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仙官 > 第七百七十章 变革成功
    楚弦点头,跟着对方走到一旁,这洞烛内卫便将事情经过仔细道出。

    简单来说,这汇林县发生的事情,并非是意外,而是有人蓄意策划。也多亏是纪纹暗中派了洞烛内卫在各个县地监视,所以才能及早的阻止,不然死?#35828;?#30334;姓会更多。

    官府的军卒当中,有人借着混乱,故意杀人,而?#39029;?#25163;狠辣,根本就是故意为之,所以洞烛内卫才暗中动手,将那几个有问题的军卒斩杀,否则按照这些百姓的实力,怎么可能让军卒死了好几个?那都是洞烛内卫杀的。

    楚弦看了一眼这洞烛内卫,只是一句?#39608;?#20320;做的好!”

    的确,这个洞烛内卫做的好。

    因为对方没有声张,而是悄无声息,在别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将已经几乎难以收?#26263;?#23616;面给硬生生的控制下来。

    虽说死了二十多个百姓,事情已经发生了,但幸好不是全面冲突,汇林县内若是发生民变,那?#23472;?#24049;的变革之路必然会是一次打击。

    这种事情,已经是千防万防,但楚弦自己也知道,不可能做到完美无缺,索?#23472;?#24049;第一时间赶来,控制住局面。

    外面的百姓已经开始集结,所以说自己再晚来一会儿,情况就不好说了。

    ?#19978;?#22312;,既然自己来了,那这一场冲突和暴动,肯定是不会让其发生的。

    “大人,这一次问题出在赤金军内部,卑职已经查过,那带兵的校尉问题应该不大,倒是几个伍长有很大问题,卑职已经将他们和所属十几名军卒控制,关押在下面。”洞烛内卫这时候说道。

    楚弦点头?#39608;按?#25105;去看看。”

    当下,两?#35828;?#20102;县府大牢,这里还有几个洞烛内卫把守,牢笼里,是十几个被?#35835;?#30002;胄兵器的赤金军卒。

    这些军卒见到有人来,是大喊冤枉。

    倒是有两个伍长看到楚弦,面色大变,然后是互相看了一眼,猛的一咬,随后是倒地而亡,居然是中毒而死。

    不光如此,最恐怖的是,对方不知是中了什么毒,那毒素将他们肉身腐蚀,就连魂魄也是腐蚀一空,丁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见到这一幕,楚弦也是一愣,他便是术法再高,也?#29615;?#23376;预?#31995;?#36825;种情况,这两个伍长在看到自己的第一眼就自杀灭魂,简直不要太决然。

    这根本就是死士。

    只是为什么?

    倒是可以推测一下,毫无疑问的是,这两个伍长肯定是认识自?#28023;?#32780;且知道自己的手段,所以为了不被人所制,不吐露真相,宁愿第一时间自杀。

    就连魂魄都不留,这也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可以轻易拘魂,便是他们逃到阴界也没用,所以才会如此决然。

    那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一般人会有这种决心吗?

    楚弦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但对方明显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而他们的目的,毫无疑问就是破坏土地变革的进?#23567;?br />
    这时候楚弦身形一闪,已经是进入牢房,剩下的十几个军卒已经是吓的目瞪口呆,不敢说话,楚弦也没问他们,这些军卒只是听命于两个伍长,一些关键的东西,绝对是什么都不知道,问了也白问。

    倒不如抓紧时间,看看这两个伍长正在消融的尸体。

    首?#28982;?#39748;是别想了,已经灭的什么都不剩了,就是尸体,也只剩下一些骸骨和尸?#28023;?#26970;?#33402;?#26102;候施展了?#24187;?#27861;术。

    不是仙法道术,而是巫道中?#24187;擰?#24043;毒神印’,既然对方是用的毒,那巫毒神印就可?#23472;费?#21516;一种毒素气息,而且因为咒术,所?#38405;?#38548;空施展。

    楚弦知道,这件事的幕后主使绝对是一个极为厉害的人物,对方是老谋深算,做事不留下一丁点痕迹和证据。

    但正所谓百密一疏,对方最大的失误不在于这件事本身,而在于?#23472;?#24049;的?#21368;仙稀?br />
    也就是说,对方不知道自己精通巫道术法,而且已经是达到巫祖的级别。

    这件事整个圣朝,没人知道,就算是对萧禹太师,楚弦也没有详细说过,所以说,对方不知道那是正常。

    所以对方用的这?#21046;?#27602;来消除一切证据,此刻反倒是成为楚弦顺藤摸瓜的线索。

    不得不说,这是相当讽刺的一件事情。

    就在这个牢房,楚弦闭目感应巫毒神印,果然,只是片刻时间,自己的巫咒就找到了另外几个有同样毒药气息的地方。

    随后楚弦用巫道秘法,再?#38382;?#23637;巫术。

    若是对一些高手,这种巫术毫无效果,但对付一些实力不强的武者,那绝对是一用一个?#36857;?#23545;方连?#20174;?#37117;来不及就中了咒术。

