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龍猿吞天訣 > 第八百一十章 踢開
“依日!”

曜桐臺上,身形擎天的紀凡沉喝出聲,一手抓著祖鈺瑛的面孔,一肩向她胸前聳靠,巨大的崩勁,將空間撞得隆隆作響,撕出細微裂痕。

“摘月!”

對于紀卓劈出的劍光,紀凡撥云見日的巨大身形極為靈活,完全在曜桐臺上施展開來,一腿翻擺而起,右手抓帶著祖鈺瑛的面孔不放。

“這似乎是佛宗的一種伏魔手段!”

曜桐臺上各大宗門勢力的強者,眼見紀凡連續抓帶祖鈺瑛的巨人身形,神色都不免有著震撼。

“是伏魔三十六式,伏魔袈裟功就是以此衍變而來,一旦被擒抓到是很難擺脫的。”看到紀凡恐怖的身形避過劍芒,依舊將祖鈺瑛抓帶著控在身體周圍,怎么擺弄怎么是,曜桐臺邊緣手持卷令的拜古道少女使者,小聲言語道。

祖鈺瑛的巨人形體,就好像是被紀凡抓帶著掄來掄去,以此阻礙紀卓四人。

“蟒纏!”

只見紀凡翻下身形一旋,就猶如陀螺一般,迅速在戰臺上轉了一圈,舒展的爪芒扭轉祖鈺瑛頭部,散出沖擊波一般的漣漪。

“扳龍!”

紀凡腳下不停,繞步轟鳴,一手抓拉祖鈺瑛,一手轟然落拳,剛猛讓人難以直視。

“隆!”

恐怖的力量波動,不但將曜桐臺撕出裂縫,祖鈺瑛的左胸,更是被紀凡一拳打得凹陷。

“抹山!”

紀凡一肘上抬,右拳帶著小臂猛然砍出,擊在祖鈺瑛小腹上,使其背后的空間爆出一蓬碎裂。

“墜地!”

紀凡一矮身形,掃起戰臺一大片碎裂的古石,以爪化掌壓出滾滾佛手波濤,帶給人翻手為云覆手雨的恐怖威壓,一把將祖鈺瑛的頭部轟暗入戰臺之中。

曜桐戰臺光爆漫天,劇烈的震動讓人難以立足。

“嗷!”

陣陣龍吟聲沖騰,三十六條天龍身軀放大,瘋狂向光爆中噬去,可從光爆中沖出的紀凡,卻已經不是擎天巨人,而是恢復成常人。

盡管曜桐臺各處空間扭曲,可三十七把飛刀與三十七座山峰,卻并沒有被紀凡成功收取,而是被另一股空間威能影響。

兩根各有三十七節的銅锏,崩飛殷寶兒四女的一方,紀凡也沒有親自收取。

御龍修士紀凡不是沒見過,但三十六條天龍齊出的景象,卻很是壯觀,就好像廣闊的曜桐臺上,到處都是磅礴騰起的龍軀。

“嗖!”

從光爆中沖出的紀凡,身形一潛腳下在半空中一蹬,看似向著晶軀少女石秀欺近,可是腳下落霞步一轉,卻是躲過了紀卓的阻擋,閃現在水道少女樊雙面前。

“你龍再多也沒用。”

紀凡雙眼不但殺意暴漲,更是顯現出幻光。

似乎知道紀凡瞳力的厲害,黑袍少女第一時間閉眼,腳下在地面一跺。

“嘭!”

有著水紋的小罐子中,水花四濺,一方曜桐臺也是壓力暴增。

“重水!”

在后方的阮晴,明顯看出了罐子爆出水花的來歷。

“轟!轟!轟!”

點點水珠轟在紀凡的身形上,不但引起了大爆炸,更是帶著如山的壓迫力。

只見紀凡處在散落的水花中,全身上下周圍爆出一圓圓美輪美奐的水環。

“控住了!”

盡管紀凡身形的堅韌,出乎少女樊雙的預料,可是重水卻實打實的轟擊在他身上。

“嗡!”

紀凡的身形,被密集水花砸得扭曲了,受力面卻小了。

“小心。”

面對沒有定式激蕩的水環,焚天谷另外三人上不去前,紀卓忍不住對樊雙喊道。

“隆!”

重水轟濺出的間隙,被紀凡所抓住,其扭曲無相的身形,連續閃爍穿出了重水爆靈區域,金屬之軀就猶如受到了沖刷,金光閃耀。

“嗚!”

只見少女樊雙將后腰的葫蘆扇帶出,向著紀凡猛烈一扇,蕩起排山倒海般的古濤,直將他身形排飛而出。

“嗤!”

揮動葫蘆扇的少女還沒完,其腰間所系麻花般的金屬腰帶,在瀚瀾扇力中向紀凡身形纏卷。

“沒想到這個少女這么強!”

看到少女將一根驚鴻權杖向著地面上一墩,之前爆炸出的重水,化為了激水術向紀凡身形呲割,萬盈盈不由訝然道。

其實不只是萬盈盈,此時曜桐臺周圍的各方宗門勢力強者,都覺得紀凡不應該找上少女樊雙。

“錚!錚!”

激水每每切割在紀凡身形上,都會帶起道道金屬火花,在他身上留下一條條傷痕。

不同于各方強者的驚駭,少女樊雙的驚訝,更多是來自于紀凡金身的堅韌。

水的切割力本就極強,更不要說是重水,再加上驚鴻權杖的威能增幅,少女甚至有信心將一些古軀切碎,可是道道激射的水線,卻只能在紀凡身形上留下淺淺的傷痕。

不只是紀凡的身形,就連背棺和兩道鎖鏈,都沾染上了他的金光,使得激水術很難將古棺破開。

“不朽不滅!”

