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武帝尊 > 第三章 血无生的传承

    “我小看你了,今日我技不如人,认栽了,你那小院我不要了!我们走!”

    姜磊也是个果断的主儿,眼见今日讨不了好,果断认怂,转过身,就要让下人背着离开。

    哪知……

    姜寒冷道:“我让你走了吗?”

    姜磊脸色大变:“我身为嫡系子弟,都做出让步了,你还想怎样?”

    姜寒冷哼:“根据族里的规定,即使我打断你的狗腿,也不会有人说我什么,只会?#30340;?#25216;不如人,活该!还记得我之前说的话吗,要打断你一条狗腿,?#19968;?#20799;还没干完呢,你怎么能走?”

    姜磊脸色瞬间更差了:“姜寒!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我就算欺你你又能怎么样?”

    姜寒冷笑着大步向前,“我记得族里的论武大会要开始了吧,嘿嘿,如果你的腿被我打断了,你猜到时你会怎么样?”

    姜磊闻言色变,眼看姜寒越来越近,目中寒光幽然,显然是不想放过自己,不由心肝俱颤,想起之前自己对姜寒说过的话……

    他一咬牙,扑通,跪在?#35828;?#19978;,“寒哥,小弟错了,我?#38498;?#20877;也不敢了,求你饶过小弟这一回……”

    他心说给自己堂兄下跪也没什么,算不上不吃亏……

    但即使这么想,他仍感觉脸面无光,更何况当着自己这么多下人给人下跪?

    这一刻,他想死的心都有了,本来是打算让姜寒给自己磕头认错的,哪曾想,鹰没打着反倒被啄瞎了眼,别提多丢脸了,此刻的他都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实在没脸见人了。

    姜寒这才满意,喝道:“?#38498;?#19981;要让我再看到你,不然?#39029;?#28866;你的狗嘴!滚!”

    他到底是姜家子弟,不想把事情搞大,见他服软了,便没了继续教训的心思。

    姜磊知道他是在骂自己之前口不择言,垮着脸让狗腿子背着自己赶紧离开,只是心里很?#29615;?#27668;,心?#30340;?#37117;修为尽失了还狂什么狂!不就是速度快了一点吗,等我突破到武道六重,一定会讨回来!

    姜寒才懒得想他后面会不会继续来找自己的麻烦,在他眼里,姜磊就是一只大点的蚂蚁罢了,根本不值一提。

    武技阁乃是姜家重地,里面有五位长老驻守。

    姜家子弟只有足够的贡献才可以出入。

    姜寒曾经为家族做过不少事情,贡献点不少,驻守武技阁的长老查看了他的信息之后,便放他进入,只是因为他修为尽失,长老在他进入之后,心里一声长叹,暗道?#19978;?#20102;,就算再重新修行,这辈子也别想在武道上有所成就,?#38498;?#24656;怕只能在族里做一个普通的小管事了……

    姜寒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直奔三层。

    武技阁共四层,第一层放置着下品武学,第二层放置着中品武学,第三层放置着上品武学,第四层放置着姜家立足之本的几部顶级上品武学。

    武学的品质越高,武道基础打的就越扎实。

    上一世,姜寒所修行的疾风掌,乃是中品武学,虽然平时已经很注重身体的打磨了,但武道基础仍不够扎实,不然也不会第一次开辟丹府失败。

    他上一世还是在进入青阳宗之后,在灵药的辅助下将丹府开辟出来的。

    这一世,他决定为自己奠定超强的武道基础,以免后面突破时再遇到麻烦。

    不过,以姜寒的身份,他只能走到第三层,在接连看了十几部上品武学的介绍后,不由皱眉,没找到一本满意的,都有不同程度的弊端。

    “?#35757;乐?#26377;第四层的武学才符合我的需求?”

    ?#19978;?#20102;想姜磊在使用天阴升龙心经中时,所呈现出来的各种破绽,他突?#29615;?#29616;,偌大姜府,竟没有一部完美的武道功法!

    要知道,天阴升龙心经已经是姜府最好的武学了。

    “难道这世上就没有完美的武道功法?”

    想了好久,姜寒最终没有挑选任何一部武学,他决定等自己修为恢复了,走一趟京城,去那里看看有没有更高一级的极品武学售卖。

    武道基础的重要性,他在上一世已经有了一次教训,他不想因为武学品质不够,再给自己留下遗憾。

    一夜无话。

    第二天,姜寒起来后,早早?#32479;?#20102;姜府,骑马来到了青阳城西边的雁荡山。

    雁荡山山脚下,有一条宽宽的马路,是通往青阳城的必经路线,不管李老七从青阳城哪个门进,他都会从这条路上经过。

    结果在天阳高悬,时间到了半晌的时候,终于,从远处来了一队人马,李老七气势高昂的骑在头马上,身后有身穿铠甲的武?#31185;?#39532;跟随。

    还未离近,便有浓浓的草药味传来。

    姜寒立马驱马迎上前去。

    “咦!寒少爷,您怎么在这儿?”

