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金鱗 > 第735章 和談(二)
    “湖州王大駕,沒能遠迎,還望恕罪,請!”

    李猛笑容滿面地沖著公孫羽拱手一禮,邀請道。

    “李道友客氣了,請!”

    公孫羽同樣是笑容滿面地還禮,心中卻是暗自一沉。

    在他身后,多名王廷修士面色緊繃,有人更是情不自禁地偷偷把目光投向了公孫鏡明。

    王廷長老會有意讓公孫羽出任湖州王,這在王廷高層之間不算秘密,可也僅僅只在王廷高層的小圈子中傳播,并沒有對外公開,卻沒想到,李猛遠在青州,已經提前知道了這個消息,這說明,赤血城恐怕已在王廷內部埋下了奸細。

    這奸細會是誰?難道是新任大帝公孫浩然昔日麾下青州一系?

    公孫鏡明瞳仁微微一縮,心中同樣是大不舒服,轉眼間,神色卻又恢復了正常,他也懷疑是原青州王廷力量有人被赤血城買通,做了內應,不過,王位更迭涉及到巨大利益分配,這個秘密被一眾王廷高層外泄并不稀奇,王廷長老會如今最大的精力在新組建的飛鷹軍上,至于政務這一塊泄點密,算不上有多嚴重。

    這個下馬威恐怕也僅僅是為了提醒他們,王廷在關注赤血城,赤血城也在關注著王廷動向。

    李猛、鐵猴子二人看出了這隊王廷精英的身份不凡,并非是公孫羽的隨從這么簡單,卻并沒有去打探他們的真正身份,和公孫羽寒暄客套后,僅僅是沖著眾修施禮問好,隨后帶著眾修一行進入了李家老宅。

    眾修四下打量,這李家老宅中,一座座建筑雖高大堅固,卻是普普通通,種植的花草樹木同樣普通,不見奇花異草,整個環境和尋常的小修行家族沒多少區別,幾名年紀不小的老仆或在打掃廳院,或在修剪管理樹木花草,對眾修的造訪并沒有多少關注,若有人和他們目光接觸,總會給出一張笑臉。

    “這座閣樓乃是十六年前重建,當年,原青江郡王公孫淞重金雇請了萬獸宮邢烈、邢傲等多名賊寇偷襲我李家,擊毀了這間大殿!”

    “這棵老松當年被攔腰折斷,諸位請看,這新生的枝條倒也挺直!”

    “這間大殿也是當日一戰被毀,也不知道這公孫淞怎么想的,大白天的派人攻擊我李家,難道以為我青州四大宗門是吃素的?”

    “聽說這公孫淞是受了公孫晟的指派,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

    眾修一路向廳院深處走去,不見嚴密戒備,也無殺機暗伏,風吹枝葉沙沙,鳥兒啼鳴啾啾,寧靜中透著安逸,唯有李猛的話語聽起來有些刺耳。

    公孫羽暗自尷尬,可卻無法反駁。

    這段歷史他知道,邢烈、邢傲大白天攻擊李家的確猖狂之極,當時的青江郡王也的確是公孫淞,可公孫淞已死,死無對證,無人能確認公孫淞和萬獸宮勾結,如今就連公孫晟也被人暗地里殺死,王廷直到現在都無法找到兇手,無法確定是不是李魚下的黑手。當時的李魚,正在率領星辰殿百勝軍征伐妖魔兩族,很好地撇清了自己。

    隔了這十余年的年頭,依然可清晰辨認出不少房舍樓閣被擊毀過,乃是在原址重建,所用的石料、木料有不同。

    非但公孫羽尷尬,其它王廷修士同樣尷尬,無言辨駁。

    也有人心中暗自嘀咕,怪不得李魚要頻頻和王廷做對,公孫淞都派人打到李家了,李家又豈能不反抗?而今日之所以出現在這里,同樣是因為王廷先招惹了赤血城,這才惹來了這場禍端,本就是低頭來和談,羞辱你很正常。

    好在,李猛也只是發些牢騷,并不針對哪一個人,也沒有針對公孫羽,眾人只當沒聽見,更多的心思還是放在了觀察這李家老宅,觀察四周的動靜,更是暗自戒備。

    沒見廳院中有多少人,沒見大陣嚴密防御,難道說,李魚根本就不怕他們另有目的,不怕他們突然出手偷襲?

    這二十余人中,可是有兩名金星強者和七名銀星修士。

    在走進中院的一間大廳時,李猛停下了腳步,沖公孫羽道:“家兄就在廳內,湖州王請!”

    公孫羽眉頭不由微微一皺,李猛此語分明就是只邀請他一人,并沒有邀請眾修一道進入大廳的意思。

    這大廳并沒有開啟禁制,靈覺掃過,廳內如今僅有三人,其中的一道身影似乎正是李魚。

    他倒是不擔心李魚會對他不利,一來,二者原本就是舊識,他對李魚的品性還算是了解,不是濫殺無辜之人,二來,這次和談之前,王廷一行乃是從湖州方向而來,先一步到了器靈宗剛剛搶占的地盤,借助器靈宗聯絡上了李魚,李魚接受了和談的提議,并邀請了他,他如今乃是使者的身份。

    可問題是公孫鏡明想親眼見見李魚,看看這李魚有何神奇之處,而王廷長老會特意派出這一大群修士前來,同樣是想讓眾修見見李魚,觀察李魚,探索一番李魚這大腦究竟有何與眾不同之處,順便取取經,聽聽李魚的一些奇思妙想。

    王廷如舟,百姓如水,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句箴言正是出自李魚之口。

    當年,公孫羽也正是從李魚這里取到了經,效仿李家外院的模式對青江郡進行改革,引動整個青州的改革,使得青州在短短時間內變得富庶,就連撤離至中州境內的青州飛虎軍,戰力之強都遠勝其它各州飛虎軍。

    “這個……李道友有所不知,我等此行隨湖州王前來,一來是想與赤血城,與青州諸道友交好;二來,則是想見見李魚道友,我等久聞李魚道友大名,久聞百勝軍大名,都想親聆教誨,共商如何與青州諸道友和平共處,互不侵犯!”

