門,頭發上便沾了不少。

    任驚喜進單元門時,回頭看了一眼陸臨川的車,他的車還沒有開走,心里又是一陣莫名的跳動,趕緊拉開單元門走進去。

    在車內,將這一切收進眼里的陸臨川,嘴角默默扯出一絲笑,然后才駕車離開。

    任驚喜回到家后,便連忙去洗手間,出來后就躺在沙發上,順手打開電視,娛樂主播正在播報娛樂新聞。

    【任氏企業最近陷入爭家產一事,身為任氏總裁任重的兩位千金,目前都沒有發聲,更讓沒有想到的是,在娛樂圈里的兩位任氏小姐還有一位弟弟,據可靠消息說,這位弟弟是任重弟弟的小兒子,過繼給任氏的。

    任氏總裁目前還在病房,暫時沒有醒來的跡象,未來的任氏由誰來接掌,這些家產又要怎么分,再加上任氏兩位千金目前的人氣影響,這件事情無疑又成了一篇大家非常關心的事件。】

    任光宗居然真的過繼給了任重,上一世可能是任重沒有受到傷害,這件事情到她死的時候也沒有成功。

    可如今,任重生了變故,任光宗就成了她名義上的弟弟,這中間,他們一定是使了什么手段。

    任老太與任老爺以及二房的人,現在一定會把任氏咬得死死的,這么大一塊肥肉不吃到嘴里怎么能甘心。

    鐘心也不是省油的燈,自然不會把東西讓給別人。

    所以,任驚喜能肯定,現在報導出來的新聞一定是鐘心這邊操作的。

    想來,等她們解決完了任家老太那窩人,剩下的就是收拾自己了。

    任驚喜在心里笑著,她就等著兩邊咬好了。

    打開手機,任驚喜看了一眼任佳期的微博,她還沒有表態,不過她第一條微博下面的評論全都是關于任氏以及任光宗成為她弟弟評論。

    【女神女神,任光宗什么時候成為你弟弟的?】

    【他變成了你弟弟,會分割你們跟任驚喜的財產吧,我覺得還是不要的好。】

    【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還來過繼這種事情。】

    【過繼這種事情就是老封建,我們這種小破地方也有,我有一個姨生了四個女兒,到后來生不了了,就過繼了老公哥哥的一個兒子,說是死了有人摔碗啥的。】

    【農村有這種思想正常,其實豪門家里也一樣,那些沒有生到兒子的豪門太太,還不是一個接一個的生,就為了生個兒子,要不然家產怎么辦?】

    【互聯網大佬,原配生了三個女兒還在努力生第四胎,不過聽說外面小三給生的兒子都能打醬油的,原配只要不想家產落入小三生的兒子手里,她就一定會想方設法生個兒子。】

    【喊了這么多年的男女平等,實質上是永遠都不可能平等的,要想不重男輕女,生的孩子隨女方姓,或許可以改變這一點。】

    【哈哈,這也太搞笑了吧。】

    【自己爸爸打下的江山,卻要給侄兒,這難道不是一個笑話嗎?】

    任驚喜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微博,下面同樣是關于過繼的事情。

    【快出來表個態吧,再不出來,你的嫁妝都要被別人搶走了。】

    【女神就是太低調了。】

    【不知道為什么,我現在就想看女神打臉。】

    【我也是,我也是。她被黑了這么多,證據一件一件的錘在她身上,最后她都能統統把臉打回去,好爽啊!】

    【這次再來個打臉,我就要黑轉粉了!】

    【這大過年的,第一出大戲果然還是在我女神身上,坐等她翻身打臉。】

    【似乎,你們都忘記一件事情了,任驚喜跟家里的關系不好呢,落在她身上的財產不知道還能有多少。】

    【關系再不好,她也是任家的千金小姐,財產怎么也能有她的一半。】

    【來,我們下個賭注,我賭注這件事情會讓任氏姐妹聯手,趕走外人,然后均分家產。】

    【我也賭一個,親姐妹,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呢。】

    【嗯,這個時候,姐妹同心,齊力斷金。】

    【不管怎樣,我都不希望外人來刮分我女神的家產,哼!】

    此時,任家別墅內吵得不可開交。

    “鐘晴,你這是想干嘛?”任行怒氣沖沖地朝著鐘心吼著:“你以為你找媒體來報道這些,就能一切不算數了嗎?我告訴你,光宗是任重的兒子這件事情,已經鐵板釘釘。”

    鐘心看著任行那狗急跳墻的樣子,就覺得好笑。

    在她眼里,這些人就是些跳騷,她現在是任重名正言順的妻子,她女兒是唯一繼承人,任何商量余地她都不會讓步。

    任家的一切,全是她跟她女兒的。

    “老大媳婦,你這樣做太不厚道了,我們還在商量,你就弄這一出,你這是打我們老任家的臉呢。”

    任老太太氣得直接指著她的鼻子大罵,“你就是個掃把星,你就是個毒婦,如果我兒子醒過來,我第一件事情就是讓他跟你離婚,你做的這一件一件的惡事,老天爺一定會給你報應的。”

    離婚?