一個念頭在樊雙的心中閃現,造成了她心境的動搖。

“隆!”

然而,就在激水術極為微弱一滯的時候,紀凡的密古金身卻開始古解,道道激水術的沖擊切割力,被密古金身所吸收。

口中泛出蒸氣的紀凡,帶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魔神一般,單單被他的眼神盯上,都不由毛骨悚然。

“須彌山掌!”

只見紀凡雙手結佛印,打開向著少女樊雙一按,一方曜桐臺承壓震動的過程中,天象卻變了。

天際光輝翻涌,一只遮天大手破空而出,密密麻麻的古文在大手中閃爍,大手落下的同時,被壓的少女樊雙身形都是一矮,身體周圍的古石地面轟然凹碎出手掌印。

“好可怕!”

對于佛門須彌山掌技藝,很多強者是有所了解的,可紀凡施展出來,卻猶如大神通一般,帶給人難以匹敵之感。

“嗚!”

就在天際須彌山掌下壓之時,紀卓站了出來,將腰間懸掛的一塊古符帶下。

隨著古符旋轉放大,一只巨手從光華萬丈的古符中伸出,向著古文閃耀的須彌山掌抓去。

“轟!”

對于紀卓動用重寶,密古金身古解的紀凡,甚至沒有與之糾纏之意,腳下一蹬地面,身形已經超越了很多強者的感知。

待到紀凡再出現的時候,一掌已經拍在少女樊雙勉強撐起的權杖上,將權杖硬生生壓轟于少女胸口。

“嘭!”

少女遭受重創,紀凡卻沒有放手之意,手掌改拍為抓,卡住杖體的同時,猛力一扭使得少女雙臂再也握不住權杖,由仙元力護體的黑袍一雙衣袖,也出現了扭曲碎裂。

“煉!”

在少女樊雙被劇烈蠻力崩飛而出,控制不住身形之際,紀凡已經施展封口咒,將一枚古老的咒文,猶如霞閃般從口中噴出。

“轟!”

古咒沒入少女右胸口,瞬間就導致了少女胸部的坍塌。

“隆!”

半空中的須彌山掌同古符透出的大手交擊,產生了密集悶雷般的聲響,一環環漣漪平空擴散,道道力量裂紋也猶如奔流的雷光。

“紀卓,看著他。”

眼見須彌山掌的威力超乎想象,青年孟虹空還是對紀卓大喊,好像應對須彌山掌并不重要一樣。

“不行了,看不住,這個紀凡太嚇人了,根本就不是焚天谷那幾個人能罩得住的,已經將五人的團戰陣容踢開了。”輪回宗的少女,喃喃言語的同時,雙眼隱晦有著猜測之色。

“融金浪!”

動蕩的曜桐臺上,紀凡根本就不給焚天谷剩下的人機會,腳步不停,在地面一跺的同時,散發出金法漣漪,使得曜桐臺上的古石迅速融化。

“轟!”

金濤駭浪已然在向著石秀撲卷,讓寧安媛都不由神色一緊,在棲霞樹后面上前一步。

“終于輪到她了嗎?”

天葬修煉組織中的仙袍男子,臉上有著思量之色凝重道。

在仙袍男子看來,紀凡陰險之極,對焚天谷團戰陣容展開沖擊的過程中,曾經兩次向少女石秀佯攻,可真正的目標卻在祖鈺瑛和樊雙身上。

“壓上來了!”

這時已經有人發現,殷寶兒四女已經在不知不覺之間,向著一方斗戰凌亂風潮的所在移動。

“關鍵還是紀凡,再不擋住他的話,只怕焚天谷的五人將會被橫掃。”鬼辰府的靈目少女,看著紀凡的攻勢,也不免有著無力之感。

“這是很有可能的,焚天谷剩下的三人,在沒有看清關鍵與真面目之前,估計還要繼續吃虧,斗戰開始之后,紀凡的攻勢就像排山倒海一樣,根本就不給焚天谷之人喘息的機會。”鬼辰府所在棲霞樹上,一名皮膚暗淡死灰的蒙面男子,小聲感慨道。

“關鍵?真面目?”

靈目少女聽到男子的說法,只覺得哪里不對勁兒,但她一時之間卻又難以確定。

“紀凡進行斗戰一直有個特點,那就是攻勢一旦掀起,就輕易不會停下腳步,這有什么不對嗎?”靈目少女忍不住問道。

“就算攻勢連貫且猛烈,是他的戰斗風格,但也得分是在什么樣的情況下,這一場斗戰,估計他的心思是在趁亂取勝上,一些細節,在動亂中被隱藏了,身處局中的紀卓幾人,到現在還沒有看破。”蒙面男子小聲笑語,讓靈目少女更加的迷惑不解。

此時身處棲霞樹上的焚天谷主任素秋,已經忍不住起身,神色既復雜又極為緊張,黃嫣更是下意識將秀拳攥緊,而身穿斗篷的男子,目光則是有些呆滯。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pk10计划软件冠军五码 本金100每天盈利20% 表 2017职业网赌刷反水 龙虎输五赢六什么意思 报数21的游戏规则 幸运飞艇技巧单调经验分享 918通比牛牛手机版 推荐一款可以赢钱的棋牌软件 定位胆必中法 全天北京pk10计划 澳门大小怎么玩机会大 通比牛牛平台手机版 加拿大28龙虎豹怎么分 5分⑥合计划 欢乐斗地主二人版pk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