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鳞 > 第7?#24120;?#31456; 和谈(二)
    “湖州王大驾,没能远迎,还望恕罪,请!”

    李猛笑容满面地冲着公孙羽拱手一礼,邀请道。

    “李道友?#25512;?#20102;,请!”

    公孙羽同样是笑容满面地还礼,心中却是暗自一沉。

    在他身后,多名王廷修士面色紧绷,有人更是情不自禁地偷偷把目光?#26029;?#20102;公孙镜明。

    王廷长老会有意让公孙羽出任湖州王,这在王廷高层之间不算秘密,可也仅仅只在王廷高层的小圈子中传播,并没有对外公开,却没想到,李猛远在青州,已经提前知道了这个消息,这说明,赤血城恐怕已在王廷内部埋下了奸细。

    这奸细会是谁?难道是新任大帝公孙浩然昔日麾下青州一系?

    公孙镜明瞳仁微微一缩,心中同样是大不舒服,转眼间,神色?#20174;只?#22797;了正常,他?#19981;?#30097;是原青州王廷力量有人被赤血城买通,做了内应,不过,王位更迭涉?#26263;?#24040;大利益分配,这个秘密被一众王廷高层外泄并不稀奇,王廷长老会如今最大的精力在新组建的飞鹰军上,至于政务这一块泄点密,算不上有多严重。

    这个下马威恐怕也仅仅是为了提醒他们,王廷在关注赤血城,赤血城也在关注着王廷动向。

    李猛、铁猴子二人看出了这队王廷精英的身份?#29615;玻?#24182;非是公孙羽的随从这么简单,却并没有去打探他们的真正身份,和公孙羽寒暄客套后,仅仅是冲着众修施礼问好,随后带着众修一行进入了李家老宅。

    众修四下打量,这李家老宅中,一座座建筑虽高大坚固,却是?#25484;?#36890;通,种植的花草树木同样普通,不见奇花异草,整个环境和寻常的小修行家族没多少区别,几名年纪不小的老仆或在打扫厅院,或在修剪管理树?#20928;?#33609;,对众修的造访并没有多少关注,若有人和他们目光接触,总会给出一张笑脸。

    “这座阁楼乃是十六年前重建,当年,原青江郡王公孙淞重金雇请了万兽宫邢烈、邢傲等多名贼寇偷袭我李家,击毁了这间大殿!”

    “这棵老松当年被拦腰折断,诸位请看,这新生的枝条倒也挺直!”

    “这间大殿也是当日一战被毁,也不知道这公孙淞怎么想的,大白天的派人攻击我李家,难道以为我青州四大宗门是吃素的?”

    “听说这公孙淞是受了公孙晟的指派,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

    众修一路向厅院深处走去,不见严密戒备,也无?#34987;?#26263;伏,风吹枝叶沙?#24120;?#40479;儿啼鸣啾啾,宁静中透着安逸,唯有李猛的话语听起来有些刺耳。

    公孙羽暗自尴尬,可却无法反驳。

    这段历史他知道,邢烈、邢傲大白天攻击李家的?#20961;?#29378;之极,当时的青江郡王也的确是公孙淞,可公孙淞已死,死无对证,无人能确认公孙淞和万兽宫勾结,如今?#22303;?#20844;孙晟也被人暗地里杀死,王廷直到现在都无法找到凶手,无法确定是不是李鱼下的黑手。当时的李鱼,正在率领星辰殿百胜军征伐妖魔两族,很好地撇清了自己。

    隔了这十余年的年头,依然可清晰辨认出不少?#21487;?#27004;阁被击毁过,乃是在原?#20998;?#24314;,所用的石?#31232;?#26408;料有不同。

    非但公孙羽尴尬,其它王廷修士同样尴尬,无言辨驳。

    也有人心中暗自嘀咕,怪不得李鱼要频频和王廷做对,公孙淞都派人打到李家了,李家又岂能?#29615;?#25239;?而今日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同样是因为王廷?#26085;?#24825;了赤血城,这才惹来了这场祸端,本就是低头来和谈,羞辱你很正常。

    好在,李猛也只是发些牢骚,并不针?#38405;?#19968;个人,也没有针对公孙羽,众人只当没听见,更多的心思还是放在了观察这李家老宅,观察四周的动静,更是暗自戒备。

    没见厅院中有多少人,没见大阵严密防御,难道说,李鱼根本就不怕他们另有目的,不怕他们突然出手偷袭?

    这二十余人中,可是有两名金星强者和七名银星修士。

    在走进中院的一间大厅时,李猛停下了脚步,冲公孙羽道:“家兄就在厅内,湖州王请!”