    公孫羽身后,那名相貌和善的圓臉青年公孫卓笑瞇瞇地開口道。

    “是啊,是啊,我等都想見見李魚道友!”

    “還望李道友能通稟一聲!”

    另外兩人隨聲附和。

    其它人也是一個個眼巴巴地打量著李猛,也有人悄然放開靈覺沖著大廳內查探。

    聽到眾人的言語,李猛、鐵猴子不由得面面相覷,李魚方才只吩咐了帶公孫羽過來,這事他二人不能做主,二人原本是準備把公孫羽迎入大廳,其它人另作安排的。

    正在猶豫著要不要進去通稟,青鱗的聲音突然從大廳之內傳來:“諸位道友請進吧!”

    聽到青鱗的聲音,李猛、鐵猴子頓時不再猶豫,伸手示意,再次邀請。

    公孫羽當先進了大廳,其它人魚貫而入。

    李猛、鐵猴子二人則守在了門外。

    大廳寬闊,桌案整潔,步入大廳后,卻不見有人,方才青鱗的聲音乃是從屏風后傳出,而眾修也能察覺得到,屛風后是有人的。

    不見有人出來迎接,公孫羽猶豫了片刻,抬腿沖著屏風后走去。

    其它王廷修士,有人面面相覷,有人打量著大廳內的擺設,有人把目光投向公孫鏡明、黎坤泰,也有人直接跟在了公孫羽的身后。

    李魚這作派也太無禮,太目中無人了吧,可眾人還不好多說什么,眾人乃是以公孫羽隨從的身份來和談,來求著李魚放人,李魚不給公孫羽的面子,不給眾修的面子,誰也沒脾氣。

    公孫鏡明、黎坤泰相互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地跟在了公孫羽身后,沖著屏風后走去。

    他二人此刻更多的是好奇,好奇李魚在忙什么,而不是面子,既然扮做了公孫羽的隨從,既然是來求和,他二人就沒想到要面子。

    屏風后,擺放著三張寬大的桌案,兩張桌案之上乃是沙盤,另一張桌案之上,則攤著一張寬大的獸皮地圖,桌案前,一名青衫男子手中提著一枝筆,正在地圖之上點劃。

    這青衫男子,二十五六歲年紀,身材修長,相貌英挺,察覺到王廷眾修步入內廳,抬頭望了過來,眼神中透著幾分與年齡不符的成熟沉穩。

    男子身后,站著一名藍袍中年男子和一名光頭壯漢,這壯漢,面頰肌膚之上生滿青色細鱗,一看就是一名異族。

    正是李魚、顧白楓、青鱗三人。

    “李某瑣事纏身,未能遠迎,還望公孫道友恕罪!”

    李魚打量著為首的公孫羽,淡淡一笑道。

    “李道友客氣了!”

    公孫羽拱手施了一禮,心中一時間五味雜陳。

    當年,他第一次見到李魚時,李魚不過是個托庇于柳長風、段文浩羽翼下的小小藍星修士,而他已是青江郡的主宰,生殺大權在握,意氣風發,曾想逼李魚跪下與他對話,而現在,不過是十余年的光影,他和李魚之間的地位已是天翻地覆。

    可以說,以他的資歷,以他的年紀,想成為湖州王幾乎是不可能,而他的祖父公孫浩然離著帝位同樣距離甚遠,若沒有遇到李魚,若沒有李魚這次攪局,他祖孫二人不會有如今的際遇和機會。

    他并沒有感覺到李魚的無禮和慢待,以李魚的性情和如今在青州的地位,若是熱情出迎,那反倒不正常了。

    抬眼望去,桌案之上的地圖,似乎是青州地形。
重庆时时彩技巧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ruby id="zttl3"><dl id="zttl3"></dl></ruby><strike id="zttl3"><i id="zttl3"><del id="zttl3"></del></i></strike>
<strike id="zttl3"><ins id="zttl3"><cite id="zttl3"></cite></ins></strike><video id="zttl3"><progress id="zttl3"><dl id="zttl3"></dl></progress></video>
<strike id="zttl3"></strike>
<ruby id="zttl3"><i id="zttl3"></i></ruby>
<strike id="zttl3"></strike>
<i id="zttl3"></i><listing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 id="zttl3"></address></address></listing>
<address id="zttl3"></address>
<progress id="zttl3"></progress>
<cite id="zttl3"><del id="zttl3"><th id="zttl3"></th></del></cite><address id="zttl3"><del id="zttl3"><ruby id="zttl3"></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zttl3"><i id="zttl3"></i></address>
<cite id="zttl3"></cite>
抢庄牌九最新版 分分彩那些赢钱的人 24码特围开特 澳门大小玩法图赔律 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微信二人斗地主 北京pk拾计划官方 分分快三怎么玩稳赚 pc28小双大单概率 5分快3怎样预测 二八杠棋牌 重庆时时历史开彩结果 3d试机号选胆图 北京pk赛车技巧图解 通比牛牛怎样看走势规律 足彩计算器胜平负