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大仙官 > 第七百七十章 變革成功
    楚弦點頭,跟著對方走到一旁,這洞燭內衛便將事情經過仔細道出。

    簡單來說,這匯林縣發生的事情,并非是意外,而是有人蓄意策劃。也多虧是紀紋暗中派了洞燭內衛在各個縣地監視,所以才能及早的阻止,不然死傷的百姓會更多。

    官府的軍卒當中,有人借著混亂,故意殺人,而且出手狠辣,根本就是故意為之,所以洞燭內衛才暗中動手,將那幾個有問題的軍卒斬殺,否則按照這些百姓的實力,怎么可能讓軍卒死了好幾個?那都是洞燭內衛殺的。

    楚弦看了一眼這洞燭內衛,只是一句:“你做的好!”

    的確,這個洞燭內衛做的好。

    因為對方沒有聲張,而是悄無聲息,在別人沒有察覺的情況下將已經幾乎難以收拾的局面給硬生生的控制下來。

    雖說死了二十多個百姓,事情已經發生了,但幸好不是全面沖突,匯林縣內若是發生民變,那對自己的變革之路必然會是一次打擊。

    這種事情,已經是千防萬防,但楚弦自己也知道,不可能做到完美無缺,索性自己第一時間趕來,控制住局面。

    外面的百姓已經開始集結,所以說自己再晚來一會兒,情況就不好說了。

    可現在,既然自己來了,那這一場沖突和暴動,肯定是不會讓其發生的。

    “大人,這一次問題出在赤金軍內部,卑職已經查過,那帶兵的校尉問題應該不大,倒是幾個伍長有很大問題,卑職已經將他們和所屬十幾名軍卒控制,關押在下面。”洞燭內衛這時候說道。

    楚弦點頭:“帶我去看看。”

    當下,兩人到了縣府大牢,這里還有幾個洞燭內衛把守,牢籠里,是十幾個被卸了甲胄兵器的赤金軍卒。

    這些軍卒見到有人來,是大喊冤枉。

    倒是有兩個伍長看到楚弦,面色大變,然后是互相看了一眼,猛的一咬,隨后是倒地而亡,居然是中毒而死。

    不光如此,最恐怖的是,對方不知是中了什么毒,那毒素將他們肉身腐蝕,就連魂魄也是腐蝕一空,丁點痕跡都沒有留下來。

    見到這一幕,楚弦也是一愣,他便是術法再高,也沒法子預料到這種情況,這兩個伍長在看到自己的第一眼就自殺滅魂,簡直不要太決然。

    這根本就是死士。

    只是為什么?

    倒是可以推測一下,毫無疑問的是,這兩個伍長肯定是認識自己,而且知道自己的手段,所以為了不被人所制,不吐露真相,寧愿第一時間自殺。

    就連魂魄都不留,這也是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可以輕易拘魂,便是他們逃到陰界也沒用,所以才會如此決然。

    那他們究竟是什么人?

    一般人會有這種決心嗎?

    楚弦心中已經有了一些猜測,但對方明顯沒有留下任何證據,而他們的目的,毫無疑問就是破壞土地變革的進行。

    這時候楚弦身形一閃,已經是進入牢房,剩下的十幾個軍卒已經是嚇的目瞪口呆,不敢說話,楚弦也沒問他們,這些軍卒只是聽命于兩個伍長,一些關鍵的東西,絕對是什么都不知道,問了也白問。

    倒不如抓緊時間,看看這兩個伍長正在消融的尸體。

    首先魂魄是別想了,已經滅的什么都不剩了,就是尸體,也只剩下一些骸骨和尸液,楚弦這時候施展了一門法術。

    不是仙法道術,而是巫道中一門‘巫毒神印’,既然對方是用的毒,那巫毒神印就可以追尋同一種毒素氣息,而且因為咒術,所以能隔空施展。

    楚弦知道,這件事的幕后主使絕對是一個極為厲害的人物,對方是老謀深算,做事不留下一丁點痕跡和證據。

    但正所謂百密一疏,對方最大的失誤不在于這件事本身,而在于對自己的判斷上。

    也就是說,對方不知道自己精通巫道術法,而且已經是達到巫祖的級別。

    這件事整個圣朝,沒人知道,就算是對蕭禹太師,楚弦也沒有詳細說過,所以說,對方不知道那是正常。

    所以對方用的這種奇毒來消除一切證據,此刻反倒是成為楚弦順藤摸瓜的線索。

    不得不說,這是相當諷刺的一件事情。

    就在這個牢房,楚弦閉目感應巫毒神印,果然,只是片刻時間,自己的巫咒就找到了另外幾個有同樣毒藥氣息的地方。

    隨后楚弦用巫道秘法,再次施展巫術。

    若是對一些高手,這種巫術毫無效果,但對付一些實力不強的武者,那絕對是一用一個準,對方連反應都來不及就中了咒術。

    “一共三十一人。”楚弦能感應到氣息,此刻咒術下過去,即便是隔著千里,術法也能加持過去,到時候,這三十一人,便會如同‘行尸走肉’,完全聽從自己的擺布。

    整個過程,也只不過是片刻時間,在外人看來,根本看不出楚弦究竟做了什么,這也是巫道術法的玄妙之所在。

    楚弦知道,自己用巫術控制的那三十一個人,絕對是一個極為重要的‘證據’,很可能會指向那個幕后黑手。

    但楚弦不會繼續追查,甚至他不會去審問這三十一個人,有的時候,事情未必都要打破砂鍋問到底,楚弦要做的只是推行土地變更的政令,只要這件事做成了,其他的楚弦甚至不會再去追究。