    公孙羽?#32426;?#19981;由微微一皱,李猛此语分明就?#20405;?#36992;请他一人,并没有邀请众修一道进入大厅的意思。

    这大厅并没有开启禁制,灵觉扫过,厅内如今仅有三人,其中的一道身影似乎正是李鱼。

    他倒是不担心李鱼会对他不利,一来,二者原本就是旧识,他对李鱼的品性还算是了解,不是滥杀无辜之人,二来,这次和谈之前,王廷一?#24515;?#26159;从湖州方向而来,先一步到了器灵宗刚刚抢占的地盘,借助器灵宗联络上了李鱼,李鱼接受了和谈的提议,并邀请了他,他如今乃是使者的身份。

    可问题是公孙镜明想亲眼见见李鱼,看看这李鱼有何神奇之处,而王廷长老会特意派出这一大群修士前来,同样是想让众修见见李鱼,观察李鱼,探索?#29615;?#26446;鱼这大脑究竟有何与众不同之处,顺便取取经,听听李鱼的一些奇思妙想。

    王廷如舟,百姓如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句箴言正是出自李鱼之口。

    当年,公孙羽也正是从李鱼这里取到了经,效仿李家外院的模式对青江郡进行改革,引动整个青州的改革,使得青州在短短时间内变得富庶,?#22303;防?#33267;中州境内的青州飞虎军,战力之强都远胜其它各州飞虎军。

    “这个……李道友有所不知,我?#21364;?#34892;随湖州王前来,一来是想与赤血城,与青州诸道友交好;二来,则是想见见李鱼道友,我等久闻李鱼道友大名,久闻百胜军大名,都想亲聆教诲,共商如何与青州诸道友和平共处,互不侵犯!”

    公孙羽身后,那名相貌和善的圆脸青年公孙卓笑眯眯地开口道。

    “是啊,是啊,我等都想见见李鱼道友!”

    “还望李道友能通禀一声!”

    另外两人随声附和。

    其它人也是一个个眼巴巴地打量着李猛,也有人悄?#29615;?#24320;灵觉冲着大厅内查探。

    听到众人的言语,李猛、铁猴子不由得面面相觑,李鱼方才?#29615;?#21648;了带公孙羽过来,这事他二人不能做主,二人原本是准备把公孙羽迎入大厅,其它人另作安排的。

    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进去通禀,青鳞的声音突然从大厅之内传来:“诸位道友请进吧!”

    听到青鳞的声音,李猛、铁猴子顿时不再犹豫,伸手示意,再次邀请。

    公孙羽当先进了大厅,其它人鱼贯而入。

    李猛、铁猴子二人则守在了门外。

    大厅宽阔,桌案整洁,步入大厅后,却不见有人,方才青鳞的声音乃是从屏风后传出,而众修也能察觉得到,屛风后是有人的。

    不见有人出?#20174;?#25509;,公孙羽犹豫了片刻,抬腿冲着屏风后走去。

    其它王廷修士,有人面面相觑,有人打量着大厅内的摆设,有人把目光?#26029;?#20844;孙镜明、黎坤泰,也有人直接跟在了公孙羽的身后。

    李鱼这作派也太无礼,太目中无人了吧,可众人还不好多说什么,众人乃是以公孙羽随从的身份来和谈,来求着李鱼放人,李鱼不给公孙羽的面子,不给众修的面子,谁也没脾气。

    公孙镜明、黎坤泰相互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跟在了公孙羽身后,冲着屏风后走去。

    他二人此?#35848;?#22810;的是好奇,好奇李鱼在忙什么,而不是面子,既然扮做了公孙羽的随从,既然是来求和,他二人就没想到要面子。

    屏风后,摆放着三张宽大的桌案,两张桌案之上乃是沙盘,另一张桌案之上,则摊着一张宽大的兽皮地图,桌案前,?#24187;?#38738;?#28389;?#23376;手中提着一枝笔,正在地图之上点划。

    这青?#28389;?#23376;,二十五六岁年纪,身材修长,相貌英挺,察觉到王廷众修步入内厅,抬头望了过来,眼神中透着几分与年龄?#29615;?#30340;成熟沉?#21462;?br />
    男子身后,站着?#24187;?#34013;袍?#24515;?#30007;子和?#24187;?#20809;头壮汉,这壮汉,面?#21344;?#32932;之上生满青色细鳞,一看就是?#24187;?#24322;族。

    正是李鱼、顾白枫、青鳞三?#24661;?br />
    “李某琐事缠身,未能远迎,还望公孙道友恕罪!”

    李鱼打量着为首的公孙羽,淡淡一笑道。

    “李道友?#25512;?#20102;!”

    公孙羽拱手施了一礼,心中一时间五?#23545;?#38472;。

    当年,他第一次见到李鱼时,李鱼不过是个托庇于柳长风、段文浩羽翼下的小小蓝星修士,而他已是青江郡的主宰,生杀大权在握,意气风发,曾想逼李鱼跪下与他对话,而现在,不过是十余年的光影,他和李鱼之间的地位已是天翻地覆。

    可以说,以他的资历,以他的年纪,想成为湖州王几乎是不可能,而他的祖父公孙浩然离着帝位同样距离甚远,若没有遇到李鱼,若没有李鱼这次搅局,他祖孙二人不会有如今的?#35270;?#21644;机会。

    他并没有感觉到李鱼的无礼和慢待,以李鱼的性情和如今在青州的地位,若是热情出迎,那反倒不正常了。

    抬眼望去,桌案之上的地图,似乎是青州地形。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apex英雄新英雄技能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一 浙江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 沙巴体育网站 重庆时时彩手机APP 好多怪兽返水 塞维利亚的理发师刺客信条 刀塔自走棋手机版官网 第戎商学院红酒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规则 黑龙江十一选五结果 白小姐图开玄机 bbin体育什么意思 江西麻将机作弊器 黄金时代豆瓣 北京pk10必胜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