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工業之動力帝國 > 第235章 頂級的空手套白狼
    “寧姨來得剛剛好,我和嘉嘉、菲菲原打算給家里個驚喜,寧姨是第一時間知道的。”

    “寧姨今天別住賓館了,科技園在港島建了一個未來家居的實驗場地,剛剛調試好~~”

    梁遠舌燦蓮花的把三人在新據點的偷偷爽,定義成當小白鼠調試設備,這總是孝心不是。

    唐婉哭笑不得的聽梁遠輕描淡寫的把這事兒給悄悄抹平了,知道自己也沒法揪著不放窮追猛打,只好難得糊涂的一笑,把假驚喜當做真驚喜了事。

    嚴格說起來雙胞胎還是嫩稚,有點懵懂的看著梁遠直接背叛了革命,和自家娘親談笑風生的回了三人的新據點。

    不過進門后雙胞胎看著唐婉面對新家的一切神色自然,還無比熟練的調戲了那只坑爹的地寶,雙胞胎頓時反應了過來,三人的據點可能早就暴露了。

    趁唐婉參觀房間時不注意,雙胞胎拉住梁遠好奇的小聲問道:“你是怎么發現媽媽發現了我們的新據點的?”

    梁遠得意的一笑,說道:“當然是用我敏銳的直覺,蒙的~”

    兩個丫頭沒好氣的瞪了梁遠一眼,緊走幾步重新跟上唐婉。

    唐婉雖然在參觀房間,三人之間的小互動也了然在心,看自家閨女還迷糊著呢,終忍不住暗示了幾句,雙胞胎也恍然大悟的明白過來,知道了問題出在AIA那條線上。

    三人的新據點相比東北老家可大多了,唐婉逛了半個多小時才一一逛完,覺得實際比相片還好的唐婉直接給李遠鈴去了電話,讓李遠鈴先別管什么工作不工作的,過來度假試試那個天際線室內泳池才是正經。

    由于和唐婉早有約定的緣故,李遠鈴爽快的答應了下來,悲催的三人不僅新據點暴露,深夜還得再去機場接機李遠鈴。

    李遠鈴搭乘的沈城飛滬城飛港島的轉機航班要飛六個小時,得晚上十點多才能到港,還有六個多小時才能吃飯,包括唐婉在內的四人決定先吃點零食墊墊底。

    唐婉也比較喜歡那個低矮的懷舊風格仿船艙酒吧,四人從冰箱里收羅了一大堆牛肉干、薯片、西點之類的零食,也不管搭調還是不搭調,開了一瓶紅酒在酒吧里邊吃邊閑扯。

    有點心虛的梁遠覺得有必要先搞定一個母上,免得兩個聯合起來不好對付,狗腿的把紅酒給唐婉倒滿,笑嘻嘻的開始試探。

    “寧姨和我媽早就知道我們三個忙著裝新家吧?”

    “媽媽好厲害~”

    “梁姨也好厲害~”

    心意想通的雙胞胎也跟著拍馬屁,好進一步確認自己的猜測。

    “拆高爾夫球場的第二天,現場照片就到了佛山軍部~”

    唐婉也知道瞞不過梁遠,笑吟吟的掀開了謎底。

    梁遠和雙胞胎一副日了狗子的表情,響想起嚴令遠嘉這邊全程保密簡直就是個大笑話。

    “寧姨這時候不在滬城和京城,忽然來這邊我才不信只是為了時代周刊和新家的事兒。”

    驗證了謎底的梁遠開始把注意力放在其他方面,稍微一深想梁遠就發覺唐婉過來這個時間段肯定大有問題。

    雙胞胎登上時代周刊的封面,不了解內情的人可能被震驚,可對于訪談當天就在現場的唐婉來說,這事兒已經是十成十的板上釘釘。

    雖然時代周刊的報道在雙胞胎身上用了大量的正面表述,有拍馬屁的嫌疑,不過平心而論以雙胞胎的年紀來說也找不到什么黑點。

    更何況訪談做后期時,和時代周刊打交道進行后續交流的壓根就不是雙胞胎本人,而是由七位全美知名律師所組成的律師團,顯示了極為強健的肌肉,外加有未成年人保護法這個大殺器隨時砍下來,時代周刊就算有什么小心思也極為明智的收了回去。

    梁遠那句話雖然說得糙,不過3000萬年利潤的時代周刊,委實沒有打上億美元賠償額度官司的心思。

    啜了一小口紅酒,唐婉有些放松的伸了個懶腰,有點抱怨的說道:“你們三個又是飛機又是火箭的把牛皮都吹上了火星,然后爽快的甩手走人,后邊總得有人跟著收尾是不是。”

