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最強國防生 > 第八百八十一章 最后一步
    當這位營長一臉不服地推開指揮車后門跳下車的時候,首先看到的是他的戰士們有的頹喪,有的不爽,有的干脆失魂落魄。

    那些各異的神色,最終化為一種沉痛,深深刺向這位營長的心。

    心越是痛,就越是不愿意屈服。

    帶著一腔怒火和疑惑,這位營長向前走了幾步,隨即喝道:

    “一個個的死樣子,咱們一師的人,死了也該有個死樣子,你們這是要表演木臺泥塑嗎?”

    “藍軍旅留在咱們這里的人,統統給我找出來。”

    到現在他依然不相信藍軍旅是讓一個班的戰士犧牲來確定他們的最終位置。

    忽然間莫名其妙被迫退出演習,四營的官兵正需要找地方發泄。

    很快十幾名藍軍旅的戰士就被拎到了這位營長面前,雖然被帶來的路上沒少被下黑手,但他們被帶過來扔在地上的時候,臉上卻滿是笑意。

    沒有說話,也沒有在意他們面對一個少校沒有敬禮,這位營長直接上手,開始搜身。

    軍銜從高到低,第一個被搜的士官身上就被摸出了一臺北斗終端。

    雖然恨的牙癢癢,但少校依舊只能很小心地扔在這位三期士官身上。

    第二名,一無所有。第三名,上等兵,又是一臺北斗終端……十幾個人身上,這位營長赫然發現了六臺北斗終端,如此密集的配備情況,讓他在憤怒之余,居然還有一些嫉妒。

    “就是你們這幾個老鼠,把老子一個營全都陷進去了,你們也真是厲害。”

    此時已經收拾好自己的寶貝終端起身的士官笑嘻嘻地向他敬禮:

    “首長,您可別這么說。真要論起來,我們這幾只老鼠才搞掉你這一個營。咱們的特戰分隊也就跟我們差不多人,還不照樣把你們師部端掉了。”

    “你……”

    此時這位營長真想照那張咧開的大嘴來一拳,要不是有觀察員和一群戰士在身邊的話。

    “首長,我說的話您可能不愛聽,但是從戰略思想上講,你們確實差太遠了。”

    一個三期士官對一名少校講戰略思想,著實是件非常奇葩的事情。

    但它就是真正發生在了面前。

    以至于剛剛下指揮車想要監督少校言行的中尉觀察員都驚呆了。

    帶著輕松而愉快的表情,這名士官繼續微笑著:“你們一方面迫切希望能夠建功,另一方面卻又畏懼死亡和損失,殊不知戰爭對下層軍官和士兵來說,就是一部巨大的絞肉機。”

    聽到這句話,一時間想要呵斥士官的軍官們全都愣住了。

    尤其是這位少校營長。

    雖然是少校,但他依然沒有脫離下級軍官的范疇。

    這名士官一臉淡然說出的話,卻如同一塊秤砣系在心頭,一時間居然讓他完全無言以對,甚至心情比輸了演習還要沉重。

    “戰爭對下級軍官和士兵來說,就是一部巨大的絞肉機。”嘴里反復念叨著這句話,不知不覺間,他的額頭上居然冒出了豆大的汗滴。

    他終于明白自己為什么戰敗的這么突然。

    “果真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我一個少校居然還沒你個士官活的明白。老班長,謝謝了。”

    最后一句道謝之后,這名少校完全失去了精神。此時他已經打定了主意,這次演習之后,就申請去最艱苦的地方回爐重造。

    眼看剛剛就要打起來的場面重新恢復了平靜,觀察員暗地里松了一口氣,隨即將現場的狀況如實向上級匯報。

    等這里的一切傳到導調部的時候,藍軍旅機步三營已經被揮師北上的第一師第二機步團余部追上圍殲,同樣因為裝甲部隊的存在,第一師唯一的主力也被藍軍旅主力部隊正面沖擊完全擊潰,一場看似波瀾起伏的演習,正式進入最后一個階段。

    江利和周學紅這兩位一師的主官是在沈耘和夏銳的陪同下來到導調部的。

    看到郎天平的第一時間,江利下意識縮了縮脖子。

    這一仗他打得實在太丟人了,出師不利,然后被斬首。自己的部隊到底是怎么輸的,他都是在藍軍旅的基地從頭看到尾。旁人面前他還能說句憋屈,但在老首長面前,壓根沒臉叫屈、

    他還以為郎天平要當著眾人的面指著鼻子罵他一頓。

    但他的面子到底還是保住了。

    郎天平銳利的目光直視著他,看了幾秒鐘,隨后江利便聽到一聲嘆息:

    “輸的不冤,回去好好練兵,演習輸了只是丟人,真上戰場就是丟命了。”

    江利恨不得郎天平打他兩巴掌。這輕飄飄兩句話,簡直比打臉還痛,反正他的臉上這個時候已經燒灼得火辣辣的。

    “老首長,我……”

    江利想說點什么,卻忽然發現自己什么也沒必要說。演習輸了就是輸了,沒什么好解釋的,也沒什么好叫屈的,這不是幼兒園過家家,被別人家的孩子打了還要找家長。

    郎天平搖搖頭:“呆會兒好好復盤總結,多學習經驗,未來才有報仇的機會。”

    說完這句話,郎天平將目光投向沈耘:“你小子,完全不留情面啊。”

    看似抱怨,實則郎天平卻滿眼的欣賞和欣慰。

    “戰爭對下級軍官和士兵來說,就是一部巨大的絞肉機。這話應該是你小子說的吧,我就說,藍軍旅再怎么厲害,也不能讓一個三期士官就具備這樣的思想吧。”

    看著郎天平鬢角的銀光,沈耘也想起了當年去第一師的路上蹭車的事情。

    “首長,這話是我說的,給我們的軍官們上課的時候。至于情面,我想當著您老人家的面放水,才是真正的不留情面吧,畢竟藍軍旅需要也有能力獲得勝利。”

    郎天平聞言瞬間大笑起來:

    “這些年不見,你小子還是那么耿直。”

    “不錯,這一仗打的漂亮,雖然依然有些拖泥帶水。我知道你迫切地想要證明一些東西,不過既然你們都存在了,也就沒必要表現的那么明顯。”

    “現在也別只顧著嘚瑟了,來吧,作為勝利者,先講一講你們對這場演習的看法吧。”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彩票代理是怎么返点的 51北京pk拾赛车计划免费版 手机棋牌游戏赚钱 欢乐生肖开奖官网 比分直播雷速 分分快3预测计划 香港特马资料最准 重庆市彩稳赚不赔方案 上海11选5技巧 稳赚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 极速28每天挂机收入200 幸运飞艇大小规律 pc28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五星胆码倍投 玩龙虎赢了两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