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御天神皇 > 第1574章 他之優秀,無人可比!
    “什么!”蘇夜神情一怔。

    寧天神王所說的話,意思再不過明顯。

    非天魔尊并未留住!

    那么,幽芙蓉就算沒死,也必定被非天魔尊帶走了!

    這叫蘇夜面色變得逐漸難堪起來。

    他和幽芙蓉算不上什么朋友,但當初畢竟是幽芙蓉救了他,將他帶到了古神界。如今幽芙蓉被帶走,他心中五味俱全。

    “難道,就沒有希望了嗎?”蘇夜不禁問道。

    寧天神王可以看得出,蘇夜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

    “嚴格意義上來說,希望渺茫,但也不是沒有希望。非天魔尊未必會殺死幽芙蓉,因為他肯定要從幽芙蓉的口中得到圣血珠的下落。所以圣血珠的事情一日沒傳開,非天魔尊一日就可能不會殺了幽芙蓉。”

    寧天神王說道:“而非天魔尊身在第九戰場中,只要前去第九戰場,找到它,自然就可以確認幽芙蓉的下落了。”

    蘇夜聞言,嘆了口氣。

    第九戰場。

    這離自己太遙遠了。

    “那圣血珠的事情,能否瞞得住?”蘇夜問道。

    “這……”

    寧天神王遲疑片刻,說道:“蘇夜,我和幽芙蓉關系很好,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一個人的性命實在太微不足道了。圣血珠的改變是整個族群的,只因為幽芙蓉一個人,而去讓圣血珠的發展耽擱下來,根本不太現實!”

    蘇夜緊咬牙關,一旦圣血珠身在人類這邊的消息,讓域外天魔得知,非天魔尊勢必會對幽芙蓉殺之后快,怎么可能還留幽芙蓉的性命。

    但想不讓圣血珠發展,那也不太現實。

    “晚輩了解了。”蘇夜最終也只得嘆了口氣。

    要怪就怪自己實力不濟。

    倘若他能夠擁有神尊級別的實力,直接殺往第九戰場,找到非天魔尊,一切就了了。

    “蘇夜,我知道你內心不甘,我雖然不知道你和幽芙蓉到底什么關系。但救幽芙蓉的事情需得循循漸進,在這方面,我也始終在想法子。”寧天神王看了眼蘇夜的眼神。

    蘇夜聞言,說道:“晚輩了解了,如今圣血珠已經送到神王大人您的手中,晚輩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

    “你先退下把。”寧天神王揮了揮衣袖。

    蘇夜暫時退下。

    待得蘇夜退下之后,一群強者看向圣血珠,心情激動不已。

    “神王大人,這圣血珠如今身在我們之手的話。在很多方方面面的事情上,我們就構成了絕對的主動權了啊。”諸多神尊說道。

    “那明王宗也在苦苦尋找圣血珠,本來圣血珠是所有勢力共同研究出的產物,但丟失之后,各方勢力都在尋找。只要得到,圣血珠就是其獨有之物了。”

    “對,擁有圣血珠,我們就有了主導權。”

    寧天神王搖了搖頭:“你們想的太簡單了,各方勢力知曉我們擁有圣血珠,勢必會來此地爭搶。我一人的力量怕是保不住圣血珠,如今大局為重,圣血珠還是要上交上去的。”

    “這……”

    被寧天神王這么一說,諸多神尊都有些嚴肅。

    寧天神王哪里都好,就是沒自私心,凡事都以大局為重。

    寧天神王豈會不知道眾人所想:“當然,這些時日的話,圣血珠還在我們手里。所以消息暫時不用那么著急放出去,我們自己人,自然是得從圣血珠上,圖謀到一些好處再說!”

    聞言,一群人方才松了口氣。

    寧天神王現在依舊愁眉不展,揉了揉眉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

    “神王大人,您……”海瀾神尊不禁問道。

    寧天神王幽幽說道:“你們應該看得出來,這蘇夜雖重情重義,優秀卓越,但實際上若非幽芙蓉指引,他根本沒有加入我們寧天宗的心思。”

    “這,沒錯。”海瀾神尊無法否認。

    百枯神尊不禁說道:“神王大人,怪不得這個蘇夜不肯在戰場上幫我們寧天宗的弟子,原來他心都不在寧天宗啊。”

    被百枯神尊這么一攪和,其他強者都紛紛覺得有道理。

    對啊,蘇夜心都不在寧天宗,怎么可能幫得了寧天宗弟子。

    寧天神王皺了皺眉:“好了,百枯神尊,本王知道你心中的想法。這蘇夜在戰場上做的沒什么不妥的。以蘇夜的優秀,蘇夜心不在我們寧天宗,難不成我們就要放棄他?”

    百枯神尊猶豫之下道:“神王大人,咱們寧天宗,也不缺他一個天才。他心不在我們這,我們何必對其熱臉去貼冷屁股。”

    “哼,我們寧天宗是不缺天才,但我們寧天宗缺的是一個真正的英豪。這蘇夜以一人之力,隱姓埋名,又獨自前往戰場,為了引起我的注意。再到我面前親自將圣血珠交到我手。你以為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嗎?”

    寧天神王有幾分不耐,寒聲道:“換做是你兒子,你兒子可否做得到?”

    “這……”

    百枯神尊不敢違逆。

    實際上即便讓他說,他也知道自家兒子肯定做不到這種事情。

    這期間種種,兇險萬分,蘇夜以一個初入寧天宗弟子的身份,短短時間內讓寧天神王召見。這期間一切過程到底有多艱難,想想即可知曉。

    海瀾神尊此時提議道:“神王大人,蘇夜如今立了大功,我們對其有特殊照顧是應當的。林菀神將于其頗為熟悉,就讓其來吧。”

    “恩,也好。”寧天神王道。

    對蘇夜特殊,很公平。

    人一來在戰場表現卓越,二來上交圣血珠,沒有任何圖謀,他們寧天宗沒理由不對蘇夜好一些。

    “林菀,此事就交給你了。”寧天神王叮囑下去。

    “沒問題!”林菀深吸了口氣。

    她也沒想到,此前她沒怎么放在心上的蘇夜,現在這么短的時間,就得到了來自于寧天神王的重視。

    再看蘇夜這邊,已經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回到寧天宗,就先想辦法,把這太清劍陣的事情搞定吧。這太清劍陣我若駕馭,必定實力大增!”蘇夜打開太清劍陣,一時間參悟了起來。

    未過兩日,林菀就來到了蘇夜的住處!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品特轩555939高手论坛 神奇招数㊣无错37码特围 重庆龙虎和微信群 棋牌游戏娱乐 2018世界杯博彩总投入 福建11选5人2稳赚 北京pk10押龙虎技巧 天镜棋牌 单机斗地主电脑版下载 关于竞技网游的电视剧 百人牛牛压注技巧 真人二人麻将 重庆肘时彩开奖结果 北京pk10下载 足球比分预测 十一运夺金稳赚不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