    而且也沒有必要追究,對方未必就沒有反制手段,倒不如就此打住,將這件事通報上去,自己這邊還是專注于將土地改革政令推行下去,畢竟這是一項最少維持三年才能看出效果的政令,這個時間里,楚弦的事務太多,根本沒有心思和精力顧及其他的事情,更懶得與人爭斗。

    所以當天,楚弦留在匯林縣親自處置這邊的事件,同時寫了一封信給蕭禹太師,同時秘密調動洞燭內衛,將那三十一個他控制住的赤金軍將領一起押送回京州,具體如何查,都交由蕭禹太師定奪,楚弦是抽身而出,全力推行政令。

    匯林縣的事情雖然鬧的有些大,但對于整個局面,并不構成太大的影響,更何況楚弦親自到場處理,安撫死者家屬,終于是將事態平息下去。

    之后,楚弦便是馬不停蹄,在土地變革的這段時間里,花費一年時間,將各州地都走了一遍,幾乎每一個州地,每一個縣地,都有楚弦的足跡。可以說為了這一場可以奠定圣朝后世數千年輝煌的政令,楚弦當真是全力以赴。

    這一年時間里,楚弦光是處置各地因為官府回購土地而發生的沖突,已經不下百起,政令能順利的進行下去,楚弦這個締造者絕對是居功至偉。

    自然,接下來就是開始驗證楚弦‘金銀信票’優劣的關鍵點,好在就在數月之前,戶部統計稅銀的官員已經是捷報頻傳,就如同楚弦他們之前作出的預測一樣,新的土地制度推行之后,果然是讓各項稅收翻了一倍,再加上動用了一些官銀來應急,所以終于是頂住了第一波兌換金銀信票的壓力。

    畢竟這一點,就算是一些官員心里都是捏著一把汗,一旦這件事上出現問題,那圣朝官家的信譽掃地,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好在一切都是按照計劃進行。

    便如某地,在一年期限的金銀信票到期時,有人跑來官銀莊兌換,而且不是一個人,是一大群人,估摸都是怕來晚了,沒有自己的。

    可真正等他們將真金白銀拿到手的時候,他們才真正相信,這金銀信票當真和銀票一樣,是可以兌換到銀子的。

    官家和圣朝的信用自然是得到了鞏固。

    說實話,這個過程,楚弦還真有些擔心,擔心有人會在背后搞破壞,做手腳什么的,不過好在,并沒有。

    一年之前那個偷偷指派一些軍卒搗亂土地變革的那個幕后黑手并沒有出手,這讓楚弦松了口氣的同時,也是明白,對方要么就是收手,要么就是自身難保。

    而無論哪一種,對于自己來說都是好事。

    戶部這邊,楚弦做的也是越來越得心應手,他所主管的諸多事務,也是逐步上升,一開始,戶部一些官員還會在他這位左侍郎和劉季溫那位右侍郎之間搖擺,但等到又是兩年之后,土地改革徹底顯露威勢和效果,金銀信票收攏更多百姓銀子的時候,劉季溫那邊已經沒剩下幾個支持者了。

    甚至于在戶部,楚弦擔任左侍郎的這三年,他的威勢和聲望,幾乎都要和戶部尚書相提并論,甚至有過之而不及。

    能力上,楚弦幾乎是可以碾壓同級官員。

    不過楚弦雖然在仕途上一帆風順,可這三年來,楚弦的修為卻是毫無寸進,除了增長學識,強化術法之外,修為是真的沒有提升。

    體內不死咒靈的影響,當真是非同小可,不過好在體內三個咒靈之間的平衡維持的相當好,倒也不會再出現吞噬楚弦壽元的情況。

    書房之內,楚弦活動了一下身體,長期高強度的處置各種繁瑣的事務,便是楚弦這種仙人也是感覺到有些疲勞,若是換成普通人,估摸早就累死了。

    這時候有人敲門,李紫菀端著一碗進補的湯藥走了進來。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一分幸运快三回血技巧规律 北京pk拾赛车开奖直播 时时彩后二稳赚的玩法 最新彩票计划软件app 看4张牌抢庄斗牛app 怎么样买时时彩稳赚 彩票计划哪个好用 平投稳赚法后一九码 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棋牌游戏二人斗地主 美女捕鱼游戏手机版 六只生肖复式五肖几组 三肖王中王公开免费资料大全 彩红时时计划软件 pk10双面盘官网 福彩双色球怎么买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