    “還好有媽媽在,要不小遠豈不淪落成騙子。”

    唐婉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寧婉嘉,雖然早就知道這個姑娘養不住了,可這句句都胳膊肘往外拐的向著梁遠說話,唐婉還是第一次體會到。

    “嘿嘿,寧姨總是無所不能的~~”

    梁遠總不能讓寧婉嘉一個人沖鋒陷陣,趕緊順著自己小媳婦語意把這句馬屁給實錘了。

    看著梁遠和寧婉嘉兩人一副心意相通、琴瑟相和的樣子唐婉想氣又氣不起來,最后苦笑著喝掉了半杯紅酒,瞪了兩人一眼。

    “都是上輩子欠你們的債。”

    唐婉給三人的火星牛皮收尾就破事兒一大堆,按道理屬實沒時間來港島閑逛,不過唐婉人雖然在國內,港島這邊的主流報紙卻是每天都有航班及時送到唐婉身邊。

    因此對三人在港島的種種經歷都了如指掌。

    寧婉菲一腳踢飛了某個球型物體之后,雖然唐婉覺得梁遠的后續處理也不錯,不過還是覺得自己姑娘受了委屈。

    唐婉一番忙碌之后,本來已經官不舉民不糾跑路成功的衛斯人,又重新進入了共和國刑偵系統的視線,被梁遠用大資產階級思維熏陶了幾年之后,唐婉辦事的手腕越發的圓滑了。

    翻出衛斯人的案底,唐婉也沒搞什么叛國之類的上綱上線,只是圍繞衛斯人蓄意破壞公共財產,危害公共安全這點做文章,只等著梁遠把衛斯人搞破產在資本主義社會寸步難行之后,隨便丟個恐怖主義之類的罪名過去,推動國際刑警組織對其進行全球通緝進而引渡回國。

    對于衛斯人來說,最坑爹的地方就是丫連否認的資格都沒有,當年衛斯人為了更好的賣書大吹特吹那段燒橋后逃亡的傳奇經歷,從法律意義上講,危害公共安全罪絕對是板上釘釘。

    除了衛斯人這個插曲,唐婉自然知道通過種種局外的博弈之后,南韓財團注資三十六億美元獲得荔灣3-1、3-3資源區塊大部分產能一事。

    對這比看起來仿佛是天上掉下來的巨款,唐婉動了心思打算問問梁遠這筆資金的安排。

    早在梁遠和兩個丫頭參加青科賽之前,已經鎖定了設計步入全速生產的CMB系列支線客機的采購問題被提上了日程。

    在梁遠的蓄意營運之下,CMB系列支線客機的背景十分復雜,堪稱是另一個微縮版本的空中客車。

    共和國同聯邦德國是項目的發起方,法蘭西從CMB宇航項目上獲得了豪賭民用大涵道渦輪風扇發動機的機會,英國獲得了大筆零部件訂單以及第二條產線設立的待遇。

    同利益伴隨的自然也有一定的義務,CMB系列支線客機鎖定設計之后,英、法、德外加共和國四個利益相關方一直在磋商CMB系列支線客機的首批采購問題。

    英、法派出的航空公司是兩國國企英航與法航,聯邦德國派出的也是國企漢莎航空,共和國這邊的代表自然是唐婉領導的聯合航空。

    由于鋼鐵蘇維埃還未倒下,全球支線航空市場的未來預期疑云重重,沒有任何一家市場調研機構能給出讓人信服的數據推導。

    因此除了早就下定決心全力營運CM機隊的聯航之外,其他三家航企都在為首批CM支線客機的購機數量扯皮。

    畢竟,商業營運航空器從大向著更大發展,是已經被寬體客機這個真正實例證實過的市場真理,支線航空器在50—100人載客區間有沒有存在的必要,全球航空企業爭得十分厲害,無論正反哪方都有看似正確的數據支持,在蘇維埃倒下之前這個問題的前景簡直就是一團漿糊。

    四家航企談判,四家全都是國企,有些事還不能擺在桌面上明說,談判進程中的種種扯皮可想而知。

    當然,國企也有國企的好處,無論海外還是共和國只要是國企都躲不過政府政令,差別無非就是政府影響的深淺而已,對于CM項目來說,四家國企不買CM支線客機是不可能的,現在扯皮無非是多買少買的討價還價而已。