    李老七看到姜寒,连忙抱拳见礼,他身后的那些武士们也精神?#31471;?#30340;向他行拱手礼。

    眼前的这位少年可了不得,乃是青阳城了不得的武道天才,仅仅十七岁就已迈入武道九重,将同代人?#23545;?#33853;在了身后,是所有姜府人员心中的骄傲,他们不敢有半点怠慢。

    不过他们一个月才回来一次,根本不知道,姜寒前几天因为闭关冲击天真境走火入魔,修为尽失的事情,不然绝不会是这般态度。

    “闲来无事,出来逛逛。”

    姜寒驱马围着车队转了一圈,很眼尖的看到了摆放在第三辆马车上的那两只?#23601;埃?#23553;的严严实实,想来就是那两桶灵王蜂胶。

    他不动声色的用马鞭指了指,“这两个?#23601;?#37324;装的啥玩意?”

    “是蜂胶,老奴带人好不容易才弄到的。”李老七陪着笑脸道。

    姜寒?#21543;?#20805;愣:“蜂胶?这玩意好像很寻常吧,你弄这东西干嘛,有弄蜂胶的时间,还不如多管理管理药田呢……”

    “寒少爷,这你可就不知道了,这两桶蜂胶是下人们在药田附近的悬崖上发现的,那些蜜蜂可不寻常,个头比平常我们能见到的蜜蜂大了一倍多,产出的蜂蜜也比寻常蜂蜜香甜,我一看这东西不错,就带人将蜂巢上的蜂胶全都刮了下来。寒少爷,要不您尝尝?可好吃了。”

    “真有你说的那么好?行,?#39029;?#23581;……”

    李老七将其中一只?#23601;?#25171;开,顿时一股带有清香的蜂蜜气?#38431;?#20986;。

    姜寒从其中取下一小块蜂胶,放在嘴里仔细品尝了?#29615;?#39039;时确认,这两桶蜂胶正是灵王蜂胶。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东西不错,封好,这蜂胶我要了。”

    李老七连忙将?#23601;?#30340;盖子重新封好,贴心问道:“寒少爷,要不要我派人给您送到府上?”

    “不用那么麻烦。”

    姜寒将两桶蜂胶装在屁股后面的马囊里,用手拍了拍,挺稳,笑道:“这不挺好吗。李老七,你一路舟?#36947;?#39039;,回府后好好休息,如果有什么麻烦事儿就吱声,如果我能说的上话肯定会为你出头,就当你孝敬我这两桶蜂胶的谢礼了。”

    “不敢不敢,孝敬寒少爷,这是老奴应该做的,不敢有所奢求……”

    话虽这么说,但李老七的一张老脸都快笑出了花来,凭两桶不值钱的蜂胶就和府上的武道天才搭上了关系,他觉得这笔生意做的太值了,拱手抱拳道:“寒少爷,老奴还忙着将药草送回府上,就不和你闲聊了,日后有时间了,我再拎着东西登门拜访。”

    这也就是他现在不知道此时姜寒在姜府的尴尬处境,不然他铁定会后悔此时做出的决定。

    “好说。”

    姜寒点头,正要驱马离去。

    便在此时。

    远处有一队人马咯噔蹬快速奔来。

    当先一人,是一个身穿紫袍,浓眉大眼的少年,长的很是粗犷。

    “雷少宗?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姜寒?#31995;么?#20154;,乃是青阳城雷家的武道天才,与姜寒同岁,如今已是武道七重的高手,在青阳城也有很大的名气,只是比起姜寒来,差了一个层次。

    突然,姜寒想起了一事儿。

    上一世,雷少宗曾进入过雁荡山一次,正是那一次,雷少宗从一个破败的洞府中得到了一篇残经,通过修习?#30636;?#32463;,雷少宗将自己的武道基础打的极为牢固,而后顺利开辟丹府,成为了青阳城年轻一代,第一位突破进天真境的高手!

    而后,其在赵国与晋国的大战中,大放光彩,成功击杀敌修七十三个,被冥阳宗直接录取为核心弟子,要不是他没过几年便死在了一个武道大宗的弟子手下,发展前景一点也不比姜寒差,肯定会成为冥阳宗的重点培养对象。

    上一世,姜寒成为青阳宗的真传弟子后,曾特意调查过雷少宗的过往,这才知道,雷少宗当年在雁荡山得到的竟是传说中的魔头血无生的传承。

    虽然血无生直到临死前都没能将功法创造出来,只是刚刚写出了一个开头,仅能修行到天真境,但品质高的吓人,乃是极品中的极品,堪称这世上最为高等的绝世武学,绝对是夯牢武道基础的绝佳选择!

    一下子,姜寒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满心热切,“难道因为我的重活,引起了蝴蝶效应,血无生的传承提前出世了?”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11选5前2组选技巧 五分赛车规律 云南时时官方网 六台彩彩涂图厍 内蒙11选5彩票 重庆幸运农场专家杀号 36选7中四个好多少钱 足球比分推荐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50期 彩票d排列三走势图 宁夏11选五开奖 河北20选5精准准专家分析 彩票正规预测网站 黑龙江时时数据 山东时时结果查询结果 北单官网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