    笑話,那也得任重有機會醒得過來。

    “看看你們這些人的嘴臉,為了霸占我老公的財產,你們什么話說不出口,什么事做不出來。”鐘心現在已經讓人去查過戶的事情,到現在,她就相信,任重是絕對不會讓任光宗做他兒子的。

    所以,這件事情能成功,一定是他們從中做了手腳。

    只要他們賄賂人做了這件事情,那就一定會留下把柄,她就不信,這種事情會查不出來。

    “好,既然你撕破臉,那就別怪我們不給你留面子,我們不好過,你跟你的女兒也休想好過。”任行直接就威脅起來。

    對于他的威脅,鐘心根本就沒有放在眼里。

    用不了幾天,這套別墅就會有人來收拾,她之所以還陪著他們在這周旋就是怕她不住在這里引起他們懷疑。

    突然之間,她倒是期待中介來收房時,他們會是什么樣的表情。

    如果不是任家的人現在都賴在這里不走,她也沒想著賤賣的。

    對于這種商量、爭執、面紅耳赤……

    打任重醒不來之后,就連過年,每一天都在上演。

    鐘心坐在沙發里,沒有說話。

    任佳期看著手機里拍的照片,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然后站起身,對著鐘心說道:“媽,我有點事出去一下。”

    “我送送你!”鐘心借著機會出去透個氣。

    任老太在一旁罵罵咧咧的,倒是沒有攔著她們母女倆。

    鐘心借著送任佳期出去的機會,跟著任佳期上了車,問她:“家里值錢的東西都拿走了沒?”

    任佳期摸了摸自己露在外面的手,笑著回道:“嗯,差不多都拿出來了,就連你最鐘愛的包包和衣服我都搬出來不少,只要她們不去翻你的衣柜,應該不會發現什么。”

    “翻了她們也不會知道,她們都是一些沒什么見識的東西。”鐘心眼里滿是鄙夷,“至于那些搬不走的舊衣服包包,就留給曾美麗穿好了。”

    等搬了新家,正好可以換一批新的衣服和包包。

    “媽,新別墅的名字,你確定不寫你自己的?”任佳期不免有些踟躕。

    鐘心卻是特別堅定地說著:“就寫你的名字,以后萬一出了什么事,這別墅你就說是你拍戲賺錢買的。”

    “那我們要不要再備一點財產?”任佳期心里有些擔憂地說著:“萬一爸哪天醒了,我們……”

    “嗯,你說的有道理。”鐘心的心態卻是要好很多,“但是植物人這種情況,就算能醒來,那估計也得好幾年,我們慢慢計劃著。退一步想,萬一你爸再也醒不過來了呢?”

    任佳期看著鐘心那一臉自信的樣子,仿佛有什么從她的腦海里閃過。

    “媽,我一會發個微博,把這件事情再推一推。”任佳期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鐘心點頭應道:“嗯,你一會給任驚喜打個電話,這件事情,她要是能跟你一起表個態最好,姐妹齊心。”

    最后四個字,鐘心說得很是諷刺。

    任佳期一臉的不爽,但還是應道:“我會跟她聯系,但是她聽不聽我的,我就不能確定了,她現在已經完全不把我這個姐姐放在眼里的,我說什么她都不聽。”

    豈止不把她這個姐姐放在眼里,也不把鐘心這個媽放在眼里。

    “她也蹦跶不了多久了,等把你二叔和堂弟的事情解決掉,再來解決任驚喜這個障礙。”鐘心從始至終都沒有想過要給任驚喜留一點余地。

    任佳期問道:“媽,你想怎么對付她?”

    “上次我打她的時候揪了她的頭發下來,正好可以做個親子鑒定,到時候我就讓媒體曝出來,到時候我再說出任驚喜是我姐姐鐘心的女兒,這樣一來,她就沒有資格繼承任重的任何財產了。”

    顛倒黑白這種事情一向就是鐘心的拿手好戲,這一次,她當然不能放過。

    任佳期一點也沒有覺得她媽媽做這樣的事情有什么不妥,只是擔心地說:“萬一有人再去拿驚喜去跟爸做DNA鑒定,怎么辦?”

    “放心吧,這種事情,沒人會那么無聊去做的。”鐘心一點也不擔心地說著:“任驚喜也不會去做,她估計只會覺得這些年我偏心你,原來是因為我不是她媽,說不定她心里還釋懷了。”

    對于任驚喜從小渴望得到她的認可這件事情,她比誰都清楚,任驚喜的內心是多么渴望媽媽的愛。

    “媽,等到任氏到我們手上,到時候咱們再投點錢開個娛樂公司,肯定賺錢。”任佳期腦海里想的全是美好,“你看現在的電影,動不動上十億的票房,只要爆款一部電影或者電視劇,那我們可就賺發了。”

    如果自家公司投資娛樂產業,到時候肯定是狠狠的捧自己,有了這樣的后臺,她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那時候,什么新生代小花,還不是手到擒來。

    任佳期看到的中是賺的,卻沒有去想萬一撲了呢?

    動撤幾千萬或者上億的投資,一旦收不回成本,對任氏的打擊那也是很大的。

    投資娛樂圈可不是光有錢就能成的。

    “嗯,你說的有道理,我看現在娛樂產業確實很火,回頭我找相關人規劃一下。”鐘心對此也很是認可。

    見鐘心也同意,任佳期更加的得意起來。

    “媽,我現在已經很有人氣了,馬上我就又要去拍一部偶像劇了,等到爆款后,我的人氣一定會更上一層樓的,到時候我肯定能為公司賺很多錢。”任佳期仿佛已經預見了自己成功的未來。

    鐘心對于自己的女兒,非常的自信,“嗯,媽媽相信你,你有這個實力。”

    在鐘心看來,就算任佳期沒有這個實力,她也能把她捧成那個高度。

    母女倆開開心心的在車上規劃著未來……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为什么倍投必死 幸运飞艇出编码技巧 后三组六倍投方案图 大乐透2拖11中4加1 8个数字选3个有多少组 时时彩9码技巧 双q扑克的规则和玩法 什么店稳赚不赔 炸金花单机版 pc28预测凤凰预测 抢庄牛牛下载 麻将规则图解 藏分出款有用吗 时时彩计划 幸运飞艇六码投注技巧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