    四國政府在CM項目中都有利益存在,彼此之間早就心照不宣的明白,四家合計的首批購機數量,肯定要達到CM產線的盈虧平衡點,只要客機產線盈利了,基本就被證明為這是一款被市場所看好機型,后續型號改進也穩妥不會出現若干年后沒售后這種一錘子,這樣才能更好的忽悠其他航空公司大量購機。

    CMB宇航當事方外加四個航企,五方就采購數量的扯皮扯了好幾個月,以唐婉的耐性都扯得有些不耐煩了,這時候梁遠從南韓財團手里搞來大筆美元這個消息,使得唐婉冒出了我們為什么不能單干這個極為膽大的念頭。

    別人對遠嘉押注支線航空市場毀譽兩摻,唐婉包括遠嘉內部都對梁遠給出的判斷堅信不疑。

    既然支線航空市場幾年后必然爆發,營運飛機又哪有租賃飛機來的爽快。

    目前已經晉升為航空產業界資深人士的唐婉自然明白,在航空營運領域,航企在整個產業生態結構中的地位處于最底層。

    在航空領域中,生產航發的企業是最牛B的技術源頭,也是最頂級的掠食大佬,飛行器的采購中航空發動機自身就占了整個飛行器價值的四分之一,而且在飛行器的整個使用生涯中,還需要對飛機進行換發,可以說整條航空產業鏈,生產航空發動機企業一家可以吃掉40%的產值與利潤。

    畢竟沒航空發動機就沒有航空產業的存在。

    航發企業之下,卻不是類似波音空客之類的飛機制造廠商,而是類似通用金融這種飛機租賃巨頭。

    在除掉航空動力企業所占有的40%航空產業鏈利潤份額之后,飛機租賃占有20%的整條產業鏈利潤、飛機制造商占有16%、機場等地面附屬設施占有14%,航空領域上游的產業鏈巨頭分食完畢之后,最后10%左右的殘湯剩飯才歸航空公司所有。

    航空動力和飛機制造都要求極高的技術門檻,飛機租賃對資金和人脈的要求都是頂級,相對來說沒啥門檻的機場和航空公司雖然數量龐大,但由于可替代性實在是太強了,分享最少的利潤也在情理之中。

    航空動力,飛機制造這類技術門檻高的唐婉肯定搞不懂,不過既有梁遠對未來的判斷做依據,唐婉就把主意打到了飛機租賃上,試圖使聯航脫離航空產業鏈的最底層。

    不過唐婉只有在國內調動大筆人民幣的能力,采購CM客機卻需要真金白銀般的外匯,沒有遠嘉的支持唐婉想讓聯航沿著航空產業鏈上升一級的計劃是萬萬走不通的,好在遠嘉本身就是聯航的大股東,唐婉這次來港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和梁遠溝通,就飛機租賃這個行業的前景達成共識。

    唐婉也沒瞞著梁遠,搭配著自己得到的航空產業界產業鏈利潤分配分布的內部數據,結合著梁遠對支線航空領域的看好,問梁遠有沒有進軍飛機租賃行業的心思,如果有這個心思這次四國航企大扯皮反而是難得的機遇。

    要知道為了促進本國航空運力或是航空產業的發展,幾乎所有成熟政府都對用于航空領域的貸款有著優惠,一般來說從不同國度貸款用于航空領域的投資,貸款利息從零到8%不等,而飛機租賃行業排名前五的巨頭,純利少有低于15%的,這可口子絕對是世界上最頂級的空手套白狼。

    當然,能在飛機租賃行業干成空手套白狼這事兒的前提,除了可以調動龐大的啟動資金和擁有豐富人脈之外,對市場前景的判斷至關重要,否則一但市場行情下行導致大量飛機租不出去爛手里,破產也是分秒的事兒。

    梁遠聽唐婉講完所有的構想,豎起大拇指對唐婉晃了晃,笑著說道:“嘉嘉和菲菲果然最像寧姨,寧姨說的這事兒原本就是集團下一步在航空領域的重點發展方向,我原打算把這個話題放在今年年底的年會上吹牛用的,沒想到被寧姨提前發現了。”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重庆市彩走势图彩经网 2018世界杯分析 广东福彩怎用微信投注 白小姐2o18精准六肖六肖 七星彩规律软件工具 体育比分最新开奖查询 快乐十分任选3稳赚 免费计划软件手机软件 重庆时时彩2期龙虎计划 pk10龙虎技巧稳赢 赛车 重庆时时彩是正规的吗? 三分pk拾免费计划软件 玩彩票长期赢的办法 欢乐四川麻将 时时彩平台官方网 稳赚六肖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