    “一共三十一人。”楚弦能感应到气息,此刻咒术下过去,即便是隔着千里,术法也能加持过去,到时候,这三十一人,便会如同‘行尸走肉’,完全听从自己的摆布。

    整个过程,也只不过是片刻时间,在外人看来,根本看不出楚弦究竟做了什么,这也是巫道术法的玄妙之所在。

    楚弦知道,自己用巫术控制的那三十一个人,绝对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证据’,很可能会?#36214;?#37027;个幕后黑手。

    但楚弦不会继续追查,甚至他不会去审问这三十一个人,有的时候,事情未必?#23478;?#25171;破砂锅问到底,楚弦要做的只是推行土地变更的政令,只要这件?#20262;?#25104;了,其他的楚弦甚至不会再去追究。

    而且也没有必要追究,对方未必就没有反制手段,倒不如就此打住,将这件事通报上去,自己这边还是专注于将土地改革政令推行下去,毕竟这是一项最少维持三年才能看出效果的政令,这个时间里,楚弦的事务太多,根本没有心?#24049;?#31934;力顾及其他的事情,更懒得与人争斗。

    所以当天,楚弦留在汇林县亲自处置这边的事件,同时写了?#29615;?#20449;给萧禹太师,同时秘密调动洞烛内卫,将那三十一个他控制住的赤金军将领一起押?#31361;?#20140;州,具体如何查,都交?#19978;?#31161;太师定夺,楚弦是抽身而出,全力推?#22995;?#20196;。

    汇林县的事情虽然闹的有些大,但对于整个局面,并不构成太大的影响,更何况楚弦亲自到场处理,安抚死者家属,终于是将事态平息下去。

    之后,楚弦便是马不停蹄,在土地变革的这段时间里,花费一年时间,将各州地都走了一遍,几乎每一个州地,每一个县地,都有楚弦的足迹。可以说为了这一场可以奠定圣朝后世数千年辉煌的政令,楚弦当真是全力以赴。

    这一年时间里,楚弦光是处置各地因为官府回?#21644;?#22320;而发生的冲突,已经不下百起,政令能顺利的进行下去,楚?#33402;?#20010;缔造者绝对是居功至伟。

    自然,接下来就是开始验证楚弦‘金银信票’优劣的关键点,好在就在数月之前,户部统计税银的官员已经是捷报频传,就如同楚弦他们之?#30333;?#20986;的预测一样,新的土地制度推行之后,果然是让各项税收翻了一倍,再加上动用了一些官银?#20174;?#24613;,所以终于是顶住了第一波?#19968;?#37329;银信票的压力。

    毕竟这一点,就算是一些官员心里都是捏着一?#25276;梗?#19968;旦这件事上出现问题,那圣朝官家的信誉扫地,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好在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进?#23567;?br />
    便如某地,在一年期限的金银信票到期时,有人跑来官银庄?#19968;唬?#32780;且不是一个人,是一大群人,估摸都是怕来晚了,没有自己的。

    可真正等他们将真金白银拿到手的时候,他们才真正相信,这金银信票当真和银票一样,是可以?#19968;?#21040;银子的。

    官家和圣朝的信用自然是得到了巩固。

    说实话,这个过程,楚?#19968;?#30495;有些担心,担心有人会在背后搞破坏,做手脚什么的,不过好在,并没?#23567;?br />
    一年之前那个偷偷指派一些军卒捣乱土地变革的那个幕后黑手并没有出手,这让楚弦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是明白,对方要么就是收手,要么就是自身难保。

    而无论哪一种,对于自己来说都是好事。

    户部这边,楚弦做的也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他所主管的诸多事务,也是逐步?#20185;?#19968;开始,户部一些官员还会在他这位左侍郎和刘季温那位右侍郎之间摇摆,但等到又是两年之后,土地改革彻底显露威势和效果,金银信票?#31456;?#26356;多百姓银子的时候,刘季温那边已经没剩下几个支持者了。

    甚至于在户部,楚弦担任左侍郎的这三年,他的威势和声望,几乎?#23478;突Р可?#20070;相提并论,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能力上,楚弦几乎是可?#38405;?#21387;同级官员。

    不过楚弦虽然在?#36865;?#19978;?#29615;?#39118;?#24120;?#21487;这三年来,楚弦的修为却是毫无寸进,除了增长学识,强化术法之外,修为是真的没有提升。

    体内不?#20048;?#28789;的影响,当真是非同小可,不过好在体内三个咒灵之间的平衡维持的相当好,倒也不会再出现吞噬楚弦寿元的情况。

    书房之内,楚?#19968;?#21160;了一下身体,长期高强度的处置各种繁琐的事务,便是楚?#33402;?#31181;仙人也是感觉到有些疲?#20572;?#33509;是换成普通人,估摸早就累死了。

    这时候有人敲门,李紫菀端着一碗进补的汤药走了进来。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快速时时彩 qq飞车手游必学16大技巧指法 法国尼姆丘红酒如何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 英魂之刃top5 动物狂欢节曲目 君临天下官网逐鹿三国 完美世界手游坑死了 空战英豪投注 湖南彩票中心在哪里 维卡币最新消息11月份 真正高手如何思考 一起来捉妖封号怎么解封 爱丽娜APP下载 法甲20112012赛程 博洛尼亚 vs 切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